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喜欢你 ...

  •   第5章

      到了金家办婚宴这天,郁想才真正知道郁家一共有多少口人。
      刨除掉她和她在外地出差的父母,以及在外旅居的郁家祖父祖母,竟然还有足足二十二口人。

      郁想和系统聊天:难怪郁家的人缘越来越差呢,人家揣十万礼金,去三个人。这家揣十万礼金,去二十三个人。
      系统如果有嘴角的话,这会儿大概已经在抽抽了。
      不过仔细想一想,郁想说的话好像……还挺有道理?

      等郁想慢吞吞地吃完早餐,再走向客厅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在化妆了。
      郁家专门请了三个化妆师。
      一时间,空气里都弥漫着粉底和香水的味道。

      郁想咂嘴:阵仗居然这么大?

      系统理智地分析了一下:【郁家着急了吧。】
      郁想:着急?怎么,明天就要破产啦?
      系统:【应该是你的小姑父要破产了,他曾经是小有名气的华尔街操盘手。因此,郁家老大、老三、老四,在他那里都有资金投入。他一破产,大家都得跟着玩完……】
      郁想:这一家人连鸡蛋不放同一个篮子的道理都不懂吗?
      系统:【面对金钱,不是人人都能有这样的理智。而且,他们也没多的鸡蛋了。】
      郁想:行叭。

      大家都在忙,也没什么人注意到郁想。
      甚至没有人喊她过去化妆。
      郁想也无所谓,这又不是要上台表演了,她急什么?

      系统和她吧嗒吧嗒聊了一会儿。等郁家人都准备出门了,系统才想起来……
      它为什么要陪郁想聊天?
      系统难道不是冷冰冰下达任务就好了吗?!

      这边郁想坐上车,就给沈总打了个电话。
      系统想插声重新树立系统威严,都找不着机会。

      沈总电话接得很快。
      甚至像是早就在等郁想的电话了一样。

      “郁想你现在在哪里?能来公司吗?”沈总在那头问。

      “正要和沈总说呢,我今天得请个假。”

      “呃……”那头的沈总顿了顿。
      其实郁想迟到早退不是头一回了,不过正儿八经请假的时候还真不多。

      沈总目光闪动:“行啊,没问题。反正今天公司也没什么事。……你是要去干什么啊?”

      郁想:“去参加个婚宴。”

      沈总一下就知道她要去哪家婚宴了。
      金家。

      这个金家,过去是做矿生意起家的,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快车,后面搞地产和金融赚了个盆满钵满。
      也真不愧对“金”这个姓氏,金家不仅能赚,撒钱的手笔也大。这次金家嫁女儿,各大报纸周刊、门户网站,都是头条!
      金家更邀请了大大小小无数豪门,只为博一个热闹场面。

      储大少和凌琛远应该也会去吧?

      沈总想到这里,笑得两眼微微眯起:“行,你去。有事再打电话。”

      郁想挂了电话直摇头。
      这都不辞退?

      系统也在想呢。
      你这公司留着郁想,得多倒霉啊。

      这时候旁边响起了一道声音:“郁想,你还在那家公司上班呢?”
      “嗯。”郁想应声转过了头。

      问话的是原身三叔的女儿,郁想得喊一声二堂姐。
      如果不是有系统,郁想完全记不住谁是谁。

      “早点辞了吧,咱们家人在那种公司当什么网红,有点丢脸了。”这位二堂姐说。

      但不等郁想开口。
      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的三叔就口了:“你这孩子,瞎给你妹妹出什么主意?这家公司也是好不容易才进去的,还能换到哪里去?挣钱嘛,不寒碜。……郁想你上个月工资发了多少啊?要真是太低的话,那还不如回自己公司呢。”

      郁想迷惑.jpg
      搁我面前唱双簧呢?
      一个明贬,一个暗损。

      郁想倚着靠背,笑眯眯地说:“好啊,我早就觉得这个工作累人了,我才不想干活儿呢,也讨厌别人支使我。我可是郁家千金对吧?三叔,你那儿有什么工资又高,又不用干活儿的职位吗?我要求也不高,一个月十万就行啦。”

      三叔:“……”

      二堂姐更是恨不得指着郁想鼻子骂,你想得美!
      我都没这样的工作呢!

