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乖乖的 ...

  •   迟深目光沉沉地看着阮意,唇角弯了弯,声音压得很低,话却是对着几个社会哥说得。
      “谁欺负得她?”
      阮意通红着一张脸,趁社会哥愣神之际,也狠狠甩了一个巴掌给他。
      她的眼眶有点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吹得,语气微凉,“我长这么大,你是除了我爸外第二个敢打我的人,胆子真大啊?”
      阮意手用力扯住社会哥的手腕,微微冷笑,使劲一掰,胎脚踹在他心口上。
      社会哥还没从看到迟深的惊讶中反应过来,就被阮意踹翻在了地上。
      阮意摇了摇头,“你以为我弄不过你?”
      她只是那时候刚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她看不清,好像是他。
      真的,就愣那么一会儿,希望刚刚冒出了头,就已经被人揪着头发了。
      后知后觉,她的头发还是生疼生疼的。
      她突然很想哭。
      第一次来被关向东打得时候她没哭。
      去迟家,和他们分别的时候她也没哭。
      就现在,她真的好想哭,鼻子酸得厉害,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脸上还是一股火辣辣地疼。
      小姑娘仰着头,看着迟深,没吭声。
      迟深看着这一幕,气极反笑,胸腔微微起伏,“能耐了啊?阮意。”
      阮意“嗯”了一声。
      迟深摁着手机屏幕,打了个电话。他的唇还勾了个弧度,笑得很温柔。
      然后迅速挂断,手机往旁边随便一扔,他优雅地撸起袖子,直接往社会哥脸上揍了一拳。
      社会哥吃痛,其他几个一看事情不妙,扭头就要往迟深身上揍。
      而徐梦瑶因为害怕,早在看到阮意揍社会哥的时候,逃了。
      她也没想到会把事情闹那么大。
      迟深擦了一下嘴口的血迹,他放肆一笑,阴沉着张脸,把视线看向阮意,“不是喜欢玩儿吗?”
      “我来教教你啊,教你怎么玩儿。”
      阮意愣了下,还没等她说什么。
      迟深就把两个人揍翻在了地上,他单膝跪地,冲着那个打阮意的社会哥又抽了一巴掌。
      “欺负小姑娘,你他.妈够意思啊?”
      其他三个人身上也挂了彩。
      他.妈的这小子真能打。
      少年危险地勾了勾唇,“你们一块儿上?”
      坛子供着背,背上深深的疼,语气稍有些讨好,“这事主要是我们妹妹不懂事,算了吧,啊?我再叫小壮给你陪个不是?欺负了小姑娘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迟深觉得好笑,眸子犯着瘆人的冷光,勾了下唇,“怎么?我家小姑娘受了委屈了,一句道歉就打发走啊?”
      “你瞎几把是不是脑子瘸了啊?”
      坛子笑得僵了一下。
      迟深慢慢站起身,几个人作势后退,迟深冷笑,一只手腾出去就扣上了比他矮一个头的坛子,他压着他的脑袋往地上揍。
      轻轻揍到他耳边,“呵”了一声,“我这人不太喜欢护短,但我不能让你顶着一副欠揍的脸在我这边自以为很慷慨大度地耀武扬威。”
      “你要知道,我们小姑娘也是有人护的。”
      少年语气很凉,按捺着脾气,“你们那个什么妹妹算哪个玩意儿啊?”
      阮意就静静地站在那儿,风吹得脸上还是很疼,但少年的每一个举动都好像是证明她还是有人在意的,有人疼的。
      远处的光轻飘飘地亮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她整个人,都好像是被谁不声不响地暖了个遍。
      ——
      
