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无题 ...

  •   天堃办公室内,贺峰贺哲男父子正在对峙。
      你不要怀疑我,daddy你不要又要怀疑我,不是我找记者写这种新闻的。贺哲男无语的看着贺峰。
      “我叫你是因为你比我早看见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以为您知道了呢。
      “我也是刚看到”贺峰想起了什么事把报纸收了起来“陆医生给我打过电话了,你要记得接他,接机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我在酒店等你们”
      好,我去接他。
      机场,好兄弟,你回来了,我很想你”terrance拥抱了路程
      terrance,你是有烦心事吗。
      “明知故问你也跟我在绕圈子”
      好了,不要郁闷,我给你带了礼品
      画廊,贺峰正在端着一杯卡布奇诺欣赏画作。
      “贺先生事务缠身还有时间来欣赏画展”Jessica看着贺峰
      画展值得欣赏,负责画展的人更值得欣赏。贺峰看着Jessica品尝咖啡
      “油嘴滑舌,你们男人都是一样,以前是我瞎了眼找你好了Martin不要在纠缠了”
      你这么说是对自己的否定,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不能这么说自己Jessica。贺峰目光凌厉的看着以前的美人。
      “现在我醒悟了迷途知返,知道跟你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康雅思同样拿着一杯卡布奇诺看着贺峰。
      “那是你认为不是我认为,我们曾经有过讯迅,我认为那是最好的结果,以前你也知道是我有病,现在我的病好了”贺峰把卡布奇诺放在桌子上看着康雅思。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的病才离婚”Jessica把咖啡放在桌子上同样看着贺峰
      以前我有病你跟我离婚我理解,现在我的病好了。
      “贺峰,你这是什么逻辑,什么叫你有病我跟你离婚,明明提离婚的是你我们才离婚的”Jessica对贺峰的逻辑表示不理解并惊讶
      岳父说了你想过离婚,我回家算了一下时间在我们没吵架以前。
      “我承认想过离婚,后来是我爸妈让我打消了这种想法,我以没有发现你这人的逻辑真是离谱已经奇怪到不能在奇怪了”Jessica想起那个吵架的夜晚,转身要走。
      Jessica我来找你是有事的。贺峰拽着Jessica的手腕,Jessica不敢回头怕看见贺峰的眼神
      有什么事。Jessica挣脱贺峰的手把那边卡布奇诺重新拿在了手里开始品尝,刚喝了一口就被烫到,咖啡掉在地上
      你要是跟我回家,我每天都会把咖啡晾凉了给你喝
      “我还有事”Jessica转身走时不小心碰到了桌子崴了脚,贺峰上前扶住了她。
      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我没有那么娇贵,你放手我不想跟你拉拉扯扯”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贺峰顺势把Jessica拽到了怀里准备把她扶去车里,Jessica在优质西服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味道和心跳,想起了以前就是这个怀抱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袖口上价值不菲的装饰品愈发的衬托出眼前这个男人非富即贵
      老婆我们复婚吧。
      “不是老婆是前妻,你要注意措辞”
      前妻也是妻,我贺峰的前妻哪个敢追。
      “你这个趁人之危的混蛋,上次是在医院这次是在画廊,枉费我还心带愧疚去医院看你,你竟然是这种人,你个老狐狸”
      你开心就好随便骂,我洗耳恭听,你看见我不生气就好,不生气就证明我还有机会,贺峰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报纸,上面醒目的大字写着,美艳前妻探病首富前夫,力破不和传闻,疑似旧情复燃。
      Jessica看报纸气的一时语塞。
      也让那些想打你主意的人看一下,我说过我贺峰的前妻哪个敢追,现在全香港都知道我上娱乐版面了还是和你一起。
      “你混蛋,以你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要缠着我非要吃回头草吗”
      以前有人不敢追你的原因是因为我,现在这种新闻写出来了,别人看见后你认为还敢约你吗。
      “所以呢”康雅思看着贺峰想起以前谈恋爱时自己落下风
      所以,你不能嫁其他人,尤其是石泰禾。
      “我都嫁过你为什么不能嫁石泰禾,石泰禾我父母都同意”
      他保护不了你不能更好的保护你。贺峰说着抱起Jessica看着她。
      脚受伤了我来抱你上车。
      “你还不说你是趁人之危”Jessica开始捶打贺峰
      车内,司机看着二人紧张的咽口水。
      “想不到你贺老板也换车了”康雅思看着贺峰的新车毫无低调可言。
      能追上心爱的女人才能算得上是好车。
      先生,太太,我们现在是去哪里。两个人异口同声,贺峰说是去医院康雅思说是要回家。
      我的脚没有大碍,我要回家。康雅思说着顺势要开车门,贺峰按住恨恨的说了一句回家。
      康家楼下,雅瞳正在等待Jessica看见了贺峰的车。
      伯父出院了我还没有去探望。
      不是外人,不用客气。贺峰说着像Jessica露出了笑容,Jessica明白贺峰笑容背后的意义。
      雅瞳,我还有事就不送上去了,下次再见。正说着,贺峰的电话铃声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贺哲男,吩咐司机开车去酒店。
      楼上,康青杨夫妇在阳台晒太阳碰巧看见了一切。
      贺峰的心理医生回来了,terrance去接机,据terrance说贺峰对这个心理医生很看重每次吃饭都是鲍鱼龙虾,现在应该在酒店,要不然依他的个性今天必定送你回家,要不是为了你terrance说他爸爸会亲自去接
      “能治好疯子的人怕是会比他更疯,贺峰怎么能不看重,贺哲男这个二世祖都去亲自接机了”
      terrance说那个心理医生是正常人,在治疗他爸爸的病上费劲了心血,是闻医生介绍的。
      爸妈在楼上看哎,我要怎么交代,该死的贺峰。
      高级酒店内,三人推杯换盏,几杯酒过后三人不约而同的开始解领带脱西服。
      这么有默契,动作都一摸一样。
      “terrance你喝多了不感觉热吗,不也是脱外套吗”
      你说的对,我自罚一杯。贺哲男开始倒酒自言自语
      “撒拉弗,我说过,只要你回来我每次都请你,你要是在香港不要说一天每天都没问题。”贺峰说着拍了拍心理医生的肩膀
      我相信贺老板的财力
      “你不要又说我财大气粗,明天出海都少喝几杯”贺峰愉快的笑出了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