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回校园 ...

  •   “你要去学校干嘛?”姜云紧张了起来,“现在我们处境这么危险…”
      “啊!!!怪物!”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妈,我们去看看。” 说着,江贤向阳台走去。
      入目的是一片狼藉的场面:一个变异者正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时不时向有人的方向投射出红色的飞镖,几个反应很快的人轻松地躲了过去,另外几个看着有些笨重的,勉勉强强也躲了过去,但不免会有一些擦伤,不过作为异能者,这些小伤并无大碍。江贤托着下巴仔细地观察着,变异者的样子与电视上说的差的不多,但是,这个变异者,跟那个女主持好像….不太一样?
      这个变异者,好像看起来更强一些。
      “这…这是,变异者?”姜云看着眼前的景象,着实被吓了一跳。
      “好像,是的。”江贤盯着变异者,说。
      “有人受伤了!”急促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江贤猛地从阳台上跃起,他家不高,跳下去也无大碍。以前他跟隔壁家的哥哥偷偷出去玩时经常这样跳。初高中的时候,姜云经常在假期给江贤塞一大堆题目,让他在房间里好好做完,江贤总是口头上很老实地答应,背地里偷偷和隔壁家的哥哥对好了暗号。姜云关上旁门后,他就悄咪咪地爬上窗台,先跳到一楼的防盗窗上,初中时江贤的身高还不够高,所以要等隔壁的哥哥接应,后来上了高中,江贤又长高了很多,就可以自己往下跳了。
      江贤虽然对学习不上心,但是他偷偷出去玩从来没有被姜云发现过。每次江贤都掐好时间,必会在姜云进来前回到卧室。

      看见江贤直接从阳台上往下跳,可把站在旁边的姜云吓坏了。
      “喂!江贤...你跳下去没受伤吧?”姜云把头探了出去,“赶紧回来!”
      “唉,江贤?你..你要干什么?”姜云把头探了出去,“你赶紧回来!”
      “没事儿,”江贤冲姜云摆了摆手,“才两层楼,不要紧的。”
      “你这孩子……”姜云,“所以你下去干什么?”
      “就去看看呗,”江贤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他随意地撕开包装纸,放进嘴里,“您就别操心了,保证不惹事。”
      姜云:“……”就你那德行我还能不清楚?
      罢了。姜云叹了口气,走回了客厅。

      路旁已经站了一群人,一部分人零散分布在路的两旁,指着灌木丛边上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变异者,在旁边小声议论着。而另一部分则围成了一个环形,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江贤好不容易挤进人群,看见了惨烈的一幕:一个女孩,看着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倒在地上,眼神空洞,鲜血还不断地从胸口流出来。她的怀里紧抱着一本书,从未被血迹沾染的地方,江贤推测出是五三习题册。
      “真可怜啊…这孩子,学习那么刻苦,父母把希望也全寄托在她身上了,若是考上一个好高中,将来也肯定大有出息。唉……”
      “是啊,她父母也可怜啊,以前生活拮据,节衣缩食,苦苦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生意有些起色了,这一闹,一切希望都破碎了。”站在江贤身后的一对男女一边说着,一边叹气。
      江贤转过身,礼貌地问道:“您好,请问可以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左边的中年男子看了江贤一眼,说:“那边那个女孩,叫顾鈅,年龄和你差不多大吧,今年好像是上初三吧。刚刚突然闯进来个变异者,见了人就扔飞镖,诺,看见没有,就那个。”说着中年男子指向灌木丛中一块隐隐露出点红色的地方。
      “所以那个女孩是被飞镖打中了?”江贤问。
      “可不是嘛,没到三十秒就断气了。”
      “真可惜啊。”经中年男子一说,江贤也也叹惋道。
      “这孩子的父亲开了个小公司,一开始光景不好,赔了很多,欠了很多债,后来她爸花重金请了个经理,经理把公司打理得很好,他们一家生活也好起来了,生意越来越好,公司也越做越大,还开了好多家连锁店。结果钱的问题解决了,女儿没了,两个儿子嘛…一个当了警察,生死难料,另一个被困学校,至今未归,而且他们母子关系…唉…”旁边的年轻女子不继续往下说了,只是轻轻叹气。
      “那她父母呢?”江贤看着女孩。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却仍不见她身边有一个亲人。
      “估计还在来的路上吧,他们不住这里。”
      “诶?那她为什么出现在这?”江贤问。
      “大概是来找朋友的。”女子说。
      “这样啊。”

