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存档05 ...

  •   源未来真是满脑袋问号。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怎么就死了呢?两面宿傩不是都答应了吗,除非他这人不守约定。
      
      ……等等他好像没说答应?
      
      可恶,被坑了。
      
      但她可是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没有她攻略不了的游戏角色!既然不能从她身上找办法,那就从对方身上找办法。
      
      源未来觉得,游戏里没有绝对的死局,肯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设定或者信息。
      
      [游戏开始]
      
      六周目。
      
      侍女扑进来:“未来大人!”
      
      “停!”源未来抬手制止了侍女接下来的台词,“把你知道的,有关诅咒的事都给我讲一遍。”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从对方身上找办法,她要先了解这个游戏的设定才行。
      
      侍女似乎听到了陌生的词汇,脸上带着茫然:“诅咒?”
      
      “嗯?”源未来看她表情不似作伪,也有点茫然了,“两面宿傩不是诅咒之王吗?”
      
      她记得很清楚,游戏说明是这样的:
      [这是个妖怪、诅咒与鬼共存的奇妙时代,少女哟,你将会在此展开什么样的恋爱故事呢?]
      
      关于两面宿傩的说明是:
      [诅咒之王,拥有强大的力量]
      
      游戏说明可能有隐瞒,但绝不会出错。
      
      侍女道:“未来大人,两面宿傩不是妖怪吗?”
      
      源未来瞬间明白,这是“游戏内角色信息量不对等”的情况。比如她在《dokidoki~心跳猎人~》时,不是所有的NPC都知道“念”的存在,只有特定的几个NPC才能为她讲解这种能力。
      
      很显然,面前的侍女是普通角色,无法为她讲解诅咒,更别说妖怪、诅咒与鬼的区别。
      
      源未来换了个问题:“那你知道咒术师吗?”
      
      “咒术师?”侍女摇摇头,恭敬道,“请未来大人恕罪……我只知道阴阳师。”
      
      源未来又问:“朝臣大人是谁?”
      
      “未来大人,您怎么了?”侍女满脸惊恐地看着她,“太政大臣源氏朝臣太郎淳光是您的父亲啊!”
      
      源未来听懵了:“什么?你叫他什么?”
      
      “太政大臣源氏朝臣太郎淳光。”
      
      这名字可真够长的。源未来作为历史差生,在心里反应了好半天。
      
      首先太政大臣是官名。
      
      然后源氏朝臣是氏族和姓氏。
      
      太郎应该是通称,淳光是名讳……等等,她爹没有苗字?
      
      源未来问:“没有苗字吗?”
      
      侍女怪异地看着她:“未来大人,您是本家,当然没有苗字啊。”
      
      源未来:“哦,这样。”
      
      呜呜,源氏朝臣还没有苗字,贵族中的贵族啊!如果当初她选择攻略麻仓叶王或者鬼舞辻无惨,就可以边享受贵族的奢侈生活边谈恋爱了。
      
      所以她为什么鬼迷心窍选了两面宿傩?
      
      既不符合她“黑发或白发美人”的审美观,真实形态又是两双眼睛四只手,还是个喜怒无常的混蛋。
      
      想来想去,只能怪他游戏初始形象的纹身太性感了,刚好戳中她的喜好。
      
      源未来内心郁闷。
      
      但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绝不认输!
      
      不就是两面宿傩。
      
      她一定会让那个家伙抱着她喊心肝宝贝!
      
      留给源未来的时间不多,她赶紧对侍女吩咐道:“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我要看。”
      
      “未来大人,朝臣大人已经带着……”
      
      啊啊又来!游戏对话就不能跳过吗!
      
