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2、眼睛 ...

  •   靓坤就在湿地公园附近,地理位置比倪永孝近一些,来得自然是更快。
      
      一行人,四辆车,来到垃圾场一里开外的地方就停了,靓坤摸不准对方的底线,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散开分头找。
      
      他是最先看到子兮的,立在北面空荡荡的坪地上。
      
      “小蝴蝶!”他轻喊了一声,子兮转过身他便看到了她满身的伤痕和血渍,他奔过去,拉着她上下打量着,“伤得重不重?儿子呢?!”
      
      “老爸!”王子看到靓坤一如看到了救星,眼前一亮,雀跃地喊了一声,竟然一点也不怕他身后那个疯女人了。
      
      靓坤询声望去这才看到这个“洞”,他心底一紧,唤了声,“儿子!”就要冲进去。
      
      子兮伸手挡在他的胸前,她的目光一直在里面,没有出声,靓坤站定才看到了那个人影,站在王子的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
      
      “你是什么人?”
      
      “你不是倪永孝!”疯女人看清楚来人,顿时警觉了起来,“倪永孝呢?倪永孝在哪里?”
      
      “倪永孝正赶过来!”靓坤听到‘倪永孝’心里烦,“我□□妈,你有病啊,跟倪永孝有仇你去跟他拼命啊,抓我老婆孩子干什么?!识相点就快点放了我儿子,他今天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老子一定把你全家都送火葬场去!”
      
      “哼!”那女人从鼻子里哼出声,“我全家上下就剩我一个人,今天能来我就没想到要活着走出去!”
      
      傻强已经过来了,贴着靓坤的耳朵,压低了声音,“坤哥,周围没有其他人。”
      
      靓坤觉得这事有些棘手,一个疯女人,山长水远地将那两母子绑来这里又指明道姓地要找倪永孝想必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从一整片岩石底下凿出的一个洞,四周固若金汤,除了爆破根本没办法靠近,那女人躲在王子的身后,藏得严严实实,就算偷袭开枪,命中率也极低,搏不过。
      
      他看着王子染红了的校服心底急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吩咐傻强,“先叫救护车,别搞得那么张扬!”
      
      傻强心领神会退开了,他稳了稳心神,故意嘻脸一笑,扮得轻松了一些,“嘿,有什么不妥就讲到妥咯,人生一世,还有大把好玩的,何必这么想不开呢?”
      
      “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我没想跟你拉上什么关系。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娶了这个女人,连累让你的儿子跟着遭殃!”
      
      “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娶哪个女人那是我自己的事。你要找倪永孝把我女人拉下水,哪有这种道理的?这样吧,你开个价,放了我儿子,我再去帮你把倪永孝的儿子抓过来,怎么样?”
      
      “开个价?”
      
      “对,要多少钱你说!”
      
      “你留着给你老婆买棺材吧!”
      
      “你……”靓坤的小暴脾气腾腾往外窜,“你他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死了那条心吧,无论如何你老婆今天是死定了!”
      
      “□□妈!你就非得跟我老婆杠上了?!”
      
      “是她!!拿了别人的东西。她该死!”
      
      “哦?”靓坤骤然收了声。
      
      “我到底欠你什么?”子兮底探性地问,“要让你这样费心来抓我?”
      
      “哼!小贱人,舒服了这么多年,是不是压根忘记了那对眼睛不是你自己的?!!”她终于是说了出来。
      
      子兮心头一凉,头皮那阵酥麻扩散至全身,让她像被钉在了地上完全不能动弹,“眼睛?这对眼睛是一个癌症去世的姑娘捐出来的……”
      
      她说出来连自己也开始怀疑了,这,只是倪永孝告诉她的。
      
      “我去世你妈!如果不是倪永孝那个畜生将她的眼睛挖出来,我的梓琳……她一定还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小姑娘……”她伤心了,鼻水跟着眼泪一起往外趟。
      
      “你说什么……”子兮有些站不稳,靓坤O大了嘴定在原地,突然间心底趟过一阵畅快,黑色会就是黑色会,平日里衣冠楚楚,私底下还不是跟他一样?禽兽!衣冠禽兽!可惜啊,做禽兽做到这份上也是失败,保留着心底那一丁点儿善意迟早变成别人反击的筹码,这事给他靓坤,一定干干净净没半点手尾。
      
      “你是梓琳的妈咪?”倪永孝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但显然听到了一些已经认出了这个女人,他看到子兮那满身血深锁着眉头,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他现在没空去问她伤得有多严重,那个女人看到他,情绪就亢奋了,“倪永孝!你终于舍得来了吗?”
      