      三叔语塞,郁想却没停下。
      郁想:“三叔现在公司还能发得出工资吧?”

      三叔额头青筋一跳,怒道:“谁和你说的?这都什么胡话?”
      郁想:“手机平台推送的,平台叫来阅,好像是属于东方传媒吧?三叔你不是有他们老总的号码吗?你打电话去骂他们一顿。”

      三叔:“…………”他这下彻底不想和郁想说话了。
      东方传媒老总的小舅子多牛逼,根本不是他们现在惹得起的。

      车里这下安静了。
      连二堂姐看见自己爸爸吃瘪了以后,也只能憋着闷气,不敢再和郁想装逼了。

      郁想就是个二皮脸!
      根本不知羞!
      二堂姐恶狠狠地想。

      系统是服了。
      系统:【也许应该将你送往年代宅斗文的世界】

      郁想靠着窗户小憩,眼皮都不带掀一下的。
      郁想:【拉倒吧,都一样得死】
      系统只好不说话了。

      它是能看见郁想现在的样子的。
      年轻的漂亮女孩儿,窗外的光影从她的面庞流动而过,妆点了她的眉眼,也让她看上去有一点楚楚可怜。

      系统心想,有些事就是这样的,不会因为你是个好人,就一定能得到好运。
      糟糕的结局,你有时候注定无法拒绝。

      就在系统充满哲学气息的时候,车在一座古堡外停下了。

      这是金家的古堡。
      金家毫不掩饰地将来客分了不同等级,再派出不同的人分别接待。

      安静的车厢里终于又响起了声音。
      三叔望着窗外,实在按不住内心的羡慕和激动:“那是储家和周家的车吧?”
      二堂姐一下也趴住了车窗:“金成雄都亲自去接了,能让他放低身段的,还有几个?”

      这时候有车童敲了敲他们的窗户:“您好,请走这边。”

      “正门都不是咱们走的。”三叔叹气。

      等停好了车,很快就有人引着他们进入到古堡中。
      古堡内打扮靓丽的年轻女伴,正举着自拍杆,也不知道是在直播还是录vlog。

      二堂姐皱眉说:“真丢脸。”

      近年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气,很多豪门大少除了在娱乐圈、模特圈找找女朋友外,还开始找网红了。
      所以今天还真有带网红女友来赴宴的。

      距离郁想不远的地方,就有个微博粉丝量高达九百万的网红,她正在直播。
      “哎呀没有没有啦,我不是什么有钱人。真的只是蹭的朋友帖子。”
      “金家真的太壕了,听说陪嫁是一座价值3亿的豪宅。”
      “你所知道的社会名流今天在这里都能见到……”

      直播间的弹幕也刷得飞快。
      观众们对于窥探豪门八卦,见见世面,是有着相当浓厚兴趣的。

      就在她的镜头一转,把郁想也扫进去了的时候。

      【那是小黑书平台的鱼鱼吧?】
      【谁?】
      【就小黑书上那个名媛啊,之前还晒过自己的包,被嘲讽是假名媛,去希尔顿都要靠拼团】
      【假名媛还能出现在这里???】
      【你们看错了吧,和直播的时候不像一个人啊。直播的时候是欧美妆来着。】
      【鱼鱼谁?什么瓜?求科普!】

      正在直播的网红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镜头转了一下,这下话题讨论的重心就转移到这个什么鱼鱼身上去了。

      “我先带你们进去参观一下古堡的花园啊,很漂亮的,没准能在这里看见很多平时见不到的人物哦。”
      她拿着自拍杆往里走。

      “啊?你们要看看那个究竟是不是鱼鱼啊?”网红有点犹豫。
      因为这很容易被别人抢了风头。

      但看着直播间里暴涨的观看人数,她还是点了头:“行,我先找找看啊,不一定能找到。”

      古堡里说是一个婚宴,其实更像是一个大型社交场所。
      等一踏进门,郁家人也就各自散去,寻找自己相熟的老总谈天说地拉生意去了。

      只有郁想。
      “我得找个舒服的地方。”

