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血迹和徒弟 ...

  •   时至深夜,大雪已经停了,然而雾气却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阿飞跟再不斩打在了一起,再不斩的实力虽然比不上枸橘矢仓,却比一般忍者强很多,他是一个危险的敌人,也是一个很好的对练者。
      
      雪夜里传来拳脚相向的声音,阿飞受枸橘矢仓教导,完全掌控体内能量的同时,对雾影忍术尤其了解。
      
      他模拟的忍术,威力比原忍术要强,还不用结印,加上敏锐五感,他能快速掌握再不斩的位置,并且分辨出对方的水□□,浓雾环境成了他的最佳狩猎场。这场打斗,阿飞的优势越来越多,再不斩逐渐失去了反制的机会。
      
      “砰!”两方激战正酣时,阿飞抓住了再不斩的破绽,将他踢飞出去。再不斩倒在雪地的瞬间,双手结了一个印,浓雾散去,雪光映了出来。
      
      经过一番打斗,废屋彻底变成了一堆废木头,雪地里坑坑洼洼,阿飞和再不斩分站两端,白站在雪地中央,就他那一片雪地还保持着干净样子。
      
      没了浓雾遮挡,再不斩这才发现阿飞完全与周围环境融合,他人站在那里,气息却完全无法探寻,难怪浓雾中找不到他。
      
      “我得承认你是我遇到的最棘手的敌人。”再不斩双手垂在身侧,他盯着阿飞的脸,沉着声音说道:“杀你代价太大,还没有佣金,为了那个小孩很不划算。”
      
      阿飞看了白一眼,并没有理会再不斩的话。
      
      “但是……”再不斩神色冷冽,身上浮出浓厚的紫色查克拉,“还是要试试!”说完,他裹挟着紫色查克拉朝阿飞攻击而去。
      
      “砰!”阿飞与之交手的瞬间察觉有异,眼前的这人是再不斩的水□□!等他回头,就看见再不斩的刀已经划向了白的脖颈。
      
      “哐!”白脸上露出了惊惧的神色,没有任何预兆,他身边突兀地竖起了一道冰罩,挡住了再不斩的偷袭。
      
      “咚”再不斩被冰罩的力量反弹了一下,又被赶到的阿飞踢飞了出去。
      
      阿飞看着白,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小孩还有这种能力。
      
      “哈哈哈……”再不斩从地上爬起来,他指着白的冰罩,对阿飞说道:“看到没有?这小孩身上有血继界限,你敢将他带在身边?”
      
      再不斩的话一落,白的神色立即变得空茫起来,他的瞳孔没有了焦距,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阿飞皱起眉头,看向再不斩,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在大名府待过,应该知道血继界限在水之国是不被需要的存在。”再不斩边说边看向白,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恶意,“带着他,你会遇到很多麻烦。”
      
      阿飞明白这个国家对血继界限者的厌恶,也知道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
      战争时,他们是武器,战争平息,武器就没用了,大名为了转移民众怒火,摒弃了他们,将他们推到台前成为众矢之的,大名是不能出错的,只能由武器背锅。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来自被控制的枸橘矢仓,迫害血迹界限的政策是他下达的,哪怕他身不由己,这个政策造成的悲剧也必须由他承担。
      
      再不斩见阿飞沉默了,鬼气森森地问道:“你还敢收留他吗?”
      
      白的脸色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惨白一片,阿飞的神经被挑动了一下,他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可再不斩一再刺激小孩的行为,真正惹怒他了,他懒得废话,直接攻击过去。
      
      看着阿飞的疾驰而来的身影,再不斩双手结印:“水遁·水龙弹之术。”巨大的水龙腾空而起,卷着雪花朝阿飞袭击而去。
      
      阿飞旋身飞踢,踢碎水龙的同时,蹂身而上。他识破了再不斩的分身术,左手快速抓住对方拿刀的手腕,右手握拳朝他下颚砸了上去,体内的能量也顺着这一拳冲进再不斩体内。
      
      再不斩飞了起来,在雪地里砸出了一个大坑。他的身体被暴烈的能量包裹,脑袋嗡嗡响,他还没回神,就被阿飞补了一拳,彻底晕了。
      
      四周彻底安静了,阿飞拍了拍裤腿上的雪,转身回到白的跟前。他敲了敲冰遁,说道:“收起来。”
      
      白已经陷入自我厌弃的境地中,双目无神,没有焦距。阿飞见唤不醒他,直接拍碎了冰罩,他摇了摇白的肩膀,“醒醒。”
      
      白终于回神了,可眼中依旧透着绝望。
      
      阿飞蹲下,与白平视,轻声问道:“你的血继界限,是哪方面的?”
      
      白愣愣地盯着阿飞,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回答:“我继承了母亲的血脉,是冰遁血迹界限。”
      
      阿飞对血继界限的了解并不多,更没听过冰遁血迹界限,他猜测道:“你能控制冰?”
      
      白的眼睛中多了抹色彩,阿飞的语气没有厌恶,眼神也没有鄙夷,他心底冒出了小小的希望,当即示范了一下。“大人。”示范完,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跟着你吗?我可以作为你的武器。”
      
      阿飞盯着白手上的冰晶看了一会儿,回答道:“我不需要武器。”
      
      白的眼神黯淡下去,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生机。
      
      “我是一个厨师。”阿飞不怎么擅长跟小孩子交流,他放缓了语速,“你的血迹界限对厨师来说,是一种很厉害的天赋,我可以收你做徒弟,你愿意吗?”
      
      白的神色明亮起来,眼睛里映着阿飞的身影,那好似是一个世界,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语气却带着雀跃:“我愿意!”
      
      阿飞站起来,冰遁血迹界限让白拥有了控冰和控水的能力,这让他想起了雷恩。当初雷恩为了得到永灵刀,跟小当家比斗做鲷鱼,为了锁住鲷鱼鲜味,他使用了寒冰制作的北辰天狼刃,极寒温度差点废了他的手,但作品却让食客惊为天人。
      
      冰的用处有很多,冰刀处理食材更能锁住鲜味,刺身一类的冷食尤为注重,白只要愿意学,在这方面肯定得天独厚,阿飞觉得白一定比小当家的徒弟次郎强。
      
      天又开始飘起雪花,白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他紧紧拉着阿飞的衣角,“大人,我们离开吗?”废屋在刚才的战斗中完全毁了,他们现在需要寻找新的休息的地方。
      
      “等等。”阿飞转身看向再不斩,这个世界危机四伏,他能教导白厨艺,却教不了他忍术,毕竟他自己也只是个忍术新手。再不斩虽然性格恶劣,却是阿飞遇见的除枸橘矢仓之外实力最强的忍者。
      
      作为叛忍,再不斩肯定无法通过正规途径接任务,没有佣金入账,就意味着穷。阿飞考虑了一会儿,觉得可以从经济方面入手,雇佣再不斩教导白忍术,这样也算帮枸橘矢仓看住他。做了决定,他低头问白:“你的腿,能走吗?”
      
      白点头,“可以的。”
      
      阿飞蹙了一下眉,他背对着白蹲下,“上来,我背你。”
      
      白的声音微微颤抖:“大人?”
      
      阿飞道:“以后喊我老师,你的腿受伤了,我背你走。”
      
      白轻轻地嗯了一声,小心地趴在了阿飞的背上。
      
      阿飞起身,一手固定住白,一手抓住再不斩的腿,拖着他离开了原地,朝远处的林子里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的收藏就是我的动力,喜欢的收一收啊,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