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济柏市科技大学。
      
      晨已破晓,校园内人行道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三三两两的大学生们或结伴、或独行地往教室里走。而教室里人头攒动,坐满了学生,只剩寥寥几个空位还在等待它们的主人。
      
      铃铃铃。
      上课铃响了。
      
      周教授也站到了讲台上,他带着黑框眼镜,目光扫过之处,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学生们纷纷安静下来。这位周教授威名在外,无人敢在他面前造次。片刻后,教授低下头,从厚厚的教案里抽出点名表,开始喊名:“张伟。”
      
      “到。”
      
      “陈俊杰 。”
      
      “到。”
      
      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喊到声,周教授手中的名单也快也被勾取了大半。突然,原本流畅的点名声停顿了几秒,惹来几个同学好奇的目光——他们看见周教授画勾的手微微停顿一下,紧接着,周教授抬起头,表情非常严肃:“随渝——!”
      响亮的喊名声在教室里回荡。
      
      但没有人回答。
      
      这间教室里的所有学生都可以清晰地看见,这位以挂科不留情而著称的教授,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上翘,俨然一副猫咪发觉小老鼠的跃跃欲试。有些机灵的学生,比如说,随渝的室友陈俊杰,就已经偷偷给当事人发消息了。
      陈俊杰:[你完蛋啦!]
      陈俊杰:[周教授的课你也敢翘——!]
      
      随渝回消息竟然还挺快。
      
      随渝:[0v0]
      
      简直了!这家伙的神经该不会是用钢筋做的吧?
      陈俊杰继续打字。
      
      陈俊杰:[肯定你上次早退的事情,被周教授看到了,他怀恨在心里,这次是故意堵你呢!你日常成绩恐怕要归西了,阿弥陀佛,施主节哀!]
      
      随渝:[^v^]
      
      ……这人神经分明是用钛合金做的吧!
      陈俊杰还在心里吐槽,就听见周教授响亮的声音在寂静的教室里回荡:
      “电信学院的随渝,没有来吗?”
      
      教室里静悄悄的。
      
      但这份寂静只维持了三秒钟,就被一道声音打破了。
      当时,陈俊杰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嘲笑室友,就在这时,他身旁有一个人拉开椅子,站起来,咬字清晰地说:“我在这里,周教授。”
      这声音分明就是随渝。
      
      陈俊杰被吓得差点从座位上滚下来。
      
      槽!见鬼了!
      
      除了陈俊杰,周教授同样被吓了一跳。只不过,周教授毕竟见过世面,表现得相对镇定。他推了推眼镜框,确认对方是随渝本人——这位学生穿着款式简单的白色圆领T恤,身材修长,五官清隽,脸上还带着柔和腼腆的微笑,很容易让人就心生好感。
      
      就是莫名其妙地……缺乏一点存在感。
      
      周教授也是清点过好几次学生名单,才记住这个胆大妄为,总爱翘掉他课程的混账学生。他黑着脸,不甘不愿地承认,这次是自己棋差一着:“怎么回事?刚才我喊名字都不做声的?”
      
      随渝一脸无辜:“我刚才在弯腰系鞋带,没听到。”
      
      ——呸!
      
      这大概是周教授和陈俊杰共同的心声。
      
      “坐下吧,好好听讲!”教授停顿了一下,“下次注意。”
      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究竟不要系鞋带,还是下次不要被他抓到。
      
      点名结束后,周教授不再提这件事,开始上课。反而是陈俊杰耐不住好奇,对,他记得自己旁边应该是空的,结果随渝突然冒出来,简直就是鬼故事现场。他压低声音询问:“你知道这堂课,老周要点名?”
      
      “不知道。”
      
      “我记得,今天你不是要去医院吗?”
      
      “是啊。”随渝语气也有点无奈。
      如果不是两者时间刚好撞上,他也不会三番五次咕咕咕。
      
      陈俊杰欲言又止:“那你……”
      
      “唉,阿杰啊,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随渝干脆打断他,意有所指地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世间的真理。”
      
      “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其实我接到你的短信的时候,才知道周教授点名了。当时,我还在宿舍,宿舍和教室的直线距离大概有八百米,只要我以每分钟三百米的距离快速移动,就能在三分钟之内,快速赶到教室,并且接上教授的问话并且对答如流了。”随渝非常平静地回答。
      
      “……”陈俊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就瞎几把扯吧!”
      
