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君子”容若 ...

  •   事实证明,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等宋呈成功脱身骑着自行车飞奔而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即将关上的闸门——枫城五中没什么好的,就准时这一点出了名的无情。

      皱皱眉,牙齿轻轻碾过舌尖,宋呈压低身体迅速发力,终于在闸门将要合并的那一刻贴着缝隙闪进学校。

      “小兔崽子不要命啦!”门卫大爷差点被吓出心脏病,从窗户里探出脑袋对那个极其嚣张的背影嘶吼,“你是几班的!给我站住!”

      宋呈头也没回:“高二(6)班钟纪。”

      没有一秒犹豫,语气肯定而嚣张,搞得门卫大爷当场就拨通了教导主任的电话骂骂咧咧地数落了快半个小时。

      之后宋呈的发小、专业背锅十级选手的钟纪会遭遇什么“非人待遇”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宋呈刚一走进高二(3)班,所有喧闹笑声都有一刻凝固,仿佛此刻出现的不是人类,而是一个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外星生物。

      等这个“外星生物”目不斜视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被暂停的声音才渐渐恢复。有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朝他望望后又立刻将头低在一起,有人朝这边短暂一瞥,又极快的回头挡住嘴巴向同伴议论着什么。

      悉悉窣窣,低语不停。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正处于青春期小鬼会本能地和自己亲近投缘的人聚在一起,人数或多或少,但都符合人类做为群居动物的习惯,因此,不愿融入任何圈子的自然就成了“异类”,更别说这还是一个休学两年可以算是成年人的“异类”。

      平心而论,宋呈长的并不差,干净清爽,五官并不能算一眼惊艳,但那张清俊的脸,任谁看了都不能不赞叹一句“周正”。或许是年长两岁的缘故,他身上还多出了一股同年级的男生所没有的成熟感,再加上宋大爷拽的二八五万的性格——这人设,搁哪本校园言情里都是妥妥的男主,没几段“甜到忧伤”的青春往事都说不过去。

      但实际上,除了发小钟纪,宋呈还真没亲近过任何人。他像是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无形的罩子,隔绝自己也隔绝世界,就连钟纪也说他其实看不懂宋呈。

      烦躁。

      即便早就习惯这种氛围也还是莫名烦躁,将书包塞进桌洞,宋呈拿出mp3对周围同学笑了笑:“各位,看猴看够了吗?”

      八颗标准漂亮的牙齿,用来吃人最好不过——那些打探的目光终于被收了回去。

      脸上的笑稍纵即逝,宋呈带上耳机面无表情地开始趴在桌面睡觉。

      认真想想,宋呈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至少上课还是认真听讲的,只是后来他就发现了,人不能破戒,拒绝就要拒绝到底,任何软化的念头都有可能给人一种“可以亲密”的错觉。

      最后伤人伤己。

      耳机里声线低磁的男歌手翻唱的是一首冷门的歌,辽远而空旷,极好地抚慰了躁动的神经,整个人像是赤身泡在温水里,轻柔得宛若回到原始的母体。

      半醒半醉日复日,无风无雨年复年。

      很难得的,宋呈做了一个好梦。

      他梦见还没一切脱轨的那年,情人节,他在父亲的蛋糕店里坐着看电视,可今天再精彩的动画片都吸引不了宋呈的注意。

      小孩一脸好奇地看着送来店里的一束束玫瑰花,忍不住跑过去趴在柜台上问父亲:“爸爸,为什么那么多人给你送玫瑰花啊?”

      男人笑得有些无奈:“因为喜欢。”

      “玫瑰花就代表喜欢吗?”

      “是的,小呈你要记得,红玫瑰只能送给你喜欢的人。”

      “那爸爸有送过谁红玫瑰吗?”

      “有,后来它长成了一座花园……”

      鸟从头顶飞过,翅膀竟然是红色,宋呈凑近那些热烈盛放的花儿,浓郁的香气瞬间占据了所有嗅觉细胞,它们亢奋炸裂,传递出一股股神经电流向大脑释放“喜悦”的信号。

      真好,宋呈竟然有些想哭。

      这个梦真好,他竟然梦到了那年玫瑰的味道。

      只是偏偏有不识趣的来打搅,冰凉的手掌拍了拍他的侧脸,连带着男歌手的歌声也变成了“同学醒醒,老师叫你”。

      宋呈烦躁地打开那只手,愈发把自己埋进梦境,恨不得死在那里,多难得啊,他已经多久没有做过有感觉的梦了。

      那些只有通过嗅觉味觉才能明白的感受,他真的快要彻底忘记了。

      “滚……”声音是无意识的哽咽。

      那打搅的人似乎愣了愣,终是选择放弃。

      ……

      这一觉睡得太香,宋呈醒来的时候骨头缝里都是舒服的□□。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才发现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得,直接睡过了一个上午,看来他又要去老班那里走一趟才能不被叫家长。

