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长辈 ...

  •   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江晚梨的脸蛋红成番茄色,到车上也没好转。
      
      裴忱至始至终很冷静,看了眼她的脚,吩咐司机去医院。
      
      “没必要去医院吧。”江晚梨婉言,“只是一点小伤。”
      
      “去做个检查。”
      
      他声调云淡风轻,却不容拒绝。
      
      车子已经往医院的方向行驶,江晚梨想起母亲还在住院,既然如此,就去探望一下。
      
      抵达医院后,江晚梨没让裴忱来“送”她。
      
      “这段时间我都是自己走的,已经习惯了,真的不用麻烦裴先生。”她说,“而且医院有机械拐杖,很方便的。”
      
      裴忱被她拦在车上,没有动,只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裴……先生啊。”
      
      她疑惑,“怎么了?”
      
      这个称呼没问题吧,但怎么感觉他的面色阴沉下去了。
      
      催促的电话声在车厢里响起,打破僵局,裴忱接听的时间,江晚梨趁这个时候溜走,没有再麻烦他一点。
      
      走了几步,江晚梨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这些天都是糙着过活,随意折腾,已经习惯疼痛,刚才被他抱过之后,好像又不习惯了。
      
      走一步,都能感知到隐隐的疼痛。
      
      许久,才来到医院住院部的病房。
      
      一路,江晚梨都在想如何把自己闪婚的事情说出去才能不让母亲受到如此,推开病房看到明茶之后,她明白,白想了。
      
      明茶背对着她,一边削苹果一边告诉病床上的人:“是这样的阿姨,我没听错,梨子今天真的结婚了。”
      
      江晚梨一个头两个大。
      
      坐于病床上的苏兰面色苍白,声音依然温和,对着门口道:“女儿你来得正好,茶茶说你结婚了,是真的吗?”
      
      因为忧心江家,苏兰瘦了很多。
      
      江晚梨并不想让她再担忧,只是不知编个怎样的理由让妈妈放心。
      
      “嗯,我今天刚领过证。”她支吾,“因为情况比较紧急,所以没告诉你们。”
      
      “终身大事怎么这么草率?”苏兰秀眉微皱,“你和妈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结婚对象又是谁。”
      
      狗腿子明茶跟着点头,“我也想知道,到底哪个男人有让你匆匆结婚的魅力。”
      
      这该如何解释呢。
      
      告诉她们,她几番周旋才让裴忱松口答应帮助江家,但是因为种种因素,联姻才能更完善地解决问题。
      
      在二人期待目光下,她只说出两个字。
      
      “裴忱。”
      
      不需要讲别的。
      
      就这两个字,她们就能明白。
      
      报出全城千金名媛最想嫁也最难嫁的男人名字,应该比那些复杂的解释靠谱得多吧。
      
      苏兰愣了一会儿,“裴忱是J&F集团的那个吗?”
      
      江晚梨点头。
      
      “他怎么会……”苏兰深叹一口气,好像难以置信。
      
      这个未来女婿,她不是没有了解。江晚梨父亲在世的时候,不止一次向她透露这个年轻企业家的本事,言语之中更有“要是这个青年做我女婿就好了”的意思。
      
      想不到,人走后,女儿替老父亲实现这个想法。
      
      苏兰问:“你和他很熟吗,认识多久了?”
      
      “这个……”江晚梨糊弄道,“感情经历说来话长,以后再和妈妈说吧,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苏兰叹息,“就是不太放心你。”
      
      只要母亲不生气,江晚梨的心放了一大半,“我没关系的,倒是妈妈你自己,养好身体最重要。”
      
      在医院休养后,苏兰的身体素质好很多,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自然是好事,只是出来后暂时不知道如何安置,现在江宅被夺走,就算采取法律手段的话,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除了江宅,公司那边,江晚梨也遭到二叔那边的阻拦,身为梵尼的千金,员工们并不待见她,就连开会,都只能坐在二等位。
      
      困难重重,江晚梨倒是乐观地安慰她们,会好起来的。
      
      比起苏兰,明茶对好姐妹结婚的事情,反应更加强烈。
      
      在护士进来量体温的时候,早就按捺不住的明茶把江晚梨拉出去,严肃脸问。
      
      “大梨子,你和裴忱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骗你们啊,就是结婚了……”
      
      江晚梨还没来得及细说,明茶将手机翻开,展示两则昨晚关于珠宝展厅的新闻。
      
      ——J&F总裁亲临展会,受到记者围堵。
      
      ——现场抓拍到江大小姐,疑似她想寻求J&F总裁帮助。
      
      有网友称她在做梦,裴忱不可能帮她一点,她早些年拒绝过他的表白,现在落魄,休想指望他回头帮她半分。
      
      看完后的江晚梨摊手:“这些人真是瞎操心乱说话,我怎么可能拒绝他,我之前都不认识他。”
      
      “他们说的没错。”明茶难以平复心情,“他可能是你之前被拒的追求者之一。”
      
      “?”
      
      “你果然不记得了。”
      
      “不会吧?”
      
