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册封的旨意还没下来,乌雅氏有喜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宫。
      
      康熙才出了承乾宫,便见苏茉儿刚好到了门口。
      
      “奴婢给皇上请安。”
      
      康熙忙亲自扶了她起来,“可是皇祖母有事叫朕?”
      
      苏茉儿笑道,“太皇太后听见消息说宫里即将又添一位小阿哥,此时高兴极了,忙叫奴婢来请皇上过去一趟,商议些事情。”
      
      康熙点点头,当即便带着一众奴才朝慈宁宫走去。
      
      “孙儿给皇祖母请安。”
      
      “快坐下喝杯热茶暖暖吧。”太皇太后见他带了一身寒气进来,脸上便露出了心疼的表情,忙叫人又是端热水又是拿手炉,又面露不悦的看向李德全,道:“你这奴才怎么伺候皇上的?这样冷的天也不知道给皇上安排个轿辇。”
      
      李德全忙请罪。
      
      康熙却心底微暖,笑道:“孙儿正值壮年,哪里就用得上轿辇这东西了,皇祖母不必担忧,孙儿这身上穿得厚实着呢,冻不着。”
      
      太皇太后这才作罢,祖孙二人闲话几句互相关怀问候了一遍后,话题便转到了今日的主角身上。
      
      “哀家听闻先前承乾宫伺候皇上的那宫女有了身孕?”见康熙点点头,太皇太后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这倒是个有福的。”
      
      可不是呢,宫里多少娘娘都怀不上,而她却只那一回便有了,可不是有福气吗。
      
      “既然如此,也该给个正经位份了,皇上心里可有打算?”
      
      康熙迟疑了一下,按照他原先的想法,那就是贵人,可是想起自己的那位表妹,心里又觉得有些歉疚,这会儿听到太皇太后的问话,便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太皇太后是个什么样的人精,见他这般,便微微收敛了笑意,“怎么了这副表情?难不成是贵妃有何想法?”
      
      “倒不是。”康熙忙遮掩道:“不过是孙儿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事儿,这不前脚才出了承乾宫就来看皇祖母了,这会儿便被问到了。”
      
      太皇太后对他了解甚深,自然知道他没说实话,不过却也不曾戳破,只说道:“按理一个宫女初封不宜过高,不过哀家看她是个福泽深厚之人,日后定能为皇上多添几个子嗣……赏个贵人位份倒也使得。”
      
      原本康熙也是这打算,此时听太皇太后也这般说,当即也不再迟疑,“皇祖母所言甚是,便赏个贵人位份罢。”说着便吩咐李德全去办了。
      
      消息传到承乾宫,乌雅氏简直是意外惊喜了,原以为以她的身份能捞个常在也还不错了,未曾想皇上竟如此大方。
      
      李德全在时她还能强装矜持,待人一走,她便忍不住欣喜的笑了。
      
      “恭喜贵人,贺喜贵人!”
      
      “雅尔檀!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乌雅氏忙伸手扶起雅尔檀,扫了眼院子里神色各异的奴才们,颇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
      
      雅尔檀亦是满脸惊喜,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皇上此次对贵人如此大方,可见心里还是有贵人的。”
      
      乌雅氏不语,只抿唇笑了笑。
      
      周围的奴才有些迟疑,可想着到底是皇上的新宠,最主要的是肚子里揣着龙嗣呢,这往后……于是,一众人也都纷纷上前表示祝贺,笑得甚是殷勤。
      
      原本大家都是一样的奴才,而如今,这些人都在她的面前低下了头弯下了腰,殷勤讨好的笑着,这滋味儿,当真是格外美妙。
      
      乌雅氏正享受着,却忽闻一声讥嘲,“这般热闹呢?叫本宫瞧瞧,这是哪里来的孔雀开屏了。”
      
      说笑声戛然而止。
      
      “贵妃娘娘金安。”众人齐齐下跪,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忐忑。
      
      原本被众星捧月的乌雅氏,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会儿高高在上的滋味,此时便不得不乖乖低下了头。
      
      芸萱看着院子里的那些奴才,忍不住冷笑一声,“没点眼力劲儿的东西,这承乾宫的主子究竟是谁,还用得着我来告诉你们吗?真要不想伺候贵妃娘娘了,便麻溜儿的卷铺盖走人!”
      
