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收房租 ...

  •   林晚照早上都吃的少,两个小笼包、半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就足够了。望着老头子埋头吃饭的模样,林晚照眼中露出笑意,苦了一辈子,老东西也该享受享受了。
      
      “怎么把昨儿剩菜都倒了,又没坏。”刘爱国小笼包醮着醋汁,觉着不大爽,又去厨房揪了头蒜,连醋带蒜就着吃。说起昨晚剩菜的事。
      “没坏也不吃了。电视上说吃剩菜得癌症。”。
      “胡说,哪儿有不吃剩菜的。以后别倒,我吃。”
      “你吃吧,反正我不吃。”
      
      刘爱国把早餐扫荡干净,林晚照收拾好家里,见他要封火。村里是各家自己装的暖气,每家每户一个大炉子,不是城市的统一供暖。
      “别封了,这天一天比一天冷,总封着,屋子更没热乎气。”林晚照看看灶眼,把刘爱国封的炉底用脚打开。
      “煤得省着用,过年孩子们回来可得一天一天的烧,孩子们都怕冷。”刘爱国脚抵住炉底的封火门一拉一合,又把开着的炉底关上了。
      见他还做孩子们回家过年的美梦,林晚照没说破,“买一千块钱的煤,且够烧。”
      “买那多煤做什么?”
      “我怕冷,我不省。”
      说完这话,林晚照一脚把炉底踢开,戴上旧头巾,围上旧围巾,出门去了。
      “这老婆子。”
      刘爱国嘀嘀咕咕嘟囔一句,重新把火封好后,去院子外头墙根底下抱了许多树枝进屋,烧炕。别看刘家前几年就盖了四合院的三层楼,那是专门用来出租的,老两口住的是处平房老宅,上年纪了,没盖楼,就六间平房住着,出来进去的也方便。
      知道老婆子怕冷,刘爱国舍不得多烧煤,打算把炕烧的暖暖的,整个屋子都暖和,比煤省,树枝子根本不要钱。
      
      林晚照出去遛达遛达,其实村还是那个村,路还是那个路,老槐树也还是那个老槐树。因为周边工厂多,打工的多,村里几乎家家都建起楼房用于出租。可又是不同的,邻居乡亲都还是年轻的、精神头十足的模样,连村口菜铺里摆着的水灵灵的鲜菜都格外招人喜欢。
      以前过年都要提前屯下许多鸡鱼肘肉,现在不用,现在什么都方便,时买时鲜。林晚照踱着步子进去,也不买别的,她也不懂太高级的吃食,就寻常菜呗。新鲜的紫茄子,翠绿的小黄瓜、顶花的嫩丝瓜,各要了一斤。还有笨鸡蛋要了两盘,这种鸡蛋要贵些,以前舍不得吃,如今林晚照都想明白了,也就舍得了。
      鲫鱼刺太多,鲤鱼瞧着倒是肥。
      菜铺门口鸡笼里两只精神抖擞五彩羽的大公鸡吸引林晚照的注意,林晚照抄着手问店主,“老板,您那鸡怎么卖?”
      “老太太您真有眼光,这是今儿一早老家送来的,吃粮食长大的,可不是吃饲料的鸡。就是有点贵,不褪毛二十块一斤。”
      林晚照挑了只大的,“给我称称。”
      称好后店家帮着褪了鸡毛,洗干净。林晚照又挑了一大把香蕉一大盒草莓一箱砂糖桔一箱矿泉水,结账后让店家一会儿给送家去。
      她又去超市给自己和老头子一人买十双棉线织的厚袜子,最后在五粮液和红星二锅头之间犹豫片刻,一狠心,拎着两瓶五粮液回了家。刘爱国不在家,林晚照找出家里电话簿给小姑子家的大伟打电话,这个侄子冬天做煤炭生意,四里八乡烧暖气的煤都是找他买。
      林晚照特意说,“给我拉最好的,别弄往年那些个煤熏火燎,能呛死人。”
      “那不是您跟我二舅图便宜么。妗子,我得先说啊,好媒可贵。”
      “只要煤好,不嫌贵。呛出个好歹来看病不得花钱,我只当省药钱了。”
      电话那头儿传来大伟的笑声,“成,明儿一早我就给您送最好的去。”
      
