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折磨 ...

  •   子兮的电话一路都在响,怕且靓坤那些保镖已经通知他这两母子已经出事了,子兮没有去接听,更不敢去按听,她甚至不能抬眼从倒后镜里看一眼后座的两个人,那女人只要看到她那双眼睛出现在镜片里,便会失控狂怒拿王子出气,子兮摸清楚了她的脾性便安定了一些,只要她不去看他们或是出声,至少,能保证王子现在的安全。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她叫得出子兮的名字,必定是认识她的,一切更像一场早已经布置好的预谋,是谁?曾倩如?子兮被这里一闪而过的猜测吓得打了个冷震,她十年没有回来过,根本谈不上有仇家,除了那个前些日子才警告过她让她离开香港的倪太,她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要来这样来对付她。可这想法只在她脑海里停留了极短的时间便被她否决了,倪太她也有孩子呀,子兮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做了母亲的女人可以丧尽天良到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那会是谁?靓坤的仇家?这个猜测似乎更贴近,她还来不及分析更多,那疯女人踢了一脚她的座椅,喊了一声,“停车!”她便踩下了刹车。
      
      这是一个垃圾场填充场,推开车门便已经闻到了阵阵恶臭,周围堆积如山的垃圾让这个地方杳无人烟。
      
      疯女人让子兮站在车子左侧的前门,拽着王子从右后侧出来,王子已经很大了又受了伤,疯女人胳膊勒着他便觉吃力,“小孽种,你快点走,再这么慢,我一刀……”
      
      她扬着刀,作势要去捅王子,王子见刀尖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脖子,一个激灵,张嘴就咬住了那疯女人勒着他脖子的胳膊,这一口咬得深,他出尽了全力,一口咬下去,感觉嘴里多了块皮肉,那疯女人痛得嘶心裂肺,一声声喊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她左边胳膊疼得身体都跟着偏了一些,完全忘了右手还有把可以作武器的刀子。
      
      王子眼疾手快,胳膊肘连续撞击着那疯女人的肚子,得了一点空子,推开那女人转身就跑,疯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举着把刀子跟着追,子兮已经过来了,推了把王子,他倾倒在地,避开了疯女人的尖刀,疯女人转了方向来刺子兮,她举着手袋挡着疯女人的连番刺探,刀子很利,划破了袋子,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掉,疯女人连连进攻,子兮跟着节节退,疯女人伤不到她脾气愈发暴燥,她喊了一声蓄了力,伸着一刀就朝子兮的肚子捅了去,子兮两手拉着袋子伸直了作挡护,那把刀还是穿过了手袋,她避不及,刀尖已经插进了小腹,还好不深,她忍着疼,用手袋上的铁链子迅速绕住了疯女人的手腕,无奈链子太短,子兮不能就此制服她,疯女人想逃逃不掉,只能胡乱甩动着刀子在她身上划动着,子兮眼见按不住,抬了一脚将疯女人踹翻在地,整个人已经覆了上去,压着疯女人,出力按住她抓着刀子的手,她想夺下那把刀,却不敌疯女人全无章程地乱刺,王子已经爬起来了,站在一边手足无措地喊着小蝴蝶。
      
      “儿子,你快走!快……啊!”
      
      子兮偏了个头,被那疯女人逮了个破绽,她反转刀尖划在子兮大腿上,顿时血肉外翻,子兮眼见按她不住,只能喊着让王子快点跑。
      
      王子哪里肯跑?挽着袖子要来帮忙又不知道从何下手,一脚脚踏在那女人脸上,那女人吃痛,只能更用力地将刀子插进子兮身上,她整个人在一个疯癫的状态,体内的力气如洪流爆发而出,手脚并用,抽出一条腿膝盖顶在子兮背上,将她从身上颠了下去,她似乎完全忘了曾倩如为她布置下的计划,翻身压住子兮,举着刀子就往她喉咙插,子兮空手接住那把刀子,两个人定在半空之中角着力。
      
      王子见子兮危险,也顾不得想后果,整个人搂着那疯女人的脖子将她往外拖,他拳头砸着疯女人的脸,让她将攻击目标从子兮转移到了王子身上,她从子兮手里抽回刀子,一转胳膊已经朝王子刺了去,子兮手快,半起身用上半身撞开疯女人,疯女人从她身上掉了下去,王子还搂着她脖子,一并摔倒在地,疯女人翻身去扎王子,幸好他灵活,滚得快,刀尖一次次插进泥土之中。
      
      子兮心吊在嗓子眼踉跄着爬起身,拖着条受了伤的腿整个人扑在了疯女人的身上,她也失了控,抓到什么垃圾都往疯女人头上砸,她不能留手,一个不小心这会赔上她儿子的命!
      
