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韩琛 ...

  •   倪永孝从未试过戾气这么重地想要一个人死。
      
      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那晚子兮的样子和那一声声呼唤着的靓坤的名字。
      
      像个魔鬼的诅咒,无时无刻不在挠着他的心。
      
      靓坤整个人在一个疯癫的状态,但凡跟倪永孝有关的,都不计后果地去摧毁。
      
      靓坤是黑色会,行事手法一如往常,狠辣又嚣张,倪永孝也是黑色会,他却是个不想再做黑色会的黑色会,他要顾忌形象,要维护面子,被靓坤挑衅得上了头明面上也还不了手,靓坤步步紧逼,他不得不随着靓坤的步子一步步地退,完全不跟他打照面。
      
      靓坤是想逼他出手的,他那晚被倪永孝折了面子,想扳回这一局他一样要让倪永孝身败名裂!
      
      这一次,就算是死,他也要拉着倪永孝为他陪葬!
      
      两个男人都在盘算着怎么弄死对方,不同的是靓坤早就行动了,倪永孝挨着打却沉得住气,他在等,等一个好久没有见面的朋友。
      
      蒋天生终于是来了,带着满脸的笑意,都熟了,说起话来也不再那么客套,“倪老弟,最近在北美地区看中个农场,我已经和草刈先生过去考察过了,地方安静,空气也好,我就觉得吧,我们年纪也开始大了,到时候退休过去,种种蔬菜养点小羊羔,大家有空钓钓鱼、下下棋。也不失为人生一件乐事。”
      
      这几年,倪永孝为了保住靓坤,被蒋天生各种各样的名头,卷走了不计其数的钱财,说得好听点叫投资,实际上有出无进,不过是花钱保住靓坤那条命而已。
      
      倪永孝倚在沙发上,随手剥了颗开心果放进嘴里,不急不缓,答得随意,“蒋生正值当年,何必这么早作退休的打算?”
      
      “诶……”蒋天生大手一摆,“倪老弟这两年官居路亨通自然是春风得意、神清气爽,不似得哥哥这般,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只能安份守己地活着。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连山口组都已经在交棒,前段时间菜菜子的婚礼倪老弟不是还过去吗?”
      
      倪永孝一笑,扔了手里的开心果拂了拂灰,“山鸡确实是个人才,这样一来,洪兴与山口组的关系更加固若金汤。”
      
      这话蒋天生不爱听,呲了一鼻子,“山鸡现在是台湾竹联帮毒蛇堂的堂主,早就跟洪兴没有关系了。”
      
      “你看我这记性!”倪永孝故作歉意,捧起面前一杯茶,敬了蒋天生一杯,“以茶代酒。”
      
      倪永孝在这兜圈子蒋天生怎么会不懂,“听倪老弟的意思,貌似对洪兴有点兴趣?”
      
      “不敢!洪兴是蒋老先生一手创立,只要它存在一天,都应该姓蒋。”
      
      蒋天生开始有点不明白了,疑惑地盯着倪永孝,似乎在等他继续说完。
      
      “小朋友们不懂事,打着洪兴的晃子玩疯了,蒋生你再不回来主持大局,只怕洪兴那点声誉要被玩完了,蒋老先生在天之灵都不得安稳。”
      
      靓坤最近在外面肆无忌惮,蒋天生也听到了些风言风语,要不是碍着倪永孝要保他,蒋天生早就帮他买单了,他是一肚子的气,才会狮子开大口,想找个由头让倪永孝知难而退,他不知道是这招奏效了还是倪永孝本来就打算放弃靓坤,总之结果是他满意的。他也不再转弯抹角“倪老弟你这些年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来保他,怎么突然就舍得放弃了?”
      
      “既然是扶不起的阿斗,就没必要再浪费自己的心力,蒋生你说对不对?”
      
      蒋天生一笑,起了身。“日后合作愉快。”
      
      “荣幸之至。”
      
      倪永孝要洗白,黑色这些东西便不能再亲力亲为去触碰,他需要一个有根基的帮派来帮他打点一些他自己不便出手的东西,两个人心照不宣,倪永孝递了只手给蒋天生,“欢迎回来,生哥。”
      
      靓坤正盯着倪永孝打,谁知社团突然就变了天,一点点征兆都没有,他十几年前杀大佬B一家的事还被翻了出来,不过是个要干掉他的由头罢了,靓坤分明感受到身后一张大网向他扑来,措手不及。
      
      蒋天生要回来了。
      
      陈浩南跟山鸡联了手,整个社团晃晃悠悠,靓坤不得不将对付倪永孝的精力收回来,终日里四处扑火,忙得连家都回不了,子兮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外面乱糟糟的,每天都有人死伤,她出去买菜都能听到洪兴的事,都说快97了,这些社团现在人心惶惶,个个在趁乱起哄。
      
      事情已经到了靓坤无法控制的局面,这一动起来他才发现,他要对付的不单单只有一个蒋天生,“洪兴”,这个他一直以为自己摆得四平八稳的社团,原来从来就没有跟他姓过李,靓坤这个龙头的位置来得不光彩,被人颠下来也是容易,只怕,这一次他要丢的除了权势,还有他的命!
      