      随渝露出无奈地微笑:“是啊,人怎么可能走直线,那么多障碍物呢,我不可能穿墙走过来的。其实是,我刚刚收到了医院的短信,探望姐姐的时间从上午改成了下午,所以,我有空过来上班。”
      他的眼神非常坦诚,好像刚刚真的只是开了个玩笑。
      
      对吧。
      
      人怎么可能会有超能力。
      
      ……
      
      ……
      
      下午。
      济柏市中心医院。
      
      随渝推开病房的门,第一眼就看到端坐在病床上的背影。这道背影苍白而瘦弱,像是一幅枯骨套了个白色塑料袋,风一吹就能飘走。随渝感觉心脏抽痛了一下,但这点情绪被他很好地掩饰下去。他缓慢踱步到那个女人身旁 ,跟随着她的视线,望向窗外一颗干枯的大树。
      
      “等到开春,这树就该绿了吧。”
      
      “或许吧。”听到说话声,随渝的姐姐随云易才转过头,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脸。虽然彼此以姐弟相称,但两人的相貌并不相似。随渝的五官长得极好,但又不出挑,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在人群里第一眼锁定他。但认真端详后,又会觉得少年的气质如玉般温雅柔和。
      随云易的相貌就平凡多了,扔到大街上都找不到人。
      多年的卧病在床,又给随云易增添了两分衰败之感。
      
      随云易看见随渝,立刻就是一挑眉:“你怎么又来了?”
      
      “我来看看自家姐姐,不行吗?”
      
      “我没说不行,但是没有必要。”随云易顿了一下,继续说,“这里环境很好,医生也很敬业,平时也有护士来照看。倒是你,刚刚上大学很忙吧?课程跟得上吗?和同学相处得怎么样?老师对你还友善吗?”
      
      “都好,都好,都好。”
      
      “你少搪塞我。”随云易批评说。
      
      但随渝皮糙肉厚,完全没有把这点小吐槽放在心上。他将随身携带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拿出小刀,开始削皮:“我身体特棒吃饭特香,有什么不好的,我都知道,女人是不能操心的,操心会长皱纹……”
      
      “怎么可能不操心?”
      
      随渝低头削苹果。
      
      “你又不是普通的孩子。”随云易叹了口气。
      
      随渝露出了尴尬的笑容,这话委实不好接。还没等到他想到适合转移的话题,就听见随云易的话:“我很担忧你,随渝。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就懂得分担家务事。但有时候,就是因为太懂事了,才让人觉得担忧。”
      
      “懂事有什么好担忧的?”
      
      “我害怕成为你的负担,让你走上歧路。”
      
      随渝整个人僵住了,随云易话里的潜台词,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杀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他说不清这是难过,还是屈辱:“我没有……”
      也许世俗的约束很难限制到随渝。
      但随渝从来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从来没有。
      
      “我经常想,上天为何赋予你这份独特的天赋——”
      “我希望,当你洞察了人间的所有捷径歧路,却毅然去走最崎岖险峻的道路,永远将自己当做普通人,坚持做一个优秀善良而正直的人。”
      
      随渝愣愣地看了姐姐好一会儿。
      他声音沉稳,在这之余又带着一点点懵懂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
      
      ……
      
      在上小学时,随渝就发现自己拥有金手指。
      那次,他被一群社会混混打劫,对方将他堵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随渝靠着墙,他当时害怕极了。忽然,原本手感厚重的墙面消失了,随渝直接向后方摔去,他穿过墙壁时,感觉就像是穿过稀薄的云雾。
      
      他还能看得到墙。
      
      但那已经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墙面了,它被抽离了具体的色彩和体积,像是几根纤细的银丝勾勒出来的画。而那几个追他的混混们,刚从拐角处转过来:“妈的!让他跑了!”
      
      “没看到他翻|墙,应该是走这边了——!”
      
      混混们寻找无果,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随渝这才惊魂未定地从地上爬起来,他觉得很疲惫,眼前的墙壁也恢复了常态。但在疲惫之余,随渝心头同样升腾起难以言喻地亢奋:哦耶,他可以等猫头鹰送信,然后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啦!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魔法学校。
      
      不过,等到随渝认识到这件事,已经是初中了。这时候,他也彻底摸清了自己的超能力——他将其称之为“虚化”,嗯,和某个日本动漫的反派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当随渝进入到虚化状态,在外界来看,他好像瞬间变得“透明”了。
      
      但也不是彻底地看不见。
      
      实际上,进入虚化后的随渝,还是能被看到一点点朦胧的轮廓,在光线强烈的阳光下不明显,但切换到阴影里,就能看见半透明的白色轮廓,宛如传说中的幽灵。
      
      在虚化状态下,随渝可以穿过所有障碍物。
      
      同样,他也可以将其他物品带进虚化状态里,非常沉重的重物被虚化后,如同羽毛一样轻。随渝也尝试过活物,在虚化的过程中,他感觉到抵抗,下场就是那只鸡有一半躯体不翼而飞,鲜血喷溅。
      
      那场面给年幼的随渝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其他实验就不必再多说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