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了 ...

  •   时值腊月,窗外白雪皑皑。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内,燃着红箩炭,暖融融的。
      
      冷风透过窗户吹来,卧床侧躺着的西清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丫鬟冬菱赶紧关了窗,倒了杯热水跪在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
      
      “主子,都怪奴婢没有一直跟在您身边,不然您就不会失足落水了。这么冷的天气,您还有身孕,这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奴婢真是罪该万死。”
      
      “冬菱,我想休息。你去外面守着,没我的吩咐不要进来。”西清闭着眼睛摆了摆手,整个人显得有些无力。
      
      冬菱为主子掖了掖被角,有些不太放心,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外屋。
      
      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紧接着是门帘晃动的声音。西清知道,冬菱已经出去,此时房内应该就剩下她,还有肚子里的小豆丁了。
      
      缓缓睁开双眼,确认房内真的再无旁人时,西清再次闭了眼,心乱如麻。
      
      她,竟然穿越了。
      
      此时因为“失足落水”躺在床上刚刚清醒不久的西清,在原主落水时就换了芯子。
      
      说起这原主,本是宫里的贵妃在母族中挑选了好生养的赏赐给儿子的。她不负众望,嫁入王府后被王爷宠幸了一晚,仅仅来到王府一个多月就查出有了身孕,当之无愧她好生养的头衔。
      
      这可遭了府内后宅女人们的嫉妒恨。
      
      原主性子软弱,在娘家时是爹不疼姨娘不喜的庶女,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也就是从小陪伴她长大的冬菱。
      
      一主一仆来到王府后,本是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奈何一朝有孕,她成了众矢之的。
      
      因为王爷成亲一年有余,府里却一直没有好消息,她这一怀孕,宫里的贵妃自然护的紧,平日里不怎么待在后院的王爷,都遣人吩咐王妃要好生照看原主。
      
      府里一时间风向完全变了个样儿,以往大家都没有子嗣不得王爷宠爱,连带着王妃,也不过是每月初一十五才跟王爷在一起。
      
      这下子,大家想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争宠的那点子力气,全部用在了对原主争锋相对上。
      
      小打小闹的倒还好些,原主本就性子懦弱,忍忍也就是了,可那些人的终极目标哪是欺负她那么简单?
      
      有贼心没贼胆儿的两个妾室不停的撺掇王妃。
      
      于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趁着王爷跟皇帝南巡不在府内,原主就被王妃收买的小丫鬟推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不会水的原主命陨于此,而她,穿了过来,占了原主的身子。
      
      上帝视角得知一切信息时,西清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原主有爹有娘,却因为是个对家族没什么用且性子软弱不讨喜的庶女,从小到大几乎未得到过父母疼爱。
      
      而她穿越之前是个孤儿,更是不知亲情所谓何物。
      
      那时的西清,曾不止一次见同事谈起孩子时幸福的模样,且从他们口中总能听到类似“孩子才是最亲的,其他都是浮云”的言论,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不知不觉间,西清最大的愿望,就是孤身一人的自己能够有一个孩子。
      
      老公不老公的无所谓,关键得有个崽儿,能够陪伴在她身边,让她感受一下亲情的温暖。
      
      不曾想,一觉醒来,她就真的有了崽儿。
      
      想到肚子里有个她一直期待的小生命,西清的手不自觉覆在了已经隆起的大肚子上。
      
      虽说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可未来的日子怎么过,西清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不过不管怎样,不管面对什么困难什么境遇,既然穿来了这里,她都必须在这充满敌意的后宅中,带着小崽子好好活下去。
      
      “王妃,我们主子刚睡下,可否……让我们主子好好歇息。”外头似乎是冬菱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委屈的哭腔。
      
      “放肆。我们王妃纡尊降贵来看她一个小小的妾,你是什么身份,竟敢拦着?”随着一声怒喝,是巴掌响起的声音。
      
      “啪~”的一声,特别响。
      
      “啊……”
      
      西清听的心里一咯噔。
      
      她醒来不过半日的功夫,大夫早前来看过,惊讶于她气息虽不稳却无生命危险。
      
      大夫刚走没多久,王妃竟然亲自过来了。
      
      只怕是,没有想到西清能够活着。
      
      “冬菱,请王妃进来。”西清清冷虚弱的声音传到外面。
      
      话音未落,一位身着藕荷色撒花绒袄裙,头发盘起,右边挂着碧玉红珊瑚簪子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名丫鬟,手中拿着雪白毛领披风,面色阴沉沉的,一看就是个不太好惹的。
      
      咳咳。”西清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拍拍冬菱,让她搀扶着自己下床行礼。
      
      “见过王妃。”西清虚弱的又咳嗽了两声,看的王妃直皱眉头。
      
      怎么会?这么冷的天,普通人掉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都容易没命,这个怀了孕的女人竟然好好的活着。
      
      太恨了!
      
      “起吧。”王妃淡淡的看着西清,视线扫过对方隆起的大肚子时,眼底闪过一抹凶狠。
      
      “怎么这般不小心?你这怀的可是咱们王府的第一个孩子,平日跳脱些也就算了,本王妃念着你年纪小,不曾管着你。可如今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该稳重点。”王妃话中透着暖意,好像真是为西清着想似的,但语气硬硬的,内心巴不得西清赶紧没命。
      
      “王妃教训的是,都怪妾糊涂,想着如今接近年关,王妃为了整个王府操劳,便着手做了糕点表表心意,谁曾想,竟然脚下一滑……”西清望着地面,说话时声音轻轻软软的,与往常一样。
      
      西清默默深呼吸,为了不被发现原主换了芯子,忍!
      