      该办的事办好,林晚照瞧一眼墙上的挂钟,在院儿里夹道升炭炉支砂锅,准备炖鸡。
      这炖鸡啊,得小火慢炖,先葱姜爆香,略略煎过,调入酱汁,用炭炉砂锅,咕嘟咕嘟慢慢闷它一个小时,最后搁点盐调个咸淡,那真是肉酥骨烂,香的不得了。什么电锅炖的,差远了。
      没修来孝子贤孙,就得自己心疼自己。
      
      刘爱国中午回家,屋里瞧着这一堆东西直咂舌,出来跟林晚照屁股后头问,“这是把店趸回来了!怎么买这么多!现在菜不禁放,草莓这玩意儿更金贵,等不到过年就得坏了,多可惜了的。”
      旧报纸点火引燃树枝,放些炭进去,很快升好火。砂锅里放油爆香煎鸡块,老两口吃不了一只,先炖半只。鸡块煎到微黄,林晚照一块块捡出来搁盘子里。砂锅底下仍有一层明晃晃的浮油,是先时放的花生油的煎出鸡油,林晚照小半碗酱汁下去,滋拉一声,水雾升腾,酱香扑鼻。矿泉水拧不开,递给刘爱国给拧。林晚照扶着膝盖站起来,“阖着咱俩就不配吃些金贵玩意儿了。你不配我配,那是我买来吃的,你一个都别吃。”
      “着什么急哪,这些个水果鲜菜,等孩子们来了再买。”刘爱国把水倒砂锅里,以为林晚照是提前给孩子们预备的,可离孩子们过年回家还有大半月,他怕东西放坏,就嘀咕起来。矿泉水捏的咔拉咔拉响,“怎么还买水?咱家多少水还用不过来哪。”
      待酱汁煮开,林晚照下入鸡块,盖子一盖,顺盖沿儿再淋一圈清水,严实保温。
      “媳妇每次回来不都说咱们村里的水发苦不好喝么。我也觉着这矿泉水好,泡茶清澈,没杂味儿。鸡炖出来肯定也好。”
      把鸡炖上,林晚照屋时歇着去了。待鸡炖好,再炒菜不迟。
      
      中午吃过炖鸡,林晚照洗一盘子红彤彤的草莓,盛一盘子金黄的砂糖桔,坐在暖烘烘的炕头上打开电视机。陆毅年轻俊美的面庞出现在电视机上,这小伙子,真俊。
      
      “唉哟,您如今真是老佛爷啊。”刘爱国进屋见着,嘲笑一句。
      “忘倒水了,给我倒杯水。”
      “嘿,我还得伺候你了!”嘴里说着酸话,刘爱国倒了两杯水,从窗台上拿下蜂蜜瓶子,舀出两勺蜂蜜,一人一勺。
      
      有热炕头,刘爱国也不愿坐沙发,端着水跟着坐炕上去,拿个砂糖桔剥皮。这桔子皮薄,他那干一辈子庄稼活的手,粗,把个桔子剥的坑坑洼洼、破破拉拉,“啥桔子,这么难剥。我出来进去的常见水果店摊子上卖这桔子的,这么丁点大,齁儿贵。”
      嘴里一搁,一股子鲜甜桔子水溢满口腔,刘爱国巴嗒两下嘴,“嘿,挺甜。”
      林晚照斜瞥这老东西一眼,“一分钱一分货,好东西就别嫌贵。”
      “不是个常吃的玩意儿。”刘爱国说着又拿了一个。这不是常吃的玩意儿,一下午给他吃了小半箱。
      夫妻俩肠胃都好,林晚照看他呱唧呱唧的吃不停,也没禁他。能吃是福,原也没吃过什么好的,能吃下去,就是肚子里想吃这口。
      有咱就吃,没有咱就买!
      从今以后,委屈谁也别委屈自己个儿!
      
      到下午五点钟,林晚照把水烧上,棉袄头巾围脖儿全幅武装好,从大衣柜上层搁钱的曲奇铁盒里拿出个硬皮本子,把本子搁包里,林晚照挎着包就出门收房租去了。
      
      这是刘家最大的一处院儿,按村儿里地基是东西八间南北三间的地皮,起的三层楼,南屋底层留出一间做门口出入,抛去楼梯门廊锅炉房等占地面积,拢共66间房,全部出租。
      按理是盖不出这么多房的,不过出租屋不用按原来的间框盖,屋子稍稍小一点,租客看不出来,就能多挤出几间房,每月能多收好几百块钱。
      这是老两口的小精明。不足为外人道。
      
