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该死的老狗! ...

  •   刘爱国一身新衣到老朋友家显摆,一去就挨了老友的嘲笑,“哟,这是谁家新郎倌儿来了!瞧这黢黑的脑袋瓜子,您这是打哪儿来啊?”
      李中意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卷裁的四四方方的粗白纸并个巴掌大小的锡盒,锡盒里搁的是集上买的散烟叶,粗白纸是卷烟用的。俩人多年老友,用后世的话说,性情相投,三观一致,都是抽卷烟的人。
      其实林晚照已经给刘爱国买了好烟,中华熊猫有点贵,何况抽烟这事儿,以后国家还不许公共场合抽了呢。林晚照是给他买的云烟,也是中档烟了。不过,刘爱国心眼儿多,舍不得拿出来散给人,他要省着等儿子们回来,过年再拿出来抽,也体面。
      俩人一人一根卷烟抽起来,刘爱国叼着烟,摸摸脑袋,一幅虚假的无奈口吻跟老友抱怨,“你不知道啊,我家那老婆子不知道发了什么颠。一大早上就把我叫去理发店洗头,又是染又是吹又是剪的,光我们俩,一个钟头就花了一百五!简直疯了!”
      刘爱国恶狠狠的抱怨着老婆子,“那哪儿是咱们该去的地界儿!咱们村儿发财媳妇那手艺就挺好,人家才收两块五。这不,一个早上就把我一辈子推头的钱都糟完了!”
      “还有这羽绒服,我那棉袄穿的好好的,非给我买这个,又花好几百,简直不要命了!我那点家业,全得让她给我糟完!嗨,这败家的婆娘!”
      
      鲤鱼菱形改刀,抹上盐和酒,裹面粉揉匀,拎着尾巴,哧拉一声滑入冒青烟的油锅里。
      鱼炸好后搁鱼盘,林晚照另一灶眼起新锅倒新油,葱姜蒜八角花椒爆香,接着白糖白酒酱油炒酱汁,酱汁炒匀放清水,酱汁烧开,鲤鱼重新入锅,盖上锅盖,中火炖十五分钟就熟了。
      林晚照从菜袋里拿出两条新买的小黄瓜,在水笼头下刷的撸去黄瓜皮上的小刺,洗净黄瓜搁案板啪啪啪拍碎,盛入大碗倒入麻酱酱汁,筷子拌两下,菜就有了——凉拌黄瓜。
      西红柿打十字刀,开水一烫,揭去外头薄皮,切块备用。拿出三个笨鸡蛋打散搅成蛋液,灶眼儿上炸过鱼的油锅端下来,另放一只钞锅上去,待西红柿蛋炒好,那边儿炖鱼一收汁儿,端上就开饭。
      
      刘爱国在老友那里显摆一通,心满意足的回到家,见桌上摆着的菜,不禁皱皱眉,“炒个白菜就行了,怎么又是煎又是炸的,这得多少钱,还没花够啊。”
      
      热水搁砂锅煮开,搁把青菜进去,调上半勺酱油,就是一道青菜汤。
      林晚照端汤出来,好笑,“花钱还有够的?天天花也花不够。”
      “行了,今儿就算了,还没到年,别总弄这一大些个菜。”连着两天不是鸡就是鱼,他不过出去遛达一圈,回来就摆了席,哪儿是正经日子的过法儿。
      
      “平常日子就不能吃点儿像样的了。”林晚照不管他,盛两碗米饭,第一碗递给李爱国,第二碗是自己的。她挟块鱼肚子上的肥肉,配着米饭吃了起来。这鲤鱼买的大,鲤鱼太小没吃头,这条鱼三斤半,林晚照买的时候就让摊主给对半劈开,这次炖了一半,另一半也炸出来了,现吃现炖。
      “鸡还没吃完又买鱼,咱可不是老赵家,这可忒奢侈了。”刘爱国又叨叨了一遍,看到林晚照脖里挂的新手机,彻底沉了脸,“明儿可不能这么着了。这几天你花大了,手机多少钱?”
      “一千。还给你充了六百话费,我也充了六百话费。给你买衣裳买鞋两千,今儿一天,不算菜钱,咱们就花了四千四。”炖鱼咸淡正好,吐出一根长刺,林晚照问刘爱国,“我辛苦一辈子,自己的钱还不能花了?”
      “不是那么说,总这么大手可不行,咱家不是这种过法。过年孩子们都回家,每家总得给点儿,还有孩子们的压岁钱,去年我就听三儿说,他岳母给阳阳,一给就是两千。咱们做爷爷奶奶的,总不能叫姥姥姥爷比下去。”
      “这回叫他跟我说,嫌少别要!我钱又不是没地儿花!以后还不给了呢!”林晚照沉下脸,“我自己的钱,我爱吃吃,爱喝喝。你嫌奢侈,你吃咸菜去,下顿做我一人儿的,非但省钱,我还省力呢。”
      “你想的美,你吃鸡吃鱼,叫我吃咸菜。我还吃好的哪!”刘爱国也抄碗大吃起来。
      林晚照嫌刘爱国烦,可也心疼他大半辈子的辛苦,给他夹块鱼尾巴,再浇些汤汁,“咱们都这个年纪了,黄土埋到脖子的人,就宽宽心吃点儿好的吧。”
      刘爱国见不能说服林晚照,自我安慰,“哎,大过年的。”
      
