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次生意 ...

  •   王府前厅坐了许多人,淡漠高冷的王爷坐在右边主位,身着华服端庄美丽的王妃坐在左边主位,乍一看去,当真是帅哥配美人,还挺养眼的。
      
      就是王妃偶尔看向西清时隐藏不住的恨意,生生破坏了美好画面。
      
      再一次对上王妃怨恨的眼神时,西清一脸淡漠。
      
      不管她想不想拉仇恨,王妃都是不想让她活着的。
      
      而肚子里的小崽子突然出现的胎动,让她现在都有些回不过神儿来。
      
      这种感觉很神奇,明明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却又好像是个独立的存在,一时间,从未怀过孕从不知道胎动感觉的西清,懵,很懵。
      
      “王妃,本王听闻西良人落水,可有此事?”白霄清冷的声音打破了西清的思绪,看向王妃的眼神晦暗不明。
      
      “王爷恕罪,是臣妾没有照顾好清儿妹妹。”王妃心下一惊,赶忙从座位上下来请罪。
      
      “这事儿真是怪不得咱们王妃,清儿妹妹大雪天的不带个丫鬟就出门,这出了事情真是谁都没有想到。”崔月声音软绵绵的,说出来的话却让西清听的无语。
      
      要不是崔月跟原主说,王妃想吃糕点,话里话外都怂恿她去送,原主软弱,怕王妃生气,就真的做了糕点送去絮云阁,也不会被人推下水。
      
      “可是身边伺候的人不够?”王爷的视线落在西清的大肚子上,像是早已决定好了似的吩咐道:
      
      “燕北,从你手里拨两个人去清苑伺候。”
      
      这话一出,在场之人皆是一愣,包括西清。
      
      谁不知王爷身边的人有多厉害?可是再厉害,也没给府里的女人安排过啊。西清这还真是头一份。
      
      再者说了,有王爷的人伺候,谁还敢在西清身上动手脚?这几乎是给清苑添了一层超强有力的保护罩。
      
      可以说,王爷表面上没苛责王妃,却明显对西清落水一事表示怀疑。
      
      反应过来的众人恨恨的咬咬牙,手中的帕子绞成了一团。
      
      西清被周边的敌意围绕,默默叹气。
      
      看来,后面的日子得更加小心,去哪儿都得有人陪着才行。
      
      “王爷,臣妾携众姐妹给王爷准备了礼物,贺王爷平安凯旋。”重新落座的王妃上半身向着王爷倾斜一些,眉眼含笑,极力忽略刚才的小插曲。
      
      一旁的柳眉会意,呈上来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王爷拿在手上看了看,点点头。
      
      林溪和崔月紧跟着,也呈上了小巧方便携带的武器。
      
      “不知清儿妹妹准备了什么?”坐在西清旁边的林溪,见西清没什么动作,一副瞧好戏的样子。
      
      这话一落,满屋子的人都看向西清,连带着王爷端茶喝水时都多瞧了她一眼。
      
      西清:“……”
      
      她并不知道王爷提前回府,更别提准备礼物了。
      
      吐槽归吐槽,西清还是接过冬菱紧赶慢赶拿过来的托盘,小心把上面的帕子拿掉,露出两个小碟子,其中一个放了几根摆放整齐的牛奶棒,另一个放了一块云蛋糕。
      
      “糕点?”林溪嗤笑一声,不屑一顾。
      
      是个人都知道,王爷对吃的从来不上心。不然他们为什么到处搜罗好武器送给王爷?亲手做的美食不香吗?
      
      果然,白霄的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很快又不着痕迹的恢复平静。
      
      西清不明所以,纳闷的看着白霄。
      
      白霄本想拒绝,看了看西清的大肚子,终是不落忍,示意贴身侍卫燕北把托盘拿了过来。
      
      拿起一根牛奶棒,白霄随意的放入口中,想着反正吃什么都是一个味道,谁知咬下一口,他平静的神色突然一变。
      
      这是……什么味儿?
      
      再咬一口,认真品尝,白霄不禁眼睛一亮。
      
      这莫非是……久违的甜味?
      
      白霄瞬间血液上涌,盯着糕点的眼神满是探究,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如往常一样咬了一口就放下时,他却将剩余的半根牛奶棒全部送入口中,不消片刻,又拿起了第二根,第三根……直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所有的牛奶棒吃完,仍是意犹未尽。
      
      “这糕点不错。”白霄淡淡开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却是极力隐藏内心的激动。
      
      他竟然尝到了甜味儿!
      
      想他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除了很小的时候尝过各种味道之外,因为七岁时的一场噩梦,他的人生就只剩下了“苦”味,偷偷寻遍名医却始终无法改变。
      
      没曾想,有朝一日竟从他府里的一个妾室做的糕点上尝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众人:“?”
      