      “滴嘟——滴嘟——”警车的声音从小区门口传来。
      “死者在哪?”一位警察从车上走下来,问旁观的人。
      “倒在路中间了。”边上的一个人说。
      那警官点了点同意,接着穿过人流,走到死者边上。
      “家属呢?家属在吗?”那警官摘下警帽,环视了一下四周,又问道。
      摘下警帽后,江贤看清楚了他的长相:那警官长得很俊,高挺的鼻梁,眼里的严厉挡不住那由内到外散发的魅力,他的眉头虽然皱起来了,他虽皱起了眉头,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整体体现出的英俊,还为他平添了几分帅气。
      “在。”一个沙哑的女声响起。
      江贤顺着声音望去:那是一个至少四十出头的女人,但是她看上去很年轻,如果不是知道她的大儿子已经工作了,江贤大概会以为她才二三十岁。她的五官不算精致,但是很端正,甚至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因为她的身材稍稍有些矮小所以淹没在了旁观的人群中,若不是这一声,恐怕没有人会注意到她。她拼命地想往外挤,但是因为力气不够大,几次都没成功。她微微垂下头,再一抬头,眼眶竟没藏住眼泪,无尽的悲伤,无奈,都流露了出来。她有些急促地擦掉泪水,然后继续尝试往外挤。
      “妈?”那警官嘴唇动了动,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情,接着他往女孩那看了一眼,一丝悲伤从眼里划过,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他察觉到了女人的处境,上前拉了她一把,女人背对着人群,近距离看见自己已经死去的女儿,一下没忍住,眼泪又不禁悄悄流了下来。她的腿好像有些发软,路走得有些颤颤巍巍的,江贤望着她那蹒跚的背影,江贤望着她那蹒跚的背影,不禁又伤感起来。不知从何处吹来几片落叶,是火红的枫叶,秋天最美的事物出现在这,竟衬得她的背影有几分萧条,仿佛上面写满了不可抑制的悲伤。
      旁边传来了几声吸鼻子的声音,江贤一转头,看见一个和顾鈅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正在擦眼泪。
      “女士,我们要把她的遗体带走,请问…”一位警官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带走吧….”女人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
      警官们找了个担子,把女孩轻轻抱到担子上,女人尽管十分不舍,但又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最后,母爱战胜了倔强,她不禁又多看了几眼。
      这场离别,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声,只有旁人的叹息声和无尽的沉默。

      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警车已经开走了。那女人木木地望着警车远去,睫毛轻轻抖了抖。突然,她转过身,穿过人群,坐上自家的车,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悲伤的地方。江贤站得离车很近,他听见了女人关上车门前很小声的哭泣声,那是隐忍了很久的悲伤的爆发,江贤微微仰起头,长呼了一口气,低下头,转过身,拨开人群,也离开了这个喧闹的路口。
      “咔哒”
      “哥?你回来了?”江迁从卧室里探出个脑袋。
      “嗯。”
      “出什么事了?我看那边人挺多啊。”江迁好奇地问。
      “死了一个女孩,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江贤一边换着鞋子一边说。
      “哦,我说怎么有警车的声音。那,那个女孩…嗯…也没听到家属的声音啊?”江迁追问道。
      江贤将换下的鞋子放在鞋架上“嗯”了一声,又说:“家属…表现得很冷静,再说了,生死离别为什么一定要有哭泣声呢?让死者安心地走完人生中的最后一刻,总好过让她死后还为家人提心吊胆啊。”
      “确实…是这样。”江迁回应道。