      佟芷柔也并不制止,众人便知晓了,贵妃娘娘心里果真不高兴了,一时皆不免有些嘴里泛苦。
      
      这贵妃娘娘是主子没错,可乌雅氏如今也是小主了,叫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能如何是好呢?都在一个宫里住着,可不是难为人吗。
      
      真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不过既然清楚明了的看到了贵妃娘娘的态度,一众奴才也不曾多犹豫一下,果断乖乖认错,脸上是讨好的笑,嘴里说着讨巧的话。
      
      态度很明显,贵妃和贵人,当然坚定追随贵妃了。
      
      虽说乌雅氏是新宠,肚子里还揣了龙嗣,前途或许一片光明,但贵妃却是后宫位份最高的主子,手掌六宫大权,最关键的是,她姓佟!
      
      只这个姓氏,就足以甩乌雅氏九条街了,可以说不出意外的话,只要贵妃主子活着一天,后宫便无人能越过她去。
      
      乌雅氏在一旁低垂着头,手却死死握紧了。
      
      佟芷柔被一众奴才奉承恭维着,只觉着无趣的很,这后宫里的奴才个儿顶个儿的会看人下菜碟儿,好话听听就得了,真要是信了,赶明儿被哪个反手捅了一刀子都不知怎么死的。
      
      一旁的芸茵见着她这副表情便知她的心思,当即叫奴才们都退下了。
      
      乌雅氏不欲留下被羞辱,便也跟着想告退,却不料被拦了下来。
      
      “急什么?本宫难不成是老虎会吃人?”佟芷柔淡淡一笑,站在台阶上冷眼瞧着乌雅氏,一派居高临下之姿,“真要叫本宫说呢,本宫实在不乐意见着你,不过既然皇上想叫你继续留在承乾宫,那本宫也只好勉为其难。”
      
      “西侧殿赏你了,回头你就收拾收拾赶紧搬进去得了,既然怀了身孕,就好好在屋子里呆着,闲着没事儿别总出来溜达,一来为你自己和龙嗣好,二来……本宫不耐烦见你。”
      
      这后宫里的女人惯会绵里藏针表里不一,即使心里恨死了,见着面也大多表面笑嘻嘻,何曾见过如此直白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出身罢了,因为她姓佟,因为她是皇上的亲表妹,所以她压根儿不必跟这等低位嫔妃虚与委蛇,摆明了就是不拿你放在眼里,你又能奈她何?
      
      乌雅氏气得手都有些抖了,却真就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至于伺候的宫女……”佟芷柔瞧了眼一直跟在乌雅氏身边的雅尔檀,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看起来你们二人倒是姐妹情深,既然如此那就叫她伺候你罢。”
      
      说罢,便转身进了正殿。
      
      与此同时,乌雅氏有孕被封为贵人一事也传到了各宫大小主子的耳朵里。
      
      惠嫔和荣嫔倒也罢了,毕竟她们都有儿子了,不至于去羡慕嫉妒区区一个包衣奴才,可宜嫔就不同了。
      
      整个后宫就属她最得宠,可偏偏却一直不曾有身孕,要说不急那是不可能的,没有儿子就不算是在后宫站稳了脚跟。
      
      本就有些着急上火呢,这回可好,她极瞧不上的背主奴才竟仅一次就怀上了,只叫她气得柳眉倒竖。
      
      “你说她怎么就这么走运呢?好事儿都叫她占了!”
      
