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漩涡面具人 ...

  •   赶路从来都是疲惫的,尤其长途赶路。越靠近目的地,水气越重,雾气越浓厚,穿过重重迷障,阿飞一行人终于能看见了雾隐村的轮廓。
      
      因为带着两个小孩,阿飞和再不斩抵达雾影村的时间比预计晚了两天,他们赶到村子最外围时,闻到了浓厚的血腥气。
      
      再不斩拔出斩首大刀,神色严肃道:“辉夜一族的行动提前了。”
      
      长十郎很是担忧:“再不斩前辈,我们去支援吧。”
      
      再不斩摇头:“你跟白一起去支援村子,我跟阿飞去寻找四代水影。”
      
      阿飞神色微凛,他望向浓雾中的密林,过了一会儿,一个很小的身影从密林中跑了出来。
      
      那是一个跟白差不多大的孩子,瘦小苍白,满头银发,他的眼神空洞麻木,整个人仿佛一个提线木偶。
      
      小孩在阿飞一行人跟前停下脚步,他“唰”地一下从手肘处抽出一根骨刺,平静地问道:“是雾忍吗?”
      
      阿飞他们没有回答,长十郎想说话,被白拉住了。
      
      “不是吗?那是我误会了。”小孩放下骨刺朝前跑去:“抱歉啊。”
      
      小孩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再不斩开口道:“那是辉夜一族的秘密武器。”
      
      阿飞穿到这个世界不长,对忍者的了解不多,对血迹界限的了解更是贫瘠,他问再不斩:“这话是什么意思?”
      
      “辉夜一族有‘尸骨脉’血迹界限,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实际上他们自己也很害怕‘尸骨脉’,觉得那是怪物,那孩子是作为武器培养长大的。”
      
      再不斩在雾影暗杀组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很清楚辉夜一族对尸骨脉的态度,“如果我没猜错,那孩子就像牲口一样被族人关起来喂养,如果没有这次反叛,他永远没有见到阳光的机会。”
      
      听到这话,白抿了抿嘴,在水之国,血迹界限就是一种罪恶,他深有体会。
      
      阿飞注意到白的情绪,拍了拍他的后背。
      
      不管哪个世界,人类对强大的力量都抱着十分复杂的心思,既渴望占有,又心生恐惧,可一旦确定无法得到了,就只剩毁灭这一条路。
      
      短暂的沉默之后,长十郎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他既然是辉夜一族的秘密武器,为什么要朝与村子相反的方向跑?”
      
      再不斩猜测:“叛逃了吧。”这也是小孩问他们是不是雾忍,他没回答的原因。
      
      长十郎张了张嘴,最终接受了这种说法,总不至于是那孩子被关久了,不认识去忍村的路。
      
      辉夜一族提前行动,雾影村瞬间陷入战乱之中,枸橘矢仓他们的计划不得已提前了。白跟长十郎奔去战场支援,阿飞和再不斩朝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跑去。
      
      雾隐村南面有一片山林,山林深处有一块小湖,这是枸橘矢仓与阿飞相遇的地方,也是枸橘矢仓与幕后控制者大战的地方。
      
      阿飞和再不斩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失控了。
      
      枸橘矢仓倒在不远处,照美冥和青带着雾忍围着一个戴着漩涡面具的人,湖面上还蹲着一个非常奇怪的生物,那生物爪子里夹着一个黑黢黢的人形物体,无差别吐着紫黑色的能量弹。
      
      查克拉电闪雷鸣弥漫了整个空间,再不斩面色不善的加入了照美冥行列,阿飞则盯着湖面上那只长着三条尾巴类似乌龟的独眼生物。
      
      “是你吗?”旋涡面具看见来人,突然笑了起来,他无视照美冥一行人,一步一步地朝阿飞方向走去,“是你让四代水影清醒的?是你毁了我的计划?”
      
      阿飞问道:“你是谁?”
      
      枸橘矢仓手指微微一动,他被暗部忍者扶着,慢慢地爬坐起来。他看向阿飞,虚弱地提醒道:“阿飞,这人会空间忍术,你要当心。”
      
      枸橘矢仓的话似乎刺激了面具人,他呵呵笑了起来,语气中多了一抹玩味,“阿飞?这个名字我想了好久的说,你居然抢了我的名字!”
      
      照美冥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位说话语气突然诡异起来的面具人身上。
      
      阿飞无视面具人的话,他看向枸橘矢仓,问道:“你怎么样?”
      