      “梓琳她?”
      
      “拜你所赐,她死了!”她咬着牙,怒目瞪着永孝,凶狠,绝望。
      
      “怎么会这样?我们走的时候明明留了一副健康的晶体给她……”
      
      “她排斥了!双眼红肿、溃烂,那对眼珠子跟着血肉一点点地往外掉,她漂亮的眼睛变成了两个无底的黑洞!!”她又哭又笑,“难看死了!”
      
      子兮胃里翻腾,恶心夹杂着心疼,这对眼睛真的是从那个活生生的小姑娘眼睛里面挖出来的呀!它们跟自己那么合适,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过不舒服,就像天生属于她的一样,她怎么可能想得到这是用别人一条命换来的?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是个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人渣?!
      
      “你为什么不去找井上博士?或是来香港找我也可以……”倪永孝同样料想不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转变,只要有一丝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那个让他印象极好的小姑娘,但这么多年了,他确实是连一丝的风声都没有听到!
      
      “井上?哼哼哼……”她低声苦笑,“他做完手术就走了,大专家啊,我们这种底层的人怎么可能找得到他?我们死赖在日本,最后被驱逐出境……至于你,倪先生,你高高在上啊,每天坐在那么高的办公室,谁又能靠近你半步?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小的生命离我而去,每天痛不欲生,最后在我的怀里一点点地没了呼吸,再看她一点点地烂掉……倪永孝,这一切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由此至终,该死的根本就是这个贱女人!”她手指着子兮,彻底失了控。
      
      “拿这对眼睛的时候,你,你老公,甚至是梓琳都是同意了的,没有人强迫你们……”
      
      “是!都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如果不是他吸毒、烂赌怎么会让你抓到把柄?!他该死!所以,他死了。我一刀刀捅死他,再一点点地将他的痛切下来喂狗!哈哈哈……”她的情绪极不稳定,“但是你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吗?没有强迫?你确实是没有强迫我们,但是是你拿着他欠你的巨债来引诱威胁的呀,别装成那幅道貌岸然的样子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只是你才清楚他怎么会欠你那么多钱!”她狠辣的双眼扫过倪永孝再扫过子兮,恨不得立即将她大卸八块,“我等了十一年了,终于是等到今天了,贱女人,将我女儿的眼睛挖出来!还给我!!倪永孝!我要你亲眼看着这一切!眼睁睁看着她死!!”
      
      “你别乱来!”靓坤和倪永孝几乎同时出声。
      
      那女人才不理,径直扔了把刀出来,居然跟她手里那把一模一样。
      
      “挖啊!!”
      
      她一刀就插进了王子的身上,措不及防地一下,疼得王子哇哇叫,他被吓坏了,刚刚那个女人一直傍着他,那鬼魅的声音在他耳朵旁回响,嘴里难闻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泛起一层层地鸡皮疙瘩,这个叫倪永孝的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跟小蝴蝶有那样的故事?小蝴蝶的眼睛为什么是挖的别人的?他脑子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来不及想,已经被那个疯婆子拿来当成了威胁小蝴蝶的把柄。
      
      子兮心如刀绞,早已是泪水满面,身为一个母亲,她清楚明白这个疯女人心底的每一分痛,如果有人这样对她的儿子,她一定不会比这个女人理智太多,她恨啊,更多地是绝望,她拿了人家的东西这么久,怎么说都是该还的,她几乎没有犹豫地抓起了那把刀,却是被倪永孝半途截住了,“兮儿,别乱来!”
      