      宜嫔的妹妹郭络罗贵人闻言却一时不曾接话,只垂着头下意识摸摸自个儿的肚子,脸上表情有些迟疑。
      
      一旁的宫女珊瑚看到这一幕,便轻唤了声自家主子,示意她看过去。
      
      宜嫔原还有些纳闷儿,见着自家妹妹的动作,忽的灵光一闪,“你这是……有了?”
      
      郭络罗贵人微微红了脸,有些犹豫道:“我也不太确定……”
      
      宜嫔忙叫珊瑚去请太医,边嗔怪道:“既然心里有些怀疑就该赶紧请太医瞧瞧,还在拖拖拉拉等什么呢?”
      
      太医来得也快,仔细诊过脉后,脸上便带了几分喜色,“恭喜贵人,您已经有近两个月的身孕了。”
      
      得了准信儿,郭络罗贵人忍不住乐开了,宜嫔也满脸喜意,忙叫人打赏太医,又吩咐奴才去跟皇上报喜,可高兴的同时,心里却又止不住有些失落。
      
      她可比自己的妹妹得宠多了,妹妹难得才侍寝两回,这就有了,而她却……
      
      “姐姐?”郭络罗贵人看见了她眼里的失落,脸上的笑意一时也僵住了,心里略有些忐忑。
      
      她倒不是担心其他的,她们姐妹二人自幼感情极好,若是连亲姐姐都不能信任,那这世上就没什么人能够相信的了。
      
      她只是怕姐姐心里更着急上火,回头再钻了牛角尖。
      
      “罢了罢了,想来也是本宫的缘分未到。”宜嫔轻叹一声,看着自家妹妹的肚子,笑道:“你我二人是嫡亲姐妹,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但凡有了一个小阿哥,咱们姐妹二人也算是有个依靠了。”
      
      郭络罗贵人却低声说道:“我倒希望这是个女儿,至少……能平平安安长大。”后面的声音愈发细小听不清了。
      
      宜嫔愣了愣,拍拍她的手,“你放心,甭管是小阿哥还是小公主,姐姐自会护着你们母子的。”
      
      过了好一会儿,前去向康熙报喜的珊瑚才带着一堆赏赐回来,却并不见康熙的身影。
      
      宜嫔就问道:“皇上可是在忙?”
      
      “原本皇上听到信儿是想亲自来看看的,刚巧有大臣进宫来,皇上一时无暇分身,便先赏赐了下来。”
      
      待皇上的奴才放下赏赐离开后,珊瑚才忿忿不平道:“主子、贵人小主,皇上给的赏赐竟是与乌雅贵人一模一样的!”
      
      原本看着丰厚的赏赐挺高兴的郭络罗贵人一听这话瞬间就没了笑脸,心里怪膈应的。
      
      脾气更加火爆些的宜嫔更是冒火,“皇上怎能如此埋汰人!”
      
      按理说两人都是贵人,赏赐一样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就在于,一个是满族大姓出身名门,一个却是包衣奴才背主上位,将她们放在一起,在郭络罗姐妹二人看来就是受到了侮辱。
      
      “罢了。”郭络罗贵人叹息一声,苦笑道:“原本我就不受宠,不过是看在我的姓氏和姐姐的面子上,皇上才宠我两分,乌雅氏……想必是极得皇上心意的。”否则也不能不顾贵妃的颜面就将人收用了啊。
      
      “如今乌雅氏又有了身孕,姐姐暂时还是收敛一下脾气,只作看不见她这么个人就得了,犯不着跟她一争长短,就不是一样的人,没得自降身份。”
      
      “得了得了你也别对我说教了,我心里有数。”至于究竟听没听进去,那就不得而知了,“且不提那膈应人的了,眼下最要紧的是好好保住你这胎,皇上的子嗣……”可没少流产夭折。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月我事情比较多,更新比较少一些,下个月开始就好啦,如果以后入V的话基本上正常情况不会断更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