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伦敦大桥垮下来 ...

  •   01 伦敦大桥垮下来
      
      “伦敦大桥垮下来~垮下来~垮下来~”
      
      “伦敦大桥垮下来~”
      
      这刺耳又跑调的歌声,在无人的街道上响了起来。和这个诡异的歌谣一并响起的,是利刃切入皮.肉的闷响以及野兽垂死的痛苦哀嚎。
      
      而被倒吊起来的夏油杰此刻看到的只有积满了污水和血渍的地面,他使劲挣扎了很久,但始终无法挣脱捆住他的绳子。
      
      他倒是想要再用操灵咒术召唤一下咒灵来逃脱,可是这个办法之前已经试过了,并没有任何效果。
      
      因为那个正在唱歌的疯子,已经干掉了他召唤出来的好几只咒灵。她还用带有毒素的飞刀刺中了他,此刻毒素正在夏油杰的体内蔓延开来。
      
      而伴随着每一句“falling down”响起,就有一个沉闷的东西咚地一下倒地。随后一双沾满了血迹和污泥的靴子停在了他的面前,用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粗暴地抓住夏油杰的头发将他的脸掰起来。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dear lady~?”这个带着黑色面罩的疯子打量着夏油杰的脸,“嗯……原来你不是女人啊。不是女人你干嘛留长发,好恶心哦~”
      
      夏油杰勉强扯出一个微笑,然后冲着她的脸就吐了带血的口水。
      
      “你这个……疯子。”
      
      面罩女疯子对着他肚子就是一拳,这一拳差点让夏油杰再度呕血。急性中毒加上之前和她战斗时受的伤,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唔,要用哪一个好呢?”面罩女疯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看起来就脏兮兮的斧子,然后冲着夏油杰语调甜腻地说。“你等一下哦,不会痛的。”
      
      “就用这个,把你的头砍下来吧~”
      
      眼见着她马上就要挥动斧子砍自己了,眼前已经开始蔓延起一阵一阵黑雾的夏油杰只能痛苦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剧痛的到来。
      
      但斧子挥动到一半被暂停了,夏油杰睁开眼睛看到面罩女疯子愣在了原地,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她丢开斧子再度扯起夏油杰的头,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了,再说一遍!……太棒了,你居然有清醒的意识,竟然还会骂人!快,多骂几句!”
      
      “去你.妈.的。”
      
      本以为她会暴怒,结果没想到面罩女疯子却狂笑了起来,声音响彻无人的夜空。然后她声音兴奋地都颤抖了起来,然后解开了绳索让夏油杰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太好了,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人有清醒的意识啊!”
      
      “赞美月亮!赞美月亮!”
      
      接着在夏油杰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一把抓住夏油杰的胳膊语调急切地说:“再说一遍,把你能说的话再说一遍!”
      
      她像犬科动物一样的圆眼睛里满是狂热而欣喜的光,夏油杰从这双祖母绿的眼眸中看不到丝毫理性的光彩。
      
      夏油杰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冷,他不会反转术式,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会死在这个女疯子的手里。
      
      于是他挤出最后一丝力气:“我快死了,你没看到吗?你这个臭傻.逼!”
      
      说完之后夏油杰眼前的黑雾就逐渐遮盖了视线,然后他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声音便是她慌慌张张的叫喊,以及他此时铭刻在DNA里的第一条记忆。
      
      ——如果我还能活着醒来,我一定要把这个混账的头扭下来当球踢。
      
      ……
      
      “虽然很弱小……”由贵将手里的武器收起来。“不过他不但会说话还会骂人,好棒,我要养他!”
      
      她蹲下来将昏迷过去的夏油杰扛在肩膀上,沿着弥漫着烟雾的街道往前走去。街道上寂静无声,很快她沿着像是迷宫通路的街道来到一座敞开着铁门的诊所面前。她走过一排一排的诊疗床,沿着楼梯和走廊来到了诊所的最深处。
      
      将昏迷的夏油杰放在诊疗床上之后,由贵借着不甚明亮的灯光打量着他的脸。
      
      这个昏迷的人看起来还是个少年,白皙的脸上有一些冷汗。由贵伸出手拂开他的一缕刘海,从他的额头仔细地抚摸到他的嘴唇。她黑色皮手套上的血有一些蹭到了他的脸上,在指尖划过的时候留下了一些黯淡的痕迹。
      
      “真好看啊……”她近乎着迷地凝视着他的脸,“果然没杀掉他是对的。”
      
      这个突然伴随着噩兆的钟声出现的少年看起来也是个外乡人,而且似乎没有什么战斗经验。虽然在由贵对他进行攻击的时候他召唤出了奇怪的眷属,但她还是轻而易举地解决掉了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在忘情地抚摸了一会儿夏油杰的脸之后,由贵才猛然惊醒她得治疗他。不然等到毒素和失血累积到一定程度,这个好不容易被她捡到的少年就会彻底死掉。
      
