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无觉之人 ...

  •   
      01
      
      “沈容若我告诉你!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他.妈有多远给我滚多——”
      
      剩下的“远”字消失在沈容若突然扑上来的唇.舌之中,一股甜腻的牛奶巧克力味瞬间在宋呈口腔里炸开,接着就以势不可挡的威力狠狠碾压过舌头上每一个味蕾。
      
      许久没有感受过味道的神经在这场突然袭.击里彻底癫狂,宋呈甚至能感受到有电流从脚底流经身体每一个细胞,炸得他浑身抽.搐只想晕厥过去。
      
      察觉到那股疲.软,沈容若一手穿过宋呈腋下将他揽在怀中,另一只手撑住墙面将人更加禁锢在温热胸膛与冰冷墙壁之间。
      
      唇齿相接,如游鱼般灵巧的舌头只需要轻轻试探,那雪白的蚌壳就会本能地为他打开,将毫无防备的柔软献祭给敌人。
      
      入侵者带着十足的恶劣一点一点扫过敏感的上颚,又勾着想要逃跑的同类小鱼进行一场暧昧的教学——
      
      这里是舌尖,这里是舌体,这里是舌根……
      
      所以感觉到了吗?我们在品尝彼此,我们在占有彼此。
      
      ……
      
      被浓烈的甜蜜包裹着,宋呈一度以为自己会溺死在这个吻。
      
      就在他快要窒息的前一刻,沈容若终于结束了这段侵略,缓缓退出的舌头拉出一道晶亮的银丝,却又颇具“物归原主”的优良品格带着湿意细细舔shì过红肿的嘴唇。
      
      就在宋呈耳边,沈容若的声音带着潮热,像海上酝酿的风暴,又像常年积雨的湿闷雨林。
      
      他沙哑地笑:“这下有关系了吧,我可是你的unique啊……宋呈哥啊,真的不想再尝到更多的味道么……”
      
      修长的手指轻抚过迷离的脸,沈容若靠近,再次压缩两人之间的空隙。
      
      “对我呢,你想尝什么都可以哦……”
      
      宋呈迷迷糊糊地看过来,只看见重重水雾,和毒蛇的诱.惑。
      
      于是浑身上下的关节又在震颤疼痛。
      
      说什么“cake是fork的食物”,明明cake才是最懂如何让fork发疯的猎手。
      
      尝过如此疯狂的甜,还要怎么忍受永无止境的无味世界?
      
      ……
      
      ……
      
      *
      
      人类的味觉是如何产生的呢?
      
      味蕾,准确来说是构成味蕾的味觉神经细胞。不同物质能与味觉神经细胞表面不同的味觉感受分子结合,从而呈现不同的味道。
      
      宋呈记得,小的时候父亲经常会告诉他,人类能品尝到味道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
      
      不同物质首先要刺.激舌头上的味蕾产生神经能,然后通过舌咽神经传递到大脑中央,大脑就进行分析定位,最后才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味道。
      
      这是一个相当精密的过程。
      
      他不理解,父亲就拿出一根搅拌糖浆用的筷子叫他伸出舌头。
      
      “我们舌头表面分别对应着不同的味道,比如舌边前部对咸、舌边后部对酸、舌根则对苦最敏感,那么我们小呈猜一猜,舌尖对应什么味道?”
      
      宋呈吐着舌头摇头,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
      
      于是父亲笑着将筷子点在他的舌尖,立刻炸裂开枫糖浆浓郁的香甜。
      
      “舌尖对应着甜。”
      
      从那一刻起,生活里稀松平常的味道都染上浪漫神秘——想想啊,它们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让你感受到它们存在的痕迹,让你明白这个世界的神奇。
      
      辣味先生脾气不太好,一点就炸,老是让人一边痛快一边流泪。酸味小姐也从不承让,威力最大的时候可以让人表情扭曲。千万不要在心情难过的时候去见苦味先生,他会让你更加难过……
      
      还有宋呈最喜欢的,只在舌尖起舞的甜味精灵。
      
      这些味道共舞绝配,描绘出万物的绚丽难言。
      
      ……
      
      “医生,小呈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尝不出味道了?”
      
      “宋先生,根据我们的检查,您儿子的味蕾以及对应的脑部感知区域都没有问题……”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呈从未见过优雅的父亲如此失态的模样,“他才八岁啊!能尝过多少味道?怎么能就没有了味觉!”
      