      耳朵都要磨出茧子的对话完毕,侍女跑去书房拿来了家中所有关于“妖怪”的书籍,放在源未来的面前。
      
      书不算很多,但时间太短。
      
      即使源未来已经拿出宅在家看小说补漫画的速度看书,在两面宿傩到来前,她也没看到关键信息。
      
      她倒也没直接寻死,而是不停地尝试各种方法。
      
      [攻略目标已出现]
      
      首先抱两面宿傩大腿求不杀!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吃求饶这招。
      
      七周目。
      
      “未来大人!”还是那个侍女。
      
      源未来急忙道:“停!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
      
      “朝臣大人已经带着——”
      
      “带着阴阳师在路上了,很快就能赶回来,对吧?”源未来抢道。
      
      侍女愣了:“是的,请先跟我……”
      
      “不走,留在这,没放弃,就要留在这。”源未来提前把接下来的选项全说了一遍,催促道,“好了快点拿书过来,我要看。”
      
      侍女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
      
      “啊……是!”
      
      这周目,源未来有所收获,她在一本名为《百鬼杂谈》的书上看到了有关诅咒的说明。
      
      [诅咒诞生于人类的负面情绪,是人类之罪]
      
      源未来表示这种理论就是狗屁。
      
      人有生老病死,自然也会有喜悦和哀伤,有负面情绪怎么能说是人类自己的罪过呢?这不就是变相的受害者有罪论吗。
      
      [诅咒非常人肉眼可见]
      [成形的诅咒被称为咒灵,亦非常人可见]
      
      源未来感觉这本书写得有问题。
      
      两面宿傩可是谁都能看见的,除非他不是纯正的诅咒……咦,他不会其实是人类吧?
      
      源未来飞速把关于诅咒的部分看完。
      
      不行,信息量太少了,这本书只说了诅咒的诞生和民间几例有关诅咒的传言。
      
      [攻略目标已出现]
      
      两面宿傩又来了。
      
      这次她尝试妖怪新娘的剧本,说了“我从小就知道,我是要嫁给诅咒之王的女人!”这样的话。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喜欢太热情的女人。
      
      八周目。
      
      侍女道:“未来大人!”
      
      源未来抢她台词:“朝臣大人已经带着阴阳师在路上了,很快就能赶回来。”
      
      “请——”
      
      “不走,留在这,没放弃,就要留在这。”源未来语速飞快,“没问题了吧,快将家中有关妖怪的书籍都拿过来!”
      
      “啊是!”
      
      侍女跑出去的时候还小声嘀咕:“总觉得似曾相识呢……”
      
      这周目源未来终于大概看完了侍女拿来的书籍,发现看来看去看了个寂寞,真正得到有效信息的还是上个周目的《百鬼杂谈》。
      
      一定是她忽略了什么!
      
      还能通过什么途径获取信息呢?
      
      [攻略目标已出现]
      
      这次源未来尝试诅咒之王的小逃妻剧本。
      
      她当着两面宿傩的面逃跑。
      
      [Dead End]
      
      哦,他可能不喜欢欲擒故纵。
      
      九周目。
      
      上周目源未来将书籍都看完了,没找到能用来对付两面宿傩的方法。
      
      她想起平安时期贵族们笃信阴阳道,连出门都要找阴阳师算一算今日是否宜出行,那么她在游戏中的父亲应当也是如此。
      
      于是,她将目标转移到了父亲大人的书信。
      
      听到源未来说要看父亲源氏朝臣太郎淳光与阴阳师的来往书信,侍女噗通就给她跪下了。
      
      源未来好说歹说劝了半天,才让侍女拿来了她父亲与阴阳师们的信。
      
      看到信的源未来傻眼了。
      
      别人的信件论封,她父亲的信论斤!
      
      源未来随便打开一封信。
      
      [昨夜梦魇,恐家中有妖邪作祟。]
      
      回信是这样的:
      [朝臣大人无需多虑,如有妖邪作祟,令爱必先受其害。]
      
      这个源氏朝臣太郎淳光也太惜命了吧,只是做个噩梦都会想到家里有妖怪。
      
      源未来拿着信笑了半天,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信里这个“令爱”不就是指她吗?于是她笑不出来了。
      
      她又打开一封信。
      
      这次是说他丢了东西,请阴阳师占卜失物方位。
      
      源未来:“……”就无语。
      
      她接连看了几十封信,都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昨天梦到蛇,是有什么预兆吗?]
      
      [昨晚一夜无梦,是不是神明大人不愿意给我传达信息了?]
      
      [今日多次看到鲤鱼旗,是有什么寓意吗?]
      