      “你放开我!”她嫌恶地推开他,被他触碰地每一寸都觉得肮脏。
      
      靓坤的目光在王子那里,两人的推攮才拉回来,他想夺去子兮手里那把刀,却被她退开半步避开了。
      
      “小蝴蝶,你别冲动,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局面……”
      
      她哭着直摇头,“不……没得挽回了……不会再有什么转机……你不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她下了决心要将那对眼睛还给她,为那个素未蒙面却间接害死了的姑娘赎罪,更为了救回自己的儿子。
      
      倪永孝心下急得团团转,却没有立场去劝阻,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这辈子亏欠她太多,却又什么都给不了她,眼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保她周全,为此,不惜搭上他自己,“当年拿你女儿眼睛的人是我,你要什么直接问我拿!放了那个孩子,我把我的眼睛给你。”他冷静地开口。
      
      “不!”子兮失控地喊了一声,颤动着双唇,愕然地盯着他,她的内心五味杂陈。
      
      “对不起……”他极小声,轻得只剩下一个唇形。
      
      “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挖了人家的眼睛又来装伟大!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的孩子也不需要你来救,你现在这副嘴脸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无比!就跟留着这对眼睛在我眼眶里一样!让我从此不会再有安宁!!倪永孝,你滚!带着你的伪善离我远远的!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兮儿……”。
      
      “你们说完没有?!”那疯女人显然是没了耐性,“这里哪里轮到你们做主了?!倪永孝你听着,我只要我女儿的眼睛!”疯女人人疯心不疯,她何尝不想将倪永孝千刀万剐?!可是,她做不到!倪太太曾倩如帮她布置好一切,她可以杀了王子兮,甚至可以弄死她的孩子,他们合作的唯一条件便是不得伤了倪永孝!
      
      她还是不放心,这疯女人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临时反口她怎么能不防?她以帮梓琳立碑为名义拿走了梓琳的骨灰,疯女人唯一在意的!倩如答应了疯女人,她今天死在这里,倩如会将她和她的女儿厚葬在一起,如果她走漏了一点关于倩如的风声或是倪永孝受到了损失,那么,她的女儿就会灰飞烟灭洒在香港各个肮脏的角落,死不瞑目!
      
      事情发展现在,疯女人俨然成了曾倩如手里的一颗棋,她是骑虎难下,今天,得不得手,她都根本没有命可以离开这里,但是,死之前她也怎么会拉上一个或是两个为她垫底的,只是便宜了倪永孝那个兽生。
      
      “倪永孝,我要你体会一下我从前受过的痛苦!!亲眼看着这个女人死!”她是他你的谁?倪太曾经告诉过她,这个女人是他在外面养的小狐狸精!恬不知耻,拿这个男人为她准备的眼睛却跟另外一个男人生下孩子!!她突然觉得自己高尚了一些,既帮梓琳报了仇,又帮这个社会铲除了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贱人,去死吧!
      
      “还不快点挖?!”疯女人又插了王子一刀,刀尖已经抵在他脖子上了,“我数三下,你不挖就帮你儿子收尸!”
      
      “一!”
      
      “不要!我挖!我挖!!”子兮举刀,倪坤死拉着她的胳膊不放手,“小蝴蝶不要!”
      
      “我一定要救我儿子,你放手……”
      
      “二!”
      
      她死命挣扎着,不惜用刀子割伤了靓坤的手。
      
      靓坤都阻止不下,倪永孝更别提过去插一脚,他眼见劝阻无望,伸手就拔了随身携带的枪支,情急之下,就算伤了那个孩子,他也要保住他的兮儿,别无其它的选择。
      
      “不要!”子兮扑上去,“不要开枪!那是你儿子……”
      
      还是太迟了,她的话音淹没在枪声里,前后‘嘭嘭’的两声,一声枪响,一声是那疯女人闷声倒地的声音,子兮扩大了瞳孔定在原地,满眼都是王子鲜红的血渍,从他的喉咙喷泄而出,红了她的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