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8、爸爸 ...

  •   子兮在那棵樱花树下一连倚了两个小时,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在别的方面她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倪永孝,但说到做到这一点,她不敢去挑衅或者是碰运气。像倪永孝自己说的,他现在连自己儿子都敢绑架,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子兮无从决定自己的去留,索性在花房找了把生锈铲子除着樱花树下的杂草,十年,她离开这里足足有十年了,努力忘记这里的一切,连埋在树下的王志诚也不再提起,她愧对这个将她一手养大的男人,红着眼圈低声忏悔,“爸爸,我回来了……对不起,这么多年没见,你和妈妈在天上还好吗……”她在树下碎碎念,想将这些年来的一切全都讲给他听,“爸爸,你有外孙了,他叫王子,是个很健康的男孩子,但是他出生时身体不太好……”她又将跟王子游学的那段经历讲给他听,说着说着不由得黯然神伤,“如果我们没有回香港,一切不愉快的事是不是都不会发生?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没有强硬的立场去阻止王子回香港,才让他……”她想起王子喉咙的伤不由得声泪俱下,“爸爸,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她趴在他的坟头哭,嘤嘤哭声仿佛要将这些年来的委屈全都释放出来,十年了,她努力地不去憎恨任何人,可是她怎么能不恨?恨上天对她的不公,恨这世间的一切苦楚,一次次经历生、离、死、别!每一次都是锥入心的痛呀!她谨遵着王志诚对她的教悔,一世皆予人以善意,包容、宽恕、远离仇恨,所以,所有的苦只能她自己承受、自己吞!她何不委屈?她哭得凄凄凉,哭得肝肠寸断,哭得连旁人都跟着潸然泪下。
      
      大门口的门铃响了一声。
      
      子兮转过头,就看到了门外一个中年女人,高挑的身材穿着极职业的套装,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像极了当年在这个院子里的己悦。不由得心底一惊,擦掉眼泪随即起了身。
      
      “你是?”她踱近门口,才看清楚女人后面有好几辆卡车。
      
      “你好,王子兮小姐吗?”
      
      待子兮点头,便精明干练地说开了,“倪生打了电话通知我们过来改装这栋别墅。我来之前已经收到了图纸,倪生不希望有大工程吵了你休息,而且墙体还很新,所以别墅本体不会有大的改变,呆会儿,水利队来检查排水的问题,池塘会供水,电工会排除别墅里面所有的电路故障,园林那一块会将一些新的植被移植进来,包括那棵樱花树,我会尽我的努力让它回复生气。别墅内除了大件家私,其它一律会更换成新的,厨房用品、医药用品以及王小姐需要的一切日用品,包括衣帽鞋袜、手包手袋,不能更换的家私会翻新,屋内窗帘、沙发套的颜色是倪生挑的。”她伸手,一本色卡已经放在了她的手上,她翻开展示给子兮,“以大自然里几个柔和的颜色为主调,王小姐请你过目,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可以随时更换。”
      
      “这……”她一口气噼哩啪啦,子兮云里雾里,压根没反应回来,那女人见她未反对,合上资料,对外面的车打了个手势,整个别墅就开始沸腾了。
      
      “王小姐,倪生帮你订了午餐,请你先用餐,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在太阳下山前完工,不打扰你的休息。”那女人端了饭菜在院子的凉亭里,招呼着子兮,简简单单的家常小菜,“不过倪生只订了午餐,晚餐可能要你自己准备,我会先安排解决厨房那边。”
      
      “你们……是……家政公司?”子兮不知道这算个什么团队。
      
      那女人一笑,“算是吧,不过可惜倪生没有订家政服务,所以,完工之后的卫生只能拜托王小姐你自己处理。”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这可是个大工程。”
      
      子兮尴尬地笑了笑。
      
      工程队的速度果然很快,不到傍晚已经完工了,荒废的宅子瞬间焕然一新,那女人还贴心地在池塘里放下了鱼苗和小龙虾,让这个冷冷清清的地方多了些生命力,“植被是新种植的,会需要些日子连根,暂时不要踩,大棵植物水份都很充足,短时间内不需要额外的照顾。另外,倪生预订了我们公司的安保服务,因为王小姐你喜欢安静,所以保安亭会设置在外面路口原来那个路障处,确定安保人员不会打扰到王小姐,也请王小姐对我们的安全防范有信心。”她将一切打点妥当,自信满满地望着子兮。
      
      子兮恍若置身睡梦之中的不真实,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如果没问题,请王小姐对我们的服务作个签收。”她将签收簿递给子兮,等她签上自己的名字,才明媚地告了辞。
      
      世界又安静了,才吵了一大轮,安静下来特别让人觉得心惊,这偏远的地方四处都是山,以前人多倒不觉得,现在,整个别墅只剩下子兮一个人,天色渐晚加上初秋的凉意,让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胳膊钻进了房子里。
      
