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见面 ...

  •   姜家的院子里长着棵桃花树,单薄的枝丫上缀了几朵绯红,春风拂动桃花点点,隐约可见一道军绿色的修长身影。
      
      当徐有凤带着女儿过来的时候,姜家院子外面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明明在赶来的路上个个七嘴八舌说个没停,此时却都奇异地安静了下来。
      
      那人抬了下帽檐,俊美的侧颜轮廓在日光下一览无余,这是一张极为好看的脸庞,却又让这料峭的春风透上一股令人心畏的肃杀之气。
      
      过了好一会儿,院子外的人才逐渐找回自己的声音。
      
      站在徐有凤前面的孟三婆激动道:“这小哥长得真俊!”
      
      她嘴上说着,手下的拐杖也在不停颤动,“看着很年轻啊,结婚了没有?我要把我孙女介绍给他。”
      
      “今天不是姜家来人了么?给大姑娘介绍的对象?不是说是什么长来着?”
      
      “齐营长。”
      
      “……怎么没看见人啊?这小哥又是谁?”
      
      “可能是那个齐营长手下的兵?”
      
      “他手下的兵呀!?”孟三婆脸上一喜,旁边几个人也是眼睛放光,都打着同样的心思。
      
      听着周围人的话,还没谈成对象的张红梅难免心头一跳,虽然她之前对林知青有点意思,可若要是换成这位年轻的兵哥哥,也……也可以试试。
      
      刚才一到姜家院外,张红梅不急着看热闹,而是在看热闹的人里寻找林知青的身影,还真被她给找到了,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了院子中的人。
      
      那人长得又高又俊,以前张红梅觉得林知青算是她见过长得不错的男人,可现在,他站在那位年轻兵哥的附近,跟普通的人也没什么两样。
      
      一个人要做好几手准备。
      
      张红梅在心里寻思,如果以后姜双玲嫁给齐营长,而他又是齐营长手下的兵,那么她是不是考虑一下跟姜双玲打好点关系……
      
      “哎哎哎!!你们都在乱说些什么。”
      
      知情人走到他们面前摆了下手,往后一指,“那人就是齐营长。”
      
      “给姜家大姑娘介绍的对象。”
      
      他的话让看热闹的人炸开了锅,孟三婆的反应最大,嘴巴张开,眼睛瞪得直直的,“什么?!”
      
      “这是那什么齐营长?李二花不是说他当兵了很多年,还有儿子吗?”
      
      知情人笑了,“人才二十多岁呢,年轻着。”
      
      “当兵很多年,看着这么年轻?都当上营长了。”
      
      “人十几岁就参军了。”
      
      ……
      
      之前那几个起了心思的人脸色顿时不太好看,嘴里恭喜祝福的好话一时之间说不出来,张红梅同样脸色僵硬住了。
      
      不过,这里脸色最难看的人要数站在姜传福身边的李二花。
      
      李二花心里都要骂娘了。
      
      那个杀千刀的蒋翠青,只说那个齐营长生得好看,李二花原本心想媒人口中的生得好看,加上人还是个军官,估计最多就是个普通的五官端正……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身材高挑的俊小伙,不仅脸长得好看,就连身高都比她丈夫姜传福高半个头。
      
      她要是年轻个二十来岁她都想嫁他。
      
      一个拖油瓶算什么,五个都不妨事。
      
      李二花回过头往姜红萍的身上狠狠瞪了一眼,暗骂这个不争气的女儿。
      
      此时的姜红萍站在门槛附近,看着父亲身边的人神情恍惚,没有注意到李二花的眼神。
      
      姜传福讪讪笑了几下,站在这个比他年轻二三十岁的青年面前,比站在县长面前还要让他倍感压力。
      
      “站在这门口做什么呀,来,进屋说话。”
      
      “红萍,去把你姐喊出来。”
      
      姜传福做了个请的动作,“来来,齐营长,来进屋。”
      
      齐珩点了下头,跟着进了屋。
      
      *
      
      姜红萍魂不守舍地撞进了房间里,“姐,人来了,叫你出去呢。”
      
      姜双玲瞥了她一眼,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也听见了外面的动静,知道人来了,可这姜红萍摆出这幅神情是什么意思?
      
      那个齐营长有问题?
      
