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雨林荒岛03 ...

  •   第二天,选手们休整完毕,岛上许多地方又开始混战。
      
      落败的选手纷纷化作白光消失在赛场,只能在外头通过直播间观看比赛进程。
      
      邵流捂着腰侧的伤口回到洞穴里,确认没有人找来后,终于倒在地上。
      
      邵流今天过得异常艰难。
      作为素有盛名的顶尖作战系学生,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成为所有参赛选手的眼中钉,所以比赛刚开始就故意踩进了选手围攻的陷阱,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受到重创,让别人都以为他很快会被淘汰。
      在他的计划里,只要自己这个最大的威胁消失,其他选手的合作联盟很快就会不攻自破。
      
      计划原本实行的非常顺利,然而今天却出现了意外。
      有些选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武器,长刀、三棱.刺、弩.箭,甚至还有无处不在的坑人陷阱!
      第一场比赛是没有分发武器的,这么一来,荒岛肉搏战直接进入了冷兵器交战时代,危险指数直线上升。
      连邵流也在缺少信息的情况下被坑了一把。
      
      给伤口帮上绷带,用力一扯,止住不断外流的虚拟血液。
      邵流恶狠狠地想,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害他落入如此境地,他一定要让那人尝到十倍的苦果!
      
      *
      
      当模拟战场实时通报存活选手仅剩49人时,娄清终于开始收拾装备,准备离开。
      
      淘汰选手过半,比赛也进入了更激烈的时刻。
      昨日荒岛上屡屡出现大规模战斗,今日却不再有大型争斗。
      系统模拟出的浓重血腥味被雨水冲刷干净后,所有的杀意都被掩埋在表面的平静下。
      
      星河对抗赛中,每打败1名选手可积1分。
      总分由击败分和排名分叠加而成,活到最后的选手排名第1,积20分,第2名积10分,第3名积5分,第4名积4分,第5名积3分,第6名积2分,而第7至第10则统一积1分,第10名以外不计算排名分。
      显而易见,排名分是顶尖选手的争夺战场,并且多少还靠一些运气,毕竟每场有90名玩家无法获得排名分。
      
      相比之下,获得击败分就要容易得多。
      比赛刚开始时,为了淘汰最大的竞争对手——冠军热门候选人邵流,选手们还可以进行短暂合作,然而到了比赛过半的此时,每一个人都要为争夺击败分拼命,临时合作自然瓦解,所有选手开始各自为战。
      
      现在还存活的选手,警惕心都要比昨日高上许多。
      
      显眼的林中木屋自然也成了活靶子,娄清带上些轻便的武器,隐匿着气息离开了这里。
      
      娄清的五感较常人灵敏很多,其中嗅觉尤为出色,空气中的血腥味再稀薄,在她面前也无所遁形。
      根据血腥气的指引,她向正在发生战斗的地方飞奔而去,显示在机械球上几乎只剩虚影。  
      
      更叫人惊奇的是,她不是从地面上走的。
      
      看着视频中在树干上跳跃穿梭的身影,熟练地拿藤蔓当赶路工具,7号直播间前的观众几乎都傻眼了。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娄清的身姿太美了吧!”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娄清是不是练过传说中的轻功?”
      “古武已经失传几千年了,楼上别做梦了。”
      
      “我就说星河对抗赛的海选不可能走后门嘛,看来娄清的天赋是点在身法上了啊!”
      “兄弟们醒醒!树上赶路虽然难,但训练有素的军校生也能做到,关键是这变异雨林里随便一片叶子都可能杀人,没有人敢这样接触雨林里的植物啊!”
      “的确……昨天就有个倒霉选手,人都没见着就被一朵花干掉了……”
      “我说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娄清都不怕这些植物带毒的吗?”
      
