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4、撕逼 ...

  •   子兮在大厅里找了一圈依旧不见两人,她越找越觉得不对劲,想起倪永孝前一晚说过的话,靓坤仇家遍布香港,现在树倒猢狲散,想要报仇的无疑是最好的时机,顿时不由得汗水涔涔。
      
      她是吓傻了,绕着大厅不停地转着圈圈,抱着侥幸一个个地看,连洗手间也没放过,她双腿乏力、筋疲力尽,倚在候机厅的一面墙上只觉得天旋地转。
      
      她脑袋里一片空白,靓坤不在了,连个能和她商量的人都没有了,几件事搅在一起让她近乎丢了半条命。
      
      一阵电话响才将她的思绪拉回来,吓得她整个人恍忽了一下,按下接听,是小曼的声音!
      
      子兮还不及欣喜,小曼明显带着哭腔又焦急的声音让她知道,事情才刚刚开始。
      
      “王子被人掳走了!”
      
      子兮跟小曼在机场出口的电话亭碰了头,小曼披头散发满脸泪,细看之下才发现她不止双眼通红,连两边脸颊都是红肿,嘴角挂着血丝,像是被人暴力对待过。
      
      “兮兮!王子他!他被人抢走了!!”小曼有些语无伦次,整个人都在一个惊恐又焦虑的状态。“我对不起坤哥……他尸骨未寒我就将王子弄丢了!他临走之前才千叮万嘱让我看好他,我竟然让他丢了!”小曼双手抱头,哭得伤心,“我没用……我要怎么向坤哥交待……”
      
      “小曼,你冷静点!”小曼乱了,子兮不得不强迫自己镇定,“你冷静点,小曼!”她抓着小曼的肩努力想让她平静一些,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小曼没被一起掳走,“小曼,你想一下,带走王子的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开什么车?”
      
      “我不知道……”小曼回来奔丧,本来就在一个极度悲伤的心境之下,她带着王子下机,走出闸口,机械地拉着王子,经过接机处的时候人多了起来,他们两个被几个拖着大行李箱的人撞得脱了手,等小曼反应回来找王子的时候,王子已经被个男人捂嘴抱走了。
      
      人声鼎沸,呼叫一点用处都没有,小曼追着那个男人出了大厅,王子已经被他扔上了一辆面包车,她抓着不让那男人上车,换来那男□□脚相加,她被打得奄奄一息,等那辆面包车开走才想起来找电话给子兮。
      
      “对方有几个人?有没有什么面部特征?你有没有记下那辆面包车的车牌?”子兮条理尚算清晰,逐一提醒着小曼可能错过的线索。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快要崩溃了,蹲在路边抱着脑袋哭。哭着哭着她又想起了一些细节,擦了眼泪站起身,“带走王子的那个男人我见过!”
      
      “在哪里?!”
      
      “在……船上。”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靓坤最不愿意提起的那件事再翻出来,“你们的订婚宴……”
      
      子兮心头一紧,这是个禁忌,谁都不想再说起。但眼下,没有什么比王子安全更重要的事,她只能忍着心头的恶心与恐惧,重新面对上次发生的不堪,“那晚,有人上船了,对不对?”
      
      小曼疑惑,“你知道?”
      
      “上船的是……”
      
      “是倪永孝!”
      
      “你不应该认识他……”子兮带着一丝侥幸,每一句话都带着难以启耻的羞辱感,她多么希望那只是她当时的一场错觉,希望那晚和她一起的人只是喝多了酒的靓坤,然而,现实总是这么残忍。
      
      “是王子告诉我他的名字。”小曼想起那一晚,自然会联想到靓坤的死,她心底的怒意腾腾往上窜,靓坤送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作好了跟倪永孝鱼死网破的准备,现在他死了,小曼认定了那个可怕的男人要开始动手了,将王子、将子兮一个一个再抢回自己的身边。
      
      子兮的世界观崩塌了,原来,那晚的不堪落在了所有人的眼里,包括她的儿子!她那些眼泪就开始不争气地往下掉,她努力去擦,尽可能地不哭出声,“你真的看清楚了,掳走王子的人是那晚船上的人?”
      
