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主子您可总算是醒了!”
      
      “芸萱?”佟芷柔愣愣的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一时间有些茫然,随即立刻想到了先前的那一番奇遇。
      
      如今她这是……复活了?
      
      “本宫这是怎么了?”
      
      “主子您已经昏迷三日了,可真是吓死奴婢了!”芸萱红着眼说道:“若是主子当真有个什么好歹,奴婢非得拖着乌雅氏那个贱人同归于尽不可!”
      
      “乌雅氏?”一听到这个名字,佟芷柔不禁就皱起了眉,只恨得牙痒痒。
      
      “主子一直昏迷不醒,皇上心里也不痛快,对着那贱人也没了好脸色,那贱人估摸着心里害怕,先前一直跪在门口,直到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才被抬了回去,这苦肉计用的……皇上知晓后果真就对着她缓和了许多,真是千年的狐狸修成精了!”
      
      这时,脑海中的记忆也慢慢浮现出来了。
      
      佟芷柔这才知道,原来是回到这个时候了。
      
      乌雅氏趁着她身上不方便,勾引皇上春风一度,就在她隔壁的房间里头,在她承乾宫的地盘上,她心爱的男人和她的宫女忘情苟合,将她活活气晕了过去。
      
      “主子,快先喝碗汤吧。”这时,芸茵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走了进来,“奴婢一直在炉子上温着的,主子快趁热喝了,您这都三天不曾进食了,身子怎么受得了啊。”
      
      芸萱忙将她扶起来靠在床上,贴心的在背后垫上了软和的枕头。
      
      “本宫自己喝吧。”
      
      “那主子可小心些,有些烫手呢。”
      
      喝完了汤,佟芷柔才觉得身上有了些力气,想起乌雅氏那个贱人,止不住的咬牙。
      
      “那贱人呢?”
      
      芸茵嗤笑一声,道:“那贱人如今正卧床养病呢,说是先前跪在外头受了寒,不敢再到主子跟前来伺候,怕将病传给主子。”
      
      “受寒?分明是心虚怕被主子责罚罢了。”芸萱恨恨道。
      
      显然,她们都恨死乌雅氏那背主的东西了。
      
      “去,就说本宫不怕被传染,叫她打盆水过来给本宫泡泡脚,这天寒地冻的,本宫的脚实在冰得很。”
      
      “奴婢这就去叫她。”说罢,芸茵便拿着碗匆匆出了门去。
      
      “皇上可曾赏下位份?”
      
      芸萱带着几分讥笑道:“还不曾,估摸着也是被主子昏迷不醒给吓到了,皇上竟是提也不曾提一嘴这事儿。”
      
      还没有给位份,那乌雅氏也就还是她的宫女。
      
      佟芷柔满意的笑了。
      
      芸萱还以为她是对皇上的态度感到欣喜,又接着说道:“乌雅氏那贱人以为自个儿爬上龙床就能扶摇直上了,也不瞧瞧主子是谁,主子可是皇上的亲表妹,待主子自然有一份与众不同的情分,她算是个什么玩意儿?”
      
      听到这话,佟芷柔却是深感讥嘲悲哀。
      
      亲表妹?与众不同的情分?
      
      曾经她也是这样以为的,可当她带着那遍体鳞伤冰冷的死去时,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愚蠢。
      
      “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乌雅氏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放下盆,低眉顺眼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
      
      看着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宫女。
      
      佟芷柔冷笑一声,这人要是个老实的,那满后宫就都是木头桩子了。
      
      “过来给本宫洗脚。”
      
      “是。”乌雅氏上前来到床边,又跪了下来,为她脱下袜子,便将她的脚放进盆里。
      
      脚刚一触碰到水,佟芷柔便像是被烫到一样抽了回来,带起的水溅了乌雅氏一脸。
      
      “这么烫的水,你是想烫死本宫吗?”
      
      乌雅氏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水,便连连磕头道:“娘娘恕罪,奴婢这就去添些冷水。”
      
      “罢了。”佟芷柔又将脚放了进去,一点没有不适的样子,摆明了刚刚就是故意的。
      
      可乌雅氏却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乖乖跪在地上为她洗脚。
      
      佟芷柔微微弯下身子,两根纤纤玉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半晌,似笑非笑道:“这张脸着实生得不错,难怪皇上把持不住,也难怪……你不甘心啊。”
      
      乌雅氏垂着眼,道:“娘娘误会了,那日皇上喝了些酒……”
      
      “得了,你也不必再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你那点儿心思,糊弄谁呢?”佟芷柔满脸鄙夷,松开她的下巴,拿帕子仔细擦了擦手,仿佛刚才碰着了什么脏东西。
      
      饶是忍性再强,乌雅氏也不禁红了双眼,倍感屈辱。
      
      “哟,这就委屈上了?那你可曾想过你在本宫的地盘上跟皇上翻云覆雨时本宫心里是何等感受?只一想起来,本宫便恶心得想吐!”
      
