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土鸡蛋 ...

  •   姜双玲救回来了,读大学的名额却没了,这放谁身上都会不甘心。
      
      毕竟,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太重要了,读两三年出去,那就妥妥的能吃公家饭,能去城里,不用再在地里刨食,是能改变一生的机会。
      
      村里人包括生产队长都以为姜双玲会去闹,却没有想到她不声不响地接受了事实,这也没什么,明年还有机会,然而没几天过去,竟然传出了她要嫁个一个军官去当后娘的消息。
      
      整个村子顿时炸开了锅,一个好好的漂亮姑娘,怎么想不开去嫁二婚男?
      
      据那李二花说,那个姓齐的军官,是个营长,模样生得好,只是有一个四五岁的拖油瓶儿子,但是他家物质条件非常好,父亲去世,母亲由哥嫂供养着,他亲哥同样是个军官,还是个团长。
      
      不说其他的,就他营长一个月的工资补贴,养一家子都绰绰有余,姜双玲嫁过去,就是过去享福的,吃穿不愁。
      
      这……虽然表面听起来很好,但是没一会儿,村子里就回过味了,他们村里也有人去当兵,张家的二儿子就是,当兵七八年了,才是个连长,这个姓齐的营长,估计都三四十了吧。
      
      人家十八岁的漂亮姑娘,还有上工农兵大学的机会,也用不着去蹚这种浑水。
      
      于是就有人在李二花面前说道:你这是苛待侄女吧,给她找这样一门亲事。
      
      李二花当时就苦笑,“我这也不太愿意啊,传出去我这个做婶子的都成什么人了,只是双玲她自己愿意,我还劝过她哩,她不听……人家齐营长的条件确实好……”
      
      她话里明里暗里就是在说是姜双玲自己贪图人家条件好,要去给人当后娘。
      
      经过李二花的这张嘴,没几天就把姜双玲贪图富贵享乐给人当后娘的流言越传越广。
      
      一个家里贫苦其貌不扬不识字的女人做出这样的选择,在大伙眼里还算情有可原。
      
      可姜双玲这种学习好,长得漂亮,甚至还有许多男知青喜欢追求她的姑娘做出这种选择,在众人眼里就变成了自甘堕落。
      
      她家庭成分好,父亲又是为了修水利才……就算今年工农兵大学没有她的名字,再熬一年,应该也会给她。
      
      何必想不开去当后娘。
      
      *
      
      姜双玲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她有自己的考量。
      
      第一,她并不是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姜双玲,也不想去读什么工农兵大学。她一个学画画的艺术生,高考前为了文化课,弄得一个头两个大,如今什么数学物理化学都不想学,再说她都毕业七八年了,不想再回学校继续读书。
      
      就算是要学,也该是学画画。
      
      第二,她想要带着姜澈离开村里,这就是机会。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姜双玲,行为举止都有变化,难免引人怀疑,她也不太愿意缩手缩脚做事。
      
      更何况还有个不饶人的婶婶在,各种长辈的身份就能压她一头,留在村里不舒服。还有那“丧门星”的流言,让之前的姜澈内向胆小又不自信,姜双玲要给他换个环境,她既然已经成了他的亲姐姐,也该代替原身照顾好他。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对方是个军官,正规军校毕业,是个正儿八经不掺水的大学生。同样的,嫁给军官后,随军环境也要比外面安宁多了。
      
      姜双玲相信这个时代的军队和军人作风。无论对方是否如媒人说得那样长得不错,起码经过军队的训练,他的行为举止是干练有序的,气质也不会猥-琐。
      
      她从小看电视剧就喜欢做事光明磊落大侠,偏爱正直的人物。
      
      村里有几个男知青喜欢姜双玲,还自认才华风流地在她面前念酸诗,姜双玲当时是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谈理想谈人生聊星星看月亮……
      
      手动再见。
      
      姜双玲对他们的观感不太好,一身显而易见的撩骚渣男气质,但是……这个年代的小姑娘好像偏偏还真吃这一套。
      
      但是她不吃,拒绝。
      
      那个齐营长虽然带着个拖油瓶儿子,但是胜在没有极品公婆,没有葡萄串似的一堆奇葩亲戚,在姜双玲看来,这比那些糟心亲戚一大堆的强多了。
      
      她才来了大半个月,就在村里吃了很多瓜,谁家的婆媳怎么样啦,嫂子小姑子吵架啦,几个儿媳你来我往啦……还有什么大儿媳和二儿媳同时怀孕,分别生了一男一女,婆家一碗水端不平,坐月子明里暗里嘲讽针对,另一个儿媳受委屈想不开喝农药自杀巴拉巴拉的。
      
      听得姜双玲啧啧啧……
      
      就现在这个大环境,姜双玲也做好了一些打算,她并不是特别在意婚姻,如果跟那个齐营长处得来,那就搭伙过日子,如果处不来,也还算好过,毕竟他是军人,工作训练时间多,实在过不下去,等到七八年风气开放后离婚,姜双玲凭借自己的一手画艺,日子怎么也不会过得太差,还可以带着弟弟去鹏城闯一闯,说不定能混出个名堂。
      