      “那晚,来了很多人,还开了一枪,我肯定,带走王子的是其中一个,那个男人手上有个刀疤,刀疤上面两寸的地方有个蝙蝠的纹身,如果只有一个特征我可能记错,两个特征重合记错的机率有多少你自己也会算,掳走王子的一定是倪永孝!”
      
      子兮有些不稳,她定了定心神,不想就这样草率地作出定论,“或者是其他人,我们先等等,如果是其他人迟点一定会有电话打过来。”
      
      “你现在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那个男人会这么做?”子兮的犹豫让小曼怒火中烧。“这个世上有什么他不敢的?他敢当着我们的面来强J你,绑架自己的儿子又算什么?!”她像要为死去的靓坤讨回一口气,她有些恨子兮间接害死了靓坤,用尖酸与刻薄在精神上鞭打她,“坤哥就是这样因为你死的!”
      
      果然是把利刃,一插就中,子兮连唇都在抖,失控地打断了她,“小曼!”她不能听,每一句都是对她的折磨。
      
      或者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头,却又是横竖吞不下这口气,“儿子是你的,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我想去看看坤哥。”
      
      子兮莫名其妙被她从头到脚攻击的一番,委屈只能自己扛,她不打算辩驳,带着满心的悲伤,打了辆车,带着小曼去了公墓。
      
      下葬的事是坤妈安排的,坤妈临走前只告诉子兮葬在公墓了,至于在哪个区第几行几排无从得知,下了车,小曼眼火直冒,她想不到子兮可以薄情寡义到这般地步,才一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将靓坤埋了,走得这么孤单,而她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她压着心底的怒火去旁边买了束鲜花,回来见子兮正在管理处打听靓坤埋在哪里,终于是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了子兮脸上,“王子兮!你是不是太过份了?不声不响地就将他葬了,不想送殡就算了,你居然可以连自己老公埋在哪里都不知道!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小曼骂得大声,将管理处那个阿伯都吓到了,手里举着个牌号,都不知道给不给子兮好。
      
      子兮没反驳,默默接过那个牌,转身就朝靓坤的墓碑处走,一边走,一边掉眼泪。
      
      小曼也哭,先是默默地抽泣,直看到贴着靓坤照片的墓碑整个人就失了控,趴在碑上哭得肝肠寸断,越哭就越恨子兮,她现在一点也不像华尔街的精英女士,只不过是一个失了亲人挚友的小女人而已,她将怒火都撒在了这个害死靓坤的女人身上,“王子兮,如果我说让你去给坤哥报仇,我想坤哥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我,他希望你活得好,将这一辈子都搭在了你的身上,做人要有良心,这些年坤哥怎么对你的你心知肚明,你想读书他出钱,无怨无悔地帮你养大儿子,你不能翻脸不认人,他尸骨未寒就和你那个情夫搞在一起给他戴绿帽子!”
      
      “小曼!!!”子兮忍着扇她的冲动,死死咬着自己的唇,“你怎么说我都好,但是请你尊重一下你坤哥!”她真的发火了,一字一句都说得很重,“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我也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身份!我知道你喜欢过他,也知道你对于最终没选择他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你恨自己欠了他的情无法偿还,便想让我来代替,让你不必那么自责,但是小曼你想过没有,阿坤他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你真的没必要打着为他好的幌子说些让他死不瞑目的话!”
      
      小曼脸色徒变,明显被戳中了心事,被她咽得没了声。
      
      两人立在墓碑前,直到很久之后小曼才打破沉默,“对不起,是我太自私。”
      
      子兮伸手揽住了她,“你放心,我清楚自己的每一个选择,也知道自己路应该怎么走,我没有后悔过嫁给阿坤,我想他也没有后悔过娶我。我一定会救出王子,不管他是不是倪永孝带走的,我都会将他带回来,我带他一起去美国,以后我们一起生活,这才是阿坤最想看到的结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