      事到临头,有问题也得出去,姜双玲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出去。
      
      姜红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刚才那人的身影。
      
      时隔三十多年再次看到那张脸,哪怕之前都做好了准备,姜红萍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妈呀,这人长得太俊了。
      
      跟之前见到的肖振昌相比,一个是天上的云,一个是地上的泥。
      
      姜红萍心里难受极了,她握紧了拳头,再一次坚定信念,“不行,我要嫁给肖振昌,我要当首富夫人。”
      
      长得再好看,嫁过去也是守活寡的。
      
      姜红萍努力把挑粪筐的肖振昌想象成几年后西装革履的肖首富。
      
      “我要嫁给肖振昌。”
      
      必须得把姜双玲赶走。
      
      就算姜双玲嫁给齐营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受不了,等她被退回来的时候,二婚也嫁不了什么好男人。
      
      她要趁机先把肖振昌攥在手心里。
      
      *
      
      姜双玲走到外屋,一眼就看到了最引人瞩目的那个人。
      
      哪怕是自认见惯帅哥模特的她都情不自禁晃了下神,刹那间,她就明白了刚刚姜红萍摆出的那张脸是什么意思。
      
      这个据说带着拖油瓶儿子的齐营长,竟然出乎意料的……长了张能吃软饭的俊脸?
      
      她的眼睛扫过对方脸庞的那一瞬间,就在脑海里自动勾勒出对方的头型五官比例,心里赞叹了一声完美。
      
      目光不动声色地往下落,扫过那笔直的肩膀,而后在那棕色腰带勒出的腰线上停顿两秒,啧,这细腰。
      
      不是说他的腰真有多细,而是那肩腰比例差大而形成的视觉冲击,名副其实的宽肩窄腰。
      
      再往下看,不用多说了,腰部以下全是腿。
      
      据姜双玲目测,对方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四到一米八六之间。
      
      看着他,姜双玲只觉得越看越手痒,迫不及待想把他画下来。
      
      这样的人体模特可遇不可求……
      
      哎不对,等等,我是来相亲的。
      
      想起正题的姜双玲一阵恍恍惚惚,她也听媒人说那齐营长生得不错,但她也是觉得对方可能只是没有太大硬伤的长相配上英挺的军装,称得上是长得不错。
      
      可没有想到,这哪里是长得不错,这……
      
      ——这就是上上等啊。
      
      回到七十年代,居然给介绍这么好看的对象?
      
      “齐营长,这就是我那大侄女,姜双玲。”见人出来了,姜传福笑着介绍,边上还站着生产队长,妇女主任。
      
      齐珩看着姜双玲点了下头,淡淡道:“齐珩。”
      
      姜双玲笑了,客套了一句,“齐营长。”
      
      “姜同志。”
      
      两个人的语气都是生疏的不冷不热,旁边的几人互相看了几眼,而后露出过来人的微妙笑容,“咱们也不多说了,让年轻人自己说。”
      
      说罢,姜传福就带着人出去了,此时李二花也进来拧着姜红萍的胳膊出去。
      
      妇女主任嘿嘿笑着凑到姜传福身边小声道:“这齐营长和你家大姑娘站在一起多配啊,还是你们姜家的姑娘会挑男人。”
      
      一听到这话,李二花拧着姜红萍胳膊的力道更重了。
      
      姜红萍把她的手拍开,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一脸莫名其妙,“妈,你干嘛,都青了。”
      
      李二花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恨铁不成钢到了极点,她的眼睛里就差喷出火来。
      
      “你……”
      
      你要把妈活生生气死!
      
      *
      
      屋里剩下姜双玲和齐珩。
      
      姜双玲招待他坐下,而后倒了两杯热茶,淡淡的白气在屋子里升起。
      
      当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姜双玲才发现对方俊美的外表之下,有着不弱的威势,尤其是那双眼睛里的肃杀之气,兴许是见过血的。
      
      也是哦,他是军人。
      
      若是放个一般的人,在对方这样的气势下还不一样能坦然自若。
      
      而从小经历过各种美术考试的姜双玲,早就养成了抛却身旁万物的淡定之魂,干他们这一行的,最不能手抖。
      
      成千上百双眼睛盯着你看,手中的画笔也不能抖。
      
      不过……
      
      她现在是七十年代的乡下姑娘姜双玲,在外男面前,还是要抖一下的。
      
      姜双玲低着头抱起面前的茶碗,礼貌性地紧张一下,有技巧地抖出一阵水波纹。
      
      抿了一口清茶,把茶碗放下,轻轻的哐当一声,屋子里变得极为安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姜双玲看着对方,对方也看着她,似乎都在等对方开口说话。
      
      姜双玲:“……”
      
      敌不动我不动。
      
      几分钟过去后。
      
      就……特别尬。
      
      据姜双玲判断,对面坐着的齐营长属于那种清冷禁欲型高岭之花军官,这种人平日里应该是不会主动追求女孩子的。而她作为美院系花,从来都是被一众追求者捧着哄着的,她只擅长发好人卡,而要她主动去跟陌生男人说话,也挺为难的。
      
      第一次相亲,就碰上了硬茬。
      
      对方不为自己的美色所动,而我,虽然为他的美色所动,但我也只是想画他。
      
      这就很难办了,跟她预料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这僵持之下,也亏得他们俩能坐得住,一个军人自然定力十足,而能用一个姿势画一天的画手定力也不差。
      
      又过了半晌,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咯吱”,一个小身影溜了进来。
      
      “阿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