      源朝臣淳光与平安京许多有名的阴阳师都有书信往来,但主要还是那两三个。
      
      源未来发现这些信件里,唯独没有与麻仓叶王的。
      
      她想,也许是麻仓叶王太高冷不写信?
      
      [攻略目标已出现]
      
      [Dead End]
      
      十周目。
      
      ……
      
      N周目。
      
      源未来这辈子没看过这么多信件,还为此浪费了多个周目的时间,就在她以为信里找不到有效信息时,她看到一封信。
      
      信里提到了“束缚”这个词。
      
      内容大概是说,他在出行时遇到了妖怪,这个妖怪用金钱和地位来引诱他与之定下“束缚”,他很心动,但左思右想还是拒绝了。妖怪没有伤害他,而是离开了,他在想这是否其实是个无害的妖怪,真的是想来帮助他的。
      
      阴阳师的回信表示妖怪言语皆不可信,还解释了“束缚”的意思。
      
      束缚可以理解为誓约,分为“给自己定下的”和“与他人的”两类。与他人定下束缚,如果不遵守就会受到未知的惩罚。
      
      看完这封信,源未来想到了从两面宿傩手里活下来的办法,那就是——
      
      跟对方定下束缚,束缚的内容是五周目她提出的主意。
      
      只是这次要想办法让两面宿傩答应。
      
      束缚的条件,无论对她来说多么吃亏都可以,因为她只要能活下来就行。
      
      *
      
      两面宿傩行走在黄昏时的余晖中,来到了源氏朝臣家女儿的庭院。
      
      身穿银绣星叶草纹十二单衣的少女正站在庭院中的红枫树下,松烟般乌黑亮丽的长发垂在她身后,发尾随八幅褶裙拖曳于地面的延腰弯出柔软的弧度。
      
      “两面宿傩,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来。”她手持桧木金箔衵扇,声音轻柔而悦耳,“我有一个主意。”
      
      竹制鹿威盈满了泉水,竹筒底部叩击在石面上,发出清脆的笃响。
      
      夕阳的光辉从鲜红的叶片间渗透下来,落在少女清丽脱俗的脸庞,在那双黑夜似的眼眸里缀上星光。她站在火烧般艳丽的红枫树下,风雅的身姿犹如从优美和歌中走出的神女。
      
      两面宿傩漫不经心地看着她,语气好似施舍:“给你个机会,讲吧。”
      
      “你吃掉我,虽然可以增长力量,但世间没有第二个净灵琉璃体了。”源未来莲步轻移,主动走到两面宿傩的面前,“我们来定下束缚吧,半年内,你不伤我性命,我可以将自身血液在承受的范围内,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你。”
      
      两面宿傩嗤笑道:“你在跟我讲条件?”
      
      伴随着这句话,迫人的压力仿佛带着血腥味,狠狠地碾着源未来的神经,令她感觉连呼吸都是困难。
      
      两面宿傩又要杀掉她吗?
      
      不对,如果他想动手,她现在已经Dead End了。
      
      人物台词改变,意味着她有生存的希望。
      
      “我只是想活下去。”源未来顶着压力艰难道,“这半年内,如果你有需要快速增强力量的时候,我会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养料。但与之相对的,这半年内如果有其他妖物试图吞噬我,你要护我性命无虞。”
      
      以源未来N个周目的经验,如果她太无条件付出,反而会引起两面宿傩的怀疑与杀心,获得死亡结局。
      
      所以她要用这样的条件,让两面宿傩误以为她只是想寻求保护。
      
      因净灵琉璃体而时常受到妖邪侵扰的贵族千金,献身向此世强大的诅咒之王寻求庇护,由此展开一段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这个剧本不错,老乙女小说剧情了。
      
      而且,由束缚建立的交易关系,反而比任何关系都可靠。
      
      两面宿傩低头注视着源未来,红眸里倒映出她冷静下略有点紧张的神情,他开口道:“我没兴趣陪你玩‘保护姬君’的无聊游戏。”
      
      源未来心头一沉,准备迎接死亡结局。
      
      却听身前之人又道:“三个月。”
      
      源未来愣住:“什么?”
      
