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3、火化 ...

  •   “不要!”子兮声音都变了,发了疯一样挣扎着,捶着那张贡台,整张桌子都在晃动,她逃不开,她下半身立在地面,上半身被倪永孝压在桌子上,一览无遗地暴露在这个灵堂,一生一死两个男人的面前。
      
      “不要!不要!!”她恐惧得胆颤心惊,还是被倪永孝强硬地顶开了,他进不去,卡在半途之中,像在两块干涩的橡皮上摩擦一样,疼得要命,身体的疼痛却抵不过他心底的恨意,越痛他越恨,她当真是要为那个邋遢的男人守身!
      
      身体是最诚实的,她在排斥他、厌恶他、反感他!
      
      他的心被拉开了一道大口子,挣扎得越厉害伤口就拉得越大,血淋淋的,痛得让他几乎没有知觉。他的恨意提醒着他,痛死也不忘拉个垫背的,他胳膊钳实了她的身体将她往靓坤的棺材旁边带,他拉着她的头发,几乎将她的头摁到靓坤的脸上,“看清楚了,你老公!你让你老公起来救你啊!”
      
      他带着无尽的悲痛与恨意,她竟然不反抗了,也不再哭喊,连动都不再动,她像死了一样,任由他的摆布,他的手抓着她的头发,这熟悉的动作、熟悉的痛感让她想起了订婚宴的那一晚。
      
      那一晚,真的是他!
      
      她有点明白靓坤为什么会死了,她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将所有的人都送走得那么突然,连声招呼都没跟她打,她更是明白了为什么每次打电话给王子他都不在,而吴妈总是吱吱唔唔。
      
      她的心裂开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觉得疼,她的手撑在靓坤的棺材两侧,脸随着倪永孝的推动一次次地从靓坤面前掠过,这张陌生的脸越来越模糊,她眼眶里那些豆大的泪滴掉在上面竟有些‘嗒嗒’声。
      
      倪永孝正搂着她,完全像个被心魔盅惑的傀儡,而那些泪掉在了掉在了他的胳膊上,烫得他身体一震,浇退了他的邪恶、烫醒了他的理智,他觉得身下一软,恐惧地与她分开,那些血红粘在他的身体上,像一场迷幻的错觉,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兮儿……
      
      他的精神像被分化成了两个极端,意识涣散得有些聚不拢,他想去扶一下她,却被门外吵吵囔囔的声音拉停了步子,子兮也听到了声音,她以为坤妈睡不着又过来了,被倪永孝的人拦在了外面,眼下也顾不得再伤心,草草擦了把脸上了泪滴,拉好了衣裤。
      
      倪永孝出去了,没有多久外面便安静了,黄志诚急步踱进来,根本没看清楚子兮的样子,“李太,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没事。”
      
      子兮弯腰在地上捡着靓坤的灵位,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拭着,还好,没有摔坏。
      
      她将牌位放回贡桌上才抬眼与黄志诚对望了一番,这一望两个人都呆住了,“黄sir?”
      
      “王……王子兮?”黄志诚不确定,又望了一眼靓坤的牌位,“李太?”
      
      十年前一别,子兮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彻底没了音信,黄志诚怎么想得到她离开了倪永孝这个黑色会竟然又会投进靓坤这个黑色会的怀抱?
      
      “你嫁给靓坤了?”
      
      她明知道靓坤做过的那些天理不容的事,她竟然还会嫁给他?
      
      “是,我嫁给他了。对不起黄sir,对囡囡……”她替靓坤道着歉,吸了吸鼻子,“囡囡她,还好吗?”
      
      “挺好的。她长大了很多,现在是个婷婷玉立的女孩子了,能够明辩是非,对于以前的事也能够坦然面对。她还不知道害死她父母的人是靓坤,我也不希望她背负太多的仇恨。”他们之间,仅仅见过一次,所谈内容也不多,却总觉得是个好多年的老朋友了,熟悉又坦诚。
      
      “那就好……你是一个好爸爸……”
      
      “跟你爸爸一样?”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故意这般刺激她。
      
      “我不是个好女儿,但囡囡一定是。”
      
      黄志诚没有立场去批判她,亦不能做到坦荡荡地把她完全当成个局外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跟倪永孝、靓坤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纠葛他也根本不想去追问,事情到现在,黄志诚几乎已经明白了靓坤为什么会预计到自己的死亡,而临死也不忘将倪永孝拉下水是为哪般。
      
      他只能安慰自己,狗咬狗也好,倪永孝和靓坤这两个人渣斗到两败俱伤、最好同归于尽才是皆大欢喜的事。
      
      黄志诚遗憾不能将靓坤送上法庭受到法律的制裁,只能小心谨慎地布置着后面的事,他不想让倪永孝也这样死了,相比这些黑色会的恶行,彰显正义让老百姓对香港警察重拾信心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
      
      子兮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还是点了一柱香递给他。
      
      黄志诚没接,“对不起,李太。我是警察,不可能为一个黑色会上香。”
      