      午饭后,林晚照对着家里的电话簿给大哥弟弟打电话,把自己新手机号的事告诉娘家兄弟。想了想,也跟娘家妹妹说了一声。
      
      下午小姑子家的大伟给送煤过来,林晚照要了一千块钱的好煤,大伟给卸在先前煤堆边儿上。这煤都是精煤,大小也适中,以前买的煤都比脑袋还大,烧前得拿锤子现砸,烧也不好烧,还不如多花些钱买好的,省事好烧。
      大伟卸完煤,林晚照给他倒茶,让他吃桔子,问他生意怎么样,小姑子身体好不好,年货置办如何的话。
      刘爱国背着手也屋儿来,说林晚照,“又背着我花钱。买这些煤干什么,咱烧得了么?”
      “你就剩墙根儿底下那么一小堆儿,不买冬天烧什么?”
      “咱们省省,过了年烧炕就行了。”
      大伟喝着茶直笑,“二舅,天气预报刚说要大降温,特别冷。您可别在这煤上省,冻坏了不值当。”
      “就是!”林晚照问大伟,“你妈那里白菜买了没?”
      “没呢,我说下半月再买,我妈也催我了。这可急什么,冬天这么多鲜菜,不一定就得吃白菜。”大伟家的地都是包出去给人种,每年收租金,自己不种的。
      “别买了,我们家今年种的不少,一会儿你装口袋回去,还不够你们吃?”
      “行啊。妗子你可得留够了,过年大哥他们回来,你家人口多。”
      “现在旁的鲜菜多,白菜就吃的少,就过年包饺子。”
      大伟这生意,冬天格外忙,昨儿还说今儿一早来的,结果还是下午过来,刚说两句话,接个电话又要走。刘爱国去杂物间拿口袋,给他装一口袋,今年白菜长的个大结实,一口袋也没几颗。林晚照让刘爱国再拿一个口袋,大伟忙说,“吃不了这些。”
      “给你妈撂一口袋,你们家撂一口袋,冬天省买了。”
      “今年白菜价儿贵。妗子给我省钱了。”
      “自家人,说这外道话。”
      大伟不让老两口动力气,自己扛车斗上,跟长辈道声别,就上车跑生意去了。
      
      望着大伟的货车嗡一声甩着尾气跑远,刘爱国眯着眼睛笑,“别说,大伟这孩子挺出息。”
      “是不错。”
      上辈子,不论她病中,还是老头子病中,大伟都是带着媳妇过去看的。给买东西,还塞给她两千块钱。做外甥的,能到这份儿上就是有良心。
      
      好事做到底,林晚照说,“咱家那白菜我看不少,你大哥家今年没种,问问你大哥要不要,让他自己过来拉。”
      “我还是给他送吧。叫他来拉,他得全拉自己家去。”
      林晚照一乐,这倒也是。
      刘爱国给大哥家送了趟白菜,回来后又给三弟家也送了一趟。
      今年老婆子不知怎地,每天介买那些贵菜,他这白菜拉回来好几天,就头一天炒了回醋溜白菜。家里就他们老两口,孩子们也不怎么爱吃白菜,刘爱国索性给兄弟们都送了送。
      
      林晚照第二天去的大卖场,她这年纪,不挑那些花里胡哨的款式,就选那简单的样式,干干净净的颜色,质量舒适就行了。林晚照一下子就给自己买全了,棉衣、羽绒服、保暖内衣、毛衣、厚呢料的裤子、围巾、手套、棉鞋,全都换新的了。
      买的太多,自己拎不回去,让卖场的服务员小姑娘给她送家去的。
      林晚照正收拾衣裳,刘爱国就回来了,一见满炕新衣,满地购物袋,当下都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问,“这是啥?”
      “衣裳啊。”林晚照把吊牌剪掉,用衣撑挂起来,搁衣柜里去。
      
      “你疯啦!”刘爱国忽地一声大吼,即便林晚照有心理准备也吓一跳,“你喊什么喊!”
      “你,你,你——”刘爱国伸着手指,颤抖的指指林晚照,再指指满炕的衣服,“你买这些干什么!”
      
