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6、订婚 ...

  •   一个多月之后,王子出院。
      
      子兮这段日子日夜以泪洗面,整个人都憔悴得脱了形。
      
      王子的喉咙留下了一道永久性的伤疤,非常显眼,更严重的是声带受损,一张嘴,喉咙就嗤嗤作响,像漏风一样,吐出一个字都是艰难。
      
      子兮如何不伤心?这孩子,这么高的语言天份,曾不止一次地表示将来想做翻译家,而如今却时刻面临着肌肉萎缩失声的危险,虽然医生说不排除将来医学畅达了有解决的方法,但这种安慰性的话,听听就算了,谁也不能当真。
      
      王子经过这件事,整个人都成熟了不少,性子沉闷了,也不再叫子兮小蝴蝶,一声声吃力地喊着“妈”,这孩子不服输,像在跟天作着抗争一样,越讲不出话他越是努力地开口,偏偏一用力喉咙就痛,一痛就想吐,子兮人前扮坚强,转过身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泪。他懂事了,对那天发生的事只字不提,靓坤逗他,他也只是应付性地笑笑,说不了话,整天拿支画笔写写画画,安静得令人心疼,而那些画再也没了彩色。
      
      一家三口,都笼罩在黑色里。
      
      出院的那天,倪永孝也去了,靓坤守得严,他又不想贸贸然起冲突让子兮难过,只隔着马路静静地看。
      
      靓坤抱着王子,外套盖在他的身上将他包得严严实实,倪永孝连样子都看不到。
      
      他坐在车里,看着靓坤的车消失不见,点了一支烟,他以为他和那两母子的关系就跟这手里的烟一样,烟消云散、灰飞烟灭,再也不会有交集了,谁知是注定一世舍不掉牵绊。
      
      他知道王子渡过了危险期,从不曾想过会留下这么重的后遗症,那一场失误带给他的原来是毁灭性的伤害!
      
      倪永孝专家、补品一批批地往靓坤家送,每次都被子兮连人带物地扔了出来,他却是乐此不彼,见不到他的儿子,总想用这些徒劳无功的东西来弥补心底的愧疚。
      
      靓坤坐不住了,钱他不是没有,能救儿子他绝对不会吝啬,何须倪永孝这样多此一举没事找事让大家都膈应?踩上倪永孝的办公室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顿才让他消停下来。
      
      子兮不高兴,整个家里都是死气沉沉的,靓坤心想也是该想点办法让大家有个新的开始了。
      
      他颇尽了些心力,安排得妥当,他拍小电影起家,演起戏来也很投入。说带子兮出去游车河散心,开到海边又说车子抛锚了,骗得子兮一下车就看到了海面上那艘游轮,呜呜着笛,灯光打在船身上,照亮了“坤兮号”三个字。
      
      “喜欢吗?”
      
      他有心改善大家的处境子兮如何不知,感动得双眼泛红,不停地点头。
      
      “我知道你不喜欢张扬,今晚就当我们的订婚宴,迟点办婚礼,挑你喜欢的方式。”
      
      “坤,谢谢你。”
      
      他一笑,拉着她上快艇,开着快艇上了船,前脚刚踏进船舱就被彩炮和欢呼声淹没了,子兮惊得下意识地捂着嘴,不确定地望着眼前的人,吴妈、小曼都来了,还有小曼的老公伟恩和小曼五岁的女儿,连王子都在。
      
      “我知道你没什么亲人了,请了小曼一家来见证我们的婚礼。”他望着她热泪盈眶的脸,从身上掏出个盒子,单膝举着戒指就跪在了她的跟前,“求婚是男人的事。王子兮小姐,嫁给我好吗?”
      
      她哭得不能自制,拉着他起身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不停地点头说着,“我愿意!”
      
      “吻她!吻她!!”小曼在旁边欢呼着,引着大家一起起哄。
      
      靓坤就吻了她,双手捧着她的脸,拇指揩干了她脸上的泪,温柔地吻着她的唇边,极为小心地呵护着。
      
      游轮启了航,船舱内暖意融融,闹过之后,吴妈拉着子兮聊天,怕是之前靓坤已经打过招呼了,吴妈双眼泛红却也是没将王子那个伤口问出口,这几年东奔西跑的大家联络甚少,子兮却一直坚持将王子的成长记录快递给吴妈,在吴妈的心里,王子跟小曼的女儿一样,没有疏别之分。
      
      两个人说着掏心窝子的话,吴妈拉着她的手,硬是将自己一个戴了多年的镯子套在了她手上,“这个东西不值钱,但是跟着吴妈已经好些年了,小曼结婚那时候我都舍不得给她呢,现在给你了。”她抓紧了子兮的手拍了拍,不容她拒绝,“小曼有吴妈在身边照顾,你这孩子,一个人坚强惯了,以后别那么固执,女人,总该留些软弱的时候让男人照顾,都这么多年了,吴妈看得透透的,不管阿坤他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人,那对你、对王子是真真切切的。就说当年,你要上学,他私底下掏了多少钱出来帮你买一个入校资格……”
      
