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将军 ...

  •   闻言,清和眸子笑意轻晃,脚下步步生莲,“正巧,我也想好好看看你。”

      “是吗?那清和姐姐看仔细点?”

      半月未见,哪怕有伤在身池蘅也想给她看最好的一面,单手支颐,笑颜明朗,眼睛点缀星河流光。

      时光在这一刻流速缓慢。

      内室静悄悄。

      白瓷瓶内斜插的一支桃花悄然盛开。

      柳叶纹春衫松松垮垮遮掩少年郎瘦削身条,唇红齿白,乌发雪颈。

      一念之间,清和身子微侧,避开小将军天真无邪的眼神。

      心思清澈见底的阿池,她喜欢,也不喜欢。

      柳琴服侍小姐褪去罩在外面的裘衣,姣好的腰身映入眼帘,池蘅看得眼馋:“清和姐姐,你不看了?”

      “不看了。”

      确定她看够了,池蘅松口气,小脸一垮,生无可恋地趴回床榻。

      熟悉的药香味扑鼻而来。

      清和不避嫌地坐在床沿,素手轻抚她脸颊,柔声细语:“阿池,你怎么了?”

      “清和姐姐,阿爹打得我好疼。”

      她说疼,听得人心也跟着疼。身为小辈,于情于理都没法指摘长辈的不是。

      看着蔫蔫的池小将军,她笑:“阿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威风的那个。”

      池蘅心里美得冒泡,鲜活朝气流淌眉梢,甚是傲娇:“清和姐姐又在哄我。”

      “是事实,不是哄你。”

      她一句“事实”,池蘅精气神蹭蹭往外冒,歪头问道:“梅花香饼好吃吗?”

      清和回道:“好吃。”

      “糖蒸酥酪呢?”

      “也好吃。”

      “金丝蜜枣?”

      她问起来没完,清和扬唇:“都好吃,有劳阿池费心为我寻来各样小食。”

      “好吃是一回事,喜欢是另一回事。”池蘅瞧她比往日更为清减,想来病了一场没少遭罪,她心下怜惜,眼神却克制,“清和姐姐喜欢我买来的小食吗?”

      “喜欢。”

      “那我下回还给你买。”

      两人有说有笑,兜兜转转说到坊间传言,小将军一改眉目间的舒朗明媚,气得不行:“再让我听到他们满嘴喷粪,哼!”

      她这次受伤皆因为给自己出头,为沈家出头,清和不禁后悔之前所为。

      她算计了谢折枝,算计了自己婚事,到头来污了名声反倒连累阿池与人动手,早知如此,她该多费思量,选个折中之法。

      懊悔之余又止不住羡慕池蘅握紧拳头口出狂言的自由潇洒。

      清和将门出身,自幼耳濡目染,看的是兵书,学的是运筹帷幄之道,可惜学的再好都只能用在后院之争。

      她向往肆无忌惮的人生,向往更广阔的天地。而她向往的所有,都在池蘅身上得到慰藉满足。

      “若有下次,阿池,你无需为我出头。”

      “那怎么行!清和姐姐也当我是外人?还是怕我闯祸再被爹爹打?“

      沈姑娘眉眼弯弯:“我拿不拿你当外人你心里不清楚?既清楚,何必明知故问?阿池,我不想再看到你为我受伤。”

      池蘅口直心快:“这点伤算什么?我愿为婉婉做任何事!”

      婉婉是清和的小名。

      是连谢折枝这个继母兼姨母都没资格喊的小名。

      如今在池蘅激动之下脱口而出,反观少女眉目柔和,并无被冒犯后的恼怒。

      她反问:“任何事?”

      她想,阿池可真单纯,殊不知这样果决大胆的话轻易对女子说不得。

      而他不仅说了,还说得理直气壮。

      要不是伤没好,怕是要跳下床拍着胸口和她信誓旦旦。

      想到那画面,她秀白指节摩挲小将军瘦俏的下巴,眼睛闪过一抹幽深的光,“阿池,我要你去死,你也甘愿?”

      去死?

      池蘅一怔。

      摩挲在下巴的手指存在感分明,她不觉反感,冷静下来打量年长她两岁的沈姐姐:

      清眸如水,波光潋滟。被她含笑看上一眼,喉咙像一股脑灌进烧刀子,火辣辣的,烧出连绵余韵,沸腾不息。

      她要看,沈清和大大方方给她看。

      生来病弱,好在爹娘给了一副耐看的皮囊,她知道阿池喜欢。

      阿池好色,好美色。

      淡雅的香味混合经年沾染的药味萦绕鼻尖,一句很俗气的话从池蘅心湖跃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清和姐姐不是富贵无双的牡丹,却无疑是盛京最美、最雅、最柔,最教人心痒不已巴不得拿命守护的蔷薇。

      她心里有了成算,趴在那坏笑:“若是为婉婉,也未尝不可啊。”

      少女心弦颤动,满身沸腾的热血在看到少年郎清澈星眸时渐渐冷却下来。

      少年郎眉飞色舞,大有为美色甘愿一死的纵情洒脱,一脸骄傲:“不过,我也有要求。”

      “条件?说来听听。”

      池蘅凑近她,倾吐独属于两人的小秘密:“死之前,你得亲我一下。”

      “……”

      看不明她眼底翻涌的情绪,等了一会不见她有丝毫回应,池蘅慌了神,还以为说错话唐突佳人,收敛戏谑之色:“清和姐姐,你生气了吗?”