      “各位晚上好,这里是新闻联播,今天是7月26日,病毒变异后的第五天,截至现在,死亡人数已经到到了3267人,其中S市567人,G省493人,B市453人,C市402人,H省357人,T市279人,X港261人,T湾241人,W自治区197人,Z省62人。其中,S省作为直辖市,同时也是中国的经济中心,人口密集,人流量大,尽管有医队的支援,仍很容易造成伤亡,当然,也请S市的市民们不要恐慌…”
      “呵,不要恐慌,说得轻巧…”江贤轻笑一声,“要是关系到她的生命,或是她家人的生命,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对了哥,”江迁转过头,“我记得你想去学校一趟来着?”
      江贤一拍沙发:“差点忘了,太感谢了,弟弟!”他一边说着一边一脸深情(划掉)地望着江迁。
      江迁:“???”我好害怕。
      “你要不说我真忘了!”江贤收回肉麻的视线,道。
      说罢,江贤从沙发上站起来,回房拿了块表,换了身休闲服,一双舒服的运动鞋,拿上手机,准备去学校。
      “这就走了?”江渊问。
      “是。此次出行,小的必将小心谨慎,不找麻烦,老实安分,如无意外情况,定准时归家,还请父亲大人批准。”江贤感觉情形不对,忙说。
      “批了,汝为吾儿,寡人自然放心,不过,还请约法三章。”江渊配合道。
      “爸——可别啊,”江贤演不下去了,“我真的不惹事。”
      “一、不要…”江渊不理他,继续说。
      “唉……爸!对不住了!”说着,江贤也不再管江渊说了什么,直接冲出了家门。他还不放心,又冲刺了将近三百米,认为稳妥了才停下来。
      被无视的江渊:“……”
      一旁等着看好戏的江迁:“......”
      不明所以的姜云:“???”
      “我刚刚是不是听见开门声了?”姜云放下衣架,问道。
      江渊(冷汗):“……是...吗?好像…是有谁跑出去了…
      江迁:“……”救命,这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很好,江贤居然丢下我们就跑,额啊!他完了!
      毫不知情的江贤:“阿嚏!”
      他揉揉鼻子,小声道:“谁骂我呢……”

      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成为能力者后,江贤的在各个方面都大有提升,不仅仅是体力,他感觉现在连脑子也好用多了。以前做高一的试卷,江贤的大题答题格上只有一个飘逸潇洒的“解”字,剩下的是一片空白,现在他感觉做高三的题都游刃有余。至于体力嘛,跑个五公里完全不在话下。学校离家不是特别远,江贤没有花很多时间便到了校门口。他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景象,着实吃了一惊:以往高大的教学楼俨然成了一片废墟,保安室的窗户被覆盖上了一层灰,枯木零零散散地插在龟裂的土里。走进学校,路旁的树干上有很多划痕,地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石灰,上面有些凌乱的脚印。道路上还堆积了些树枝,上面沾有血迹,江贤用手轻轻蹭了蹭这些血迹,,发现它们还没有干。显而易见,十几分钟前,有人在这里打斗过,因为脚印延伸向了校园深处,所以这些人还在学校里。江贤顺着脚印走着,最终来到了学校专门为教师准备的办公楼的楼下。
      脚印就在这消失了。
      “这么说,他们上楼了咯。”江贤想着,踏上了楼梯。
      “咻——”
      江贤连忙侧身,躲了过去。
      看着墙上被小刀撞出的裂纹,江贤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退了几步。
      好险,差点丢了小命。

      “谁在那里?”一个低沉的男声问。
      “我,是我。”江贤回答道。
      “是异能者,”那个声音清了一些,好像那头的人在和谁说着话,“可以出来了。”
      接着,三个人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
      站在前面的是一个男生,因为穿着校服,所以江贤断定他是本校的学生,至于后面两位…
      “你好,我是程煜。”为首的那位男生说。
      “江贤。”
      程煜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江贤见程煜的态度不是特别友好,忙解释道:“啊是这样的,我一个哥们儿在这,我来找他,顺便…来拿个东西。”
      “找室友?他叫什么名字?”程煜显然不太相信,毕竟“找室友”这种理由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在这样一个刚刚爆发了危机的时代,活下来的人也都曾精心胆战地路过过鬼门关。谁会有闲功夫去关心一个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甚至生死未卜的的高中室友?
      江贤察觉到程煜的态度,立马报了名字:“关垣。”
      “玥,把名单给我。”程煜对身后的女孩子说。
      “等下,我找下哈,”被程煜叫“玥”的女孩子摸了摸口袋,“这儿呢。”说着把一张纸递给程煜。
      “关垣…”程煜扫了几眼名单,指着一个名字问,“他?”
      “是。”
      程煜得到了江贤的回答,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拿着名单,边看边在手机里输入了名单上的电话号码:“13626…”
      江贤:“……”哇这位哥们儿,你这也太伤人了。
      程煜没理会江贤那幽怨的表情,把手机拿到耳边,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煜哥?有事吗?”
      程煜看了江贤一眼,说道:“有个叫…”
      他大概是忘了江贤的名字,转过头看了江贤一眼:“名字。”
      “…江贤。”
      关垣:“?煜哥你说什么?”
      “哦,有个叫江贤的…”
      “江贤!?”电话那边传来关垣惊喜的声音。
      “哦,你认识他?”
      “嗯,他是我室友,”关垣答道,“他来学校了?”
      “这不废话,既然你们认识,”说着,程煜又看了江贤一眼,“你俩聊几句?”

