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听说我是深情炮灰男配(三) ...

  •   裴天瞪了大眼睛,一双杏眼像猫儿一样,无辜中透露着一丝不解地看向宋远。
      裴天:“我不大明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四周很静,狭小的房间内空气停滞不前甚至有些燥热,裴天半眯起了眼睛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见宋远轻笑了一声终于又开了口:“没什么,我随便一问你接着吃吧。”
      宋远揉了揉裴天的脑袋,心想手感不错,而刚才的一切仿佛都只是错觉。
      
      裴天面上不动声色,一切如常地拿起糕点,背地里暗自问系统:“系统你说宋远他什么意思啊,他不会知道我坑他然后给这糕点下了毒吧?”
      
      经历了刚才这么一遭,系统也有些怀疑:“检测食物毒性需要时间,要不你找个理由先把吃的放下。”
      
      一谈到糕点,裴天正色:“那怎么行,这样会引起宋远的怀疑,糕点我必须吃。”
      
      系统着急道:“那糕点万一有毒怎么办?”
      
      裴天:“嘻嘻帮我把痛感关了吧,这样就没事了。”
      
      系统:“……”打扰了。为什么感觉你之前说那么多,就是单纯想无痛吃糕点
      
      说着,裴天就把左边代表是和右边代表否的两块糕点以百度云不及迅雷之势塞到了嘴里,中途宋远还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吃慢点。
      
      接下来的日子宋远果真如同之前所说,对裴天十分照顾,几乎寸步不离地和他待在一起,一洗之前宋远对裴天的态度。这不仅让裴天有些迷茫,也让之前和宋远关系较好的五阁大弟子蒋思煜摸不着头脑了。
      
      宋远一向让人捉摸不透行踪,蒋思煜特地在主楼蹲点才找到了宋远。
      蒋思煜:“好啊你小子,我找了你几天,你果然在裴天这里!”
      
      宋远刚从外面回来,听说外山阁四阁新来了一个做甜点的师傅,宋远买了一些吃的正准备拿去给裴天尝尝。
      宋远:“有事?”
      
      蒋思煜:“之前的事我听说了,裴天那家伙伤怎么样了。”
      
      一说到裴天,宋远就回想起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他像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幅度。
      宋远:“快好了,他现在整天在床上闹,说自己已经全好了要出去。”
      
      蒋思煜看到宋远后一愣,问道:“苏泽何最近出了点状况你知道吗?”
      
      这段时间里宋远一直和裴天待在一起,对周围的事一概不知。听见这个名字,宋远顿时皱起了眉:“什么事?”
      蒋思煜摇了摇头:“苏泽何他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好像外出时受了一点小伤”
      
      宋远点了点头,也没有细问。
      
      蒋思煜随后像憋了很久,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说出了口:“你对裴天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宋远挑眉:“什么意思?”
      
      蒋思煜:“我从前从来没有见过你笑过,就刚才提起裴天时那你已经笑了两次了。”
      
      宋远听到他这么一说,他先是一愣,随后不仅没有收起笑容反而变本加厉,嘴角的弧度加深了,快亮瞎了蒋思煜的眼。
      配上宋远冷淡的气质,就像雪山立了一桃枝,浅粉色点缀在白雪中,桃花在风中慢慢绽放。
      但定睛一看,宋远一双凤眼中带上了戏谑。
      
      宋远:“我和他没什么。”
      
      他收起了笑容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蒋思煜被留在原地,他先是惊讶,随后缓过神来后才骂骂咧咧小声说道:“啊呸,以我们之间多年的交情,我才不信你们之间没有什么——”
      “宋远啊宋远,你可要小心了。”
      
      而另一边裴天在屋子窗边里等着,腿上的伤他早好了,系统慢慢把他的痛感调了回来,现在结了疤,有些痒痒的。
      
      裴天平时里就不安分,青山一年四季如春,阳光都是三分正好,他半眯着眼靠在斜椅上,像一只晒得暖呼呼的猫。
      而宋远一进房间,便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宋远在不知不觉中又勾起了唇,想要摸一摸裴天的脑袋。
      “猫就应该一直关在家里。”宋远想。
      
      裴天看见是宋远回来了,便眼巴巴地凑了过来。这几天宋远都给他带好吃的,弄得他都有了条件反射。
      果然,宋远一进门就把新带的糕点放了下来。
      
      裴天笑得懒散:“统啊,现在我看到宋远就好兴奋啊~” 
      
      系统:“……”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裴天:“你说宋远他平日里陪我聊天饿了给我带零食困了给我盖被子……他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系统:“你还记得上一个这样对你的人吗?”
      
