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滴滴:宿主有问题?
      
      白梵路:我现在要下山走剧情了,我问你,你说剧情改变无所谓,只要所有反派被消灭世界和平我就可以出去了?
      
      滴滴:对。
      
      白梵路:那我已经知道反派是怎么死的,可以自己走捷径吗?
      
      滴滴:可以。
      
      这是昨晚白梵路特意和系统确认过的。
      
      既然咸鱼瘫有风险,那如果非要领任务下山,自己不妨就借机走捷径推剧情,这样快点搞定反派,不就能早点回家了吗?
      
      白梵路本来愁得不行,这下忽有无穷动力。
      
      第二天一早他想要拜别凌青子,才知师尊又闭关了,云湛刚代任掌门就下山,目前天枢门的事务暂交王崇羽管理。
      
      王崇羽将他二人送至山下,对白梵路叮嘱“万事小心”,对云湛则略点了下头,交换了一个白梵路看不懂的眼神。
      
      出了山门,俩人直接御剑前行。白梵路踏在剑上,也不知是因他现在身体复原,还是业务更熟练了,这新剑使起来还挺顺手,飞在云端时有种踩着平衡车的感觉。
      
      直到一处驿站茶馆,俩人才停下来歇歇。
      
      这路上云湛不说话,白梵路也乐得不用应付他。
      
      而关于那个称呼的问题,他昨天反复思考后的结论还是继续叫“师弟”。
      
      既然他已经和云湛表态,以后要同他划清界限,万一哪天云湛问起,他就说是这个原因,只把云湛当师弟看待,所以不便再用以前那个称呼。
      
      两人皆已修成仙体,不一定非要喝水,但驿站有旁人在,店小二来问时,云湛还是要了一壶茶。
      
      现在已是晌午,日上三竿,刚才御剑时不觉得,坐下来喝过茶水,白梵路才疑惑既然要飞这么久,他们为何不直接瞬移到目的地呢?
      
      鉴于只有短途成功的经历,白梵路还没能完全弄清楚这个瞬移的机制,但也不可能问云湛为啥不瞬移。
      
      正抿口茶,听到店小二和另一桌的客人闲谈。
      
      “什么?客官是投奔亲戚来的?哎呀,您没听说吗?这毓芳城里如今也不太平啦!”
      
      “啊?连毓芳城都有妖怪啦?不会吧?那里不是……”
      
      “倒也不确定是妖怪,反正有点儿邪门的事情,城里来的人说得比妖怪还可怕,已经死了好几个了……”
      
      云湛修长的手指在杯边摩挲,他垂眸看着浑浊的茶水,似乎漫不经心,但白梵路知晓,他也听到了那些话。
      
      没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剧情开始和书里接上了。他们二人奉师命下山,暗中调查人界魔物失控一事,主要目标有两处地方,极东之地的瀛洲,和极北之境的凌城。但由于中途听说毓芳城的传言,便决定先去一探究竟。
      
      白梵路可不想去什么毓芳城,在那里原主被云湛欺骗,男扮女装差点被人非礼,虽然白梵路觉得自己能避免,但他也不想有任何奇怪的风险。
      
      灵机一动,白梵路微俯身,低声道,“师弟,瀛洲与凌城皆是路途遥远,恐怕耽误不得。”
      
      “嗯。”云湛摩挲杯缘的手轻轻扣了下木桌。
      
      白梵路猜,男主角替□□道悲天悯人的情怀让他在是否改道的决定中天人交战,正好,他便给他个台阶下。
      
      “不如你我二人分头行动,我先行前往瀛洲查探,如何?”
      
      云湛闻言抬眼,看向白梵路。
      
      他眼型偏细长,在斜着瞧人时,眸底那层蓝光就像冷岩上的冰霜,白梵路心砰砰直跳,生怕被看出内心的小九九,但表面上不露怯意,颇为自然地回视他。
      
      为了以后长治久安不必再与这双眼睛对视,他现在必须忍住对,往死里对!
      
      “也好。”云湛道,语气幽幽。
      
      竟然答应了!白梵路压抑内心的狂喜,淡道,“既如此我便马上启程,也好早日赶到,以免误事。”
      
      末了,还不忘惺惺作态一番,“师弟去毓芳城需谨慎行事,如有情况立即传讯于我。”
      
      毓芳城离师门近,再有什么情况也比千里迢迢找他要有用得多。
      
      白梵路就是看准了这点,虽然师尊给了他们一对青鸟,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电话专线,即使打电话,拨出去了还得要人愿意接才行。
      
      相信云湛也没那么傻,等他跑远了,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再说关于东边瀛洲的事,白梵路本就知道剧情,要不是为了走一趟做个样子,他几乎可以把结果直接禀报给凌青子。
      
      而如果和云湛一起去,可就不会只是做样子那么简单了,肯定得好一番摸索,再真刀真剑的干一架。
      
      现在正好,和云湛分开他自己去,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将那件事完成,就可以不用走弯路就轻而易举搞定瀛洲小boss。
      
      既可以加快进度早点回家,又可以避免和云湛更多接触,还可以趁机游山玩水。
      
      完美!简直一石多鸟!
      
      事不宜迟,白梵路脚底抹油说走就走,生怕云湛反悔。
      
      而云湛却还坐在原处,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一口茶,既没与他话别,也未嘱咐什么,至于之后怎样更是只字未提。
      
      白梵路走出一段距离,隐约觉得这样就能脱身似乎也太过容易了点儿,不会有诈吧?
      
      他又走了几步,闪身躲到一处树后,悄悄回头望一眼,驿站已经离得很远,但那个蓝色的身影晃在木屋之下,还是相当显眼。
      
      白梵路当即掐指,心中默念一个地名,施展了瞬移术。
      
      茶肆里,云湛看向白梵路消失的方向,悠悠地叹了口气,不知对着谁说,“又跑了,你总满意了吧?”
      