      到处都是他的敌人,墙倒众人推,蒋天生要回来了,那些平日里就算跟靓坤没有仇恨的人也要趁机踩一脚向蒋天生示好。
      
      日本山口组、台湾竹联帮,这些平时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的大帮派突然就结了盟,里里外外追着靓坤打,而洪兴内部个个都在观望,按兵不动,全然不顾靓坤这个龙头的死活。
      
      倪永孝在一旁看着这场大戏,双手别说染血了,连点灰尘都没沾到。
      
      靓坤后知后觉,这个时候才来思量倪永孝什么时候和蒋天生勾搭上的,他猜中了这个结局,却始终无法追踪到事情的初始。他输了,在倪永孝、蒋天生那两只老狐狸面前,他根本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他认命了。
      
      靓坤去了一次泰国,也见了一个他好多年都没有见过的朋友。
      
      “坤哥……”韩琛的声音现在就跟他的一样,沙哑得不得了,几年不见韩琛好像又老了一些,他被靓坤困在这里这么些年了,白了很多头发。
      
      “阿琛,可以说说你太太吗?”靓坤突发其想,两个人站在湛蓝的大海前,风吹得靓坤有些睁不开眼。他认识韩琛这么多年了,这是他第一次想听听他们的故事。
      
      “Mary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她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搭上了自己的命,但所有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韩琛讲起一路走来Mary为他的点滴,不由得喉头哽咽,“坤哥……我狗且偷生这些年,唯一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帮Mary报仇……”
      
      “你很爱她?”
      
      “是!”
      
      “她死了这么多年还爱?”
      
      “是!”
      
      “那你就去吧!帮她报仇,让倪永孝为她偿命!”
      
      韩琛有些不敢相信,十多年了,他被靓坤困在这里十几年,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这个小岛了,他看着面前的靓坤不确定地问多了一次,“坤哥?”
      
      “你不是想帮你太太报仇吗?现在可以了。”
      
      “为什么?”
      
      “阿琛,我说过,这十几年不让你去找倪永孝报仇是因为你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你去只是送死而已,还未近他的身就被他干掉了。而现在不同了,倪永孝他已经不是黑色会了,他是政协委员,他想要从政,倪家现在在个尴尬的位置,进退不得,你只需要出庭作证,作污点证人指证他当年杀人的事,就可以扳倒他!”
      
      “出庭?”作为一个黑色会,韩琛从来不曾想过用这个的方式来报仇,“就算出庭,就算打赢了官司,就算倪永孝被定罪,他一样不会死。而且事隔这么多年,打官司中途变数太多,倪永孝他现在爬那么高,分分钟让他洗清嫌疑,能不能被定罪更难讲。坤哥,我不怕死,我宁愿硬碰硬,跟他同归于尽!”
      
      “只怕你还没靠近他已经死了!”靓坤不容他反驳,“阿琛,我比你更想让他死!我没有时间了,只能选择这个更择中的办法!你听着,我就会找人来接你,让他保护你直到上庭为止。你可能会坐牢,就当你这十年还给我的。”
      
      ……
      
      韩琛也没反驳,他落寞地望了一眼大海,问靓坤,“坤哥,你跟倪永孝是交上手了吗?”
      
      “他强J了我老婆。”靓坤只留下这一句,揉了把脸,转身离开。
      
      “阿坤!”屋外的泰国人跟出来的靓坤打了声招呼。
      
      “sa wad dee kab。”靓坤双手合十回了声,“巴颂先生,谢谢你这十多年来帮我看着韩琛。”
      
      “互惠互利嘛。”
      
      巴颂清晰地记得十几年前那一幕,那个时候的倪永孝想铲除韩琛,让巴颂的大哥查猜帮忙,韩琛临时收风,未等查猜动手就用先发置人杀死了他,后来遣逃,巴颂追到泰国机场将他拦下,就在即将开枪的那一刹那靓坤出现了。
      
      查猜一死,泰国和倪永孝的毒品生意就被另外的帮派染指了,靓坤用了同样的价钱开始搭桥巴颂这条路,条件是留着韩琛。
      
      那个时候适逢靓坤在洪兴造反,赶了蒋天生下台,他也没多想,留下韩琛一是因为他们在香港的时候就认识,也算有一丁点交情,绝处逢生救人一命,需要的时候便可以得到忠心无二地回馈,另一个原因是靓坤觉得以后可能会跟倪永孝打上交道,留着韩琛多条后路,反正也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
      
      可怜韩琛这十多年来都被靓坤困在这里,吵过、闹过、自杀过,却没有磨灭他心中的仇恨,如果不是靓坤觉得自己死到临头,根本不会再放他出去。
      
      “过些日子会有人来接韩琛走,如果这次搞得定,倪永孝坐牢,香港那边的货将会全部由我来做,以后香港的生意只有我们做。”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彼此心照。
      
      靓坤一笑,“两件事。第一,韩琛回去指证倪永孝,我怕他提前收到风,卷款逃到国外。”
      
      “你放心,只要他踏出香港,我就让他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第二呢?”
      
      “如果韩琛临时改变主意,不愿意回香港指证倪永孝,就帮我杀了他。”
      
      “没问题。”
      
      “多谢。但是话分两头,这次死的可能不是倪永孝而是我,我给不了你绝对的保证,如果侥幸我赢了,我会实现我的承诺。”
      
      “大家相识一场,如果你输了,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
      
      靓坤想了一下,“最好……让他全家为我陪葬。”他玩笑地一说,伸着拳头就砸向了巴颂的拳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