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等到了日子,却还不曾换洗,乌雅氏心里便有数了,又静心等待了数日,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自己怀上了。
      
      她换洗的日子素来是极准的,如今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还没动静,估摸着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对此,乌雅氏自是极其振奋的,只觉得人生这才算是有了奔头。
      
      而与她同住一个屋子的雅尔檀自然也发现了这件事,便悄悄拉着她问道:“殊兰,这个月你迟迟不曾换洗,可是……”
      
      乌雅氏深知必定是瞒不过她,当即便也就承认了,“应当是吧,只是不曾找太医瞧过我也不好那么肯定。”
      
      雅尔檀面露喜色,道:“你的日子向来极准,应当不会有错,如此一来皇上总得会给你一个名分了,殊兰,你可算是熬出头了!”
      
      乌雅氏也难掩笑意,只笑容中又夹杂着些许愁容,“我怕贵妃娘娘知道了……毕竟我还在承乾宫里呆着。”
      
      闻言,雅尔檀有些迟疑,“贵妃娘娘纵是对你心怀怨恨,也不至于敢下手害你吧?这可是龙子!”
      
      “雅尔檀,你太天真了。”乌雅氏苦笑着摇摇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虽说我觉得应当是有了,但毕竟不曾真正确定,倒也不好直接跑过去告诉皇上,万一……那可就是欺君之罪,如今看来只能再等等了,等到可以完全确定了再去禀报皇上。”
      
      “这段时间绝不能叫贵妃娘娘发现端倪,否则我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乌雅氏紧紧抓住雅尔檀的手,眼里流露出哀求,“雅尔檀,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帮我保住这个孩子,算我求你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求不求的?你放心,我绝不会透露出去半个字的。”
      
      乌雅氏紧盯着她的眼睛,见她着实真心实意,这才笑了,“未曾想进了宫却还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姐妹,真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了,若是将来……我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雅尔檀知晓她指的是什么,就笑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记着了啊。”
      
      “决不食言!”
      
      “这段日子你还是避着些贵妃娘娘吧,万一惹恼了她责罚你,恐会影响你的身子,我听说妇人怀孕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很容易发生意外的。”
      
      “贵妃娘娘如今是恨死我了,我自是不会主动凑到她的跟前去,可贵妃娘娘时常想起来总会叫我过去折辱一番,我……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啊。”
      
      “这倒也是,毕竟她是主子。”雅尔檀轻叹一声,说道:“真要是贵妃娘娘叫你,你也不好拒绝,只忍着些罢,切勿激怒了娘娘,她说什么你且听着受着就是了。”
      
      乌雅氏死死咬着牙,想起佟贵妃心里就很是恼恨,可是她也知道,忍才是如今唯一的出路,没有什么是比保住这胎更重要的事了。
      
      这头乌雅氏已经下定决心为了保胎也要忍辱负重,死死瞒着自己有孕的消息,可却不知道,其实佟芷柔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眼看着乌雅氏一天天跟做贼似的处处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只觉得甚是好笑,她还不至于那么丧心病狂到对孩子下手,更何况乌雅氏肚子里那个,曾经也叫过她好几年的额娘。
      
      那是乌雅氏生的,却是她一手养大的,十一年的母子情分,更是她的精神寄托。
      
      其实,她比乌雅氏还盼着那孩子出生。
      
      乌雅氏自是不知道这些,她整日里提心吊胆的悄悄保胎,好不容易熬到三个月左右,这才总算是略微松了一口气。
      
      待这日康熙来看佟芷柔,人才进了大门,她便赶忙上前去了。
      
      “奴婢给皇上请安。”
      
      奴才们跪了一院子,但乌雅氏在最显眼的地方,康熙一下子便瞧见她了。
      
      见她脸色苍白,仿佛人也消瘦了不少,心里还颇有些不是滋味儿,按理说伺候过他了好歹该给个名分,可是奈何贵妃的反应太过激烈,他也不好完全不顾贵妃表妹的心情,只得暂且忽视了乌雅氏。
      
