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听说我是深情炮灰男配 ...

  •   火。
      先是一星一点红色跳跃的光芒,紧接着变成了滔天热浪,“快快快,走水了!”伴随着人们焦急惊呼、慌乱逃跑,一根巨梁再也支撑不住了轰然倒塌,狠狠撞击到了地上。一时间,巨梁激起无数火星飞溅,但很快又被扑上来的火舌迅速吞噬。
      
      裴天被人困在了这座岌岌可危的楼里,一起被抓的,还有那原世界被渣攻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
      二人被绑在了不同的柱子上,面对面相望,裴天才得以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对方。
      
      白月光叫苏泽何,和裴天一样在方修阁修习,只是在不同楼师从不同门下,他年龄和裴天差不多,甚至裴天更小一些,却是众人口中的小师弟。
      苏泽何天生水灵根,长得很温温润润的,是一种没有威胁的好看。对方很爱笑,方修阁里有人开玩笑,说苏泽何笑起来真好看,像是青山下了一场小雪后恰巧出了太阳,金黄的光晕笼罩着山头,让人暖洋洋的。
      而裴天人们大都评价都是,好看是挺好看的,就是太俗气,一股风尘味,同样是眼角一颗泪痣,点在苏泽何脸上是楚楚动人,在裴天脸上就是明艳过了头,带了攻击性。
      
      如今裴天看着对方,觉得果然同传闻说的一样。在楼屋不断变成废墟,四周不断崩塌中,苏泽何白莹莹小小一团,在火风中不断被吹起的发丝,让人不由得升起了保护欲望。
      就是不知道渣攻怎么想的,裴天打量过对方一遍后觉得自己对方除了眼角的痣,二者就再也没有任何相同之处,渣攻对心中的小师兄而不得,居然选择自己成了替身。
      
      “方修阁的人来了!”
      火声中传来了人们的惊呼,打断了裴天的思绪。
      
      紧接着,一道剑光闪过,破空中传来瓦砾被生生劈开的声音,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裴天和苏泽何的眼前。
      “大师兄!”苏泽何惊喜道,随后便撑不住了,彻底晕了过去。
      
      渣攻来了。
      渣攻宋远一眼就看到了苏泽何,四周充斥着火的元素,苏泽何的水灵根被火克得死死的,更何况对方手上还被捆着捆仙绳。不过,宋远看到对方完好无损后,他皱着的眉头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捆仙绳刀枪不入,身为方修阁首席大弟子,喻有“一剑定东吴”的他也拿捆仙绳没有办法,只好借用了之前在魔修那里拿到的唯一一滴蚀水,滴在了捆仙绳上。这样,绳子才被蚀水逐渐腐蚀融断,最后软软掉落在了地上。
      做完了这一切,当他把脱力的苏泽何小心横抱而起,正准备离开之时,紧接着,宋远才发现一旁的裴天。
      
      他再次皱起了眉。
      
      时间紧迫,二人都惜字如金
      宋远问:“你为什么会在这?”
      裴天:“任务。寻找翡玉。”
      
      宋远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之前收到消息说小师弟寻找翡玉的任务出现了问题,被人困住了有生命危险,所以赶来了,没听说裴天也在这......并且方修阁任务都由长老向手下弟子颁布,不可能重样,裴天的任务为什么会和小师弟一样——
      
      但时间已经不多了,宋远来不及细想,问道:“还能走吗?”
      裴天给对方看被划出一条狰狞口子的腿,装出可怜的样子:“受伤了。”
      
      此时,又一横梁从中部断裂,刺啦一声巨响,房屋已经崩塌了三分之二。
      苏泽何晕倒了,裴天受伤不能走,自己一次只能救一个——
      苏泽何固然重要,但留裴天在这里也不妥当,毕竟对方是自己的直系师弟,并且暗地里他们两个的关系……想到这,宋远眉头锁得更深了。
      
      裴天表面也是一副担忧的样子,内心却越发好心情起来,他大致估算了一下,宋远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到最后,毕竟是苏泽何。
      
      果然,宋远开口了
      “苏泽何是水灵根,天生被火克,你是火灵根大概还能撑住一段时间,我先把他送出去就回来找你”
      “你等我,我保证你会没事的。”
      
      宋远信誓旦旦地说,一副:“我担心的是你,但情况真的不妙,这样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把戏份做得很足,边离开时还边担忧地看着裴天。
      要是换做平时,裴天准被对方的承诺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像看着自己的神明,自己是其最忠实的信徒一样仰望着对方,眼中只有最纯粹,最无暇,小心翼翼浓烈的爱。
      
      但这一次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宋远回头看了一眼,对方眼中好像闪过了一丝戏谑,宋远再次细看时,戏谑便消失了,仿佛是自己的幻觉。但耳边夹杂着火声,宋远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
      等宋远彻底走了,裴天瞬间收起了刚才那副模样,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在肆虐的火光中煜煜生辉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系统你这剧本你这台词简直了,没有一点演员的素养还真的差点让人演不下去,宋远也是,人都走了还假惺惺地说一定会回来的——”
      