      咔嚓——
      剪掉最后一件保暖内心的挂牌,“衣裳能干嘛,穿啊。你穿的不就是新买的。”
      
      看看身上的新羽绒服,刘爱国的气焰终于消下去一些,依旧铁青着脸,“我也是出门才穿件新的,你成天在家刷锅做饭,又不出去,买这么些衣裳干什么!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林晚照手里衣裳往炕上一摔,“你出门往哪儿去,无非就是村儿里打转!我怎么就不出门了,我难道就不去邻家亲戚走一走的?好笑!昨儿给你买你也没不要,怎么我买几件你就红眼了?!你红什么眼?!我跟你这些年,还不配买件新衣裳了?!”
      
      昨儿给这死老头子买好几身,这该死的狗东西也没说一句给她买的话!刘家门儿里祖传的嘴脸,拿着媳妇不当人。什么好东西往他们身上招呼行,没一丁点想到媳妇的!
      昨儿从大卖场出来,林晚照就憋着这口气,没见过这么自私的人!
      你心疼他几十年不容易,他拿你当免费的粗使婆子!一颗心宁心疼狗都不要用来心疼男人!狗你对它好,还知道摇尾巴;男人有什么用,买件衣裳就急赤白脸了!
      
      以前林晚照总想着,她们这辈人,哪家过日子不是这样,有多少知道心疼女人的男人呢?何况,她这代人,什么心疼不心疼的,不打媳妇的就是好男人了。
      可她如今不这样想了,昨天从大卖场出来,她就不想这么憋屈了!
      
      林晚照顶的刘爱国说不出话,可刘爱国也有个脾气,直接伸手,“把银行卡给我,以后不能再让你管钱!”
      林晚照不理会,刘爱国自己从衣柜翻出曲奇铁盒里的银行卡拿走了,离开屋子的时候,刘爱国铁青着脸说了句,“以后别出去买这些个没用的,咱不是老赵家的家风,以前怎么过,以后还怎么过!”
      
      林晚照收拾收拾新衣裳,去客厅隔间住了。
      这原是预备着老大一家子回来住的,屋里都是新式摆设,墙上还挂着老大夫妻的结婚照,在那个年代是极流行的彩照,如今看有些土了。
      厨房烧水壶呜呜呜的鸣叫,林晚照出去提了开水,在红塑料桶里兑好水温,脱了袜子泡脚。
      这该死的老狗,竟然敢拿银行卡!
      
      林晚照被深深的冒犯了!
      在农村,自来就是女人管钱!
      别说林晚照重新活了,她就是没重活,刘爱国敢收走银行卡,林晚照也绝不会这么算了!
      该死的老狗——
      
      

  • 作者有话要说:  名词解释:
    推头:以前男人或者男孩子理发,尤其是板寸,会用到一种叫推子的理发工具,所以男人理短发也会说推头。
    祝大家圣诞快乐。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中午十二点加更。
    感谢在2020-12-24 09:11:44~2020-12-25 09:0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幼幼蔷薇、长发乱飞、维多利亚萌萌、巴啦啦今天又来看文啦、天空华炎、我的小西瓜、饮东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970297 324瓶;一天太古 310瓶;菜籽 201瓶;叶文静玉 200瓶;3737、niki、妮妮梦 100瓶;totol 99瓶;鹅黄酒 63瓶;文莱 60瓶;艾琳、木木、baybreeze 50瓶;阿拉纯 40瓶;春风十里不如你、羊羊羊、18641850、绵绵、默深、soy 30瓶;稻草人の假面舞会、李长安、傅47、zzzzzzz、风里雨里,我在这里等、醉卧妖精窝、沫沫宝贝、不会游泳的鱼、小雪若凝、巴啦啦今天又来看文啦、mming、妩媚鱼_baby 20瓶;齐未夏 18瓶;evonne 15瓶;朱一龙的亲亲好甜。、一只小甜猪、傻瓜、古古早安、荣荣、两猫一狗、胆大的计算器、路过大冷天、逝水无声、Haya、爱上你哦、沉默没有不好。、夏知夏至、era、苏芮、祎儿妞妞、@、莎莎在此、小一 10瓶;吞颜、leilawu85、745732 8瓶;May 7瓶;万年迷、luoluo51、佳佳小闹猪 6瓶;晴天zl、maymayk、怀瑾、搞点月饼吃吃吧、风铃花园、cyobi、春衣、毛毛熊、晚晴 5瓶;xiao、sakusa、凡西 2瓶;跫跫、小喵三千、楠楠、mengxiang、23312063、如何、含笑的流星、燕子、绝对不能辞职的社畜23、搬家的蚂蚁、skii、~只许柔风~、hayord 、sapphire、28675963、朵喵喵~、云影、taylor、若初、琉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