      如今瞧见她这般憔悴消瘦的模样,总觉得仿佛有些对不住她,不禁就开口:“你好似清减了些……”
      
      乌雅氏顿时鼻子一酸,心里那股子委屈劲儿便上来了,眼眶红红的,说道:“劳皇上挂念,奴婢不过是……”话音一顿,含情脉脉的看了眼康熙,流露出了浓浓的思念和委屈,真真是无声胜有声。
      
      康熙被她这般瞧得心里愈发软了,握住她的手,说道:“委屈你了。”
      
      “奴婢不委屈,只不过……”摸了摸自个儿的肚子,乌雅氏红着脸小声说道:“奴婢许是有了。”
      
      闻言,康熙当即便愣住了。
      
      “有了?”
      
      乌雅氏点点头,“自那日之后,奴婢便再未曾换洗过了,还时常犯恶心,口味也变得更喜酸了,只是奴婢身份卑微,不敢劳烦太医,故而也不好十分确定。”
      
      “不曾十分确定的事,原也不好叨扰皇上,可是奴婢又怕万一,若当真是有了,这稀里糊涂的……那奴婢可就罪无可赦了,故而思来想去,奴婢也只好壮着胆子与皇上说说了。”
      
      “合该如此,事关龙嗣,不比寻常,你……”
      
      “哟,这是干什么呢?”佟芷柔出来一瞧这两人牵着手嘀嘀咕咕呢,当即便嗤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我说怎么半天不见皇上人影呢,原来是被美人给绊住了脚,这大庭广众之下……怕是不太好吧?不如臣妾将这承乾宫让出来,好叫你们好好亲近亲近。”
      
      康熙脸色微变,松开了乌雅氏的手,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朕不过是……乌雅氏说她许是有了,朕才多关心了两句。”
      
      “有了?”佟芷柔的眼睛便落在了乌雅氏的肚子上,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倒是好福气,比本宫中用多了,也难怪皇上喜欢。”
      
      听到这话,康熙这心里愈发不自在了。
      
      “罢了,既然如此,叫太医来瞧瞧吧,若当真有了,倒也是桩大喜事。”说罢,便转身又进了屋内。
      
      芸萱搀扶着佟芷柔,进了里头便忍不住咬牙道:“只那一次她便有了?老天也太不开眼了!”
      
      芸茵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家主子的脸色,迟疑道:“主子,您怎么想的?若是主子心里膈应,奴婢就想想法子,断然不会叫那贱人生下来。”
      
      佟芷柔见丫头们一心为自己,倒是舒心的笑了,“你们不必难受,本宫盼着她生呢,最好一举得男。”
      
      “主子?”芸茵一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主子难道是想抱养她的儿子?”
      
      听到这话,芸萱的眉头都拧死了,“主子何至于如此?主子还年轻呢,那贱人生的孩子哪里配叫主子养着?”
      
      “本宫入宫以来恩宠是最多的,却从无一丝动静,想来也是没那福气了,本宫身子本就不大好,也就不想再折腾了,索性抱养一个在膝下,好好养着也不差什么。”
      
      这时,康熙大步走了进来,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喜色。
      
      佟芷柔见此便不阴不阳的笑了,“瞧皇上这副表情,乌雅氏是当真怀上了吧。”
      
      “不错,方才太医瞧过了。”康熙一屁股坐了下来,说道:“朕想着,既然她已经有了身孕,那总不能再这般不清不楚的当个宫女了,好歹也该给个名分。”
      
      “皇上所言甚是,不知皇上打算给她个什么位份。”
      
      康熙迟疑了一下。
      
      乌雅氏的容貌挺合他的胃口的,又温柔小意甚是惹人怜爱,如今看来这肚子还很是争气……
      
      “朕打算给她贵人之位。”如此一来待她生下个皇子,晋为嫔便也是合情合理了。
      
      佟芷柔闻言便忍不住冷笑起来,“皇上倒真是为她打算,一上来便是贵人,待明年就该是嫔了吧?看来这乌雅氏倒当真得了皇上几分心意。”
      
      “正经大选入宫的还有不少不过是答应常在的混着,她区区一个包衣奴才,一上来便赏个贵人位,叫其他姐妹如何想?”
      
