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5、丧彪 ...

  •   深夜,某地下工厂,破破烂烂的外墙上贴着发黄的宣传纸,仿佛告知世人这栋危楼的年龄。
      
      荒郊野外的地界,外面杂草丛生。
      
      一辆面包车停在外面,丧彪从车上下来晃着塑料袋里几灌啤酒和些零星的吃食进了楼,楼外七八个大汉各自跟他打了个招呼。
      
      “星哥。”丧彪将袋子递了过去给陈星,又熟练地转身踱去另一面墙点了两柱香,一柱给关二爷,给一柱插进了旁边的香烛,孤零零一个灵牌格外显眼——东星陈琪。
      
      东星,这个曾经和洪兴平起平坐的社团,近几年几乎是销声匿迹了。但就算社团不在了,仇恨依旧在,这十几年,陈星试过几数次去找靓坤报仇,次次损兵折将,靓坤是越爬越高,他的兄弟却是越拼越少,好日子是看不见头了,被靓坤赶得山穷水尽,不得不躲在这个荒郊野外苟且偷生。
      
      到了今时今日,陈星和靓坤之间不单止是弑兄之仇!
      
      陈星穷途末路,想反击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不惜将自己的堂弟从大陆偷渡过来潜伏在靓坤身边,两兄弟忍气吞声,不动声色,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将靓坤连根拔起,彻底翻身。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还未动手,靓坤已经死了。
      
      靓坤是怎么死的?以陈星的脑子怎么可能想得明白?总之,蒋天生回洪兴了,他想复兴东星的想法就完全可以扼杀在摇蓝里了,他连靓坤都斗不过,更别提那个轻易捏死靓坤的蒋天生。他的心里窝着一口气,横竖吐不出来。
      
      丧彪潜在靓坤身边近两年,竹篮打水,一无所获,来的时候陈星承诺他有朝一日东星兴起了,一定保他半世荣华,眼下,发财无望,他不想就这样白干了一场,给陈星出着主意:靓坤在洪兴做了这么多年的龙头,身边多少有些油水,现在他死了,钱财自然都留给他老婆了,把他儿子绑来,让他老婆拿钱来赎,得了钱一不做二不休,一次全解决了,杀不了靓坤,让他老婆孩子去给琪哥填命也一样。
      
      陈星手下十来号人都是跟着陈琪出生入死的遗留下来的兄弟,这十来年无怨无悔地跟着他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为陈琪报仇,是他无能,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人越来越少,而报仇的事却一点起色都没有,陈星有着亡羊补牢的心态,自然是同意丧彪这个提议。
      
      丧彪跟了靓坤这么久,想抓王子简直易如反掌,靓坤一死,他像个忠心的小弟一样帮子兮打点着一些零碎的后事,伺机而动。其实早在靓坤将王子他们送走的时候丧彪就有了绑架小王子的主意,只不过后来阴差阳错,靓坤不知道怎么就跟倪永孝杠上了,那晚,倪永孝潜上船,丧彪根本就在船上,他跟那群黑衣人扭打在一起,才会被小曼误以为他是倪永孝的人。
      
      那晚,他见到了一切,看到靓坤跟子兮求婚,心里哼哼笑,儿子都这么大了,才学着那些斯文人一样搞求婚,后来,又亲眼目睹了倪永孝去迷.Jian子兮的过程,诡异的是他听到那女人□□身体竟然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那女人端庄呀,端庄得令他觉得索然无味,这种看上去冷冷淡淡的女人怕且在床上像条死鱼吧?丧彪这样想。
      
      直到她的声音从里仓传出来,他的血液就沸腾了,太/骚/了,叫声跟她那副冷淡的样子产生了强烈的碰撞,让丧彪的身体爆了炸,特别是后面那软糯的声音里杂夹着的痛苦有着极致命的诱惑力。
      
      倪永孝一走,他躲在仓底满脑子都是臆想的画面,几乎掏空了自己!他想要那个女人!他想杀人!他想着一边X她一边用刀子割开她的喉咙,一点点地吸她的血,咬她的肉,看着她哭、看着她痛,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奄奄一息。
      
      他有了这样的念头思想就开始滑轨,收都收不住。他却不敢轻举妄动,他还不清楚倪永孝插的那杠子是为什么?
      
      他试图去搞清楚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却总是阻力重重,他被靓坤发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靓坤戴了绿帽子,那晚船上的人都被他打发得远远的,然后一个一个莫名就消失了。
      
      丧彪是聪明人,未等靓坤下手就失了踪,恰逢那个时候蒋天生带着几个社团日日夜夜追着靓坤打,搞得他□□不暇,不得不放弃掉搜索丧彪的下落。
      
      真好,丧彪没被靓坤找到靓坤就死了,他当作没事发生的样子回来帮子兮打点后事,无时无刻不在偷窥她,满脑子都是那些画面,他的欲望被吊到了顶点,不受控制地想,最好在靓坤的灵堂里,在这种肃穆又诡异的地方,莫名有着极度的刺激。
      
      丧彪没有做到,倪永孝却是做到了,那晚,子兮让他送靓坤的老妈回酒店,折回灵堂他又躲在一边偷窥她,他听到她趴在靓坤棺材旁边哭,他冲动极了,他想行动了。
      
      他刚迈出只脚,倪永孝那个王八蛋又来了!
      
