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睡眠是人类之敌 ...

  •   03 睡眠是人类之敌
      
      无论是谁,在面对被强吻的时候都不可能平静下来。
      
      夏油杰的耳朵和脸烧得通红,他瞪着眼前的由贵,试图用眼神让她明白刚才那个举动有多么的失礼。
      
      他根本没想过自己的初吻,竟然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下,和这个脑子明显不正常的女人之间完成的!
      
      哪里会有人和刚见面的陌生人接吻的!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哪怕她是个超级美少女,也不行!
      
      然而由贵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压根没管他控诉的眼神:“好啦,现在是白天,你就试试能不能从这里离开吧!”
      
      她说完之后转过来后知后觉地看向夏油杰,他还站在原地瞪着她,完全没有挪步的意思。
      
      “亲爱的,你怎么啦?”由贵凑过来,神色担忧。“有哪里不舒服吗?”
      
      夏油杰已经在极短的时间里学会过滤她话语里的甜蜜代称了,但他满腔的怒火在看到她那双写满了迷茫的绿眼睛时,竟然奇异地消失了。
      
      “算了,我不能和疯子计较。”他努力劝说自己,“就当是被狗舔了一口,对,就是这样。”
      
      勉强做完了心理建设的夏油杰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由贵:“那你能带我去这个亚楠镇的入口吗,我要试试看到底能不能离开。”
      
      “你还真是不死心呢。”由贵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要提醒你一点,这里的人都很排斥外乡人。不要随意和他们搭话比较好。”
      
      夏油杰点了点头,他又不是真的不懂这些事。不管是在接收了记忆之后还是之前,他对于人性恶这方面还是深有体会的。
      
      太阳出来之后的亚楠镇呈现给夏油杰的是浓郁而粘稠的哥特感,他像是走入了一副陈旧腐朽的油画之中。他一边跟着由贵走,一边仔细观察这些打开门出来的亚楠居民。
      
      正如同由贵所说的那样,这些居民看向他和由贵的眼神,都是带着针刺般尖锐的恶意和畏惧。那种恶意和他从记忆里接收的非术师的恶意有所不同,非术师们的恶意和他们比起来,甚至显得稚嫩而可笑。
      
      夏油杰忍不住问由贵:“他们为什么,这么厌恶外乡人?”
      
      “谁知道。”由贵漫不经心地踏过地面上的水坑,她的动作有着不可思议的轻盈。“可能是当地传统吧。”
      
      这个场景逐渐和他所认知的世界重合了起来,非术师看不到诅咒,愚昧带来的无知自然会排斥咒术师。而这些保护他们的咒术师甚至会遭受非人的待遇,明明他们才是保护者……
      
      于是夏油杰忍不住问由贵:“你猎杀那些兽化的居民,保护这些正常人。他们对你不但没有感激,你都不会生气的吗?”
      
      由贵奇怪地看向他:“为什么要生气?”
      
      “生气才是很正常的事吧。”夏油杰皱眉,“难道你就不会觉得自己保护这些无知又愚蠢的弱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吗?”
      
      由贵停下脚步,歪了歪头:“你是叫……”
      
      “夏油杰。”
      
      “听好了,Darling。”由贵竖起一根手指,“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和无私,亚楠的居民变成什么样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作为猎人,我只关心两件事。”
      
      “第一是猎杀,第二是获得更多优质的血。我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了不起的理念,但请不要把我当做你的同类比较好哦。”
      
      听到她这番话之后夏油杰周身笼上了一层寒意,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由贵的背影,抿紧嘴唇不再说话。
      
      两个人穿过了大街小巷,总算是来到了亚楠镇的入口处。站在入口处向外看去,夏油杰所看到的是一片浑浊的雾气。谁也不知道雾里有什么,也不知道大雾遮盖的道路尽头会是什么地方。
      
      就在夏油杰想要尝试往前走的时候,由贵打了个哈欠:“呼哈——”
      
      他转过去看,由贵用手揉着眼睛,满脸困意:“我想睡觉了,好困……”
      
      “……等下,不准睡。”夏油杰回想起她之前的话,“现在最多也只是中午,你忍一忍。”
      
      由贵的困倦传染给了他,看着她打哈欠夏油杰也开始犯困。他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用疼痛逼退了一点儿疲倦,强硬地伸手拉着由贵就朝着浓雾里走去。
      
      “好烦啊你。”由贵被拽着朝前走,满脸不高兴。“都说了我很困,我不想往前走了。”
      
      夏油杰头也不回,冷冷地回应她:“闭嘴。”
      
      由贵开始闹脾气了,她觉得这个捡来的宠物一点也不听话。虽然有理性,但理性太过头了就变得有些烦人了。她开始思考要不要现在趁着他还没回头,直接给他来个内脏暴击。
      
      ——反正又不会死。
      
      她阴恻恻地想着。
      
      “别打坏主意。”夏油杰察觉到了她周身的气氛变得险恶了起来,身上的咒灵立刻出现保护着他。“你以为这种状态下你偷袭能成功吗?”
      