      娄清当然不怕植物带毒。
      在比赛开始前她就做足了功课,地图库里的一千多张地图,每张地图的特点和其中生物的各种习性,她全都了如指掌。
      
      但其他选手们不知道有人开了挂,哪怕再警惕,打斗中也不会分神去注意高空中的敌人。
      娄清本就擅长用弩,熟习远距离攻击,再凭借地形优势,每每在其他选手两败俱伤时下黑手,很快就拿到了4点击败分。
      
      赶到下一个地点时,那里的打斗刚刚结束,她远远看到被打败的人捂着腹部倒在地上,胜利者正持刀挥向他的咽喉。
      
      没有人可以在她眼皮子底下抢走任何一点积分!
      
      娄清立刻向胜利者射出弩.箭,甚至没有花时间瞄准!
      一瞬间,那人蓄了力的手变得瘫软,刀“砰”得一声掉在地上。
      没过几秒,他整个人倒了下去,然后身体很快化作一片白光,消失在赛场上。
      
      【恭喜7号选手获得1点积分,本场总计5点】
      
      娄清哼着小调从树上一跃而下,准备给倒地的伤员补上最后一刀。
      伤员没有察觉到近在眼前的危险,他努力抬起头:“多谢你救我,我会报答你的。”
      
      星河对抗赛里居然还有还有这么天真的人!
      娄清心下称奇,随口道:“不用谢,只要把你……”的命给我就行。
      
      “阿清妹妹!”
      尹·伤员·佐看清她的脸后,兴奋地喊:“居然是你救了我!你是担心我才出来的吗?”    
      正准备下黑手的娄清:“……”
      
      并不是,你只是我的积分韭菜之一而已,我正准备送你离开这血腥的战场……
      
      娄清一时沉默了,尹佐却没怎么在意。
      他问:“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让我把自己怎么样?”
      娄清勉强拉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我是想说,只要把你自己照顾好,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她的话明明白白在讥讽尹佐的实力,然而尹佐却好似没听出来,也不知道理解成了什么,他偷偷瞄了娄清几眼,耳根迅速红了起来。
      注意到他变化的娄清:“……”
      
      就在这一瞬间,娄清放弃了猜测他心思的想法,决定等利用完他就亲手送他离开比赛。
      
      是的,娄清可不会真的好心放他一马,只不过因为这人比较好骗,就存了些利用的心思。
      
      根据系统播报,实时存活37人,这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娄清并不想一个人勇闯天涯。
      她需要头脑简单、武力不错、听话好用的队友。
      尹佐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日头高起,枝叶上挂着的露珠都蒸发完了。
      雨林难得干燥了几分,有经验的猛兽都会在此时出来觅食。 
      
      娄清深知雨林此刻的危险,简单帮尹佐包扎了伤口后,就带着他寻觅栖息之所。
      
      尹佐跟着娄清走进一处洞穴后,好奇地问:“我们不回木屋吗?”
      “木屋被一个很凶的陌生人抢占了,他还想欺负我,还好我逃得快。”娄清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
      “可恶的选……冒险者!居然向你一个女孩子动手!这样不行,我带你去打他一顿!”
      “别去!”娄清连忙拉住他,“你现在受了伤,剧烈运动的话伤口会裂开,等你好一点再说吧?”
      尹佐感动地答应了。
      
      经过厮杀和跋涉,两人的身体都十分疲惫,合眼没多久就睡着了。
      
      晚饭吃的是娄清在附近寻来的野果,个头不大,但红彤彤的,很漂亮。
      
      尹佐捏着野果转了几圈,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右手换到左手,怎么看都觉得有毒,一直不敢下嘴。
      娄清麻溜地吃完一个果子,抬头问:“你还不饿吗?”
      肚子马上就要抗.议的尹佐:“……”
      眼看吃了果子的娄清身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尹佐犹豫许久,终于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
      
      好吃!
      明明果肉并不丰满,汁水却十分丰富,一口咬下去几乎要爆出来似的挤了尹佐满嘴。
      他三两口一个,很快就把野果全部吃完了。
      
      娄清:“……”所以刚才不吃是先让我一轮吗?
      