      谁都别小视一个母亲的力气,她抓着疯女人的头发,将她的头一次次撞在地上、撞在垃圾上,撞得她晕头转向、奄奄一息,完全不会再反抗子兮才停手,她扔了疯女人手里那把刀,抱着王子就往车那边跑。
      
      她离车子越来越近,她以为自己安全了,谁料手刚触及车门就被条铁棍甩翻在了地上,她的背火辣辣的疼,她躺在地上四面朝天意识都有点不清了,周围五六个男人围在她的旁边,人高马大的黑人,身手极灵活,他们不打算放过她,手脚并用砸在她的身上,并没有觉得几个男人围攻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是件多么无耻下作的事。
      
      或许觉得留着她还有价值,他们并没有用那条铁棍来打她,只让子兮吃了些皮肉之苦,子兮顾不得疼,曲身护着王子,只怕他会受到伤害,她将他按在胸口,搂紧了不让他出来。几个男人见差不多,打了个眼色停了手,立在子兮面前那男人俯下身,一巴掌甩下来像把铁扇子落在她的颈脖之后,让她瞬间没了知觉。
      
      嘀嘀嘀嘀嘀……
      
      子兮从昏迷中惊醒,全身上下没有哪里不疼,她昏睡了多久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身上的身渍已经干了,她的脚边是她的手提电话依旧在响个不停。
      
      还是那个垃圾场,只不过子兮从它的前面被挪到了后面,她坐在地上,面前的垃圾堆像山包一样,那几个黑人完全没了影踪,四周静悄悄地,子兮四下里张望,冷不丁的一个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像鬼魅一样,“你醒了?”
      
      她被吓得弹了起来,转过身就看到了王子和那个疯女人,她咧着白牙对着子兮笑得阴森。
      
      子兮这才看清楚身后这个像地洞一样的‘房子’,垃圾场四周临山,向北这一面前身估计是个石场,岩石堆积,这个洞挖得比较深,像野人的山洞,进身至少有一米半,倒是个遮风挡雨的好地方,里面凌乱地放着些肮脏的被褥和零零碎碎地瓶罐,被褥上面是王子,被绑住双手吊高了,他手被绳子勒得疼,伸长了脚尖踮着地想得到些缓冲,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想必子兮昏迷的时候又被那疯女人折磨过了。
      
      “儿子!”子兮想过去,那把刀居然又到了疯女人的手里,她望着子兮笑得阴险,抬手就将刀尖戳进了王子的身上,只挑进去一点点,却是让他不停地流着血。
      
      子兮停了步子,惊恐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过来啊!你跨一步我就捅他一刀。”
      
      子兮浑身都在抖,她咬着牙,盯着那个疯子,又一步步地退了出去。她停在门口,倚在她刚刚昏睡靠的那个地方,又跌了下去,她坐在地上,低着头不再看里面的两个人。
      
      那疯女人觉得奇怪,从王子身上抽出刀子又将他戳了一个洞,王子疼得汗涔涔也不出声,子兮眼眶里的眼泪在打转,却始终不望他们,那女人疯了,看着子兮望着自己儿子受折磨时候的痛苦样子才会觉得痛快,子兮忍着心痛,她知道,只要她不回应那个疯女人觉得没意思便会停手,他们已经跌进了别人布下的大网里,越挣扎只会让敌人越开心,既然到现在对方都没有弄死他们两母子,想必接下来事情还会有转机,她硬着心肠任由那疯子折磨着自己的儿子,子兮不回应王子也很配合,咬紧了牙,再疼也不哼出声,那女人在他身上戳了几个洞便也觉得不好玩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子兮见她丧气,才装成漠不关心的样子,缓缓地开口。
      
      “我想要你死。”她居然也不激动了,只是语气依旧狠戾。
      
      “那你就杀了我啊!”
      
      “你想得美!让你这么死太便宜你和倪永孝了!”
      
      “倪永孝?”子兮心底一惊,刚刚才伪装好的心瞬间就暴露了,看来,这事远比她想象的复杂得多。
      
      “你不用急,死之前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整个故事。现在,你打电话,让倪永孝过来,我要让他亲眼看着你死!”
      
      “小蝴蝶,你走吧,你回去让我爸来救我!别理这个疯婆子!”王子拖着两条腿,踩着那张被褥上晃来晃去。
      
      “你试试!”那疯子刀尖抵在王子的脖子上,“不要你儿子你就尽管走,我保证……”
      
      “你不用保证!我不会走的,儿子,你乖,不要说话,别乱动。”她的电话又开始响了,她对着疯女人扬了扬,疯女人没出声她便按下了接听,靓坤终于是打通了她的电话,不待子兮开口就喊开了,“小蝴蝶,你在哪里?你和儿子怎么样?”
      
      “我们暂时安全。”她盯着那疯女人答得冷静,“坤,你现在什么都别问,听我说。打电话给倪永孝,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过来。”她看了一眼四周,报了坐标,收了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