      这一踏进去就傻了眼,整个客厅都是盒子,被套的、衣服的、鞋子的,沙发换上了新的沙发套,地上积下的灰尘被之前进进去去的人踩出一个个的脚印,肮脏又凌乱。
      
      见鬼!子兮皱着眉头,为什么会没有家政服务?这一团烂摊子她要什么时候才收拾得干净?真是笨,为什么不自己加点钱让刚刚那帮人搞完卫生才走呢?她这样想来又开始自己反驳自己,她根本没打算住下来,只是今天这么晚了,她没有车出去,暂且先留下,看看情况再说。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她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当真所有的东西都换了,连墙面的油漆都重新刷过,空气净化器还开着。小壁灯换成了水晶吊灯、梳妆台也换了,包括她睡过的床,被换成了一色的美式田园风格。
      
      床垫是新换上的,也只有一张床垫,还裹着塑胶膜,光秃秃的,整个房间都是灰尘。她不想收拾,但今晚要想睡下她又不得不挽起袖子亲自动手,她确实是斗不过倪永孝的,给她留了这么大个烂摊子无非是想消磨她的意志让她筋疲力尽,不能再想点子反抗!
      
      真是好,倪永孝果然还是倪永孝,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过,凡事攻心为上。
      
      他想干什么?禁室培/欲?重拾旧爱?可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王子兮了,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左右自己的思想!
      
      以子兮的推测,倪永孝至少这段日子不会再过来,她便放心大胆地开始收拾。三十岁,一个女人最精致的年龄,她不再能容忍将就、凑合,她需要将跟她一切有关的东西带来整洁、精致甚至优雅,即使落魄也不例外。
      
      她一点一点地倒腾,将客厅、厨房和她的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她累得腰酸背痛,竟然也不觉得孤独和害怕了,她给自己煮了些丰盛的晚餐,吃饱了、喝足了,又泡了一个热水澡才上床,她没睡,从随身的手袋里拿出钱包打开,她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就出现了,那是带王子游学的时候他们在非洲大草原上拍的,后面大片动物在迁徙,王子伏在靓坤的背上,靓坤轻搂着她,那时候的王子那么开心,靓坤也是那么开心,只是她,并不是那么懂得珍惜。
      
      她轻抚着那张照片,抱在怀里入了眠。
      
      王子打了个激灵,痛感在全身蔓延。面对丧彪的时候他倔强勇敢得不得了,现在他安全了,松下一口气才意识到这锥入心的伤痛实实在在地扎在他的身上,他疼得‘嘶嘶’声,脑瓜上布上了一层汗。
      
      “很疼吗?”秦火问他,他有些警惕地摇了摇头。
      
      秦火一笑,“你真是个倔强的孩子。”
      
      他仍旧是不出声,甚至连个眼神都不肯再递回去,他知道自己在谁的地方,也就猜得到秦火是谁的人,他不想对敌人的朋友展示自己的软弱。
      
      秦火收拾完,拉好他的衣服退出了他的房间,客厅里倪永孝倚在沙发角,搭着腿抱着胸,脸色一样不太好。
      
      “阿孝,我帮你换一下药。”
      
      倪永孝没动,轻轻点了点手,示意他坐下,“孩子怎么样?”
      
      “伤得有点重,但多是皮肉,幸好没有伤筋动骨,我不敢开太重的药,怕有副作用,慢慢调理吧,伤口完全愈合也就两个来星期。他很坚强,上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辛苦你了。”倪永孝挪着身子起了身,两人去书房换完纱布,倪永孝送秦火出门,折回屋与端着饭菜从王子的房里退出来的佣人碰了个正着。
      
      “怎么回事?”
      
      “他不肯吃饭。”
      
      “给我吧。”他温接过那些饭菜,进了门,与躺在床上的王子打了个照面。
      
      王子不想看见他,忍着痛扭过了身,背对着他。
      
      倪永孝搁下那些饭菜,坐在他的床边,轻轻唤了声,“吃饭。”
      
      王子才不搭理他,他看到他就觉得恶心与愤怒。
      
      “你是不是很恨爸爸?”
      
      他又扭了过来,两只眼睛锐利无比,他努力张着自己的嘴,用喉咙发着声,“你、不、是!”
      
      那声音像把刀子划着倪永孝的心,他不是他的爸爸,在他的心里靓坤才是他的爸爸,而他沙哑的声音跟靓坤如出一辙,这才是对倪永孝最大的惩罚!
      
      他的儿子,烙下了靓坤永久的烙印。
      
      “恨、你!”王子咬着牙,眼睛晶晶亮,带着伤痛与仇恨,“你、杀、了、我、爸!”
      
      简简单单几个字,足以击毁倪永孝所有的心底防线,世间,有什么比亲生儿子的仇恨更可悲?
      
      “你想帮靓坤报仇?”
      
      “杀、你!”王子怒瞪着他,狠狠地说。
      
      倪永孝胸口堵着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恨谁!
      
      他极力忍着,却是装成风清云淡的样子,“所以,你必须吃饭!必须站起来!你要变强大,强大到可以对付我,你才能为靓坤报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