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二天刚好是周末,路斯顿美院的学生周末既可以选择留校,也能选择自行回家。
      
      而主角受一行人昨天就已经回去了,所以这代表一直到周一玉簟舟才能正式跟他们碰面。
      
      从床上起来,简单洗了个脸,用清水把长过眼睛的刘海拨在脑后,他勉强找了件干净的白衬衫套上。
      
      没办法,他翻了整个衣柜,这是里面唯一勉强符合他审美的衣服了。作为一个画家,他对色彩,比例,搭配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
      
      任何东西出现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一个要求就是赏心悦目,既如此对自己的搭理也肯定得上点心。
      
      像这样“不修边幅”,他还只有闭关画画的时候才会出现。
      
      虽然这么说,但一身简单的搭配配上那张完美无瑕的脸。
      
      落到别人的眼里就好似一副如梦似幻的油画,少年身披霞光,好似从油画踏入了现实。美好的不似真人。
      
      以至于向校外走出去的过程中,每一个路过他的行人都无比惊异。不住的跟身边人讨论着“这帅哥是谁啊?看样子应该是学生,我们学校还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学生吗?怎么可能!有长成这样的上个月路斯顿校草评选苏凌白还能当第一?!”
      
      这样的找你讨论声不断响起,却在玉簟舟抬眼看过去的瞬间停止,好似担心惊扰了这如梦似幻的少年。
      
      他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这些人知道这个壳子是他们针对排挤的玉簟舟时,又是什么表情。
      
      他不会去怨念憎恨这些人,他们只是经不起挑拨,热血而又自以为是的蠢货而已。
      
      但这些人能被苏凌白挑拨摆弄来针对原身,自然也能变成他手中能反过来对付苏凌白的好剑。
      
      冲看过来的两人笑了笑,引起一阵倒吸声和脸红,他却像没事人一样不紧不慢的往校外走去。
      
      路斯顿美院作为贵族中学,周围各种高档场所数不胜数,不远处的拐角就有一所装修简单却不失高雅的理发店。
      
      玉簟舟一走进去立刻就被热情的店员围了上来,不仅因为他出色的样貌,更因为他天生的那种优雅贵气。
      
      围上来的店员脸上挂着热情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礼貌的询问着他的意愿。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帮我重新剪个发型。”玉簟舟冲店员小姐温和的微笑了下,说明了想法。
      
      “好的,您这边请,我马上请老师来为您设计。”女店员微笑着将玉簟舟请到了一间房间。
      
      这里的设计因为服务的都是各路有钱的贵公子,千金小姐。所以为了保证客人的舒适性和隐私需要,每一个客人的服务都在各个单独的房间内进行。
      
      剪完头发玉簟舟又去旁边的购物中心买了几套衣服,让他们帮忙送回了学校,自己也顺便换上了一件。如果说刚才的玉簟舟看起来是个穿着低调,性格温和的小少爷。
      
      现在的衣服一换,完完全全就是个什么豪门家族培养出的继承人,绅士优雅的贵公子。
      
      玉簟舟满意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却不知道拉菲在意识海中忍不住的开启录像功能,这样的宿主大大也太好看了吧!!!
      
      完全被宿主颜值迷住的小系统,一遍偷偷录着像一边忍不住的感慨。宿主大大不仅美貌无敌,而且对待任务的分析计划有条不紊,它这个系统除了在一旁拍拍美照,也就只能给宿主大大当个陪聊了。
      
      玉簟舟却不知道他这个小系统的心理活动,去周围找了家餐厅用完晚饭,他才慢悠悠的回学校。他可不需要像原身一样每天躲去美术室练习和发泄。
      
      所以直接回到了宿舍,今天周末,院中大多数学生都回家了,所以他回来的一路上也没遇见什么人。
      
      回到宿舍,他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翻了本书来看,不到十一点就放下书准备安稳的睡去。
      
      第二天周日,玉簟舟一整天没出房门,窝在房间里画了幅画试试手。
      
      原身前面因为被针对的原因,几乎没怎么在众人面前透露过真实的绘画水平
      
      这也造成苏凌白在挑拨众人的时候,其他人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他真的画的不怎么样,只是凭不入流的手段进的学院而已。
      
      虽然这也算原身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行为,但玉簟舟并不赞同,在跟小系统一起分析时他也说明了这个问题。“原身本身的绘画天赋确实还不错,反抗和保护的意识也还是有,但做的过于懦弱。
      
      当然这和自身性格有些关系,但如果他稍微强硬勇敢一点,利用每一次机会在众人面前证明自己,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可惜,他唯一有勇气的时候只有苏凌白设计害死他父母的时候,但那时候已经太迟了。
      
      他一个有着抄袭名声,没亲没故没名气的画家怎么会斗得过苏凌白。”“嗯嗯,玉玉说的对,所以之后我们要直接在绘画课上表现出来吗?”拉菲在一边不住的点着头附和着玉簟舟。
      
      “不用,那些老师和同学其实并不能带来太大的影响,最重要的是要搞定苏凌白身边那些有权有势指哪打哪的‘狗’,具体的我实施计划的时候再告诉你。现在先等着他们回校再说。”玉簟舟补充解释了一下。
      
      但原身的这种处事却方便了玉簟舟,不用再学原身的绘画风格,毕竟要模仿原身个人风格的话,他的任务可能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但是谁让这个世界上只有苏凌白一个人知道原身的个人风格,而且他也绝对不敢张口提这件事。
      
      “诶,玉玉已经有计划了吗?”拉菲在一旁傻乎乎的提问,明明这两天宿主都只是看了看书画了下画,什么时候已经有“作战”计划了?
      
