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这是我搬来东京的第五天。
      
      刚到东京,比较麻烦的就是要找一处合心意的住处。不过十分幸运的是,在我看房子看得将要失去耐心之前,中介给我推荐了一栋很合我心意的房子,我以极低的价格买了下来。
      
      ——是在一个距离闹市较远、环境幽静的町目,附近只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学校,左右邻居都隔得较远,房子还自带一个小花园。
      
      唯一的缺点是死过人。
      
      据说之前住在这里的是一家三口。
      
      丈夫欠了巨额赌债,被人上门讨债还想丢下妻子孩子跑路,孩子又得了一种很难治疗的病,绝望的妻子杀死丈夫后,在房间里带着孩子烧炭自杀了。
      
      ——是的,没错,就因为这算是一座凶宅,我才能用这么低的价格把它买下来。
      
      买下房子后我委托了搬家公司把我留在茨城住处的东西搬来,因为钱到位的缘故,搬家公司的效率也相当地快,隔天就已经把我需要的东西都搬来了。
      
      在买下房子的第三天,我成功入住新房子。
      
      ...
      
      啊对了,说到这里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
      
      我叫伊吹清酒,24岁,是个平平无奇的小说家。
      
      更准确地说,是一个恐怖小说家。
      
      不久前还住在算是乡下的茨城县,在写完上一本短篇之后,因为忽然想换个环境转换一下心情,这才在还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突发奇想地离开居住了一年多的茨城,来到东京,然后快速地买下一套房子定居下来。
      
      不过我总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地搬家,认识我的人差不多也都应该习惯了,只要回头给他们发个信息知会一声就好了——而且我觉得除了编辑,一般也不会有人专门来住处找我吧。
      
      所以即使想一出是一出也完全没问题。
      
      我这样想着,打开摆放在玄关处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纸箱子,开始整理里面的东西。
      
      正整理着,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狗叫声,一声接一声地“汪汪汪”叫个不停。
      
      我不得不先停下来,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虽然不知道一向乖觉的狗子为什么忽然叫起来,不过这才刚搬来这个町目,就因为没有管束好自家养的狗而被邻居投诉,说起来还是不大好的。
      
      当我走到门边,往狗叫声传来的方向一看,便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隔着院子自带的围栏和铁门,我养的狗子正在对着铁门外汪汪汪叫着,而铁门外面,是一个探着头的女孩子,犹犹豫豫地对狗子招手。
      
      “那个...你好?”
      
      “汪汪汪!”
      
      “我真的不是坏人啦!”
      
      “汪!”
      
      ↑这就是我出来时听到的对话(?),狗子看起来有些焦躁,不停地在原地转着圈,对那个陌生女孩子吠叫着。
      
      “将军,过来。”我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叫得正凶的狗子,被我叫到名字后叫声一停,蹲坐着一扭头,一下子咧开了嘴,露出经典的柴犬式微笑屁颠屁颠地扭头跑过来。
      
      我顺着它跑过来的方向再次看过去,看清了那个刚刚被将军挡住大半身体的女孩子的样子。
      
      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头发是很少见的肉粉色,发尾还有点泛青色。
      
      以及...腿让人十分在意。
      
      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不过这种少见的,有点类似于萝卜的腿型,看起来居然还挺可爱的[小声]?
      
      “不好意思,这孩子刚来新家,大概是有些焦虑。”我摸了摸将军的脑袋让它安静下来,随后对那个女孩子说,“没吓到吧?”
      
      “没事没事!”那个女孩子连忙摇头,眨了眨眼睛看向我,眼睛亮闪闪的,“姐姐你是刚搬来这边的吗?前几天我都没看到这房子有人...?”
      
      我点了下头,问这个女孩子,“是有什么事吗?”
      
      女孩子挠了挠脸颊,左顾右看之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是这样的,因为这座房子很久没有人住了,我今天回来看到房子好像有人的样子,有点好奇就过来看看,那个...其实...姐姐你有没有听过一些关于这座房子的传言?”
      
      ——说出来了!干得漂亮宁宁!
      
      ——一般谁会主动住进凶宅啊,一定是被房屋中介给忽悠了!
      
      ——绝不能让这么知性温柔的漂亮姐姐被黑心中介给骗了!
      
      女孩子在心里给自己握拳鼓劲。
      
      我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女孩子心里想的什么,略一思考就明白了她指的是什么,“是说这座房子里死过人吧,我知道的。谢谢你。”
      
      女孩子:“...?”
      
      “咦——?!”
      