      迟深刚刚打得那个电话是给钟管家的。
      几个社会哥想逃得时候,钟管家已经带了十几个黑装革履,穿戴整齐的保镖过来了。
      钟德一脸紧张地看着阮意和迟深,“小姐,少爷,没事吧?”
      问完,钟德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
      鬼才会没事呢。
      他家金尊玉贵的小姐脸上多了一个多大的巴掌印啊?
      他家千娇万宠的少爷嘴边上这什么?血印子呐?!
      这要是被先生和夫人知道了,该多心疼啊!
      在钟德心目中,阮意已经确确实实是迟家的人了,他还记得先生给他说小姐身世时是一脸怎样的表情的。
      明明就该是个捧在掌心上的小公主哟,来了他们迟家可不能受委屈。
      钟管家沉着张脸,报了警。
      迟深从钟德手里接过纸巾,擦了下手指。
      后续的手续全都是钟德一个人在搞,给了几个社会哥点教训,剩下的去局子里再说。
      迟深从头到尾的脸都是面无表情的,微风抚过他的面庞,少年轻轻眯了下眼,看向阮意,笑,“还不过来?”
      阮意慢慢吞吞地往迟深的方向挪,就再迟深快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小姑娘才在他面前站好。
      小姑娘撇了下唇,语气似有些不满,“为什么要叫我小姑娘?”
      “我明明是你姐。”
      小姑娘垂着的脑袋突然抬起来,看向迟深。
      迟深笑了一下。
      这小姑娘真有意思。
      就是会转移话题,罪往轻里的说,还往他身上找。
      之前在学校里受了什么委屈也不告诉他。
      少年轻“呵”一声,“为什么叫你小姑娘,心里没点数啊?”
      阮意眼睛睁得大大的。
      迟深:“你还挺有脸当我姐?你不就一小女孩吗?”
      阮意想反驳,迟深没给她机会。
      少年微微低垂了下头,用手指摸摸小姑娘的脸,语气冷淡,“疼不疼?”
      阮意轻轻眨了下眼睛,嘴唇动了动,“疼。”
      少年气极反笑,唇勾了下,勾得危险又撩人,“知道疼你就不能有点脑子?”
      “你跟那个谁和平解决下不行?”
      阮意鼓起腮帮子,生气道,“她让我跪下给她道歉!”
      “她当得起吗她?!”
      “她还要让我给她扇巴掌!她要打我!”
      “她还要我的竞赛名额!”
      阮意气呼呼地说,“你和平解决一个试试?”
      少年轻微得眯了下眼,眸子里散出淡淡凉光。
      阮意听到少年带着怒气冷笑,“这么厉害啊?”
      阮意“嗯”了一声,这一声拉得很长。
      迟深手在阮意头上了揉了一下,眼里似有些看不清的温柔在动,“那告家长,行不行?”
      “告不了老师,阮意,你告家长好不好?”
      阮意咬了咬下唇,不明白什么意思。
      少年的眸子一下子有点亮,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他的声音平稳低沉,“姐姐,受了什么委屈了告诉我,行不行?”
      “我们小姑娘那么娇贵,半点委屈都受不得,也不该受。”
      阮意抬眼看他。
      愣了挺久的,空气里除了几个社会哥哀求的声音,就没别的了。
      阮意吸了吸鼻子,很慢很轻地“嗯”了声。
      少年勾勾唇,眼里碎着光,用手捧上她的脸,捏了捏,“得会儿给你涂涂药。”
      ——
      
      警察问明了情况,将几个社会哥拘留了下来。
      阮意边走边心不在焉的,她看见远处随风而动飘的草丛影子,语气拉长地喊了声,“少爷。”
      迟深“嗯?”了一声。
      阮意突然停下来,抬着红着一半的小脸看他,表情有点悲伤,“我书包好像坏了,变成脏兮兮的小兔子了。”
      阮意顿了顿,“而且,你手机好像也被扔坏了,当时我看着。”
      少年挑了挑眉,凑近点问她,“然后呢?”
      阮意张着嘴愣了下,然后说,“然后什么呀然后?少爷,你说你打人就打人,为什么要摔手机,很浪费的好吗?!”
      小姑娘的表情很是严肃。
      迟深从喉咙里散发出一丝笑意,语气可败家的,“再买一个不就好了?”
      阮意:“……”
      阮意捏了捏手指,又小心翼翼地看他,软软地说,“有钱的少爷,可怜可怜我吧。”
      迟深:“?”
      阮意吸了口气,眼睛睁得又大又无辜,“帮我买个小兔子吧。”
      然后又低了低小脑袋,“啊”了一声,“唔,我说得是,书包,可以吗?”
      少年起了点逗她的心思,“想要小兔子啊?嗯?”
      小姑娘乖巧地点点头,声音要多萌就多萌,“好不好,求求你了,弟弟。”
      迟深眯了下眼睛,心里“操”了一声。
      他姐这样他最受不了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样多撩拨人?
      又不乖又不听话的姐姐。
      迟深危险地看着她,声音有点哑,“姐,你老这套用我身上,就以为我真的会心软?”
      少女鼓了鼓腮帮子,眨眨明亮的大眼睛,眯着眼笑,“那你吃不吃我这套?”
      迟深忍不住又“操”了声,抬手在阮意头上揉了揉,“吃。”
      “我吃。”
      ——
      