      还来了很多人,在门口,离他非常近,他不敢再留,带着愤怒的失落恨恨地离去,他想,倪永孝又是去搞那个女人的吧?他一定又想重温旧梦了,他们会当着靓坤的面,直到筋疲力尽!
      
      丧彪差点将自己搓掉了皮,他受不了了,他一刻也等不及了!
      
      丧彪早就想抓王子,如果说以前仅仅是因为想敲靓坤一笔钱,到现在,他的目的上蒙多了一层污秽的色彩后渴望就更急切了,现在,水到渠成,顺利得让他觉得自己简直有征服一切的能力!
      
      陈星有些畏缩,问丧彪,“会不会出什么岔子?我看好像有点不对劲。”
      
      “富贵险中求!外面十几个兄弟这些年跟着我们没享受过一天,现在还不动手要等九七回归吗?”
      
      丧彪瞧不上陈星那怕死的样子,要不是因为他畏手畏脚的,靓坤哪有这么多年富贵日子过?可惜自己初来香港无依无靠、无钱无物,不然早就造反自己揸fit了。
      
      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等拿到这笔钱,他大可以自立山头,到时候再一脚踹掉这个废物就行了。
      
      “不是……靓坤怎么说也是洪兴龙头,就算死了身边也总会有些信得过的人看着那孤儿寡母……”陈星总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诡异。
      
      “蒋天生现在回来掌棋,靓坤那些余孽哪里还会留下?”
      
      “那他老婆呢?她老婆有没有什么势力?”在陈星的印象里,黑帮大嫂至少有些□□的背景。
      
      “他老婆就是个普通的女人,人家是留学生,不是外面那些货色!”
      
      丧彪吐出这些话,显然是对人家查过根底了,他却没有将这些告诉自己,陈星明显感觉到了丧彪语气里的吃味,“我说,老弟,你这么怂恿我去绑他儿子,你是不是对人家老婆有什么企图?”
      
      他不在意丧彪想搞哪个女人,只怕丧彪有事瞒着自己,不知头不知尾,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丧彪手里一块踏脚石,不由得多了几分警惕。
      
      丧彪也意识到刚刚的失态,即可端正了些态度,“星哥,你别乱想,大家一场兄弟,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又将我从大陆带来香港,这道刀疤你记得吧?”他伸了自己的胳膊出去,让陈星随即无声,这道刀疤是丧彪救他的时候留下的,陈星欠他一条命,这事只要这道丧彪在一天都不会被遗忘。
      
      .星哥,你信我,只要拿到钱,我就马上杀了那个女人!”丧彪找着台阶,陈星自然见好就收,“诶,我当然信你了,要是那娘们儿正点,等你和兄弟们爽完再解决也不迟嘛,只是,我怕她去报警,节外生枝就麻烦了……”
      
      “这事你放心!”丧彪也松了口气,“一个□□头目的老婆再怎么蠢也不会想到去报警,条子哪会那么上心帮个□□找儿子?再说,她不怕撕票吗?这样吧,星哥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呆会儿吃完饭我将那小子的手砍只下来送回去给那个女人,让她乖乖听话!”
      
      声音从唛收回来,进了倪永孝和陈永仁的耳朵。
      
      他们的车在那间废旧工厂不远处的深草丛里,要不是倪永孝早前去灵堂听到子兮对靓坤说的话,早点派了人去机场附近等王子下机,这事还不知道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倪永孝料不到对方居然明目张胆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就动手了,而且来人还不少。他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不敢贸贸然出手去救人,倪永孝思索着来人将王子掳走而不是直接对他下手说明他们有其它的目的,只要有目的孩子就暂时是安全的。他遣人吊住那辆面包车,跟到了废工厂,穿着夜行衣的保镖们早已经端着阻击枪将这里包围得严严实实的了。
      
      车上只有陈永仁和倪永孝,陈永仁望了眼倒后镜,倪永孝闭眼深呼吸的样子让他知道他现在是多么地怒,陈永仁跟外面带头那保镖对打了个OK的手势,打破了沉重的气氛,“倪生,已经准备好了,三分钟之内可以救出孩子。”
      
      倪永孝没出声,陈永仁便推门准备下车,未下去被倪永孝唤停了,“仁……”
      
      陈永仁又退回了驾驶位,扭头望着他等吩咐。
      “不要开枪!”
      
      陈永仁以为自己听错了,轻皱着眉头,不确定问了句,“什么?”
      
      “别开枪,别吓着他。”
      
      他低低地开口,声音不缓不慢,沉稳的语调告诉陈永仁,这是他深思孰虑之后的决定。
      
      陈永仁的心像被个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软得像波碧水,荡漾了开来,他竟有些想掉泪的冲动,王子是私生子,他也是私生子呀,他一直怨恨着那个叫倪坤的男人对他们母子的不闻不问,现在,倪永孝这个小小的举动让他有着感同身受的感动:他怕吓着那个孩子,他体贴地顾忌着那个孩子细微的感受,他自责自己曾给给那个孩子留下的不堪的记忆,怕枪声会唤起他的心底下的阴影,他是真真切切爱着那个孩子的,怕且天底下每个父亲都是爱着自己孩子的吧?!
      
      陈永仁心头一颤,是他,从来没有给过倪坤弥补的机会呀。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能想到演丧彪和倪永孝的是同一个人?哈哈哈,没错,还在角色大扮演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