      裴天边吐槽边把手里的捆仙绳解了,修仙界大名鼎鼎的缚仙难逃,千金难换,除蚀水以外再无它解的东西,被裴天用手轻轻松松就解开了,然后随意扔在了地上。
      
      “现在正在检测任务进度,请稍后——”
      “检测到宿主已完成前一阶段所有任务,‘翡玉难收’任务完成进度百分之百,完成此次任务,请宿主回到原处等待主角援救”
      
      裴天无视系统的警告,灵巧地穿梭于重重火焰,轻巧地跳跃在即将崩塌的各个房间,仿佛这些火不是阻碍他前行的障碍,反而是助他前行的助力。火声还在耳边噼里啪啦地炸开,很快,裴天停下了脚步,他找到了翡玉。
      
      小小一块绿色温润玉石,如今谁也不知道它的作用,但在后期却掀起了滔天巨浪。裴天看着它,翡玉乖巧得躺在他的手心。
      啧,还怪好看的。裴天想。
      
      “警告,警告——”系统突然发出了刺耳的机器声。
      “警告宿主,主角“宋远”已经将主角“苏泽何”带出了火海,请宿主立即回到原处,等待主角的救援”
      
      裴天听后“啊”了一声,置若未闻,突然问起了一个其他话题“系统,你看你跟我这么久了,要不就告诉我一下,如果任务进度完成了,但后续没有按照要求做会有什么结果。”
      
      与以往的沉默不同,大概是觉得等待主角救援这件事太简单了,随便都能完成,不怕裴天再弄出什么岔子,系统的机械音终于再次响起
      “任务进度达到百分之百后,若后续任务没有完成,算不完美任务,宿主也不会有惩罚,奖励照旧,但离开此位面的难度会加大”
      
      “这样啊——”
      守财奴裴天听到奖励照旧,眼睛弯了弯。
      
      “请宿主快速回到原处,等待主角救援”
      
      裴天不慌不忙地收起了翡玉,他先把拿到手的翡玉串好线挂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把这东西隐去了形状,然后问系统道:“你说现在火这么大,且这火来源又不明,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情况,宋远舍得他那宝贝白月光苏泽何吗?”
      不等系统回答,裴天接着说道:“宋远身为方修阁大师兄,一向说到做到,不过他到时候一定纠结极了,一边是小师弟没醒,一边还有一个等着他回去孤立无助,却可有可无的裴天。”
      “他会选哪一个呢?”
      
      “请宿主快速回到原处,等待主角救援”系统再一次发出了警告,裴天却又停下了脚步。
      
      “如果我是他,我也会很难抉择啊。”裴天看着因火势太大而逐渐扭曲的视野,窗外一群人在慌乱地张望,苏泽何被救出后那群人立即围了上来。
      
      他勾起了嘴角,煜煜火光跳动在裴天的眼中,像是火中危险却又漫不经心的凤凰,火光点在了他眼角的痣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总之我的奖励也到手了,那么我就好心帮他一把好了。”
      
      “嗒。”
      裴天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透过重重杂声,像是被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宋远放下苏泽何回了头。
      
      一座楼阁在眼前崩塌需要多久呢?
      熊熊火焰冲突天际,印得黑夜如同白昼,跳动、张狂、扭曲的火光为这寂静狠狠撕开了一道口,千丈楼阁轰然倒塌。
      
      所有人都离这楼阁远远的,生怕殃及到自己。但宋远突然放下苏泽何就往里面跑,裴天还在里面。
      “裴天。”想到这两个字,原本泰山崩于前面色也不改的从容出现了一丝破裂,本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宋远不知自己内心深处为何会如此慌张。
      他手持本命剑往火焰中冲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快些,再快些”
      
      楼阁就在他眼前缓缓落下,像被放慢了无数倍,连声音也被火焰吞噬了。破碎的瓦砾,坍塌的房梁,支离的墙体,大片大片落在了他的眼前,激起了滚滚灰尘,像是一场无声的戏曲。
      
      “你可撑住,不能有事。”宋远说得咬牙切齿。
      
      但来不及了
      楼,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保证不会坑哒,满地打滚求收藏~0v0
    下面是《亵神》的预收文案~
    我叫晏安白,九天寒山修道,羽化飞升数千年,沉睡于梦境,算这世间的半个神,但有一日天道将我叩醒,说这世间有我唯一机缘。
    于寒山之巅,我从苍茫中窥破天机,只看到了四句话
    “池中月出时,天台连四明
    等到真爱日,便为正始音”
    但我还是下了山,愿寻找那落于尘世之缘。
    我走过了山川河流,见识了沧海桑田,于人世间闯了一遭。
    结人族宗主为尊者、识魔界邪尊为敌人、认妖界少年为好友、收糯米团子为徒弟
    句中之意参悟了大半,只剩下了这最后一步
    但是,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
    让我怎么想都不可能想到的是
    最后一句的“日”字……会是一个动词。(点香火烟.jpg
    ***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苏轼
    我要把你染上我的颜色,沾染上我的气味,捆起来,只属于我一人。
    阅读指南
    ① 第三人称
    ② 晏安白原身是只高冷的喵,万人迷而不自知,以为自己修的是无情道
    ③ 目前暂时没有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