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晚照 ...

  •   2000年。
      A市郊区栗子沟村。
      
      冬天的白昼总是极外短暂,夕阳似乎也怕了腊月的寒冷,在西天匆忙隐没。晚霞也只是短短一瞬,打工人三五成群回到租屋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夜风拂来时,还在路上的行人无不裹紧身上的棉衣羽绒服。
      “房东昨天到你家收房租没?”
      “没。今天会来吧。”
      “真奇怪,我都在他家住三年了,以前房东都是掐着日子,风雨无阻,每月不错的过来,可从来没错过的。”
      有人声音含着笑,“说不定房东发了善心,免咱们一个月的。”
      “没事少发梦!”
      
      啪。
      林晚照按亮厨房灯。
      刘爱国因为室内骤然光亮眯了眯眼,他脱下翻毛的棉帽子扔临窗的沙发上,“天还早,怎么这会儿就开灯,费电。”
      “吃了中午饭就出去收白菜,怎么耽搁到这会儿?”地离家不远,早该回来的。林晚照给丈夫倒杯温水。
      “今年大白菜价儿好,咱家种的不少,我去地里遇上开饭店的徐老板,他想要点,先让他挑的。剩下的我拉了回来,足够咱们一冬吃不完。”
      
      刘家是栗子沟的农民,家里老两口五亩地,平时也不种费事的,一年两季无非小麦玉米,另外再种些家常吃的菜蔬。冬天两样菜,萝卜白菜。
      今天刘爱国就是去地里收白菜,拉回家存着,一冬的菜有了。
      
      刘爱国从兜里拿出卖白菜的钱,递给林晚照,“跟房租一起存上。”
      林晚照接过,要按以往必然得搁衣柜上层的铁皮盒子放着。夫妻俩都节俭,一月房租能收五六千,刘爱国却至今只肯抽旱烟。过滤嘴的,两块钱一盒的香烟舍不得买,嫌贵。林晚照从这钱里拿出一百块递给刘爱国,“留着买烟。”
      “买烟能花几块钱?”
      “以后抽好的,咱又不是没钱!”
      刘爱国笑着接过放衣兜,“老婆子怎么突然大方起来。”
      
      拉开柜门,林晚照依旧把剩下的钱放铁皮盒里。
      她不是突然大方,她是做了那样诡异又漫长的一个梦。
      
      刘爱国在屋里歇了歇,出去搬白菜。冬天的白菜不能放外头,那就冻坏了,得搁屋里,却也不能放太暖的屋子。屋子要冷些,白菜一颗颗码好,盖上棉被,能存一冬。
      往时人们生活贫寒,大白菜就是北方人冬天最好的菜。
      刘家其实早不穷了,四个儿女,都在A市工作,也都有自己的房子,过自己的日子。老两口过惯了节俭日子,即便不穷了,依旧是脱不了的旧思想。
      
      饭店买菜不可能挑上好的,刘爱国拉回来的白菜都不错,个大饱满,长的结实。林晚照白天就清理出放白菜的屋子,老三夫妻回家住的屋子。刘爱国抱着白菜,“老三媳妇最是个讲究的,白菜搁他们屋,等他媳妇一来还不得嘟囔。”
      “来不来还不一定呢。今年屋子都租出去,不放这闲屋放哪儿?”林晚照从他手里接白菜就临窗沙发的墙角空地摆好。若如她梦中记忆,这个年,哪个儿媳妇都没回来过,还空个屁的屋子!
      就是回来,这也是老娘的屋子,老娘愿意搁哪儿搁哪儿!
      刘爱国搬白菜进屋,林晚照挑颗结实水灵的抱去厨房,准备添个醋溜白菜。
      
      一刀剁去白菜头,单留下白菜帮。白菜头很嫩,但做醋溜白菜用肥厚的白菜帮才有滋味。刀锋斜没入肥厚白菜帮,一股清透的菜蔬原本的水香气喷薄而出,这是只有经霜后的大白菜才有的香气。
      白菜斜刀切薄片,放入沥水盆中浸洗。
      成捆大葱搁厨房墙角,这也是冬天必备,林晚照过去抽出一棵,再从蒜辫上拽头蒜,北方炒菜葱蒜爆香不能少。
      
      刘爱国响亮的声音传进来,“啊?这么贵啊!唉哟,真了不得……这不就是上个幼儿园么,怎么比读大学都费钱……”
      
      林晚照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着,她一直不愿意相信那个诡异的梦是真的,但,刘爱国接下来的话仿佛让她回溯到那个漫长的梦境:
      “哎,这不都为了孩子么。只要孩子有出息,贵就贵点呗……行了,我知道了……我得问问你妈房租收没……好,知道了……嗯,就这样吧,挂了啊。”
      
      刘爱国挂断手机,踢踏踢踏的走进屋,这是刘爱国特有的走路方式,脚总像抬不起来似的。他就这踢踏踢踏的进了厨房,“三儿打电话过来,说是阳阳幼儿园学费不凑手,想借一万周转周转。”
      
      这是意料之内的事,却犹如点燃热油的一丝火星蹦入林晚心头,林晚照恍觉轰然一声闷响,心火爆炸。
      她闭了闭眼,想压下心中怒焰,就听刘爱国问,“你收房租没?收了房租等咱存钱的时候,就一块给三儿把钱打过去吧。”
      
      林晚照心中那团火轰的二次爆炸,她忍无可忍,压无可压,将菜刀啪的往案板一拍,怒不可遏,“没钱就读公立幼儿园!读什么国际幼儿园!再说,他是真没钱还是假没钱,你心里没数还是怎么着!装什么傻!我告诉你,我一分钱没有,有也不给!”
      