      由贵表情变得兴奋了起来:“要打架吗!”
      
      夏油杰没理会她,闷着头朝前不断地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迈开的步伐也越发缓慢了起来。被他拽着的由贵意识都迷糊了,头都开始往下耷拉着,眼看着马上就进入梦乡了。
      
      “不……准睡……”夏油杰话还没说完,醉酒般的眩晕已经彻底侵袭了他。像是有无数双手伸出来,将他的意识强硬地按入水中,让他陷入睡眠的怀抱。
      
      ……
      
      “我就说出不去吧。”由贵坐在诊疗床上,看着满脸写着暴躁的夏油杰。“不知道你在倔强什么。”
      
      夏油杰沉思了一下,觉得从浓雾里出去是可行的。只要不犯困的话,他们就能离开这这个鬼地方。
      
      “如果不是你犯困的话,我们绝对可以走出去。”夏油杰看向由贵,极为不满。“太阳刚升起来就打瞌睡,你又不是夜行生物。”
      
      由贵闻言瞪大双眼:“哇,你这是在指责我吗?拜托你搞清楚点,这里是我的梦境,你这个被我豢养的小宠物还敢对着我呲牙。”
      
      说着由贵刷的一下抽出一把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日本刀,咣当一下危险地刺入夏油杰脸侧的诊疗床。然后危险地逼近他,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到最近。
      
      鼻尖对着鼻尖。
      
      “再这么对我这么说话,当心我用你的肠子把你挂外面树上。”
      
      眼看着夏油杰就要动手反击了,她又把刀收回了刀鞘里,一脸若无其事地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姑且再试一次好了。”
      
      “你有毛病吗!”夏油杰忍不住小声嘀咕,“反复无常的疯女人。”
      
      于是由贵就带着夏油杰从头开始,再度经历一次完整的、永远不会终结的猎杀之夜。彻彻底底让夏油杰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噩梦。
      
      ……
      
      “你又不是怀孕了,怎么老是吐个没完啊。”由贵抱着手臂,脚跟不断地敲打着地面。一脸烦躁,“再墨迹下去,等天亮了我又会开始犯困了。”
      
      血色的月亮高悬在天空中,高楼之上还有无数个怪异恐怖的复手生物,不,是某种存在的眷属在凝视着他们两个。耳畔萦绕着不知道哪里传来唱诗班的空灵歌声,诡异到令人恨不得将耳膜撕裂。
      
      而刚才和由贵战斗的那个东西,更是他此生见过最恶心的玩意儿。那是无数人的遗体堆积起来的怪物,是疯狂又亵渎的造物。
      
      哪怕是最令人作呕的咒灵都没有那个一半恶心。
      
      夏油杰抬手擦了擦嘴,神色复杂地看向一脸不耐烦的由贵,心里无数个念头转来转去,最终也只是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在这里……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夜晚了?”
      
      ——在这个只要陷入睡眠就会再度开启的噩梦之夜。
      ——面对这些比诅咒更加扭曲可怖的存在,在寂静无人的深夜里独自一人前进至今。
      
      由贵歪了歪头:“我不记得了。”
      
      “是吗?”夏油杰双手撑着膝盖站起来,他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觉得异常压抑。“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你都是一个人和这些东西战斗吗?”
      
      “是啊。”
      
      夏油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下意识地走向由贵,在她有些诧异的眼神里轻轻地抱住了她。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确实这么做了。
      
      由贵的眼神迷茫了起来,她迟疑着伸出手回抱住了夏油杰,然后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额头。
      
      “没事的,没事的。”她的手抚摸着夏油杰的后背和长发,“一切都会好的。”
      
      她的声音清缓又柔软,一点也没有之前令人不快的甜腻。
      
      夏油杰不知道她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安慰他。但此时此刻他什么也不想去思考了,只想要紧紧地抱着由贵,让自己差点被击溃的理智逐渐恢复过来。
      
      由贵任由夏油杰抱了好一会儿,然后在她开始不耐烦之前他松开了手。
      
      “抱歉。”夏油杰的脸微微地红了起来,虽然他并没有其他暧昧的想法。但抱着一个美少女恢复理智这种事,总是有些不礼貌。“我……”
      
      “我理解,我又会不笑话你。”由贵非常理解地点点头,然后她拿出一个细长的小瓶子递给他,“喝了这个镇定剂就会好点了。”
      
      夏油杰接过来直接倒入嘴里:“这是什么做的,有股奇怪的味道。”
      
      “哦,是浓厚的人.血。”
      
      于是由贵无奈地看着夏油杰又开始吐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掉san值之前的杰哥:她是个屑女人
    掉san值之后的杰哥:她好惨,我应该对她好一点……
    狗勾:没事啦,来贴贴吧!
    另外,咒回里的诅咒在我看来是真的有点可爱了(
    感谢在2021-01-15 19:49:46~2021-01-17 19:0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比特没有心、单夏.o生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