      郁想从前面会客厅转到了东花园,再从东花园转到西花园。

      网红找了一圈儿,也没能找到郁想的踪影。
      她穿着高跟鞋也实在不容易,就只能尽量和观众解说道:“你们看见了吗?其实有钱人也是抱团的。越有钱的,也就只和越有钱的玩儿。牛逼的人,都是金家人陪着聊天。
      “比如你们看那边,通星集团的老总,陪他的是金总的儿子。
      “再看那边,卧槽,那是储礼寒!储礼寒你们听过吧?不行,我不敢拍到他。那是老金总亲自陪着说话的角儿。
      “你们应该也懂了,其实有地位权势的人,往这儿一站,就不缺巴结的人。我找了半天没找到那个鱼鱼,估计是她在这个名利场里有点格格不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真是假名媛啊!】
      【那她怎么有资格来这里?】
      【可能某个富二代带进来的?】
      【她一直塑造单身形象呢……】

      郁想对此一无所知。
      她连公司都还没去,哪儿知道自己究竟是干嘛的。

      郁想在西花园坐了会儿:“靠,蚊子好多。”

      系统:【重要剧情人物正在靠近中!】

      郁想“啪”打死了一只蚊子。
      郁想:“突然想起来……”

      系统:【什么?】
      突然想起来你不应该弄出动静,应该先蹲等剧情人物了吗?

      郁想:“我没带纸。”
      她嫌弃地看向掌心的蚊子。

      系统:【……】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谁给你发的帖子?你他妈也有资格来?”开口的人,声音暴躁。

      “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来和我说这些话?”回话的人语气同样很吊。
      那是凌琛远的声音。

      “你信不信,我今天就算在这里打你一顿,老储总也说不出什么话。”
      “你试试。”

      “啪”一声脆响。
      郁想又拉着脸拍死了一只蚊子。

      系统:?
      系统:【你就不能先忍忍?】

      郁想:它吸我血,不能忍。

      “谁?!”
      那边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郁想这里的动静。

      郁想不高兴地和系统说:“万物有灵,除了蚊子。”

      “谁?出来,别让我再说第二遍。”草丛那头的人喊。

      郁想一提裙摆,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出去。
      她今天穿的是水蓝色抹胸长裙。
      没有多余的装饰,甚至连一件亮眼的珠宝都没有佩戴。
      但郁想是个标准的美人,她精致明艳的五官,足以压过一切华服珠宝的光彩。

      面前的年轻男人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愣了愣,然后才问:“你叫什么?怎么在这儿?”

      郁想没搭理他,目光直接从他肩头越过,最后落在了凌琛远的身上。
      郁想:“又见面了哈。”
      凌琛远没空搭理她。
      她不会不分场合到,打算又在这里向他示好吧?

      郁想微微一笑,得体地问:“有纸吗?”

      面前的年轻男人又是一愣,然后本能地摸了摸身上的兜:“……没有。”
      于是郁想看向凌琛远:“你有纸吗?”
      凌琛远连摸都懒得摸,他说:“没有。”

      郁想指了指他胸口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那个借用一下可以吗?”

      想骗他贴身的东西?
      凌琛远:“不可以。”

      郁想问系统:这人是不是有病?
      系统:【私生子设定,美强惨男主,对任何人都抱有戒心嘛】
      嘿吃瘪了吧?

      郁想:讲道理,要说美的话,还是储礼寒更胜一筹。可惜变-态扭曲了他俊美的面孔。
      系统:【……】

      二楼的露台。
      储礼寒刚刚在这里落座,老金总殷切地挨着他坐下,一手将茶杯递给他:“上次在国外的那个事……”
      他说到一半,突然发现储礼寒的心思压根不在这里。

      储礼寒在看……楼下?
      楼下有什么吗?
      老金总只好跟着往下看,这一看,就看见了他那小儿子,和储家私生子站在底下。嗯?还有个女孩儿?

      老金总面上一红,有点尴尬。
      他高声喊:“金亦轩,给老子滚上来。”

      郁想:?
      楼上有人啊?

      她面前的年轻男人更先抬起了头,喊了声:“爸,储大少,你们怎么在这儿?”

      老金总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老子还想问你呢,不是让人把西花园锁起来了吗?”

      这时候郁想也才跟着抬起了头。
      阳光有点刺眼,她只能将双眼微微眯起,然后才勉勉强强看见了储礼寒的身影。

      郁想问:“有纸吗?”