      枸橘矢仓还没回答,漩涡面具用一种更加奇怪的“抱歉”语气说道:“他要死了哦。尾兽失控,作为人柱力肯定活不了了呢,真是的,如果不解除控制,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啊。”
      
      面具人说完,场面陷入诡异的平衡之中,只有湖面上的三尾兢兢业业吐着能量弹。
      
      照美冥的话打破了平静:“兰大人,这里虽然离村子远,但三尾的破坏力太强了,它这么喷尾兽玉,这块山林肯定会被毁掉,假如它往村子方向跑,就更麻烦了!”
      
      对雾忍来说显然控制尾兽比对付面具人重要,阿飞立即判断出轻重缓急,朝三尾方向飞去。然而他才踏上湖面,就被面具人挡住了去路。
      
      苦无无声无息地划过阿飞咽喉,被他躲过之后,面具人原地消失,出现在他身后。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凉意,阿飞扭动身体,避过了对方的偷袭,他挟持住面具人的手腕,一个用力,将他手腕掰断了。
      
      三尾似乎不满意众人对它的忽视,在阿飞与面具人对峙的时候,猛地一拍水面,跳到半空开始朝地面猛喷水球。
      
      蓝色的水球混合着紫黑色的尾兽玉由上而下“砰砰砰”地砸到地面上。雾忍仓惶躲避,地面出现一个个大坑,山林尽毁,湖水沸腾,湖泊面积扩大了三倍不止。
      
      震荡的湖水上,阿飞和面具人交手数次,稳稳占据了上峰,就在他准备掀开对方旋涡面具的时候,空间扭曲了一下,面具人突兀地消失了。
      
      阿飞原地仰身躲过面具人的斩首偷袭,他对着再不斩喊了句:“刀!”
      
      斩首大刀带着破空声飞向战场。阿飞抓住刀柄,借着刀势,砍向面具人,刀锋中带着体内属于传说厨具的力量,这股能量封锁了湖面空间,面具人躲不掉了。
      
      “咔嚓!”漩涡面具裂成了两半,一半留在他脸上,一半落进了湖水里。
      
      面具人捂住暴露出的那半张脸,一个后跳落到了湖泊另一边,他咳嗽一声,整个右肩开始涔涔冒血。
      
      虽然过程很短,但照美冥还是看清了面具人的那只眼睛,她冷笑一声,“果然是写轮眼,幸好青移植了白眼,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解除水影大人的控制。”
      
      再不斩摆出了结印的姿势,“据说宇智波斑已经死了,他又是谁?”
      
      “只是据说而已,木叶麻烦一大堆,谁知道他们在搞什么?”照美冥也摆出了进攻的架势,“抓住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阿飞杵着刀站在湖泊中间,奇异的能量顺着刀绵延到湖水中,又笼罩住整个湖面。
      
      空间被封锁,面具人无法使用空间忍术,既然暴露,他也不再掩藏,捂住右脸的手微微散开,露出了一只奇怪的红眼睛。
      
      “当心!”就在阿飞准备攻击面具人时,场面又发生了变化。被三尾夹在爪子里的黑色人形生物伺机逃脱,朝照美冥偷袭而去。
      
      “砰!”再不斩拉住照美冥,水龙卷撞开了黑色人形生物,阿飞也在同一时间扔出了斩首大刀,直接将他劈成了两半。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震惊了,落到湖岸上的那半个黑色人形物体瞬间消失了,另外一半则被面具人抢到,他趁阿飞分神之际逃上湖岸,一个闪身遁入了空间缝隙中。
      
      “还有一点儿!”照美冥眼神很好,她指着湖面,“水里还有一块黑色的,是刚才多掉下来的!”
      
      阿飞迅速将水凝结成球,把那块黑色的物体包裹起来,做完后,他抬头看向已经从半空落到岸边的三尾,问道:“它怎么办?”
      
      枸橘矢仓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需要将它重新封印进我体内。”
      
      阿飞问道:“怎么封?”
      
      照美冥语气有些急:“水影大人受了重创,没办法亲自封印,现在只能将它引走,远离村子。”
      
      损失一个人柱力很可惜,但村子比人柱力更重要,照美冥懂得取舍。枸橘矢仓面色苍白,他看了照美冥一眼,默认了她的决定。
      
      阿飞离开湖面,此时脑子中像是多了一座宝库的感觉又来了。
      
      他越接近三尾,那种感觉越清晰,直到他站在三尾面前,心头“轰”地一响,一个奇怪的阵法浮现在他脑海中。

  • 作者有话要说:  原著中带土是在蝎死后化名“阿飞”加入晓的,血雾里时期,他还没有这个名字,但想想是可以的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