      康熙听到她这硬邦邦的反对之词,也不高兴了,只道:“朕是一国之君,区区一个贵人位朕还不能做主了?”
      
      佟芷柔见他有些恼了,却也丝毫不惧,“莫说区区一个贵人位了,便是皇后之位,皇上自然也是可以做主的,只是……她配吗?”
      
      “不过皇上若是执意如此,臣妾自然也不会反对,总归臣妾的脸面和尊严早就已经被踩在脚下了,如今纵是臣妾将她的位份压下去,也不能挽回什么,反倒是得罪了皇上,臣妾可不傻。”
      
      原本还挺恼怒的康熙这时却是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儿,闷得慌。
      
      佟芷柔姿态悠闲的喝了口茶,又问道:“既然皇上打算封她为贵人,那便也该有个正经的住处了,皇上可曾想好了?”
      
      康熙直接说道:“你这偏殿刚好空着,便叫她住着吧。”
      
      “皇上可当真是不拿臣妾当人了!”佟芷柔重重的放下茶盏,冷笑道:“皇上明知臣妾有意抱养她的孩子,便故意叫她住在臣妾的宫里,这是打量着想叫臣妾护着她呢?皇上明知臣妾对她有多憎恶膈应,却还如此……皇上……表哥!您对您的嫡亲表妹,怎能如此狠心!”
      
      自己的用心被拆穿,康熙也不免觉得自己十分不地道,尤其是看着她伤心不敢置信的眼神,更添了几分内疚。
      
      “朕知道对不住你,可是……朕只能相信你一个人。”
      
      佟芷柔却丝毫不为他的信任而感动半分,甚至觉得很是可笑。
      
      若当真信任她,为何不肯叫她有自己的亲骨肉?分明是知道她惦记着乌雅氏肚子里的孩子,便打量着利用她罢了!
      
      的确,她会护着乌雅氏的肚子,毕竟那是她的小四,可是既然这个男人敢开这个口,她若不借机谋取些许好处,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这般想着,佟芷柔便流下了两行清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表哥……我不傻,我与你自幼相识,彼此了解颇深,你又何苦拿我当傻子呢?”
      
      “打从小时候见着表哥第一眼开始,我的一颗心便落在了表哥的身上,这么多年来只要表哥想要的,我哪回拒绝了?其实哪怕表哥不说,哪怕我并不曾打算抱养那孩子,我也还是会护着她,谁叫那是表哥的骨血?可如今表哥这般……却着实叫我伤心至极。”
      
      “芷柔……”
      
      “罢了。”佟芷柔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倦怠的说道:“臣妾累了,想歇会儿。”
      
      康熙抿抿唇,轻叹一声,“那你先歇着罢,朕改日再来看你。”
      
      于是,康熙带着满腔的愧疚走了,却并不知晓,他的身影才从承乾宫消失,他伤心欲绝的表妹便换了副面孔。
      
      “主子?”芸萱很是诧异茫然,一堆想要安慰的话都憋在了嗓子眼儿。
      
      佟芷柔拿帕子抹去了眼泪,神情淡漠得很。
      
      “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对吗?本宫也这般觉得。”
      
      究竟是何时起,曾经两小无猜的表兄妹,只剩下了相互算计猜疑?
      
      她不知道是否从一开始,她心爱的表哥就不曾对她有过半分真心。
      
      她只知道,在知晓一切真相的那一刻起,曾深爱表哥的那个小表妹就已经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