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据说真的有神,神却从未眷恋过人 ...

  •   据说真的有神,神却从未眷恋过人。
      一.
      有些对季节更迭敏感而无力的人,早早的死在第一场初雪里。

      敏感向来不是件好事。只是沾了血的绷带被丢在垃圾桶里,眼前却是持刀,鲜血迸发,横进ICU,插满管子,半死不活的一系列画面。

      二.
      今年的初雪如期而至,雪很美,一直很美,也很凉,带来的寒潮刺骨,刺痛了昼夜不分,辗转难安的孩子们。
      我看得见,那稚儿欢快的用手去接星点碎雪,感受着在手上融化,消失,化做普普通通的液体,带着细菌,嫌弃地往裤管上擦了擦,继续,继续接,乐此不疲。
      地上,树上,同学的头发上都是白的,虽说初雪没有下大,但已能见活泼开朗的男孩子拿着雪球打雪仗。
      一球一球从碎雪团起,握在温暖的手心,带着温存的雪球在空中与负数的空气摩擦,消耗了所有能量后撞到包裹严实的同学背上,帽子上,再次碎做一滩。
      与地上被踩踏,碾碎的水渍一样,与,蒸发挣扎了一夜后,尚不知能否见到第二日死亡的太阳。
      才不过下了两个小时不到的雪,平日厌烦的囚牢仅显现出丝丝生机。

      三.
      大灯光下菲菲白雪从空中飘下,短暂在聚光灯下停留三五秒后,落入人眼不可见范围,也便失去了意义。
      聚光灯下看得见的叫佳雪,美雪,瑞雪,甚至是可以对着许愿的初雪。
      阴影里看不见的便是雨,带着二氧化碳而来,不带氧气走的液体。
      想到许愿,有幸见到有人对着聚光灯许愿。会有什么愿望呢,天天向上?期末达到某某?与心仪之人携手赏雪?云云云云,世间万物百态,无不为了自己考虑,所谓的着想要不过停留在表面做给特殊人看的罢了。
      人,一向吃这套。
      换言之,人都是自私的,对着想象血红美好的事物,意淫,杜撰,不假思索的把自己所想强加给万物。
      生命中走向陌路的流星是这样,聚光灯下被迫显现出的雪亦如此。本是那么悲伤的事物,却带着祝福而去,尚不知他们若能思考,会书写,会作何感想。
      流星若愤怒,带着这万年被许下的愿望狠狠砸向大地,燃起熊熊烈火。与这世界做最后一次毫无意义的斗争。

      四.
      会到雪上,后来上完第二节晚自习后,我再见雪,只剩下稀稀拉拉溃不成军的残雪,这可真是残雪了,绝无杜撰。灌木上,光秃秃的树脂上,一点一滴也没有逃过南方人的眼睛。
      有人拉过树枝匆匆拍下照片,只为了当时一瞬间的欢愉。
      有人手插在口袋里,沿着灌木丛边缓步而行,不紧不慢,也无用去附和他人的喜悦,颇有些陶渊明行为。
      更有些人在社会边缘努力,在点点滴滴上努力融进社会,却被已融进社会,最底层的人一脚踹开。生怕与这般人打交道会影响自己。属实想来,百害无一利。
      雪在显微镜下形态各异,人赏雪时也如此。
      打打闹闹很正常,说说笑笑也无可厚非,混乱,嘈杂,是敷衍的跟从还是真心的观赏,是努力的挣扎还是敏感的抛弃……不愿去想。
      世间的问题啊,很多很多,长大了很多就懂了,无需人教。
      过早成熟的人儿大抵经历了不该有的残酷历程才会长大,长大以后,努力奔跑,不用再去想问题了,接踵而来的大山容不得喘气。
      冬天来了,伴随着雪算是彻底打了个招呼,给我带来了礼物,显然我并不喜欢。
      不过呢,还是要谢谢的,这般礼物打破了三季给我的死沉,寂静,带来了些许消沉也罢。

      世间有两种方法可以记录感受,一种是画画,写实或印象;另一种便是文字。两种直击心灵的办法,我有幸习得一种,也算得上记录生活的方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