      “先生您冷静一下,味觉和神经都完好无损,只是陷入了一种独特的休眠状态……”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说到这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宋呈一眼。
      
      彼时尚小的年纪不懂那个眼神,后来在无止境的搬家转学中,宋呈终于明白了——
      
      那个眼神叫“恐惧“。
      
      “……所以,您儿子应该是一个fork。”
      
      *
      
      Fork,休眠性味觉缺陷患者。
      
      奇怪吗?
      
      为什么不是患者恐惧而是患者周围的人恐惧?因为fork还有其他叫法。
      
      预备杀人者、食人魔、猎食者……或者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怪物。
      
      垂眸自约地坐在医院的长凳上,宋呈剥开一根巧克力味的棒棒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口。
      
      眼前投下一片阴影,他抬头对着自己父亲委屈抱怨:“爸爸,我的舌尖尝不到甜了。”
      
      向来从容淡定的男人突然红了眼眶,蹲下.身将儿子紧紧抱在怀中,滚烫的眼泪灼伤了宋呈的后背。
      
      “小呈,你相信爸爸好不好?爸爸一定不会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没有味道的世界……你相信爸爸你相信爸爸……”
      
      后来宋呈每每回忆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会猜想,他那时要是说一句“爸爸这没什么的,我不介意有没有味觉”,会不会就算失去了那些神奇的精灵,至少还能留下最重要的父亲。
      
      可惜八岁孩子满脑子都是父亲做的樱桃蛋糕、提拉米苏……在他眼里父亲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没有父亲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他很开心地抱住了男人——
      
      “嗯嗯!爸爸最厉害了!等舌头治好了我要吃巧克力蛋糕!”
      
      于是从八岁到十八岁,他不仅遗忘了巧克力是什么滋味,而且再也得不到一个熟悉的拥抱。
      
      ……
      
      *
      
      电视上正在播报新闻。
      
      “今日我市发生一起男性fork袭.击女性cake的恶性.事件,所幸路过群众及时救下被袭.击的女性cake……”
      
      镜头一转,是受害人被打上马.赛.克的画面,即便给她的声音即便做了特殊处理,也依旧难掩那种从生死边缘捡回一条命的极度惊恐:“那个,那个人,不不不,那不是人!那是怪物,他,他就突然从巷子里冲出来掐住我的脖子要咬我!他要吃了我!他是怪物!怪物啊啊啊!”
      
      镜头再度回到演播厅,女主播甜美的声线也紧绷出几分冷肃:“本台再度郑重向广大市民科普,休眠性味觉缺陷患者,即我们日常所称的fork,大多后天性丧失味觉,十四岁以后丧失嗅觉,只有一类特殊人群会对他们已休眠的神经产生刺.激,因此fork会本能地产生‘想要吃掉这类人的’欲.望……这一类人被统称为cake。
      
      请注意,Cake并不会生来就知道自己是Cake,一般是经历过Fork袭.击或他人指出后才知晓自己身份,所以请各位在与表现异常的fork接触时务必抱持高度谨慎……”
      
      女主播的脸突然变成黑屏,宋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耳朵就被一只手狠狠揪起还用力拧了拧。
      
      “痛痛痛痛痛!”
      
      “还知道痛啊!我都告诉你了小孩子家家不要看这些东西,搞得整天害怕连书都读不好!”宋雨薇暴躁地对着宋呈耳朵大吼,吼完才忿忿地把人丢回沙发上。
      
      宋呈揉着耳朵,半是抱怨半是玩笑:“姑姑,我也是个fork,你就不怕我也吃——”
      
      “吃你个大头鬼!煲个鸡汤连只鸡都不敢杀,屁大点儿胆你还想吃人,是你飘了还是你姑姑我瞄不准枪了!警局里新买了一批银手链你要不要先试试,款式靓丽,今夏最潮,还他.妈亮到发光呢!”全国射击大赛成人组冠军,红枫市警局刑侦大队队长宋雨薇女士笑着露出一嘴阴森森的大白牙,其恐怖程度远胜一切食人魔。
      
      宋呈识趣地举手投降,可怜巴巴地对组织提出申请:“报告警官,小的还有一份高一期末考试成绩单需要您的签名,请过目。”
      
      接过成绩单,宋雨薇一边签字一边埋汰几句:“放假开始的时候不给我签,这都快开学了才想起来,你这记性可真够好的啊……”
      
      宋呈笑的乖巧腼腆。
      
      看着自家侄儿一脸殷切的笑容,宋警官那曾缉拿无数罪犯的第六感立刻觉得有地方什么不对,翻开成绩单背面想看看宋呈各科成绩的明细。
      
      才一眼,表情管理就失控了。
      
      宋雨薇磨着牙,简直要被气笑了:“宋、呈——你他.妈这个位数的成绩是怎么考出来的!老娘抱只狗在试卷上随便摁两个爪都比你考的高吧!你他.妈读的是书不是y/h/s/q读物!”
      
