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3、抢救 ...

  •   倪永孝耳朵里一直充斥着那一句“那是你的儿子……”
      
      他整个人像被撞散了,只觉得自己四分五裂,胸腔里来回晃动着些东西,晃得他晕头转向、手脚都在发抖,他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得不得了,又像是被抽空了,软弱无力得连站都站不稳,他的胃里涌动着,王子脖子间喷泄出来的那些血让他有着想吐的冲动,那是他的儿子啊!等他知道这个真相的时候他们极有可能天人永隔了,是他,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不会动了,看着靓坤抱着他的儿子上了救护车,看着忙碌的人群挤满了这片垃圾场,看着他的兮儿哭天抢地伤心欲绝,他手里还拿着那把枪抖得不能自制。
      
      陈永仁跟着倪永孝过来目睹了这一切,心底一样是五味杂陈,他们倪家似乎有着喜欢生私生子的传统,一代代不停歇,他想起了自己不光彩的童年、一辈子痛恨的血统,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庆幸那个私生子今天极有可能会命丧黄泉。
      
      陈永仁跟了倪永孝这么些年了,到现在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想维护伸张正义将倪永孝送进监仓还是想找个理由跟这个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弥补自己缺失的家庭温暖。
      
      他迷惘了,同样看到了倪永孝的迷惘,他们一起共事这么多年,陈永仁几乎没有看到过他这样惊慌失措过,即便上一次,这个女人差点被两个流氓侵犯了,他一样可以泰然自若,坦然相对。
      
      而这一次,他分明就感觉到了他的慌乱。
      
      他呼了口气,走过去接过倪永孝手里那把枪,擦干净了指纹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又将他送进车,招呼了司机跟着救护车,才返回垃圾场这边善后。
      
      倪永孝就这样木然地坐在车里,直到开车的司机提醒了好几次他才反应过来,打电话吩咐着最近的医院准备手术。
      
      单架、推车、手术包、血浆,ICU里挤满了进进出出的白大褂,两个香港最大的社团的老大站在这里,谁都不敢怠慢,整个楼层的病人都被清空了,隔壁医院的专家陆陆续续地往这边赶形成了一个救护的团队,商讨着最佳的救援方法。
      
      “倪生,李生,情况不太乐观,你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说什么?!”靓坤心急,抓着那医生的衣领吼,“救不活我儿子,我一定将这里夷为平地!!”
      
      “李生,你冷静点,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但这个孩子喉咙被割破了……”
      
      “嘭!”是铁托盘被打翻在地上的声音,子兮正在不远处包扎,听到这边吵以为王子已经出事了,顾不得仪态地跟靓坤一样抓着那医生晃,“医生,我儿子他怎么样……你一定要救救他……”
      
      “李太,你冷静点,我们会尽全力……”他被子兮带得前俯后仰,又不敢伸手碰她,声音淹没在她的哭声里,只能不停地宽慰着,“李太,你冷静点……冷静点……”
      
      “小蝴蝶……”靓坤终于是拉停了她,搂紧在了自己的心口,只能用臂膀的力量让她暂时镇定下来,他眼睛里夹着透亮,心里跟着难受,这十年来他清楚地看着子兮作为一个母亲是怎样一心一意地为自己的孩子,这是她的命啊,她那么无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躺在里面,什么都做不到,每一秒的等待都是煎熬。
      
      靓坤何尝不是?这事他又怎么会没有责任?他留下了他们两母子,拍着胸口保证他们不会少一条头发,现在,王子生死未卜他又能做些什么?他一样什么都做不了!
      
      十年了,即使这个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比任何亲生父子的少!他给他取名字、教他走路、教他拿筷子吃饭,两父子一起去打电玩、踩滑板、一起偷偷抽烟喝酒躲着子兮的责骂,王子除了那条命不是他赐予的以外,其它的一切都与他相关啊!
      
      而倪永孝,这个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的男人,一来就差点让他的王子丢了命!靓坤想起了两父子曾经的时光,不禁将拳头捏得咯咯响,医生护士听得声音对望了一眼纷纷逃了,预计着会有一场血战却是谁也不敢劝阻。
      
      靓坤拳头未甩到倪永孝脸上倒是被子兮抢了个先,她推开靓坤,一个箭步奔向倪永孝,不由分说地给了他一巴掌,清脆响亮!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静寂无声,一个带着满腔的恨意,另一个则是道不清地愧疚。
      
      “对不起,兮儿……”倪永孝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像有一团棉花,让他吐出一个字都觉得困难,“我不知道……那是我们的孩子……”
      
      又是一巴掌!
      