      老金总一愣,抿唇想说这是谁家的啊,这是和我说话呢?倒挺不客气。
      老金总正要叫保镖下去把人从花园疏散出去。

      储礼寒朝前微微俯了俯身,他回答了那个女孩儿,说:“没有。”
      不过话音落下后,没等郁想再问,他就屈指,把胸前口袋里叠起来的方帕扯出来,扔到了楼下。

      郁想伸手一抓,抓得稳稳当当。

      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愣。
      老金总和他的小儿子都没想到储礼寒会搭理郁想。

      郁想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
      她抓着帕子慢条斯理地,一点一点将手掌擦干净了。

      凌琛远:“……”
      他这时候也才发现是自己多想了。
      郁想根本不想收藏他的手帕,而仅仅只是想拿来擦掌心的死蚊子……

      因为储礼寒的意外举动,老金总一时间也拿不准这楼下的女孩儿和他是什么关系,当然也就不好再下命令了。
      于是气氛好像稍稍尬住了。

      等这头郁想擦完手,她抬头问:“要还给你吗?”
      储礼寒眉心微微皱起。
      他有点洁癖。

      储礼寒:“不用。”

      郁想转头就一个三分球,投进了垃圾桶。
      储礼寒:“……”
      虽然他不要。但她也不能扔得这么干脆利落吧?她不打算留着当个凭据?

      郁想扔了手帕,转过身,对凌琛远二人说:“行,没事了,你们继续,打吧。”
      凌琛远:“…… ”

      郁想拖着裙摆往外走。
      凌琛远目光闪动两下,跟了上去。

      当着储礼寒的面,他当然不可能动手。
      否则那不是像表演给他大哥看戏的小丑吗?

      “你不是喜欢我吗?”这边刚走出西花园,凌琛远就出声问。

      嗯?
      郁想回了下头,才发现凌琛远跟上来了。

      郁想:“啊。”
      回答得十分地不诚恳。

      系统只好在她脑子里大喊:【人设!人设!】

      郁想舔舔唇:“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其实我刚才就是偷偷在看你呢。”

      凌琛远哼笑一声:“看我打架?你好像没有半点心疼和担忧啊。”

      郁想:“因为你在我心目中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你最吊,没有人能打败你啊。”

      凌琛远面色突然一沉,低声问:“你是不是储礼寒的人?他派你来接近我?”

      别自恋了哥哥。
      郁想舔舔唇,说:“您看我这么狂傲不羁,储礼寒雇得起我吗?”

      凌琛远嘴角抽了抽。
      那倒……确实。
      如果是储礼寒派来的人,应该更有手段才对。更何况,目前储礼寒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恐怕根本不屑于对付他。

      凌琛远眯起眼:“那这就是你的喜欢吗?你的喜欢,我可看不见。”

      您可真是条狗啊!
      不,狗都没您强。

      郁想记得原著里,这会儿凌琛远都该对女主有好感了,已经暗地里准备拿下女主了。
      这还和她讨论喜不喜欢的呢?

      不过想想也正常。
      古早霸总小说里的男主通常都表现为,除了女主外,一切女性都是他的工具人。
      他们可以拿这些女性来为女主挡枪受罪,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女性的家世财富,给人家名分,但就是不给人家爱,因为唯一的爱都在女主那里了。最后还得把人弄死给女主腾地儿。

      不愧是你!
      狗男主!

      郁想咂咂嘴,深情且温柔地说:“对啊,这就是我的喜欢啊。我喜欢看你被辱骂时,露出隐忍不快的神色。我还喜欢看你和对方打起来的时候,眼角一点血痕拉长,带出你眼底一点压抑而又狠戾的光,你也许会气喘吁吁,衣角掀起来的时候,还会露出你的八块腹肌,上面青紫凌虐的伤痕交错……”

      系统:?
      系统:【你真的是在表白吗?】
      我很怀疑你,但我没有证据!

      郁想:在呢在呢,都快赶上性-骚-扰的程度呢。
      系统大为震惊,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落后了。

      系统:【你要不要仔细看一下凌琛远?】
      郁想:咋了?
      系统:【他的拳头都捏紧了】
      郁想:宝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吗?难不成我还真要一番表白让他爱上我吗?那可不行,他是女主的。

      系统一个幡然醒悟:【对,你说得对】
      是它错了。
      郁想很有觉悟!

      凌琛远气极之下。
      他气笑了。

      凌琛远:“你在故意激怒我吗?”