      王妃和她身边的大丫鬟互相对视一眼,虽知西清是个胆小怕事的,却没想到涉及她的性命时,依然如此。
      
      她明明是被人推入河中,如今却说是自己不小心脚下一滑,真是没用。
      
      本来她听闻大夫说,西清和孩子的命都保住了,慌里慌张的过来,想要试探她是否有看到推她入河之人的长相。
      
      看来,她真是多虑了。
      
      “真是不中用,走路都能滑倒。”王妃冷嘲热讽的冷哼一声,语气中带了一丝庆幸。
      
      “王妃教训的是。”西清在冬菱的搀扶下,福了福身。
      
      西清再次深呼吸,好,再忍!
      
      “主子。”冬菱心疼的小声叫了一下,眼神语气都充满了对王妃刚刚那话的不喜。
      
      主子落水差点儿没命,还是因为给王妃送糕点才遭此劫难,王妃非但不体谅,还说主子不中用。
      
      光想想就委屈。
      
      “主子们说话,哪儿有你一个奴婢插嘴的份儿。”王妃冷冷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对方会意,不等西清和冬菱有所反应,上前一步狠狠打了冬菱一巴掌。
      
      “啪~”的一声,比刚才还要响。
      
      “啊……”冬菱疼的叫了出来,下意识捂住被打的脸颊,整个身体都往西清跟前凑了凑。
      
      西清心下一惊,抬眼看了那奴才一眼,眼含凌厉。
      
      欺负她可以,谁让原主性子如此,可冬菱又没有像刚才那样拦住王妃,不过是心疼自己,这柳眉就仗着王妃撑腰欺负她的奴婢,这还怎么忍?
      
      “确实不该。”西清淡淡开口,拍拍冬菱的手,让她扶着自己向前走了一步,待到柳眉跟前时,嘴角微微勾了勾,扬起手就打了下去。
      
      从始至终都目光柔和,好似刚才动手的人不是她一样。
      
      又是“啪~”的一声,不过这次被打的,换成了王妃的大丫鬟。
      
      “啊……”柳眉突然被打,虽然西清因为身体原因没什么力气,可她整个人都有些懵。
      
      “西清,你放肆。”王妃气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着西清,要不是顾忌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怕一巴掌就会打在西清的脸上。
      
      “王妃?”西清满脸不解的看了看柳眉:
      
      “不是您刚才说的,主子们说话没有奴才插嘴的份儿吗?这柳眉刚刚虽然没有插嘴,可她却弄出了动静。妾以王妃作则,王妃怎么还怪妾?”
      
      她算是看出来了,“忍”,除了会被欺负,压根解决不了任何事。
      
      想来也是,原主处处忍让,结果呢?
      
      “你……”王妃一阵错愕,她刚刚是这个意思吗?这个西清怎么回事?竟然拿她的话堵她。
      
      等等,西清怎么敢打柳眉?她怎么敢?
      
      瞧出王妃气得不行,分分钟就要发脾气,西清扶着额角假装头疼,身子歪向冬菱,整个人好似马上就要倒下:
      
      “如今妾怀有身孕,王爷临行之前特意交代,让妾好生养着,奈何妾差点儿命丧河中,只怕王爷回府怪罪,届时还求王妃帮妾解释。”
      
      王妃气的脸色涨红,被柳眉搀扶着的手臂微微抖着,想开口把西清骂一顿,可听到“王爷”两个字,瞬间就没了气焰,内心深处对王爷的忌惮直冲脑门,最终只得愤愤然拂袖而去。
      
      出了西清的院子,王妃强忍着怒意,小声质问柳眉:
      
      “你确定她真的没看清是谁推的吗?”
      
      “王妃放心,柳叶是冷不丁从背后推的,绝对看不清。”
      
      待王妃走后,西清让冬菱下去拿鸡蛋敷脸,而她则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目前的处境,同时脑海中默默念了一句:“进入西清的随身空间。”
      
      接着,床上之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没了踪影。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穿成女主对照组(穿书)》求收藏~
    沈翘翘穿书了,成了书中女主沈晚晚的对照组妹妹。
    在书中,女主性格温柔待人和善,虽然嫁了早摊铺摊主,但夫妻俩勤勤恳恳,通过不断努力上进,成为了有钱人。
    反观对照组沈翘翘,虽然长相清俊秀丽,但性格乖张脾气暴躁花钱如流水,哪怕嫁给了一开始比姐夫家有钱的人家,却嫌弃相公只会守着小酒馆,不能给她挣大钱。
    后来,女主跟相公起早贪黑忙活早摊铺子时,女配勾搭上了有钱公子哥;
    女主挣得第一桶金时,女配跟着公子哥私奔;
    女主挣了很多钱开了好几家早摊铺子时,女配被公子哥抛弃。
    女主心疼妹妹,不顾夫家反对,将沈翘翘接回自己家悉心照顾,结果妹妹却试图爬上姐夫的床。
    姐夫是男主,自然不会被美色迷惑,当即叫了女主前来,让她识清妹妹的真面目。
    最后的最后,女主坐拥好男人与金钱双重拥护的幸福人生,而女配则被娘家扫地出门,居无定所成了乞丐。
    回忆了剧情,沈翘翘欲哭无泪。好巧不巧的,她穿来时,正是原主刚刚勾搭有钱公子哥的时候。
    沈翘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