      野果虽然采来不少,两人一分却也没多少。
      娄清看上去娇小,到底也是个成年人,尹佐更不必说,虽然体型在这一溜参赛选手里称得上修长瘦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军校生,肌肉结实流畅,比普通人强壮多了。
      这意味着野果并不能填满他们的肚子。
      
      太阳落山前,尹佐提出要去打猎。
      娄清阻止道:“岛上危机四伏,你是我们中的唯一战力,应该把养伤放在第一位,况且你身上的血腥味会吸引猛兽。”
      尹佐不怕引来猛兽,但他怕引来其他的参赛者。
      他犹豫地说:“可是我们填不饱肚子,战力一样会下降,这会成为恶性循环。”
      “别担心,我有办法。”
      
      一小时后,娄清带回了两只野兔。
      趁着天还没黑,赶紧生火把兔子烤了,娄清甚至还往上头撒了点调料。
      
      表皮泛起金黄的焦色时,辛香味也随风弥散到尹佐身边,勾得他口水都差点流下来。
      
      尹佐边吃边问:“野兔狡猾得不行,比其他动物难猎得多,你是怎么猎到的?”
      “用不着猎,林子里有很多我父亲安置好的陷阱,我只要去那些地方看一圈,把捕到的猎物带回来就行。”
      尹佐想起了不知道被自己丢到哪里的,娄清送给他的陷阱,一时心虚地沉默下来。
      
      晚上两人轮着守夜。
      
      尹佐下午休息过,精神气足,上半夜便交给他来守。
      
      附近有人时,娄清其实很难入睡。
      她靠着石壁很久,才勉强进入浅眠状态,只要一有动静就会立刻惊醒。
      这是她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留下的习惯。
      
      到后半夜,娄清出来找尹佐换班。
      
      然而尹佐没站起来。
      守夜时四下里一片静默,非常适合思考。他想了很久,终于慢慢察觉到自己心目中的“娄清妹妹”有些不对劲。
      那个一照面就被他压倒、说话温温柔柔,自己一走就被其他选手欺负的小可怜,和现在这个救他于危难、能踩果能捕猎、凡事比他先做决定的女生隐隐区分开,简直像是两个人。
      
      “这片雨林里的植物大多有毒,对你来说太过危险,明天开始还是我出去捕猎吧。”疑心丛生的尹佐开口试探。
      娄清好似毫无所觉,自然应道:“阿佐哥哥别担心,我跟着父亲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这儿的每一朵花、每一根草我都认识,伤不了我的。”
      “那可太好了,”尹佐说,“你能教我些雨林植物的知识吗?”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娄清答应的非常爽快,尹佐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应该是他多想了。
      娄清一个姑娘家能骗他什么呢?总不可能她也是参赛选手之一吧?
      尹佐差点被自己奇思妙想逗笑了。
      
      “那就麻烦你了。”尹佐笑着说。
      “小事一桩,不过阿佐哥哥想要从哪类植物学起呢?我也好简单整理一下。”
      “就从……大型植物开始?” 
      
      娄清沉默了。
      好一会儿后,她才说:“不算藻类和苔藓类,这片雨林里一共有4837种植物,其中植株超过2米的大型植物有1729种……不如我们从剧毒的种子植物开始讲吧?这就只有493种了!”
      
      这回轮到尹佐沉默了。
      “我刚才想了想,我们就两个人,这些知识你懂就可以了,如果遇到需要注意的地方提醒我一下就好。”他勉强挤着难看的微笑道。
      “好的,阿佐哥哥。”
      
      后半夜是娄清守夜。
      万物俱静,连尹佐平稳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夜幕中爬满忽明忽暗的星星,相接成璀璨的星河。
      娄清靠在岩壁上静静地抬头看。
      
      她穿来的垃圾星废弃已久,外头永远套着一层防护罩,用来屏蔽对人体有害的宇宙射线。
      那里没有白天,只有夜晚,天空是一片永恒的漆黑,像是无尽的深渊。
      
      娄清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耀眼的星空了。
      就和重生前在地球上看到的一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