      早就习惯了自家姑姑过于粗暴的语言风格,趁宋警官还没有动手揍人前,宋呈一把抽走那张成绩单,拎起早就准备好的书包夺门而出,这脚底抹油的速度一看就是练过无数次,熟练度牛的。
      
      “姑姑我去学校啦!开学第一天不能迟到的!”
      
      “小兔崽子!下回再考这么点分就给我去局子里当人肉沙包!看我不捶死你!”宋雨薇气的肝疼,但转念想想,还是忍不住叮嘱一句,“放学后早点回来!”
      
      背着书包狂奔的少年回头笑了笑,五指并拢抵在眉毛处,敬了个漂亮的礼。
      
      他身后是清晨初生的太阳,日光给略显青涩的轮廓镀上了一片暖意朦胧,映得眉眼更加动人。
      
      宋警官捂着脸有点欣慰——唉,不管怎么说,她家的大白菜真是越来越人模狗样啊呸,原来越有个人样了。
      
      ……
      
      *
      
      经常会有这样的说法,人都是有多副面孔的。宋呈倒不觉得自己多变,只是面对不同的人,投入的感情份量自然不同。一生要遇上千千万万的个人,哪有那么多感情可以对每一个都全心全意地浪费。所以面对自己唯一的亲人宋雨薇,他可以笑,可以闹,但对其他人,连冷漠都显得多余。
      
      面无表情地骑着自行车,面无表情地穿行在清晨逐渐热闹的街。
      
      街角新开了家花店,有男孩买了朵玫瑰送给女孩,惹得女孩红着一张脸,低头闻了又闻。
      
      这是爱情的味道——宋呈闻不到。
      
      早餐店的老板开始蒸包子磨豆浆,食客们排着队一边聊天一边夸“还是这家的包子最正宗”。
      
      这是生活的味道——宋呈闻不到。
      
      一群女孩嬉闹着从精品店走出,迫不及待地试了试新买的香水。
      
      这是青春的味道——宋呈闻不到。
      
      作为一个患有休眠性味觉缺陷的fork,他八岁那年失去了品尝味道的能力,十四岁又彻底失去了受味觉影响快要废掉的嗅觉。
      
      科学家们说,人从视觉感受事物需要13-45ms,听觉需要1.27-21.5ms,触觉需要2.4-8.9ms,而从味觉感知仅需1.5-4.0ms,是最为快速的。
      
      五感失掉了两个,所以再怎么刺.激的事物对宋呈来说都是一滩死水,丢只大象进去都不一定能掀起波澜。
      
      一切都无趣到极点。
      
      骑车拐进了一条小巷子,迎面堵住了几个明显不善的黄毛小混混,宋呈非常自然地按下手刹开始脱校服——最外面的外套要是弄脏了,宋警官肯定能轻易看出。
      
      对面一群“职业打.手”显然被宋呈这一举动整懵了,但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还是凶神恶煞地说:“小子你竟敢抢我们张哥的女——!”
      
      “快点,我赶时间。”少年将校服外套收进书包,轻飘飘地打断。
      
      “职业打.手”们遭到轻视,顿时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个个叫嚣着自己有多么多么厉害,就差没把当年掀小姑娘裙子的事情扒拉出来秀了。
      
      但宋呈只是有点烦,他不懂为什么这群人挑事都是同一个模板,先放狠话,再不停逼.逼,直接动手不好吗?
      
      他更烦的是,这条小巷子里青苔的湿嫩,生锈水管的腥气,以及对面这群傻.逼估计好几天没洗澡的酒臭与汗水味,他统统闻不到。
      
      明明该是一个充满硝烟的挑衅场景,在他的感知里,竟和楼下大.爷大妈跳广场舞没有任何区别。
      
      “喂,”宋呈不耐烦了,歪了歪头,说,“替我向你们妈妈问好。”
      
      脚尖用力,一个被遗弃的易拉罐直击领头混混的门面。
      
      啧,希望不要迟到才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