      “别让我再重复,束缚的期限是三个月。”两面宿傩不耐烦道。
      
      仿佛有无形的丝线将两面宿傩与源未来连接起来。
      
      源未来觉得心脏重重地跳动了一下。
      
      ——成功了。
      
      源未来凭借着出色的表情管理没让自己笑出来。
      
      表面看,这个束缚对两面宿傩来说只赚不亏,他随时可以凭“需要快速增强力量”来杀掉源未来,如果源未来不遵守约定,就会受到束缚未知的惩罚。可以说,主动权完全在他的手里。
      
      但!是!这都是表面!
      
      这波,两面宿傩以为源未来在第一层,实际上她在第五层!
      
      她的目的是寻求庇护吗?
      
      不,她的目标是攻略两面宿傩啊!
      
      别看她这波亏了,但她可是芳心纵火犯、罪恶的坏女人,她的目的是偷走两面宿傩的心!
      
      源未来被自己的智慧折服了。
      
      谁不说她一句牛逼呢。
      
      ……咦,是不是漏了一个环节?
      
      源未来问:“你不用尝尝我的血,看它能否让你满意吗?”
      
      “你倒是挺主动嘛。”两面宿傩俯身凑近她。
      
      两人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源未来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喷在颈侧,挺拔的鼻梁在她耳垂轻轻擦过。
      
      “你血的味道,我隔着几尺都能闻到。”两面宿傩哑声道,“不愧是净灵琉璃体,味道很诱人啊。”
      
      源未来猛然想到前面几周目的事。
      
      所以她三周目时坐牛车逃跑,两面宿傩知道车里的人是她。
      
      五周目时说要看看她的血,这个举动根本没必要,就是故意骗她玩的。
      
      两面宿傩,其实根本不在意净灵琉璃体吧。
      
      “有人来了。”两面宿傩忽然起身望向远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伸手一捞把源未来抱在怀里,“走吧,让他们看看——”
      
      让他们看看?看什么?
      
      源未来反应过来时,两面宿傩已经迎着正门冲出去好远。
      
      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即使抱着衣着繁复又累赘的源未来,也没给他增加负担。
      
      两面宿傩跳上宅邸正房的屋顶,脚踩着瓦片,忽地停了下来,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青红两色的鬼怪式神。
      
      “前鬼、后鬼。”两面宿傩叫出了它们的名字,随后望向正对着他的宅门。
      
      只见一名黑色长发的阴阳师缓缓从正门步入。
      
      他身穿绯红袖括的洁白狩衣,乌帽子下的面容俊美儒雅,举手投足间充满雅致,宛若高雅优美的水墨唐绘。
      
      进门后,他那双潭水般幽深的漆黑眼瞳,遥遥望向立于屋顶的两面宿傩。
      
      大阴阳师——麻仓叶王。
      
      源未来认出来人,真的眼泪快要从嘴里流出来。
      
      无他,只是因为麻仓叶王是个狠戳她取向的黑发美人,真人动态比游戏初始空间看到的静态还要美。
      
      所以她当初为什么选了两面宿傩!
      
      源未来,这周目也在为自己当初的选择后悔流泪。
      
      紧跟在麻仓叶王身后的,是个头戴冠帽、穿公卿朝服的中年男子,他躲在麻仓叶王的身后,只小心地探了个头。
      
      源未来:“……”
      
      是她游戏里的惜命便宜爹,没跑了。
      
      两面宿傩搂着源未来,脸上的笑容狂妄而张扬。
      
      “你们的珍宝是我的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宿傩:让他们看看——你是我的了。
    叶王是我童年男神噫呜呜噫。
    私设咒术师≠阴阳师,但在平民眼里都一样,并认为妖怪、诅咒、鬼都是妖怪。
    关于文中提到的苗字,度娘说苗字其实是一个家族从氏族本家分离出去后产生的新的姓氏。好奇更详细的内容可以去看看百科,文里不涉及这个我就不多讲啦。
    /
    感谢一波从开文到现在的老板们!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夏油鸡子饼、米线米粉米糕米苏、子非鱼、风车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汐Ω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