      “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这座房子的价格比我想象的要低很多,倒也不错。”我看着女孩子惊讶的样子,想着会提醒别人买的是凶宅的女孩子,想必也是个不错的善良孩子,就笑了笑主动问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我吗?我叫八寻宁宁!”
      
      “唔...Nene吗?读起来很舒服啊,我喜欢这样的名字。”我夸了一句,同样的,基于交换名字的社交原则,我也告诉了她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伊吹清酒(ibuki Seishu)。”
      
      “姐姐的名字也好好听欸,有种神社巫女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我没有用对待小孩子的态度,而是用平等的态度与她交谈,八寻宁宁的态度也轻松自然了很多,说完之后好奇地看向将军,“那狗狗的名字是[将军]?”
      
      我点头。
      
      将军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警觉地扭头看了过去。
      
      ————
      
      ——
      
      2018年4月5号,晴。
      
      搬来八障町的第一天,认识了个不错的女孩子。
      
      名字很简短上口,人很可爱,腿也很可爱。
      
      ————
      
      日头渐渐西下。
      
      目送聊了会儿天的女孩子离开,我关上铁门,牵着将军走进房子。
      
      为了能够尽快入住,我没有急着改变这座房子的装修,所以从一些细微的地方还是可以看得出上一任屋主,也就是那死去的一家三口人留下的一些生活痕迹。
      
      从我得到的信息来看,那一家三口死亡的时间其实到现在还没到三年。
      
      要说一个人住在这样的凶宅里会不会害怕的话...
      
      其实也还好。
      
      先不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怪存在这个问题,比起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鬼怪,真要说的话更让我感切的也许是这个遗留下来的故事背后的情与理。
      
      只是想象着妻子杀死丈夫后又带着孩子烧炭自杀时,怀抱的是怎样一种心情,我就会觉得这座房子里到处都漂浮着遗留下来的绝望的残骸。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怪的话,不知道变成鬼的会是卑劣的丈夫,还是绝望的妻子,亦或是无辜的孩子?
      
      ...咳。
      
      发散性想象,小说作家的传统艺能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我抱着装着书的纸箱走进西面朝着夕阳的一间房间,那是我一早就选定下来作为书房的房间,搬家公司的人已经帮我把书架都给搬到这房间里了。
      
      尚且空落落的书架上铺着艳色的夕阳,不知道是光线原因还是心理原因,我觉得西面这些房间里,从窗户中穿透进来的夕阳显得格外鲜红。
      
      将军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我把纸箱子搁在桌子上,从纸箱里取出书一本本往书架上摆放。
      
      最上面的第一本,就是我最近刚写完的一本中短篇小说,书名叫做《暗礁》,是出版的上卷,编辑那边寄来的样书。
      
      几天前我才刚把写完的下卷发给编辑,在编辑忙着出版事宜的时候搬了家。
      
      没有拆封的《暗礁》上卷安静地摆放在书架最上面的一格,腰封上印着‘2017年最有潜力的作品,知名小说家黑潮末日,锥心泣血之作,创预售销量奇迹’之类的让人——尤其是作者本人看了会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宣传语。
      
      我看了一下,又把那本书抽下来撕掉包装,把包装连同腰封一起丢到垃圾桶里,这才把书放回到书架上。
      
      嗯,果然没了花里胡哨的宣传和标语,看起来就正常多了。
      
      我满意地点点头,把其余的书也都摆放到书架上,分门别类地按照种类和书籍的大小放好。
      
      “汪呜!”
      
      时间渐渐流逝,直到一直亦步亦趋跟在我脚边的将军忽然汪呜汪呜地叫起来,边叫还边用脑袋盯着我的小腿,我才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挺长时间了。
      
      不管是人还是狗,都已经超过了吃饭的时间,不过我自己倒是没怎么感觉到,只有将军诚实地发出饥饿的声音。
      
      小家伙叫的还怪委屈的。
      
      “饿了吧?”我低头看了一眼,放下已经整理地差不多的书房,去给将军弄吃的。
      
      因为大部分东西都还没有收拾出来,现在只能给它吃袋装的狗粮凑合一下。在给将军在食盆里倒好了狗粮之后,我自己也掏出手机点开前馆(外卖)的网站,查看附近提供送餐服务的餐厅。
      