      枫城五中虽然不让迟到,但给学生吃饭的时间还是相当宽裕的,此刻虽然上午结课很久,但教室里还是只有宋呈一个人。

      估摸着现在去食堂肯定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宋哥摸摸空瘪的肚子,拖着瘸了似的双腿慢慢挪向小卖部——睡太久,腿麻了。

      “大橙子!”

      结账的时候有人在他身后叫了一声,宋呈想都没想抓起手边的方便面就往那人脸上狠狠砸去。

      钟纪顿时滋哇乱叫:“诶错了错了,宋哥宋哥!”

      宋呈淡淡瞥了一眼自家向来脑袋缺根筋的发小,拎着手里的“午餐”就要往外走。

      钟纪连忙赶上来,刚想伸手勾住宋呈脖子,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讪讪地放下手,指着那堆膨化食品痛心疾首地说:“你中午就吃这个啊?薇姨知道不骂死你!”说完又立刻举手以表忠心,“但我肯定不会告密的!我是你的人!”

      懒得去纠正钟纪这糟糕的句子,宋呈闲闲地问:“怎么今天中午没有去打球?你不是号称五中篮球王子吗?”

      “篮球王子”没有解释,语气相当兴奋:“我去!你是不知道你们班那个转学生有多猛,他一上场我还打个啥啊,妹子都去给他打call了好吗?”

      “等等?什么转学生?”

      宋呈看着钟纪。

      钟纪看着宋呈。

      “宋哥……你这在学校就寝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啊……”班里多了个大活人都不知道。

      宋呈依旧面无表情。

      “害,这事说来也奇怪,咱都高二了竟然还有人会转过来,听说那家伙成绩在原来的学校还挺好,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咱们五中,但别的不说,那篮球打的的确可以,我都想上去和他正式打一场……对了对了!你肯定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沈容若,就纳兰容若那容若,我刚听这名字都想对着他背诗词哈哈哈……”

      无聊地喝了一口水,宋呈没有搭腔,他知道就算自己一句话不说钟纪也能得吧得吧一大堆,天赋异禀,无人能敌。

      漫不经心地往前一瞥,周围的风景便全部褪去了颜色,包括金色的阳,包括嫩绿的树。只留那一个人,那一点笑,于是眩晕感铺天盖地地袭来,从神经末梢炸开了疯。

      宋呈愣在了原地,手中紧捏的矿泉水瓶和心脏是一样的紧绷,然后绞得生疼。

      他不知道这算茫然还是热烈,只知道,平静之后,整个宇宙都开始沸腾了。

      对面走来的少年似乎是刚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胳膊夹着篮球,撩起T恤擦了擦汗,浑身洋溢着蓬勃生机,他带着爽朗笑容望过来的时候也愣了愣,然后露出更为真切的喜悦。

      “啊!你是今天在我后面睡觉的那个同学!”他上前快走了两步,因为比宋呈高一点所以微微垂下眼眸。

      “你好,我是沈容若!”

      容者,盛大之状;若者,香草之名。

      宋呈死死盯着沈容若伸过来的手,好似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气氛僵持到钟纪都快看不下去的时候他猛地拍开了那只手,疯了似的逃离了这个地方。

      砰砰,砰砰。

      心跳彻底乱了节奏。

      冲进周围教学楼的厕所,宋呈拧开水龙头往脸上泼冰水的时候指尖都在颤抖,他捂住脸也捂住粗重的喘息,脑袋里炸开的烟花好久好久才平静下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竟然闻到了那个人身上的味道!沉寂四年的味觉第一次得到如此强烈的味觉冲击——

      沈容若,沈容若……

      就像一场盛大玫瑰花雨,浓郁的玫瑰花香占据了世界的全部,完全逃离不得。

      沈、容、若。

      宋呈在心里狠狠重复了这三个字,简直要凝刻在灵魂之上。

      这人不仅是cake,还是他的unique。

      休眠性味觉缺陷患者fork,一生中仅有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能遇上的unique。

      怎么会这样

  • 作者有话要说:  unique:唯一的,独一无二的。【自设,下一章解释】
    小橙子你躲不过的嘿嘿嘿~
    求评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