      “咱们今年也没买炮仗,怎么火这么大。”刘爱国也给林晚照轰的不轻,却也习以为常,笑着说,“老三自来鬼头,我还不知道他。可这也不是给别人,这不是给儿孙么。咱们过日子为的什么,还不是为了儿孙。”
      林晚照冷笑,“你为儿孙,儿孙可不为你。别没事自作多情!”
      “你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刘爱国有些莫名其妙。
      林晚照知道这脾气跟老头子发的没道理,缓一缓口气,寻个说辞,“我是气老三不把心思用正道。以前哥儿仨都是年底下回来才开口,他倒好,这是生怕晚哥哥们一步,提前张嘴。把搜刮咱们的心用在工作上,别说一万,多少万都挣回来了!”
      “老三打小就这样。”刘爱国不在意的说一句。
      林晚照重新抄起菜刀切葱蒜,手却因怒气微微发抖,她把刀放回案板,说一句,“你别管。这事我心里有数,咱们上了年纪,就这点房租收入,你一万,他两万,全都填补了他们,咱们也得想想,一年比一年老,手里不攥着点,以后看病吃药,难道看他们脸色?”
      “什么叫看他们脸色?我养他小,他就得养我老!”
      
      刘爱国这话说的底气十足!
      林晚照心中却是泛起浓浓悲哀,她与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三儿一女,闺女是嫁出去的人,不打数,三个儿子,用尽了心来养。不仅养儿子,孙子孙女也哪个都没少过。可最后换来什么?
      老宅拆迁拆出一千平,回迁房没一套落老两口名下!原想的是,到底以后也都是他们的,现在分明白,省得兄弟以后不合。
      可给孝子贤孙们分了,他们老两口临了咽气是在租的小平房,楼房一天没住过。
      就这还得感恩,谁叫租金是孝子贤孙们凑的呢?生活费也是人家给的。住着人家吃着人家,一闭眼还得要人家凑钱买寿衣烧骨灰入土下葬,这偌大开销,偌大恩情,怎么能不感恩!
      
      每想以此,林晚照就恨不能把自己抽死!
      她这娘是怎么当的,她自问没有一丁点的私心,没有一丁点是为了自己,满心满眼都是为了儿孙,可最后,到底怎么养出这么一帮子孝子贤孙!
      她这辈子,究竟活了个什么!
      
      难不成,活了个下贱!
      
      大葱切花,大蒜切片,锅内热油,爆入葱蒜……
      是真的下贱,贴骨贴肉贴心贴肺的贴给这等孝子贤孙,可不下贱么。不下贱,落不了那等下场。
      
      葱蒜爆出的香气中,洗净切好的白菜帮哧啦一声倒入炒锅,香气热气猛烈蒸腾,林晚照脑中再次响起她那冷风呼啸的小平房外,孝子贤孙们分摊医药费的声音:
      
      “老大你占父母便宜最多,咱们仨的房,你比我们的都大,你得多出。”
      “你别说我,我毕业自己买房,老二老三,你们房哪个是自己买的?哪个不是爸妈给你们出的首付?”
      “二姐你也别光嗑瓜子,现在男女平等,赡养老人也是平等的,难不成光我们哥儿几个出,二姐你多少也得算一份。当初爸的钱,也给了你五十万。”
      “你们少来攀扯我!爸妈的房我可是半套都没得,爸是给我五十万,可给你们的是一百万!你们既得钱又得房,当初怎么没人攀扯跟我平分,现在医药费找我平摊,亏你们说得出口!”
      
      寒气似是从四面八方渗入肌肤骨髓,又似从心尖一点点向外蔓延,冷透肺腑。林晚照躺在床上,虚弱的身体没有一丝气力,可她的神智还清醒,她并没有羞愤心酸,这样奢侈的感情早在二十几年的晚年岁月中消失殆尽。她默默的想:老天爷,让我死了吧!
      真想早点死,宁可立刻就死,也不想听孝子贤孙掰扯这些。
      不是心寒,心早已寒透。
      是,太烦了。
      
      疲惫的眼睛缓缓阖上,清醒的神智渐渐模糊。
      再睁眼时,却仿若仍在梦中,月份牌上日期清楚:2000年12月26日。
      阳历日期下面是一行阴历纪年:
      腊月初一。
      
      这是两千年腊月初一。
      镜子中出现的是灰白的头发、平滑的皱纹,甚至脸颊尚有些晨间初醒的红晕。站起身走路时,身体不再沉重的提不起一丝气力,只想躺在床上。关节也不再如被时光腐朽的器具,艰涩脆弱的不能加诸一力。窗外是她生活大半辈子的老院子,院中老柿子树高枝上未摘的柿子像是红彤彤的小灯笼,清晨浅金色的阳光中,几只麻雀正在叽喳啄食。
      是我在梦中,还是梦中见我?
      曾经那样真切的死亡过,曾经度过那样漫长麻木的晚年,那么,眼下是何境况,对于一个曾经活过耄耋之年的老人,都不值得惊讶。
      下一刻,林晚照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是疼的。
      好,只要确定我此刻是真正的在活着,那就够了。
      林晚照推开窗户,深深的呼吸一口2000年冬的冰凉空气,是从未有过的精气神。
      
      

  • 作者有话要说:  PS:
    名词解释:月份牌是以前旧时侯农村买来看日期的东西,以前类似流行的还有挂历。
    新文开启,双女主模式,欢迎有兴趣的小伙伴点击收藏。依旧是每早九点更新,每天一更,今天所有留言都有小红包~
    感谢大家:
    加州秋园扔了1个地雷
    灰兔杉楷扔了1个浅水炸弹
    溪颜蔚海扔了1个地雷
    c扔了1个地雷
    香香扔了1个火箭炮
    若见若见313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