      她又不是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那种女人。
      
      *
      
      看着猪栏里的两头粉嫩猪,姜双玲再一次唏嘘自己来到了一个缺衣少食的年代。
      
      幸好她也算是个天性乐观的人,没一会儿想开了,现在抱怨钻牛角尖都没有用,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应该好好的生活下去。
      
      她也不算亏,变年轻了十岁呢,如果这个时代的姜双玲变成了她,那么也希望她能在那边好好的。
      
      她帮她照顾弟弟,也希望她帮她赡养父母。
      
      “阿弟,来,吃一个鸡蛋。”姜双玲把一个土鸡蛋塞进姜澈的手心里。
      
      这是个水煮土鸡蛋,深棕色,椭圆形的,小小的一个,姜澈的小手也能把它抓稳。
      
      姜双玲捏了捏小家伙没几两肉的脸蛋,对方有一双很漂亮轮廓很深的凤眼,她最喜欢姜澈的这双眼睛,有一种古典内敛的韵味,等他以后五官长开了,这双眼睛肯定会更加好看。
      
      她刚来的时候,姜澈和村里的其他小孩一样,全身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蓬蓬的,手指缝和脸颊带着黑色的污垢,但就是这双眼睛格外吸引人的注意。
      
      姜双玲费了不少功夫,把他收拾的干干净净,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就是还有些营养不良,过于瘦弱怯懦。
      
      平日饭食没有肉,姜双玲就计划让他吃鸡蛋来补充蛋白质。
      
      “阿姐?”姜澈抓着手里的鸡蛋,仰头看她,“阿姐,你吃——”
      
      说着就要把鸡蛋推给姜双玲。
      
      就算是普通的水煮土鸡蛋,对他们来说都是值得珍惜的美味,姜澈想让姐姐吃。
      
      姜双玲右手握拳在姜澈眼前晃了晃,露出了指缝中的棕色鸡蛋轮廓,“阿姐当然也吃。”
      
      “咱们俩吃,不要告诉别人哦。”
      
      姜澈老实地点点头,“婶婶她——”
      
      “又不是从家里拿的,安心吃,吃完了蛋壳给阿姐。”
      
      最近这些天,阿姐总是喂鸡蛋给他吃,姜澈也不知道这些鸡蛋是阿姐从哪得来的。
      
      阿姐说是跟人换来的,藏在家里,每天给他煮一个吃。
      
      婶婶的鼻子比狗还灵,家里只有她藏东西的份,别人藏东西,准得被她发现。
      
      姜澈怕姐姐被发现,被婶婶骂,但是几天过去,阿姐的鸡蛋还没吃完,婶婶也没发现。
      
      因为怕外人说闲话,姜家全家一起吃饭,都是一样清汤寡水的饭食,但是李二花经常私下开小灶,就是为了避着他们姐弟俩,姜澈以前知道,姐姐也知道,但是阿姐那时总是对着他摇摇头。
      
      “好了,蛋壳给阿姐。”
      
      姜双玲用废旧纸张将蛋壳包裹起来,攥在手心里,在姜澈看不到的地方,她手心里的这团废纸凭空消失了。
      
      姜双玲穿越到七十年代的第一天就发现,她把自己租的那一间民宿也带了过来,那是一间带院子的二层小楼。
      
      当时发现这件事的姜双玲可没高兴坏了,这就说明她能在随身携带的民宿里种菜养猪养鸡啊!!在这七十年代起码是饿不死了,然而……
      
      她高兴的太早。
      
      因为她的这一栋随身民宿居然是会“重置”的那一种,每到晚上零点,它就会恢复成最初的样子。
      
      开始姜双玲不知道,白天苦哈哈在院子里松土挖坑种下一排小菜,结果第二天去看,傻眼了。
      
      一切恢复原状。
      
      种下的东西全没了。
      
      就好比她刚才扔进去的蛋壳,只要到了晚上零点,民宿就会跟清垃圾一样自动将它消除。
      
      她带过来的随身民宿不能种东西,也不能养鸡养鸭,更不能储存东西。
      
      姜双玲欲哭无泪。
      
      不过,事情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虽然每天会重置,她不能在里面种菜,这也意味着,她从民宿里拿走某样东西,到了第二天零点,民宿会把那样东西自动补齐。
      
      她穿来的时候,恰好是搬进民宿的那天,民宿里空荡荡的,院子也荒芜着,只有她打包的简单行李。
      
      “如果早知道会带着它穿越七十年代,我就应该先搬个超市进去……”
      
      “最不济,也去买点肉啊!”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她的行李大部分是画册画笔颜料之类的绘画用品,姜双玲画了二十多年,对她来说,什么都能将就,唯有收集的心爱颜料不能丢。
      
      然并卵,颜料不能当饭吃。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
      
      民宿里还算有点吃的:
      
      民宿主人送的一小罐野蜂蜜;搬家时邻居在院子里用大锅炸猪油,姜双玲去凑热闹,送了他家孩子一幅画,被邻居送了一小碗猪油和两个自家养的土鸡蛋;另外就是她搬家时带着的一斤大米和一个没吃完剩下的皮蛋。
      
      她打算煮皮蛋瘦肉粥。
      
      但是肉还没来得及买,人却已经穿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