      租客一般是附近打工人,这些租客多是每月25号发工资,林晚照也就把收房租的时间定在25号。对于收房租的事,她从没迟到过,这次是意外。
      也的确是遇着意外。
      
      “房东,这是来收房租吧。”
      “我还以为给我们免了哪。”
      “房东,以后再迟到,我们就当免了啊。”
      有房客住的久,大家熟了,就爱开玩笑。林晚照笑,“那下回提前,你们是不是要多给。”
      “唉哟,您可饶了我们吧。”
      
      林晚照挨家收,收一家,她就在打格的小本子上勾一家,从不会出错。待三层楼收完,林晚照去锅炉房坐着暖暖手。她这里许多租户都住好几年了,林晚照不敢说自己是好房东,别人家涨租金,她也紧随其后,没一回落下。每次收房租,她也特积极,向来只早不晚。但她也不刻薄,北方冬天冷,她这院儿是装的大锅炉,以前是他们夫妻俩住锅炉房烧锅炉,后来林晚照有些吃不消,刘爱国也上年纪,两人商量着这才请的人。
      夫妻俩那样节俭,自家烧煤都省着细着,锅炉房这里的煤从来不短。她会收租户取暖费,但煤火也给的足,一早一晚夜里都是暖哄哄的。
      反正,就是普通房东。
      
      暖和一会儿,林晚照给烧锅炉的老张发了工资,就站起身回家去了。
      在家把房租点清楚,一百的放一边儿,五十的搁另一边儿,在小本子上记上数目,家里开支的账簿也记一笔。然后,裁张长纸条,像银行那样把纸条一端塞进钱中间,用压力固定好,牵着纸条一捆一折,拦腰打好结,一摞钱整整齐齐搁包里内口袋,明儿存银行去。
      
      刘爱国百看不厌的盯着林晚照在灯光下数钱捆钱记账的模样,心里升起无比的满足。
      那是对生活的满足。
      算了,现在日子好了,花点儿就花点儿吧。晚上,刘爱国也学着林晚照昨儿个用红塑料桶泡了脚,第二天换上新买的棉线袜。
      五粮液他也搁好了,这死老婆子,越发大手大脚。算了,酒等儿子们回来一起喝。
      
      

  • 作者有话要说:  PS:现在房东一般都是某宝某信转账了,不过想想,收现金的时候应该更有一种满足滋味。纸钞的魅力绝不是扫码时的数字能媲美的,虽然现在大家都是扫码,钞票用的越来越少。
    名词解释:
    笨鸡蛋:北方农村对土鸡蛋的一种别称。跟土鸡蛋是一个意思,散养鸡下的蛋。还有一种叫法,柴鸡蛋,都是一个意思。
    妗【JIN】子:北方对舅妈的称呼。
    本章留言都有小红包。
    感谢在2020-12-22 09:05:41~2020-12-23 08:59: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香香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金金金金鱼、甜妞09 2个;21739933、来自远方、三月烟花飞、□□ile、ann、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长发乱飞、若见若见313、送你一座玫瑰园、韭菜盒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朱雀绯色 233瓶;鹅黄酒 190瓶;无名 100瓶;轩 94瓶;yosho 92瓶;花儿、41243959 80瓶;nana 63瓶;emm 60瓶;西西、简单 51瓶;猫咪、加州秋园、艾琳、linda 50瓶;东东酱、20531359、兔兔大魔王、年丰晓岚 40瓶;简笺、霜染染、哲哲哲李、41883057 30瓶;清风徐来 26瓶;食指上的鱼 25瓶;mmin3936、零零啾、杳杳、吃鸟的鱼、20828414、地主家没有余粮、时光、4227620、清风古月、微微 20瓶;荳荳 11瓶;布袋和尚、花火、祎儿妞妞、北雁南飞、书呆子、cyobi、晋晋、胆大的计算器、辞镜、miranda、妩媚鱼_baby、长发乱飞、梦若浮生、别摸我尾巴 10瓶;小飞象 8瓶;梩梩、aaa、你说啥、mf4ever、红色卡卡、27238738、qingyun、荧惑、甜妞09、13333 5瓶;一江芦苇、两猫一狗 3瓶;含笑的流星、天线小波、小喵三千、XX、Shirley、蘑菇 2瓶;远方、无曦之歆、慕梅、碎碎念珠、21077600、河图洛书、一万年后我从林中走过、活该你受罪、玄天、~只许柔风~、23312063、甜文赛高不要虐、离离、XD、搬家的蚂蚁、朵喵喵~、想开花、may22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