      “吴妈,你是说,当年我进剑桥?”她怀疑了这么多年的事今天终于是得到了证实,怎么会那么巧就单单多了那一个旁听资格出来?她并不是最优秀的,为什么年年都有奖学金落在她的头上,她怀疑了这些年,因为想象不出大大咧咧的靓坤能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一直觉得是上天的厚爱,原来,爱她的人一直就在她的身边。
      
      “是小曼上次说漏了嘴我才晓得,他不愿意你知道,怕你觉得欠他的情用自己去还债,丫头啊,这是个坦荡荡的男人,把你交给他吴妈放心,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他呀!”
      
      “我知道!”她搂着吴妈直吸鼻子,王子戴着卡通的纸片帽子远远地看着她在笑,终于是放心地跑去跟妹妹和叔叔一起玩了,他说不了话,将纸卷的口哨吹吐出长长的舌头。
      
      靓坤出了船舱,倚在船头看着漆黑的海面,心底涌起无限的感概。
      
      “恭喜你,坤哥。”小曼拎着杯香槟跟了出来,碰了碰靓坤手里的杯身,“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多谢。”靓坤喝了手中那杯酒,又将两人的酒杯斟满,没有再喝,倒点了根烟,“好快啊,一晃眼都十多年了……”他胳膊肘撑在身后,整个人慵懒地挂在围桅之上,是靓坤标志性的样子,一点也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心事。
      
      “是啊,十年能改变好多事,至少现在,兮兮看你的眼神不再带着抗拒。”
      
      靓坤一笑,长呼出一口气跟着吐出一大口烟,他不想将他们的关系告诉小曼,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将风华正茂的小曼从头到脚打量了一次,掐了手里那个烟头,“你怎么样?大美女,看来应该过得不错。”
      
      她腼腆地笑了笑,用酒杯掩住自己的羞涩,“还不错,他,对我挺好的。”
      
      “那就好。”
      
      “坤哥,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道个歉。”
      
      靓坤没吱声,望着她,等着接下来的话。
      
      “那个……我没听你的话,将你给我的那笔钱拿了出来,给他去创业……”
      
      “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靓坤哭笑不得,“给了你就是你的了。你是对的,两夫妻应该坦诚,同富贵、共患难才能称作‘夫妻’,你比坤哥更懂得爱,所以你值得拥有一份美好的感情。”
      
      她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掏出一个红包,递给靓坤,“坤哥,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也希望你能和兮兮长长久久。”她将结婚时靓坤给她的那个红包还给他是不想欠他的情,或许,从小曼彻彻底底地将靓坤从感情世界里剔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他们之间,现在无拖无欠才能成为坦荡荡的朋友。
      
      靓坤明白,接过来没拆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伸手拍着她的肩半揽着她,“借你吉言!走,进去玩。”
      
      他进船舱,拉过子兮的手,清着嗓子正经八百,“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见证我和小蝴蝶的订婚宴。”他拉着子兮鞠了个躬,然后嘻皮笑脸,“你们还不知道吧,今天的宴会其实是个睡衣party!”他吹了个口哨,劲爆的音乐就响了起来,“睡衣准备好了没有?现在!开趴啦!!”
      
      大家玩得疯,子兮阴暗了好多天的心情终于有点转晴的迹象,她喝了不少酒,喝到后半夜,整个人都有点飘飘乎,小曼拉着她和靓坤往里仓推,“坤哥,好好照顾兮兮啊……”
      
      两个小的已经睡着了,船仓到处是酒瓶果皮和果壳,夜深了,吵过一轮之后的深夜显得特别安静,子兮躺在小床上醉得朦朦胧胧,满脸潮红的样子在靓坤的眼里特别地迷人可爱,她是他的妻子了,等了这么些年,即使激情已经被消磨殆尽,但从答应她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有了要照顾好这两母子的义务,其实,他们早就是一家人了,不是吗?
      
      他恶作剧地用手捏着她的鼻子,憋得她透不过气,脸色愈加潮红了,她懒洋洋地哼了一声拨开他的手,娇嗔的声音让他在这个蠢蠢欲动的夜里有些心痒难耐,他俯下身,唇瓣触碰到她的,有些烫,还有点甜,他一点点地触碰着,手已经滑进了她的睡衣里,他轻抚着她光滑的身体,极缓慢地调着情,子兮被这这若有若无地触碰痒得不停地扭着身子,她眯着眼睛望着他傻笑,靓坤心情好,也不急,一点点地拨弄她,她有些羞涩又有些渴望的表情有意思极了,两个人对视着笑,无声胜有声,情.趣在温暖的船舱里慢慢荡漾开来。
      
      靓坤撩拨着她,连带着自己也燥热了起来,可还未来得及将她据为己有,就听到了‘噔噔噔’地声音。
      
      有人上船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