      东京的话,应该有不少店铺可以选吧,毕竟传说中的料理名门远月学园就是在东京。
      
      我划拉了一下网站的送餐店铺列表,满意地看到列表中的餐厅比茨城这些乡下地方要丰富多了,基本上想吃什么都能找到。
      
      我很快选好了一家离八障町较近的鱼料理餐厅下了单。

  • 作者有话要说:  地花的世界观综合到咒回里,花子君特级幻想咒灵设定(真人亲口所说)
    注意,可能会有咒术师宁宁,纯爱战神宁宁or花子,毕竟花子和宁宁也是纯爱呢~
    清酒的设定是很有距离感的黑发红眼美女,长着一张岁月静好的脸,其实性格...不能说糟糕,只能说勉勉强强吧w
    小伙伴的新文——
    《五条小姐总在拯救世界》
    简介:五条老师,天生丽质,六眼降世,天下第一,在憨批和疯批间反复横跳。
    然而有些人,表面上是咒术界天花板,暗地里却是个收徒狂魔。
    五条老师:哎呀,只是人家不小心一个阴差阳错就结下了美好的师生缘啦~
    五条老师:大家都是老师心爱的学生们哦,嘻。
    学生们:够了啊,你这莫名其妙的憨批老师!!
    受害学生名单有:
    某港口城市的黑泥。
    某羊群里的橘色咩咩。
    某枯枯戮山的银发猫猫。
    某鲸鱼岛上的刺猬头少年。
    ……待追加。
    还有一个和老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白毛墨镜的一米九大猫猫?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喂,你们这帮人都给我听好--”
    拽得不可一世的银发少年戴着同款墨镜,像一只护食的大猫亮着锋利的爪子,把满脸纵容的年长女性挡在身后。
    “这家伙,是我的。”
    “能和最强结婚的只有最强!听明白了吗--?!”
    ****
    【小剧场】
    “有个疑问困扰我许久了。”
    相同的苍色瞳眸相映,双重的天穹叠合于一处。
    “为什么我的异世界同位体会是你这家伙?”
    “哎呀,这个——”
    同为银发的女子嘻嘻笑着,揉了揉少年的发顶。
    “时空是一面很神奇的镜子,你不清楚的事可还多着呢,小鬼。”
    轻佻的声线像一只羽毛,轻飘飘的在耳边搔痒。
    “不过没关系,你尚未参与的这些时光……”
    “我会一一说与你听。”
    食用须知:
    1.本文1v1,西皮就是五次方/五条水仙,本文女主是教师5t5性转,男主是高专5t5,成熟内敛喜欢撒娇的教师五条x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拽的一批的高专五条,本质都是疯批美人
    2.有大量单箭头出没,毕竟美女五条老师谁能不爱呢,但是老师只爱自己(各种意义上)
    3.前期是bg年下,有年龄差,后期扯平,放心入坑(笔芯)
    我的预收——
    《与穿成无惨的太宰谈恋爱》
    大家好,我叫望月泷,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流浪武士。
    在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乡下的小河边捡到一个奇怪的青年。
    微卷的头发,红色的眼睛,苍白的皮肤
    他自称太宰治
    是个非要在身上缠一层绷带,说没绷带就像是在luo奔一样没有安全感;
    总是在尝试用各种方式去三途川,但又总是不会轻易挂掉;
    怕疼怕辣却热爱搞事的麻烦人物。
    ——我以为这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
    ——直到某天,我们碰到穿着‘灭’字制服的杀鬼人、长着六只眼睛的武士、七彩眼睛的极乐教教主。
    我才知道这家伙还有另一个名字:
    “鬼O辻O惨”
    ↑屑老板名字手动打码
    【补*
    后来,为了实现‘有生之年能看到漫画’的毕生心愿,我决定在文学浪潮大盛放的大正时代创办漫画出版社。
    并且找到了两个一起办漫画出版社的有钱小伙伴,
    一个姓五条,一个姓禅院。
    虽然这两个小伙伴有时候很浪,不过我一直对他们很放心
    毕竟他们两个并称当世最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没人打得过,更别说两个人一起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们同归于尽了。
    ...
    多年之后,我意外之下穿越到了百年之后的未来,看到两个跟我的小伙伴长得一模一样,疑似小伙伴转世的人。
    姓五条的养大了姓禅院的,还给他当了老师。
    我,地铁,老人,手机.jpg
    “好家伙,你们还挺会玩?”
    注意:
    ①《我在横滨当镇魂将》的衍生脑洞,没有看过那本大概也不影响吧。
    ②文案中的小伙伴指上一代五条家家主和禅院家家主,有转世设定。本来这本没想综咒回,但是因为太想写五条家主和禅院家主的同归于尽绝美友情就忍不住综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