      西清微微一笑,连王爷都说好吃,她的糕点应该卖的掉吧?
      
      压根不知道,众人此时看她的表情为何特别奇怪震惊又不可思议。
      
      送走了王爷和众位妾室,王妃一把摔了手中的杯子。
      
      “啪~”的一声,是瓷器碎裂的声音。
      
      “不就是糕点嘛!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她大着肚子,王爷才不会夸呢。”
      
      西清回到清苑后,便开始期待有客户上门,可等了一天也没见着个影子。
      
      “冬菱,我做的那些糕点不好吃吗?”西清不禁开始怀疑。
      
      “好吃啊,奴婢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糕点。”
      
      那怎么没人上门购买呢?
      
      本来她都想好了,高钙牛奶棒一盒进价50文,她不贪心,卖1钱就好了,一箱云蛋糕数量虽不多,但体型看起来大一些,估摸着也可以卖1钱,谁知压根没人问价。
      
      “主子,翠竹偷偷找我,问我可有吃过这些糕点。”冬菱小声询问西清的意思:
      
      “奴婢说吃过,很好吃。她说她要是也能尝尝就好了。”
      
      “嗯?”西清脑海中有个主意一闪而过,她放下牛奶棒,把存货拿了出来,吩咐冬菱:
      
      “把这些拿去分给他们尝尝。”
      
      “是,主子。”冬菱乖乖的把东西拿出去分了,连带着门口刚刚被派过来的两个侍卫都没落下。
      
      翠竹拿着牛奶棒和云蛋糕,先是嗅了嗅,直觉并没有比其他糕点好闻多少,想不通为何林良人会特地吩咐她一定要想办法尝尝,谁知一口咬下去,翠竹不敢相信的盯着剩余半截的牛奶棒,太脆太香了吧。
      
      想都不想的,翠竹两下吃完了牛奶棒,又赶紧尝了一口云蛋糕,软糯香甜,也太好吃了。
      
      没过几天,林溪和崔月就上门了。
      
      “妹妹,你那糕点是怎么做的啊?可否不吝赐教?”
      
      “不过是糕点而已,不值一提的。”西清吩咐冬菱端来牛奶棒和云蛋糕放在林溪和崔月跟前。
      
      二人拿起牛奶棒和云蛋糕,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的糕点而已,想着翠竹那丫头说好吃,指不定是没见过什么好东西。
      
      可既然是买来讨好王爷的,那自然要先亲自尝一尝才是。
      
      于是,二人分别吃了一口牛奶棒和云蛋糕,本是难掩不屑的神色,却在吃了一口之后立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这么好吃,难怪王爷喜欢。
      
      “妹妹哪儿的话,若是妹妹愿意告知糕点做法……”崔月示意身边的丫鬟拿出一袋子银两。
      
      这么好吃的糕点,要是学会了,还怕拴不住王爷吗?
      
      西清看了一眼那钱袋子,表情淡淡的。
      
      “好妹妹,姐姐知道你是有本事的,可不能藏着掖着啊,跟我们分享一下,互利互惠,多好。”林溪走过来想拉西清的手。
      
      西清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些:
      
      “既如此,我便多做一些糕点卖给你们吧。”
      
      崔月&林溪:“……”
      
      “卖”?
      
      “牛奶棒和云蛋糕都是1钱银子一份,牛奶棒一份20个,云蛋糕一份5个,二位姐姐要多少?”西清忽略二人眼中惊诧,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二人可是害得原主殒命的推手,以她现在的能力是没办法帮原主报仇的,不过……可以先挣她们的银子!
      
      “什么?”
      
      “这么贵!”
      
      二人震惊的看着西清。
      
      “这样吧,我今早刚刚做了蛋挞,你们先尝尝。”西清吩咐冬菱又拿了一个碟子出来,上面放着两个看起来像个小碗似的黄黄的东西。
      
      有了牛奶棒和云蛋糕打基础,林溪和崔月对蛋挞不再像刚才那样持怀疑态度,可真正吃到口中,外层满口酥脆,内里滑滑嫩嫩,二人还是忍不住的惊喜。
      
      “这个蛋挞一起卖吗?”崔月舔了舔嘴唇,回味无穷。早就忘了刚才听到“卖”字时的不可思议。
      
      “这个暂时不卖,做出来尝尝的。”
      
      崔月&林溪:“……”
      
      有些些失望,可还是分别放下了2钱银子,各自带走了一份牛奶棒和云蛋糕。
      
      二人走后,西清把4钱银子交到冬菱手里,还没开口,门外又响起了翠竹通报的声音:
      
      “主子,林良人来了。”
      
      “?”西清瞅着去而复返的林溪,一脸好奇。
      
      “是这样的……”林溪做贼似的看了看外头,确认崔月没跟来,才靠近了西清小声询问:
      
      “听闻妹妹这里,有开过光的生子符?可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