      耐不住那股子反胃,佟芷柔索性抬起了脚来,“叫本宫面对你,本宫真宁可去面对一桶泔水,滚出去!”
      
      乌雅氏咬着牙,想要抬起脚盆,却忽的被人从后面一撞,一时整张脸就扑进了那盆洗脚水里。
      
      “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人莽撞惯了,真不是故意的,不过……”芸萱笑盈盈道:“主子的洗脚水好喝吗?”
      
      佟芷柔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满脸狼狈的乌雅氏再是忍不住,落下泪来,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今日的耻辱,她乌雅氏铭记于心!
      
      刚巧这时康熙匆匆赶来,一瞧乌雅氏这副模样,顿时也是一愣。
      
      “这是怎么了?弄得如此狼狈。”
      
      乌雅氏鼻子一酸,眼泪更是哗啦啦的流,“皇上……”
      
      康熙下意识看向佟芷柔。
      
      佟芷柔冷笑一声,“怎么皇上这是要为新宠出头来了?虽说乌雅氏已经伺候过皇上了,不过名分上她还是臣妾的宫女,臣妾难不成连个使唤宫女的权利都没了?”
      
      “表妹……”不知为何,看着她冷冰冰的眼神,康熙不禁有些心里慌乱乱的,随意摆摆手对乌雅氏说道:“你先下去。”
      
      乌雅氏心里一堵,却也不敢多言,只得灰溜溜的退下了。
      
      芸萱也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留着自家主子和皇上说说私密话。
      
      “表妹,还在生朕的气吗?”康熙坐在床边,握住了她的手,沉声道:“朕那日多喝了两杯酒,这才失了分寸,你就别跟朕置气了。”
      
      佟芷柔却抽回了自己的手,道:“皇上是否当真醉了您自个儿心里最清楚,不过回回皇上来这承乾宫总不免要多瞧两眼乌雅氏却也是真真切切的。”
      
      “倘若皇上当真看上了她,直接与臣妾说了,臣妾也不是那不容人的,如今可好,臣妾活生生沦为了满宫上下所有人的笑柄,臣妾的尊严脸面,被皇上亲手撕碎了搁在地上任人踩踏!”
      
      康熙一时语塞。
      
      他的确是见乌雅氏生得貌美,故而生了几分心思,那日借着三分酒劲,便索性成了好事。
      
      身为帝王,从来就没有委屈自个儿的道理,想要便要了,却独独忽略了这样的做法会叫他的贵妃脸上有多难堪,更不曾想过,一心倾慕他的表妹会有多伤心。
      
      如今面对着她的指责控诉,他虽心里有些难堪,却也一时间无言以对,毕竟还是有几分心虚理亏。
      
      沉默许久,康熙方才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确实是朕对不住你,叫你失了脸面,你要如何才能消消气?”
      
      对康熙十分了解的佟芷柔知道,这是他的极限了,倘若她继续闹,他必定心生不满,故而她便也决定见好就收。
      
      “按理说所有的宫女也都是皇上的女人,皇上愿意宠幸谁都无可厚非,可是乌雅氏是臣妾的宫女,却在臣妾的寝宫里勾引皇上……她这就是背主!”
      
      “她亏欠于臣妾,这一点皇上可认同?”
      
      康熙想了想,点点头。
      
      那日乌雅氏确实挺主动的,眼神、动作无不透着引诱。
      
      佟芷柔冷哼一声,道:“倘若她有了孩子,臣妾希望皇上能允许臣妾将那孩子抱养过来,记在臣妾的名下。”
      
      康熙皱起了眉头。
      
      若只是单纯的抱养,其实倒也无所谓,可一旦记名,那意义可就大不相同了。
      
      “抱养她的孩子可以,但是记名一事……”康熙沉着脸,无意识转动着手上的扳指,说道:“你还年轻,将来总会有自己的孩子,何必执着于一个奴才生的孩子。”
      
      佟芷柔闻言却只想笑,自己的孩子?她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还有谁能比她心爱的表哥更清楚吗?
      
      “表妹?”康熙疑惑的看着她。
      
      佟芷柔摆摆手,道:“罢了,既然皇上不同意,臣妾便也不多说什么了。臣妾昏迷了三日才醒来,没什么力气下床,就不送皇上了,还请皇上恕罪。”
      
      康熙见她躺下背过身子去,便知晓她又是在赌气,心里也是无奈得很。
      
      她是他的嫡亲表妹,这份情谊自然是不同的,可是……佟家不能再拥有一个皇子外孙了。
      
      私底下都称佟家为“佟半朝”,可见佟家权大势大,一旦佟家有了一个皇子,那到时候他的保成又该如何是好呢?甚至再过几十年,这江山还是姓爱新觉罗的吗?
      
      每每想到这儿,康熙便禁不住遍体生寒,咬咬牙,再次坚定了决心,收起了那一丝丝的心软歉疚。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