      到现在他竟然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倪永孝!”她近乎嘶吼,“别人的孩子就可以死了吗?!你倪永孝的孩子受了伤你才会觉得痛,别人的孩子呢?!他们受伤他们的父母就不会痛吗?!为什么?!你一辈子都要这么自私?!你到底要欠我多少个‘对不起’?我姑妈、我爸爸、我儿子!是不是要弄死所有跟我有关的人你才会开心?!”她哭,哽咽得喉咙痛,“倪永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突然就安静了,三个伤心的人都在沉默,静得让人心慌。
      
      一个护士推开门,站在门口进退不得。
      
      “什么事?!”靓坤没有好气地吼了一句,吓得那护士声音都在抖,“那个孩子失血过多……血库血浆不足……请问……谁是……O型血?”
      
      靓坤和倪永孝一起动了动。
      
      “我去!”异口同声,四目相对。
      
      “那个……”护士适时开了口,“有血缘关系的不行……”
      
      倪永孝微微怔了怔,子兮噙着泪,咬着嘴唇扭开了头。
      
      靓坤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才跟着护士出了去。
      
      倪永孝踱进手术室外面的隔间,隔着玻璃看着隔壁那个被血渍染红的小小的身体心像被刀子绞得疼,主观意识真的是件极可怕的东西,他只要稍稍放点心在这个孩子身上都不难发现这是他的孩子呀,但偏偏,他没有!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认定了这是靓坤的种,他是以己去度人,从未想过靓坤那种丧心病狂的男人会像对待亲生一般去对待一个没有血缘的孩子,正是这一点点的‘自以为’,让他几乎害死自己的儿子,那把刀子,从他的喉咙划过,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到处都是血,靓坤按都按不住,倪永孝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很模糊,他到底要怎样才能赎得清他的罪孽?
      
      王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醒来已经是24小时之后了。
      
      一天一夜,外面等着的三个人比里面动手术的医生还要紧张,没有一个人眯过一下,米水都未进。
      
      子兮恹恹地倚在靓坤身上,见ICU指示灯灭,猛站起来一头扎在了地上,靓坤顾着去拉她,被倪永孝抢了个先,“医生,怎么样?!”
      
      “放心,倪生,李生,暂时已经脱离危险了。为免细菌感染到伤口,孩子已经从特别通道送去了绝离病房,你们换了防尘衣就可以进去看看他了。”
      
      子兮顾不得松下一口气,连跌带撞地往绝隔病房跑,她一定要亲眼看到她儿子的安全才能放心,护士已经准备好了防尘衣,靓坤紧随着她,走到病房门口转过身将跟在身后的倪永孝拦下了,“倪永孝,我想你可以离开了。”
      
      “那是我的儿子!”
      
      “没人说不是,除了你的亲生儿子和生下他的那个女人。你是不是还想看他们失控多一次?”
      
      倪永孝哑口无言,靓坤进门,毫不留情地甩了门,关他锁在了病房外面。
      
      子兮的眼泪叭叭掉,一颗颗地跌在被面上,这小小的身体,千疮百孔,到处都是刀口,他戴着氧气罩,喉咙处打着厚厚的纱布固定着支架。
      
      怕是有些心里感应,王子缓缓睁开了眼,他隔着氧气罩,轻蠕着嘴唇,叫了声“妈”,没有声音,只有唇形。
      
      子兮心里痛,越擦眼泪越多,靓坤拉开她蹲在王子病床前,“儿子,没事了,已经安全了。老爸和小蝴蝶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不用害怕。”
      
      他微微一笑,眨了眨眼睛,回应了。
      
      靓坤眼眶也红,看着这小小的身躯不免触景伤情,“儿子,你在隔离细菌,好好留在这里休息,我和小蝴蝶在外面等你。”
      
      他拉着子兮走出病房,怕影响了王子的情绪,“小蝴蝶,别这样,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她终于是哭出了声,搂着他的脖子倚在他的胸口,“坤,我求你,当我求你,你娶我好不好?”
      
      他轻拍着她的背,想起了自己‘生病’那段时间的无助,吸了吸鼻子,点点头,“好,我娶你,我一定会用命来保护你们。”
      
      他肯定地给她承诺,她抱着他终于是安定了下来,只剩下一旁的倪永孝面如死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