      子兮没说话,默默将那柱香插进了香烛。
      
      “这两天我会派几个人在外面盯着,你……要是有什么人来捣乱你可以直接联系我,这是我电话。”他递了张纸条过去。
      
      子兮立在那里,静立了几秒,没有抬手接过那张纸条,“不用了,黄sir,谢谢你的好意,后面的事不用麻烦你了……”
      
      黄志诚也没再说,叹了口气将纸条塞进她手里,刚转过身已经被股力量撞得踉跄了几步,他有着常人没有的警觉,那片刻之间已经将枪拨了出来,稳住身子枪已经顶在了来人的头上,这才看清楚是个老太太。
      
      “黄sir,不要开枪!”子兮看清坤妈,生怕黄志诚擦枪走火,拉过坤妈挡在了她身前,“她是阿坤的妈妈。”
      
      坤妈一点也不怕黄志诚手里那把枪,她听得真真切切的,子兮叫的是黄sir,这是个条子,害死她儿子的那些死条子!
      
      她拨开子兮,指着黄志诚骂,“王八蛋!谁让你进来的?!就是你们这群混蛋害死了我儿子!”她手脚并用,扑上去就要撕打黄志诚,子兮拉她,她一把就将子兮推翻到了地上,调转枪头骂子兮,“就是这些王八蛋害死你老公的!谁让你让他进来的?谁让你对他那么客气的?!你现在到底站在哪一边?!!”她声若洪钟,骂起人来气都不喘,子兮从地上爬起来,顶着她的骂打发黄志诚,“对不起黄sir,我婆婆刚失去儿子,心情悲痛,你先走吧,这里不需要帮忙……”
      
      “你干什么?!”子兮送着黄志诚被坤妈拉住了,“你是不是要跟他一起走了?!还是你老公根本就是被你和这个死条子合伙算计死的?!你这个死狐狸精,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你是害怕了?心虚了……”
      
      黄志诚被那些漫骂声搅得头痛,这种时候他唯一能帮子兮的就是快点离开,这种失去了理智的蛮横老太太,能教出靓坤那样的儿子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那张利嘴就跟放鞭炮似的,谁都别指望能跟她讲道理。黄志诚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甩甩头迈着大步离开了。
      
      “婆婆,我没有……”子兮根本稳不下坤妈的情绪,“阿坤他也不是黄sir……”
      
      “你现在就是说我骂错他啦?!”
      
      “不是……他……”
      
      “他什么他!你不要再说了,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懂事的丫头,我是瞎了眼,蒙了心才会相信你给坤仔设灵堂。”她看着搞得乱糟糟的灵堂,心里越发怒气冲天,“乌烟障气!你是不是想他死都死得不安宁!!”她劈头盖脸地骂,骂得子兮直掉眼泪,她一点也不心软,推着她,“你要哭回去哭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她推子兮不走,拿着手提电话打着电话,叫火化公司的人来接靓坤的尸体,她要将靓坤火化,子兮拦不住她,一些人风风火火地进来将靓坤抬的尸体走了,坤妈不让她去,骂不听、打不动,推开车门一点也不管她的死活,伸手就将她推了下去,子兮跌在地上擦伤了胳膊,望着那辆车离尘而去,追赶不上,折回冷冷清清的灵堂看着满地狼藉欲哭无泪。
      
      坤妈回酒店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出电梯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子兮,她累了,不想再骂人了,开了门由得子兮跟了进去。
      
      “坤仔已经下葬了,在公墓那边,你要有心,以后每年生辰忌日就去拜拜他。”她的语气之中都透着深深的疲劳感,伸手揩了一把脸上的泪滴,从床沿边站起了身,“丫头,昨晚是妈太过份了,现在我给你道个歉。”
      
      她低头向子兮鞠躬,子兮哪里承受得住,一个劲拉着她,“你别这样。”
      
      “丫头,你是个好女人,心意我都收到了,坤仔在九泉之下也去得安心。听我一句话,趁着年轻再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他要是在,也不想看到你孤孤单单的,这辈子,只要你心里有过这么一个人,他也不枉跟你好一场。”
      
      “不……”子兮哭着直摇头。
      
      坤妈抹着眼泪拍着她的手,“就这样吧……我买了机票,下午就走了……”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天大地大,反正不要留在香港……我以后都不回香港了,你也不用去找我,我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这浑小子,倒是把我后半辈子都安排好了,吃的、用的都是够……”
      
      子兮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坤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偏偏还要在大寿这天没了儿子,心中的悲痛不言而喻,留下她触景生情未免太过残忍,而她又不愿意子兮陪着,子兮只能忍着不舍将她送走。
      
      下午,子兮去送机,一番话别,恋恋不舍,看着那架飞机起了飞,才落寞地吸了吸鼻子,世界又安静了,只剩下她一个了。
      
      她在侯机厅踱着步子,思索着自己该何去何从,这一安静下来才想起小曼和王子应该快到了,她早上太过伤心,不记得通知小曼靓坤已经下葬了的事,眼下看了看手里的腕表,小曼应该快下机了,她索性留在接机处等,她看到小曼拉着王子从里面出来,急急挥着手,谁料几个推着大行李箱的行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焦急地往旁边挤,等那些拿箱子的人散开之后,早已经没了小曼和王子的身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