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麦丽素 ...

  •   秦修远面无表情:明知故问。
      
      秦忠无奈道:“大喜的日子,还是请将军自己进新房取药吧,属下去实在不合适……”
      
      此时新房外的丫鬟婆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特意唤人来取药也不妥,下人嘴杂,怕是会议论将军不进新房一事。
      
      秦修远确实头疼得厉害,瞪了秦忠一眼,便抬手,不客气地推开了房门。
      
      坐在锦绣红床上的小姑娘,似是被吓得微微颤了颤,凤冠上的红盖头随之拂动,看似忐忑不已。
      
      他微微扯了扯嘴角,上前冷冷道:“你,站起来。”
      
      唐阮阮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只得乖乖站起身来,可她蒙着头,也看不见,一起身,额头便“咚”地撞到了拔步床的挂檐上。
      
      “嘶……”她不禁吃痛出声,却又不敢去揉,只得乖乖立到一旁。
      
      似是听到眼前人低笑了声,她不禁更加窘迫。
      
      透过盖头下方的空隙,她看到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掀开床褥边缘,果断拿走了那个小瓶子——
      
      那不是我的麦丽素吗!?
      
      唐阮阮内心崩溃,为什么要没收我的麦丽素!?
      
      可她生性胆小,咬着唇不敢出声,额角的伤已经让她眼含泪花了,这会儿更是满腹委屈。
      
      “刷”——
      
      秦修远见这小姑娘呆呆立着不动,便顺手掀了她的盖头。
      
      华丽繁复的凤冠之下,一双杏眼正泪汪汪地看着秦修远,那眼睛里如同有一泓清泉,似乎睫羽一忽闪,便要倾泻涌出。秀挺的鼻峰下,小巧的丹唇轻咬,梨涡浅浅,一脸无辜。
      
      秦修远微愣了一瞬,随即冷声道:“本将军还有事,你自己安置吧。”
      
      唐阮阮一脸不可置信:“真的!?”
      
      秦修远有些无语,微微点头。
      
      她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面上已藏不住笑意:“将军慢走!”
      
      秦修远有些疑惑地转身,出了新房。
      
      她好像巴不得他快点走?!
      
      门被合上——唐阮阮瞬间摊软在了床上,新婚之夜,新娘偷吃麦丽素被新郎抓包,也真的丢脸至极。
      
      不过本来秦修远对原身也没什么好感——
      
      她记得原书中写道,三年前的无人谷一战,镇国公和虎啸将军惨死,也就是秦修远的父亲和大哥,而那次事件的祸端,便是源于左相刘植错误的决策。
      
      而刘植之子刘书墨,和原身唐小姐有青梅竹马之谊,唐小姐原本很可能成为刘植的儿媳妇,却因一纸诏书,被嫁到了镇国将军府来。
      
      有了这一层牵扯,秦修远不把对刘家的恨发泄到唐阮阮身上就不错了,怎么还会有好脸色?
      
      唐阮阮想到这,不禁觉得这个锅背着很是郁闷,于是习惯性地伸手去掏口袋——这才想起,麦丽素被秦修远拿走了!
      
      ———————————————— 
      
      “将军,快服药吧。”秦忠麻利地倒了一杯茶。
      
      秦修远坐在书桌前,拿出了药瓶。
      
      拔开塞子,便看见了里面的黑色药丸。
      
      秦修远皱了皱眉,这药丸也做得太大了!用茶恐怕是难以送服。
      
      他倒出一颗放在手心,怎料闻到了一股香甜味,他面色稍霁,便将大药丸送入口中——
      
      端起茶杯,却突然愣住——
      
      巧克力在口中逐渐融化开来,甜蜜中带着一丝微微的苦,由舌尖到舌根,都充斥在绵密丝滑的享受当中,他竟然舍不得喝下一口茶来冲淡口中的味道。
      
      慢慢地,直到秦修远感觉口中的味道淡了,便不由自主地嚼碎了剩下的药丸——他的凤眸微微张大,怎么这么脆?!
      
      麦乳精的脆,完美抵消了巧克力的甜,咀嚼带来的快感不言而喻。
      
      一颗麦丽素入喉,秦修远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秦忠见他没说话,道:“将军,新药感觉怎么样?”
      
      秦修远点点头:“似乎颇有效果。”神经一放松,好像真的没那么疼了。
      
      孟太医的药总算是有些进步……而且味道上乘。
      
      秦修远迟疑了一瞬,问道:“这药,一天……只能吃一颗么?!”
      
      秦忠:难不成要当饭吃!?
      
      ————————————————
      
      新房的床就算再舒服,唐阮阮也没有睡好。
      
      昨晚秦修远没按规矩跟她喝合卺酒,那后面便也没有人来给她上菜,她自己不敢出去找人,便巴巴地饿着睡着了。
      
      一大早就被丫鬟采薇叫醒,说要去向老夫人敬茶。
      
      此时的唐阮阮,正没精打采地坐在镜子前,任由采薇打扮自己。
      
      采薇生得一双柳叶眉,细长的月牙眼睛,她一边梳头一边道:“小姐的发质真是好,又黑又亮。”
      
      她突然瞥见小姐额角上有一抹乌青,心里一颤,小姐莫不是想不开撞了墙?
      
      丫鬟采萍一边整理被褥,一边嘟囔道:“咱们小姐什么不好?偏偏嫁给了这样的姑爷!”
      
      她心里对这位新姑爷很是不满。
      
      采薇瞪了她一眼:“铺你的床!”这样说出来,小姐岂不是更伤心?
      
      毕竟大婚之夜,新郎都不来新房睡,说出去小姐定要被人耻笑,小姐如今这样,肯定受不了任何刺激!
      
      这两个丫鬟都是从学士府陪嫁过来的,自然是更加心疼她。
      
      采萍默默噤了声,手上加快了铺床的动作——“叮……”
      
      有一个白色小瓷瓶,从床上滚落下来。
      
      唐阮阮被惊得睁开了眼,她有些疑惑:麦丽素怎么还在这?
      
      采萍也奇怪地捡起来,道:“这是什么?”
      
      唐阮阮道:“拿给我看看!”
      
      采萍便立即呈了过来,唐阮阮拿起瓶子,拔开塞子,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让人几欲作呕。
      
      她皱了皱眉,终于明白了,秦修远昨晚是想来拿这个瓶子!
      
      若这是药,那他岂不是吃错药了?
      
      她有些无语,默默问道:“将军可在府中?”
      
      采萍一听这话更来气了,她愤然道:“据小厮说,大将军一早就去京郊练兵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这新婚第一天,哪有不陪新娘子敬茶的郎君!?也太过分了!”
      
      采薇用手肘碰了碰她,示意她别说了。
      
      唐阮阮倒是全然不在意,想着什么时候碰见他,再把药还给他。
      
      “把这药收起来。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这就去正厅见礼罢。”
      
      

  • 作者有话要说:  秦修远:吃错药会死吗
    唐阮阮:还我麦丽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