      “当然是刚来接受完故事情节后啊,不是说苏凌白是天道亲儿子吗,那我这种天道黄泉路上引路人的炮灰不计划完全一点,怎么跟他对线呢。”
      
      看着系统这个傻乎乎的样子,玉簟舟突然有点怀疑跟这个傻系统签订契约到底是不是件正确的事。
      
      算了,一切任务有他就好,这个傻系统在旁边当个吉祥物就行了。在意识中摸了一把系统的头,感慨着着这舒适手感的玉簟舟想到。
      
      “好吧,玉玉,那我就在一边给你加油打call好了。你要再摸摸我吗,前辈说这样的形态有助于宿主缓解心理压力。”被宿主的牛逼完全征服的小系统,又飞过来蹭了蹭玉簟舟。
      
      “好啊。”玉簟舟开口,这种手感真是没法拒绝,又是动手对拉菲一顿揉捏。
      
      撸完拉菲,玉簟舟从意识中退了出来,又看了看眼前的画。嗯,不错,他的水平没有降低。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转眼就到了周一。今天就是跟主角受一行人见面的日子了。
      
      玉簟舟从床上做起来,说实话他真的很烦这种有时间限制的上学时间,不,他烦任何打扰他睡眠的事。
      
      因为没睡好,玉簟舟有些烦躁的洗了个脸,又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路斯顿美院的校服穿上。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系领带的手指上,印的本就青葱如玉的手指更加洁白修长。吃完早饭,又撸了撸拉菲,他被闹钟吵醒的心情终于好转了一点。
      
      说真的,强制要求一个人早上必须在什么时间点从床上爬起来,这种规定简直该人道毁灭。
      
      连自己的睡眠时间都不能掌控,难道还指望掌控自己的人生?玉簟舟理了理头发,拉开房门,室友已经离开了。
      
      今天是周一,学校照例要举行大会,这是路斯顿美院的传统。现在已经八点四十了,大多数学生已经去了礼堂。
      
      玉簟舟不疾不徐的向礼堂走去,意料之内的,这个新造型一路上攒足了目光。
      
      而当玉簟舟踏进礼堂的那一刻时,这种惊叹和讨论达到了最高潮。每个人都在不停跟身边人谈论这是谁?是新来的转校生吗?怎么没见过?
      
      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句——这长得也太犯规了吧!这些人不知道这是谁,但坐在前排的苏凌白却不可能不知道。毕竟前世的玉簟舟才华横溢,人生顺遂。
      
      每次出现都是这副人身赢家的样子,优雅,骄傲,自信。而不是那副被自己磨平棱角,阴暗低沉的样子。
      
      明明,明明这人在自己的设计下已经连画笔都不敢拿起了,整天低着个头。刘海遮过眼睛,没有任何存在感,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像个幽灵似的根本不想和他接触。
      
      可现在,他为什么又突然变了个样子,难道,难道他也!不可能!他不能自乱阵脚,先试探一下玉簟舟再说。
      
      玉簟舟一路走过去,看着主角受那不断变幻着的脸色,知道他已经脑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不过没关系,他要做的就是不断在苏凌白最紧绷的神经上摩擦,然后,让他彻底崩溃。
      
      慢慢来不着急,毕竟他给原主送了这么多“礼物”,不一个个还上,怎么好意思哪。
      
      玉簟舟嘴角带着笑意看向苏凌白,眼神带着玩味和讽刺。一直到苏凌白都以为他要走到自己面前时,他却向左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苏凌白松了口气,但周围人的反应却更大了。
      
      无他,这个帅的不像真人的帅哥居然是玉簟舟那个阴沉鬼。这反差大的就像你楼下卖猪肉一脸凶神恶煞的大妈,有天突然变成了身材火辣,容颜倾城的绝世美女。
      
      这谁缓的过来,至少周围的学生甚至是老师都被惊的倒吸了口凉气。
      
      就连苏凌白身边的三哥和他的两个追求者男配都有些惊讶。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随即便皱眉看向玉簟舟的方向。
      
      不知道这个玉簟舟这次又想做什么,脸长得再好看又如何,没有真材实料空有外貌的花瓶罢了。甚至次次跟小白作对,简直心机重又恶毒。
      
      不像小白,善良可爱又有天赋,这个人连他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玉簟舟要是知道他想的这些,一定会告诉他全国最好的眼科医院是中山眼科,建议他有空去好好检查一下。
      
      还是一群老师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招呼全场安静。每周一次的工作总结大会才得以正常进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