      裴天:“……让我想想。”
      
      系统否认道:“不用想了,是母爱。”
      
      裴天:“……”系统你学谁变坏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裴天无视系统的言论开始吃东西,当裴天吃得正欢时,系统默默咳嗽提醒他别忘了正事。
      过几天就是方修阁的内门弟子大会了,一般来说凡是筑基期间的弟子都要参加,但裴天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的花瓶,他想找宋远求求情,看能不能把这次大会给逃过去。
      
      没想到裴天正准备斟酌着开口,宋远就先说话了。
      宋远:“你伤好些了吗?”
      
      裴天点了点头。要不是宋远这几天送的糕点和各类美食太好吃了,他还装病了一段时间,不然他还可以好得更快一些。
      
      宋远:“过几日就是内门弟子大会了,你本只是筑基初期,又因这伤又耽搁了这段时间,要不——”
      
      裴天疯狂点头,他想宋远真的越来越通情达理了,都知道他不想参加大会了。
      
      宋远接着说道:“要不这几日便由我来教导你,将这些日子补回来。”
      
      裴天:“……”
      
      宋远以冷淡闻名于方修阁,以手段残忍闻名于训诫阁。训诫师叔有一段日子有事忙不过来,便让他来教导弟子。那段时间弟子不停地跑来主楼哭诉,还有人跑来打听宋远是不是修了无情道。
      宋远修炼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
      
      宋远敏锐地察觉到了裴天的情绪变化,脸上的浅笑不变:“怎么了,不愿意吗?”
      
      但裴天却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危险的信号,他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保证道:“当、当然愿意!”
      
      于是下午,他们便一起来到了试剑阁。
      
      试剑阁不像江南烟雨朦胧中楼阁,充满着诗情画意,楼阁整体漆黑浑然天成,如同一把待出鞘的宝剑,带着几分端肃的味道。
      
      试剑阁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宋远和裴天都有自己的配剑,裴天的佩剑还很好看,通体偏蓝,剑身薄而锋利透着阵阵寒光,但裴天几乎没有用过自己的剑,剑如其主成了一个漂亮的摆设。
      
      宋远:“这里有试炼石,触碰后会进入幻境,每一个幻境包含一种剑法,你可以触碰不同的试炼石尝试不同的剑法,在幻境中提高自己的修为。”
      裴天被带到了一堵墙面前,上面挂着各色各样发光的石头,看着还有些赏心悦目。
      
      宋远:“如果想从幻境中出来,只要将这石头摔碎就行,幻境自行就会消失。”
      
      边听着宋远的讲解,裴天边尝试着触碰了一块石头。在他触碰到一块泛着不规则红光的石块时,指尖传来一阵冰凉,紧接着他感受到自己灵魂深处突然颤抖了一下,眼前景象瞬间一变,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裴天就惊觉自己站在了火山的脚下。
      
      翻滚的岩浆,“咕嘟咕嘟”向上蒸腾爆破炸裂的气泡,一切都显得极其真实。看着四处飞溅的火星,裴天有些害怕自己在这里练剑会不会直接投入岩浆的怀抱。
      
      听说进入幻境后剑法就会自动进入人的脑海,系统之前也没有见过,它好奇地问裴天道:“你现在脑海中有些什么?”
      
      裴天:“枣泥糖蒸玫瑰卷。”
      
      系统:“……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剑法呢?”
      
      裴天:“没空间了。”
      
      系统:“……”
      
      看着脚下一股又一股的热浪,时不时飞溅起来的岩浆,裴天忍不住同系统商量:“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分散人注意力。”
      
      系统:“你想要什么?”
      
      裴天承认道:“我有些怕。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岩浆,想要一个可以慢慢让我过度适应的东西。”
      
      系统:“比如?”
      
      裴天:“超级马里奥火山主题背景版。”
      
      系统:“……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其实系统也有些怕,在裴天介绍了一番之后还是动摇了。
      系统:“……那东西都给你,你适应好就开始练剑。”
      裴天一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系统就陪裴天慢慢适应环境适应了三个多小时,等系统再次反应过来时,裴天地图已经从火山适应到过雪山草地了。
      
      回过神后系统有些心虚:“咳咳。”
      
      裴天被突如其来的q|q上线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试炼石一下就掉到了岩浆里,眼前的幻象就破了。
      裴天还来不急指责系统,就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宋远。
      
      宋远大概等了六炷香的时间,他一向耐心很好,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裴天。
      少年皮肤白皙得并不像一个修炼之人,反而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公子,每一个举动又像一只懒散的猫——
      只见他的猫慢慢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
      
      宋远问:“有什么不懂的吗?”
      
      裴天:“……”救命,我还什么都没干。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呜呜谢谢收藏的小天使,太谢谢你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