      郁想擦了擦眼角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你不相信我吗?我太伤心了。”

      凌琛远动了动唇。

      郁想放下手:“你不相信就算了,我走了。”
      表演好累。
      她要去干饭了。

      凌琛远:“……”
      他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这个女人。

      而这时候,那个还在直播的网红,终于发现了郁想的身影。
      “和她说话的人是谁?呃,不认识。”

      【稍微有点眼熟!】
      【看最近的八卦了吗?他好像是储家的私生子】
      【不是吧,我觉得他很像国外那个靠软件开发起家的新贵弗格森先生,ins上有很多他的照片,我觉得特别像】

      这时候保镖也正和储礼寒汇报呢。
      “我们看见那位郁小姐了,她还在和凌琛远说话。”

      储礼寒坐在沙发上,老金总已经教训儿子去了,并不在他身边。
      储礼寒问:“说了什么?”

      “太远,听不见。”

      “说了多久?”
      “已经好几分钟了吧,好像还没说完。”

      储礼寒顿了顿,还是开了口:“一会儿直接把人带过来。”
      “是!”

      这边郁想转身要走。
      而凌琛远一下扣住了她的手腕,沉声道:“既然你说你喜欢我,那今晚你就当我的女伴怎么样?”

      郁想很想问,那女主呢?
      但很快她就又想起来。
      像男主角这样腹黑的人设,当然不会这么快就暴-露自己的心上人,让别人拿心上人去对付她。

      目前也就只有女主的姐姐才知道这回事。

      我工具人的一生就要从此开始了吗?
      我觉得不行。

      郁想轻轻叹气:“我也很想做你的女伴。”

      凌琛远看着她的脸,心底冒出了四个大字:谎话连篇。

      郁想皱眉:“但是呢,今天我来参加这个晚宴,其实是来相亲的。一会儿我大伯就要带我去见男方了。如果被他们看见了,事情会很糟糕。你懂吗?除非,你现在就去和我大伯说,你要和我结婚。”

      凌琛远顿时飞快地放开了她的手腕。
      他这下是真弄不清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他当然不可能和她结婚。

      凌琛远走到她的肩旁,垂首,附耳,低声说:“那你就解决好你的相亲对象,再来和我说喜欢吧。”

      郁想转过头,眨眨眼:“下次说话不要离我这么近,不然我会以为你也喜欢我。”

      凌琛远眼皮一跳,火速拉开了一丈远的距离。
      这个女人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脸皮薄。

      他不再看她。
      额头青筋直跳地走远。

      那头储礼寒的保镖可算找着了机会,等凌琛远一走,立马就冲上了前。
      “郁想小姐对吗?”这次他可是认真再三核实了。

      “储大少要见你。”保镖说。

      郁想当然不会觉得,这是因为储礼寒准备对她负责了。
      最好也别负责。
      和这样一个大反派同时出现在一张结婚照里,我都觉得睡不好觉啊。

      郁想当然没让系统知道她的这些心思,她在心底嘀嘀咕咕完,就跟着保镖上了二楼。

      旁边直播的网红看得目瞪口呆:“卧槽她怎么上二楼了?”

      【二楼怎么了?】
      【我看不懂!】

      “正儿八经权贵的休息室啊!刚才我就只看见老金总和小金总,还有储大少上去了。那儿入口有保镖守着呢,看见了吗?一般人根本上不去!”

      【卧槽卧槽!】
      【所以她到底是真名媛还是假名媛?】

      此时郁想踩在静音地毯上,缓缓走向尽头的房间。
      房间门打开。
      里面静得要命。

      郁想沉思了三秒钟。
      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不对,这是法制社会。

      草。
      不对。
      古早霸总小说从来不遵守法律!砍手砍脚还挖人心!

      “郁小姐?”身后的人低低出声。

      门内坐在沙发上的人,缓缓站了起来,并转过了身。
      他的身形高大,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将影子拉得长长,于是更显得他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了。

      “不敢进来?是怕我问你,为什么和凌琛远待在一起吗?”
      “你和凌琛远什么关系?”储礼寒问。

      系统很兴奋:【现在告诉他,你要和他结婚!】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算是两更合并了,有6800+ 晚点再更一章,我要凑够上榜三万字呜呜呜哭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