      于是由贵从诊疗室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粗大的针管,眼睛也不眨一下地刺入了自己的大腿。然后她将针管里溢满的鲜血融入一个采血瓶里,挽起夏油杰的袖子将血液直接导入他的体内。
      
      “这样做应该能活下来吧,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动手给人血疗……”由贵撑着下巴看着缓缓输入的血自言自语,“当初那个老头怎么和我说的来着……嗯,时间太长有点不太记得了……”
      
      “啊!对了,他说……‘不要担心,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
      
      意识尚未清醒的夏油杰此刻确实是在经历一场“噩梦”,因为他的脑子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些本不应该存在的记忆。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是“夏油杰”在未来将会经历的事,用更通俗易懂的话来说是游戏失败后的二周目。
      
      而这份记忆的最后景象,也确实给他展示了“上一个周目”的夏油杰所迎来的盛大Bad End:【被自己的挚友亲手杀掉,尸体也被夺走,成为了某个诅咒师的傀儡。】
      
      这噩梦记忆太过于真实,真实到夏油杰想要否认都觉得不可能。但与此同时他又产生了新的疑问,为什么他会获得未来的记忆?
      
      夏油杰的意识和思考在一片浓稠中上下起伏,最后一阵源于腹部的强烈剧痛让他不由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你醒了。”夏油杰刚睁开眼睛就直接看到了一双圆溜溜的绿眼睛,像某种冷血生物一样冷硬又无机质。“来,张嘴。”
      
      他的嘴被一只手捏开,然后一颗白色的药片被丢入他的嘴中。夏油杰四肢发软来不及抵抗,那枚散发着苦味的药片就被强行吞入腹中。
      
      “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夏油杰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先是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被人偷袭暗算,受了重伤又被下毒,还差点被砍头。即便是他还没和女性动过粗,此时此刻他已经按捺不住想要暴打眼前这个女疯子了。
      
      由贵似乎没意识到夏油杰此刻已经对她起了杀心,她翘着腿坐在另一张诊疗床上悠闲自在。
      
      “解毒剂啊,你之前被我用毒飞刀刺中了,不解毒的话你就会死的。”她顺手摘下自己的帽子和面罩,“你生命力还挺顽强,我好高兴哦~”
      
      夏油杰连冷笑都扯不出了:“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手下留情?”
      
      “不客气~”她倒是照单全收,“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里来的?”
      
      夏油杰看向由贵,之前的状况乱七八糟的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疯女人的长相,现在他倒是可以仔细观察一下她,方便以后找准时机报复回来。
      
      但出乎夏油杰预料的是,这个女疯子竟然出乎意料的好看。如果不是呈现出这种压倒性的疯癫特质,换一个相遇的场合她绝对是很多男生愿意搭讪的那种超级美少女。
      
      ——只可惜她是个疯子。
      
      “在询问别人名字之前,你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夏油杰敏锐地察觉到她此刻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杀意了,于是警惕又小心地开口。“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礼貌吗?”
      
      他的反问语气挺不客气,虽然他确实可以问的比较温和一点。但夏油杰出于某种很难讲的心态,就是不想和她好好说话。
      
      “诶,是这样吗?”由贵听到这么不客气的话,一点儿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她还认真思考了一下,“是啊,好像确实是这样呢。抱歉哦,因为已经很久~很久没人问过我的名字了,所以我都忘记了这件事~”
      
      ——她脑子真的没问题吗?
      
      然后夏油杰就看着她从诊疗床上跳下来,右手放在胸前,左手臂打开伸直做出了一个奇妙且优雅的礼仪动作。在看到这个姿势的一瞬间,他甚至有种“自己是君主而她是骑士”的古怪错觉。
      
      “我的名字是由贵(yuki),一个遗忘了自己过去的外乡猎人。”她冲着夏油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my honey,我能够获得你的允许,询问你的名字吗?”
      
      再次确认她疯的不轻的夏油杰忽略掉了那个突如其来的“honey”,谨慎地开了口:“我叫夏油杰,是个……咒术师。”
      
      ——她的名字叫做yuki……是雪的意思吗?
      
      “嗯嗯,你是咒术师啊。”由贵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职业,“那么我亲爱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属于我的了。虽然你很弱小,但是我会保护你,所以你以后就不用怕了。”
      
      “如果有什么会伤害你的东西,我会全部~把他们都消灭掉的哦!”
      
      夏油杰听完之后想了想,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你说会消灭掉所有伤害我的东西是吗?”
      
      “是的呀~”
      
      “那我建议你现在立刻把你的肠子掏出来把自己勒死,然后再放火点燃尸体可以吗。”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是可爱狗勾!她把歌词改掉了hhhh
    又疯又黏人的可爱狗勾,快把她捡回去吧杰哥www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