      “中学那会儿,你那天过生日,裴忱给你送了草莓蛋糕,但是你没收,那个蛋糕最终被扔了。”明茶说,“他们都说是你扔的,但我知道你不会干出这事。”
      
      江晚梨摸着头发,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明茶白眼:“你当然没印象了,因为当时光送你蛋糕的人,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江家最娇贵的小公主过个生日,比校庆还要热闹,本校外校的男生们热情狂欢,拍照的拍照,表白的表白,甚至大学城那边也有人一睹江大小姐的美貌。
      
      然而江晚梨光长脸蛋不长智商,根本不懂得青春期的悸动,她的眼里只有漂亮的裙子和闪亮的珠宝,对男人这种生物不感兴趣。
      
      为了让江晚梨信服当年确有这事,明茶翻出贴吧很多年前的记录。
      
      标题——818安大才子裴忱表白被江小公主忽视的事情经过,有图有真相。
      
      除了记录贴,还有新闻记载。
      
      “不提真假。”江晚梨:“我想知道这事为什么上新闻?”
      
      “你忘了你换个发型也能上新闻的辉煌过往了?”
      
      “……”
      
      明茶又说:“当然那次上新闻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你,而是裴忱,他那时名气就很大了,成绩好论文棒,还多次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大家都以为他要从事科研,谁知道人家还有商业头脑,几年时间就成为矿大佬。”
      
      “我知道他厉害。”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和你结婚吗?”
      
      江晚梨沉默。
      
      如果按照明茶说的这样,裴忱刚开始对她的态度很冷淡可是因为早些年她没理他的恩怨。
      
      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愿意联姻。
      
      难道……念及旧情。
      
      想法刚出来就被明茶否认了:“他不可能一直钟情于你才和你结婚吧,要真是这样,他之前就该追求你。”
      
      “你是想说,他和我结婚,可能有其他目的?”江晚梨不确定地问。
      
      明茶点头,“可能为了报复你。”
      
      “报复?怎么报复我?”
      
      捆绑起来?关押小黑屋?每天不给饭吃?想想就好恐怖。
      
      明茶却说:“没准他和你结婚后,故意晾着你,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以报复你之前拒绝他之仇。”
      
      这就是报复吗。
      
      也没那么可怕嘛。
      
      江晚梨努力回想一番,确定一件事。
      
      她真的不记得裴忱。
      
      那时的她太光艳,周围奉承追捧的人太多,裴忱刷题的时间,她可能和阿拉伯王室竞拍同一件珠宝,那时的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很难让人记住。
      
      *
      
      傍晚,裴忱的秘书来接江晚梨。
      
      “先生吩咐,让我监督太太您去做检查。”秘书恭敬陈述。
      
      “监督?”
      
      “他知道您不会主动看医生,所以,派我再过来一趟。”
      
      江晚梨硬着头皮,“噢,他真是老奸巨猾。”
      
      “嗯?您说什么?”
      
      “我说,裴先生他真的是机智聪明。”
      
      秘书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表示一切都由他来领路服务,叫他梁秘书即可。
      
      江晚梨的伤并不严重,但是梁秘书遵嘱托,直接将医院最权威的骨科主任给请来了。
      
      因为不是骨折,而是软组织扭伤,所以不需要打石膏,医生叮嘱定时吃药和适当休息。
      
      忙完之后,梁秘书又带她去离开,目的地是公司,同裴忱会合,因为他们接下来要去探望裴家的老太太。
      
      江晚梨大惊失色:“见奶奶?”
      
      她还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见长辈了吗!
      
      “不用担心。”裴忱说,“奶奶很和蔼,你过去只需要让她老人见一面就行了。”
      
      “可我还没准备见面礼。”
      
      “帮你准备好了。”
      
      江晚梨惊讶,这个男人还挺周到的。
      
      既然这样,那就是万事俱备,只等她过去叫奶奶了。
      
      裴奶奶住在紫城公馆一处幽静怡人的山水宝地,门禁过后,车子再行驶十来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事先打过招呼,所以奶奶早早在外面等着。
      
      下车之后,裴忱先走过去,“不是让您不要在外面等吗?”
      
      “你以为我在等你吗?”裴奶奶嗔怪一眼,转身去牵江晚梨的手,“我等我家宝贝孙媳妇。”
      
      江晚梨紧张一笑:“奶奶好。”
      
      裴奶奶抚了抚她的发,“孙媳妇长得真漂亮,不愧是我孙子喜欢的人。”
      
      她眸中浮着惊讶,不知道他和奶奶是怎么说的,竟然塑造这样的误会。
      
      裴忱没让奶奶多说下去,轻咳一声:“进去吧。”
      
      这里的房子很大,但并不空阔,厅里厅外,院前院后都是奶奶栽种的花草树木,还养了猫猫狗狗作伴。她扶着孙媳妇的手,告状说裴忱太忙,抽空看老人家的机会都没有,语气里透露老人的可爱。
      
      “你可要常来看奶奶啊。”裴奶奶笑道。
      
      一见面,裴奶奶就喜欢上孙媳妇。谁不喜欢漂漂亮亮的人儿呢,而且江家这小丫头看着单纯温和,很招老人疼。
      
      不知他们要吃什么菜,裴奶奶索性让厨房备上一整桌,都是特级厨师的手艺。
      
      从昨天开始,江晚梨就没怎么吃东西,别说挑食,这会儿饿得慌,什么都能吃,但也维持着淑女的优雅,免得给老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越看这丫头越疼爱,裴奶奶笑道:“待会吃完饭,你们就不要回去了,留下来住一晚上,我给你两准备了房间。”
      
      手攥帝王蟹腿的江晚梨怔了几秒,没听错吧,她要和裴忱一起留宿?
      

  • 作者有话要说:  奶奶出来混了个助攻o((>ω< ))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