      回到家的时候,阮意迅速地把书作业本子一大堆得翻了出来。
      天都这么晚了,阮意看着钟表,无声地叹了口气。
      两个字,要完。
      这时刚洗完澡的迟深边擦着头发边从上面下来。
      少年一袭白色睡衣,格外诱人。
      迟深手里拿了样东西,递给阮意。
      阮意愣了下。
      迟深懒洋洋的目光看着她,语气随意,“接。”
      阮意接过。
      是一张黑金的卡。
      阮意:“……”
      阮意:“”
      小姑娘迷惑着一双眼看向少爷。
      少爷淡淡的勾了个唇,“卡,你随便玩儿。”
      阮意“啊”了一声。
      随便玩儿。
      ——
      
      少爷将擦好头发的毛巾给了过来打扫的佣人,然后从她手里接过一个瓶罐子和一袋子棉签。
      迟深坐在沙发上,抬眼看阮意,“过来。”
      阮意犹豫了下,然后乖乖地走到迟深旁边,坐了下来。
      小姑娘抬着脸,语气微软,“干嘛?”
      少爷勾了勾唇,“脸摆好了,给你上药。”
      小姑娘乖乖坐着不动,少年用棉签沾了点药膏,一下一下,轻轻地涂在阮意脸上。
      边涂嘴还不停,“还好没肿,估计明天能消,不然你就真等着毁容吧。”
      少女嘟了嘟唇,眼皮子弯下来,“不就一巴掌吗?我抽得他也很重的,我又不亏。”
      少年用手敲了下阮意的脑袋,“你还很得意是吧?”
      少女轻轻“哼”了一声。
      “对啊,看我多厉害?”
      迟深眯了眯眼睛,唇勾了个弧度,“哟,厉害的现在被我在这里上药。”
      “可真厉害。”
      迟深故意将声音拉得挺长的,听得阮意要打他。
      “你大.爷的……”
      迟深抹完最后一点药,眼神凉嗖嗖地看着瞪着他的小姑娘,“小小年纪,学别人说什么脏话?”
      阮意:“?”
      他.妈。
      谁比谁大啊?
      还有我跟谁学的?当然是跟你啊!!
      小姑娘皱着一张脸,迟深心情很好的扬着眉,“你乖一点,弟弟给你买小兔子去。”
      小姑娘眼睛立马亮晶晶的了。
      “我弟弟简直全世界最好,独一无二,无可厚非的好!”
      ——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阮意终于把老师留的作业赶完了。
      她手旁边有一杯热牛奶,少爷给她拿得。
      小姑娘拿起来,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她看着对面已经浅浅入睡的迟深。
      少年长长的睫毛散了下来,带着微弱的呼吸声。
      阮意跑过去,小脑袋凑到少爷边上,阮意吞了口口水,认真地很小声地说道,“谢谢你,少爷。”
      ——
      
      还有一天就是月考,大部分自习课的时间也很少有同学讲话了。
      阮意觉得状态还不错,连刷了好几道题也没觉得有半点儿疲惫。
      只是。
      今天又碰到好学生了。
      她还是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人天生哪来得优越感的。
      阮意想着那事儿就算了,算是给女孩子一个面子,她什么也没说,也没告诉老师什么的,这样显得她很小气。
      呵,阮姐可是很大度的。
      第三节下课的时候,迟深被姜主任叫过去说是叫帮忙改几张卷子。
      她还记得姜主任一脸的无所谓,“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这节课间长,还不如帮老师做点事。”
      阮意安安静静地待在座位上看书。
      她喜欢看得书有很多,名人传记,外国翻译过来的她也喜欢看,再者经典文学方面她也会涉猎一点。
      不过,青春时代谁还不爱追个小说了?
      阮意最近迷上了某位大大的玄幻灵异小说。故事的情节讲得好不精彩。
      正当要看到主角要被某某某打晕时,她手上的书就被人抽走了。
      阮意烦躁地抬了下眼,就看到了好学生那张放大的脸。
      徐梦瑶好像化着淡淡的妆,身上的香水味儿太过浓,阮意皱了皱眉。
      阮意的语气略微有些冷淡,“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徐梦瑶斜着眼看她,语气很是盛气凌人,“算你还有点脑子,没把事情瞎编造,否则我要你好看。”
      阮意:“?”
      她脑子瓦.特了?
      徐梦瑶自以为优雅地把一缕碎发别在耳朵后面,把一叠钱放在阮意的课桌上。
      看着足足有几千块钱。
      很厚一叠。
      阮意冷笑地勾了下唇,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因为阮意是坐着,徐梦瑶是站着,所以她居高临下地看着阮意,嘲讽地说,“还能是什么意思?”
      “给你点儿钱,嘴巴别漏了。”
      阮意上挑了下眉,眼角弯了弯,笑着扬唇,站起身,盯着好学生的脸,“呵”了一声。
      “你以为你算得上是个什么东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