      这次白梵路算发现瞬移术的基本规则了,上次他是只想着去人界,没说去哪儿,所以才随机到了个河关镇,而他这次想去瀛洲,大方向是对了,却在离瀛洲还有千里的东昌城外落了下来。
      
      东昌,白梵路记得书里提到过,是去瀛洲的必经之地,所以瞬移术大致差不离,但是距离有限,没法一下子直接到达目的地。
      
      这样算起来,比御剑可能也快不了太多,但纯粹耗费自身灵气不依靠飞剑的话,远程非紧急状况使用的确是不太划算。
      
      白梵路在城外找个隐蔽的地方稍作调息,才进城去。
      
      东昌城比上次的河关镇要大得多,人流也更密集,所以他这一身白衣即使不加掩饰,也不会太惹人注目。
      
      不愧是大地方,照理下午时分,大多数人都该回自家去了,但主城街上依旧热闹非常,酒楼里甚至还有不少用膳的客人,不时悠扬的小曲小调传来,间或夹杂吆喝鼓掌声。
      
      白梵路想找个小摊贩买吃的,没找到,也进到酒楼,在二层一处靠窗的位置落座。
      
      店小二过来,他道,“来两个好菜,一荤一素,酒就免了。”
      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先满足下凡人的口腹之欲。
      “好嘞客官,您稍等!”
      
      白梵路靠在窗边先向远看,城里民居四四方方,规划倒是整齐,他无聊地观察了一会儿,忽听一道清朗的音色自下方传来,刚刚似有人弹琵琶曲儿的木台子上这时站了个穿灰色短打的人。
      
      白梵路随意瞧两眼,木台边此时聚拢了不少观众,他的方向正在台子斜后方,那人还戴着一顶草帽,白梵路看不清长相,但方才那笑声却极戳他的审美。
      
      “乡亲们,多谢捧场,下面我给大伙儿表演个‘猴子偷桃’,请仔细看好哦!”
      
      白梵路在窗边支着下巴,挺有兴致地看。
      
      那人单手摘下头上草帽,将草帽完全漏空的破顶近距离展示给周围,也同时绕场半圈。
      
      当他走到这边时,那张侧脸惊鸿一瞥,白梵路禁不住怔了一下。
      
      是个颇为英俊的少年人,而他那张侧脸……
      
      白梵路闪神的片刻,那少年又回到场中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只见一只通体洁白的猴子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灵巧地攀上少年肩膀,蹦跳两下,再落回地面,搓搓手,又搓搓脚。
      
      憨态可掬的动作,惹得大家一阵捧腹。
      
      少年左手在帽子上隔空抓了两把,故作神秘提醒台下观众,“千万别眨眼……”
      
      大家都不由噤声,瞪大了眼。
      
      突然那猴子蹭地跳起来,跳进帽子里,又从帽子的破洞掉出来,再落地时,大家定睛一瞧,小猴子两手各拿个小桃子,在台上吱吱欢叫。
      
      “哈哈!还真偷到桃子了!”
      
      台下有人带头鼓掌,大伙儿也都高兴地笑,少年重又扣上草帽,对着四周抱拳鞠躬。
      
      小猴子就从主人身后端来个饭盆儿,向着观众挨个讨赏赐,大家纷纷把铜钱投给这个可爱的小东西。
      
      白梵路在上面看完全程,微笑着摇了摇头。
      
      正好这时店小二把菜端上来,楼下再度传来欢笑声,白梵路也没去看了,专心吃饭,等他吃完那少年已不在原处。
      
      白梵路也没在意,到街上随便转了转,傍晚找家客栈要了一间房。
      
      因为不确定自己在这天仅剩的时间里御剑或瞬移,会不会晚上就得在荒郊野岭过夜,保险起见,他还是等明天再走。
      
      这回为了不出岔子,白梵路一住进客栈就闭门不出,静静调息了一个时辰。
      
      等天黑店家来问是否需要晚膳和浴桶,他都谢绝了,随便掐个净身咒,便倒头开始休息。
      
      顺利的话,不出两日就能到瀛洲,虽然已经想好要怎么避免动干戈,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得时刻养足精神有备无患。
      
      可想法虽好,失眠的老毛病却不是能跟着想法走的。
      
      白梵路一边回忆原著剧情一边数羊,迷迷糊糊间,窗外打更的声音不知第几次远远传来,白梵路听见了,稍稍睁开眼,刚要重新闭上,突然,屋顶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响动。
      
      左上方,两个轻重不同的脚步。
      
      有些杂乱无章,还似有瓦片碎裂的声音,现在到在他正上方了!
      
      白梵路刚急坐起身,就听轰隆一声,房顶破了个大洞,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白梵路想躲开已经来不及,被那人直接压住。
      
      又是一声巨响,床……塌了。
      
      白梵路本来想把那人掀开的,结果床这一塌,他跟着失去平衡,两人一起滚到地上。
      
      滚了两圈,白梵路敏锐察觉到,那人脸埋在自己腹部,双手死命抱着他。
      
      白梵路眉心跳跳。
      
      咔哒!屋顶又塌了一角,几块碎砖紧跟着掉下来,正好砸到那人脑袋,“哎哟、哎哟”两声惨叫。
      
      听见那声音,白梵路手中聚敛的掌风霎时凝固,在离那人一厘的位置停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小路:为什么被抱着满地打滚的总是我?
    作者:嫌硬?那不然咱换个地方滚?草地您看成不?
    云狗湛:汪汪!(好啊好啊!)汪汪汪!(床上更好啊!)
    白小路:……滚。(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
    加粗加黑:1v1,1v1,1v1,作者是亲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