      “是,他是我室友,也是我哥们儿。”关垣答道,“他来学校了?”
      “这不废话,那既然你们认识,”说着,程煜又看了江贤一眼,“你们聊几句?”
      “行。”
      “江贤…?”程煜一转头,发现旁边的人已不知去了何处,“呃,人呢?”
      电话那头毫不知情的关垣:“江贤?是你吗?”
      程煜:“呃…”
      “煜煜煜煜哥??!”
      “呃,是我…”
      惊慌失措的关垣:“煜哥,你,你倒是把电话给他啊…”
      程煜:“…他,不见了…”
      “??”关垣有些懵,“就这么一会功夫他人就跑了?”
      “我怎么知道…嗯?”程煜感觉谁拉了自己一下,他转过身,见右边的男生扯了扯他的衣角。
      “怎么啦?”程煜半蹲下来,问。
      “哥哥…江贤哥哥,他,去追变异者了…”男生在程煜耳边轻声说。
      “卧…不对,不能对着小孩说脏话…”程煜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情,开口问道,“是他一个人去的吗?”
      男生看着他,点了点头。
      “怎么了怎么了?江贤他去哪里了?”手机里传来关垣的焦急的声音。
      “呃——”程煜捏了捏眉心,“他追变异者去了。”
      关垣:“…这…确实很江贤。”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没事,江贤他很强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就…”
      “行了,先不管他,副队回来没?”
      “还没。”关垣说,“他们已经走了半小时了。”
      “——哐当”
      “煜哥?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程煜看了看打碎的玻璃瓶:“啊,没什么,碰碎了点东西,就一个玻璃瓶而已,无关紧要。”

      “诶?变异者呢?”(偷偷开溜的)江贤环顾着四周,却不见变异者的影子,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跟丢了…不可能吧…明明看见它往这跑了…”
      刚才程煜和关垣说话时,江贤不经意瞥见高三教学楼附近闪过一个变异者,脑子还没转过来,身体倒是先动了,反应过来时已经在追变异者的路上了,江贤是个懒人,想着都跑过来了,还回去干嘛,然后……
      “我可能眼花了??”江贤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说不定学校里并没有变异者,只是我看错了?额,我好像也没到老花的年纪啊。”他用手蹭了蹭鼻尖,小声嘟囔道。
      说罢,江贤看了看周围: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说明程煜他们没有在这里碰到过变异者,而且这里的地板上也没有什么脚印,那么大多数情况下这里是没有能力者或是变异者的,除非…他们来的时间正好错开了…江贤屏住呼吸,想听听有没有什么别的声音,然而除了时不时掠过耳边的风声,没有更多的声音了。
      “看来真是我眼花了…”江贤小声嘀咕道,“不过,来都来了,干嘛不随便逛逛,就当…散步了。”
      说着,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教学楼,这栋楼离校门比较远,位置又比较偏,因为高三是很重要的学期,为了让高三的学生们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学校便特意把楼建在了这里。或许就是因为这栋楼位置偏,很少有人会留意到这里,所以这栋楼还是较为完整的。
      新苑一中培养出过很多优秀学生,所以江贤抱着敬畏的心走了上去…
      不料,刚走了几级台阶,江贤一脚踩在了一个不太平整的地方,因为毫无准备,所以他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他站的位置不高,成为能力者之后,这么点高度不足以使他受伤,但是…
      额啊!我的神经系统没有退休啊!!!还是会痛啊!江贤在心中吼道。
      他奋力挥舞着胳膊,想要抓住旁边的栏杆,非常幸运的,江贤反应足够快,及时抓住了栏杆,但是…
      丧尽天良啊!你妈的,栏杆怎么断了啊!学校怎么想的,这么大的安全隐患都没有检查出来吗?
      江贤没撤,只好咬着牙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他等了几秒,本该有的疼痛却迟迟并没有到来。
      老天开眼了?
      江贤正疑惑着,下一秒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以前写得真是啥也不是
    没什么好说的,文笔很烂,凑合着看(这时候,强大的脑补能力就派上用场了)
    就酱吧毁灭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