      “没有。”

      “那你……”

      “我是在想,”沈清和睫毛低垂,须臾抬眸浅笑:“我是在想,是不是欠了阿池一个吻。”

      “八年前,阿池算是为我死过一次了。”

      她忍着掀她里衣的冲动,心下生涩:“那道疤还在吗?”

      池蘅慢半拍才想起她所说之事,眼看清和姐姐眼圈泛红,她急忙宽她心:“我…我是男儿,身上留道疤算什么?”

      “阿池,那件事现在想想我还心有余悸。你为何要救我?你比我还小两岁,为何要扑过来?”

      事情过去了八年,那道疤始终存在池蘅腰间。印记一样,仿佛留着故意教人心疼,用尽好药怎么都消不了。

      沈清和记得很清楚,那是腊月初一,大雪茫茫。

      她首次应人邀请紧张地溜出门,原以为以心交心会得到渴盼的友谊,结果喊她出来的人是想看她孤立无援被冷落。

      她生下来身子弱,明明也是将门之女,长至八岁,隔壁六岁的池三公子提着十五斤的大刀在下雪天舞得有模有样,她只能病歪歪窝在暖房捧着手炉掉眼泪。

      将门的孩子看不起她,书香世家娇滴滴的小姐不愿和她玩。

      八岁之前她一个能说知心话的朋友都没有。

      那天她背着爹爹跑出门,被人好生一顿奚落,孤零零走在回家路上,碰见呼朋唤友玩得起劲的池蘅。

      彼时池沈两家为争将门之首闹得不可开交,隔着一堵墙,她没少听池大将军骂自家爹爹。

      两家大人关系不好,池蘅对她观感也不好。

      她第一次见池蘅,池小将军藏在池将军身后朝她做了个鬼脸。

      一身稚气,怪可爱的。

      第二次见他,赶上爹爹和池将军打了一架,爹爹左脸挨了池将军一拳,池将军胸口受了爹爹一掌,不分胜负,两败俱伤。

      当天池蘅翻墙偷跑到她院子,在她作画的桌子丢了一只死掉的小鸟。

      没吓到她,池蘅气得翻墙的时候不小心栽下去,摔断了腿。

      事后她担心了他三个半月。

      毕竟这是唯一一个愿意理睬她的。

      虽然顽劣,胜在幼稚可爱,没有坏心,也不会拿异样嘲讽甚而怜悯的眼神瞧她。

      她从那时起就惦记上隔壁家的池小将军。

      第三次见面,恰好是她被文臣家的姑娘们彻底伤了心,走在街上被池蘅喊住,问她要不要一起玩。

      她答应了。

      这一点头,害得阿池躺在床榻过完了整个冬天。

      箭矢凌空而来,好多人都没反应过来,千钧一发,池蘅义无反顾挡在她身前,利箭穿身,白雪被染红。

      阿池已经为她死过一次了。

      她今天破天荒地想问明白,“为什么救我?为什么?”

      分明那个时候两人尚无多少情谊可言。

      池蘅慵慵懒懒趴在那,猫儿一朝翻身扬眉吐气踩在主子脊背,沈清和看不惯猫儿欺主,伸手捞它下来。

      小将军声音闷闷的,莫名地起了羞赧:要她说实情实在难为情。

      沈清和目不转睛看着她,生怕搅扰她思绪,声音轻缓:“阿池,回答我。”

      “是爹爹,爹爹告诉我,不该往你喜欢的画上丢死鸟,不该吓你。”

      池蘅小脸涨红,干脆破罐破摔:“我翻墙去小院找过你,偷看了兰姑娘邀你出门的信。本想去找你,可那天好玩的东西太多了。

      我在街上看到你,那会还不敢认,毕竟你看起来心情很失落。我喊住你是想和你道歉,至于为你挡箭,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可我从不后悔做出的选择。再来一次,我还会扑过去。”

      她耳尖红红,小声道:“清和姐姐,我身体比你好。”

      硬生生挨了一箭,到最后靠着三岁就开始打熬的身骨挺了过来。

      换成沈清和,一箭穿身,必死无疑。

      小小年纪身怀侠义之心,好美色,却从不欺辱人。

      这就是池蘅。

      是沈清和为之动心的池蘅。

      小将军不习惯这般煽情的桥段,指着自己脑门活跃气氛:“清和姐姐,你要不要亲一下来报答救命之恩?”

      正经了没多久就开始调戏人,清和眼神无奈:“先欠着。”

      “哦。”池蘅无可无不可地应了声。

      ‘他’面上并无多少失落,错过亲近他的机会,后悔的反而是沈姑娘。

      她摇头笑自己定力不足。

      阿池还是个孩子,再如何,她都要等他长大。

      谢折枝属意兰家,急着将她嫁出去好在后院一手遮天,她心思浮动,眸光轻轻柔柔落在小将军发顶,“阿池愿为我做任何事?”

      池蘅困倦点头,张嘴打了个哈欠。

      沈清和再无顾虑:“阿池,我们私奔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8 23:40:48~2021-07-10 23:21: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吃柠檬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xy、碧落 20瓶;4085000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