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报复 ...

  •   曾倩如拿着条头发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在空荡荡的卧室里徘徊,倪永孝已经搬回了自己那边好久了,那晚之后再也没有再回来过。
      
      他是越来越忙了,每天除了陪家人吃的那顿晚饭和陪文文温功课的一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倩如连他人都看不到。
      
      他在忙什么?他在忙着和那个叫靓坤的烂仔暗地里角力呢!
      
      倩如居然也不伤心了,说到底,这个男人跟她才是真真正正同一个世界的人,说得再好听的爱也终究是抵不过人的占有欲!倪永孝有多爱那个女人?他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她躺在别人的怀里吗?就算她说她现在跟那个烂仔生活得很好,他又舍得放手吗?他又何曾舍得成全别人?最可笑的是,就算他赢了又能怎样?就算那个女人回到他的身边他还不是一样要让她做个见不得光的情妇?他能给她婚姻吗?他敢给她婚姻吗?
      
      他什么都做不到!
      
      所谓爱情,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己私欲罢了!
      
      看着他每天压抑着自己,急急燥燥却又不得不扮演得风轻云淡的样子倩如心底畅快极了,她喜欢看他受折磨,最好,永远都翻不了身!
      
      所以,当她拿到王子的DNA报告的时候,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女人的直觉永远是最准的,那个小野种果然是倪永孝的种!
      
      靓坤居然想得到改他的出生证明,只可惜倪永孝这一辈子高高在上,怕且从王子第一眼出现在他面前、与靓坤如出一辙的粗俗形象开始,他在心底早已经否定了这是他的孩子,自信到自负的男人!
      
      倩如是真恨啊,恨那个该死的贱人,走到哪里都有男人这样真心待她,她何德何能?!
      
      好吧,既然都这么爱,她倒要试试,让两个男人亲眼看着那个贱人死,谁更痛?
      
      好戏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
      
      王子终于是体会到上学的乐趣了。
      
      这个叫倪忆文的小姐姐简直就是上帝派来打救他的玛利亚,她美丽、聪明,与每个人都能和平相处,当那些‘坏孩子’欺负他的时候她昂首挺胸地站在他的身前,当大家都在排斥他的时候她又会拉着他的手走进人群里。
      
      她不像他,生气了皱着小鼻子像只即将咬人的小狮子,她即使再怒也能心平气和地站在人群里,自信,淡然,她告诉王子的同学,王子是她的弟弟,只是一个喜欢上学但没什么上学经验的小朋友而已,希望大家不要排挤他,她学识丰富,开口闭口都能引经据典,凡事进退亦能拿捏到位,她已经是个青春期的姑娘了,在她父亲的教导之下,她认知的世界洁白一片,光明正大,不喜欢那些污秽的存在。
      
      相对而言,王子则是单纯得多,他的世界没有划分太多的区域,谁对他好他就跟谁亲,对他不好的他则还以颜色,就是这么简单。
      
      他不喜欢倪忆文那婆婆妈妈的性格,却是很难得地与她打成一片,这是因为他认定了倪忆文斯文外表下的‘侠义’之心跟他一样。
      
      两个小的,异常投契,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争论起来一样面红耳刺谁也不服输,久而久之地,王子便不仅仅是倪忆文心里那个天才小屁孩了,他目光长远,思想野性又危险,像匹草原上奔跑的小豹子,总是让人蠢蠢欲动想跟他一样挣破这尘世之中的束缚,王子也不再鄙视倪忆文知书达理的古板作风了,这个姐姐,恬静的性格之下一样有着极奔放的心,只不过被她大家闺秀的身份压制着,她在意世俗的眼光与看法,这让王子无比地同情。
      
      他们的友谊与日俱增,从学校玩到校外。
      
      倩如不来接倪忆文了,只是一点一点、有意无意地探听着王子的消息,倪忆文见过几次子兮,这个看上去像姐姐一样的女人总是让她觉得似曾相似,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她觉得很神奇,一个像她妈咪那么温柔又安静的女子,怎么能教出王子这么奔放的孩子呢?
      
      她遵循着倩如的叮嘱,决口不提自己的家人,和善礼貌地与子兮打着招呼,务求留下绝佳的印象以便日后她的妈咪能与王子的妈咪冰释前嫌,她没有去打听她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觉得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秘密,她能做的,是尽可能地拉近彼此的关系。
      
      周五放学的时候倪忆文约了王子去湿地公园,恰逢子兮去接王子,她鼓起勇气邀请她一起,这是三个人第一次坐在同一个空间聊天,子兮看着这个婷婷玉立的小女孩,恍忽间有一刻的错觉,她像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遇到那个‘叔叔’之后的样子跟这何其地相似,像镜象,远远近近,真实又虚幻。
      
      王子已经跟倪忆文去找蚯蚓了,子兮不在状态,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定住神,总觉得最近有些胡思乱想,她下车寻找着孩子们,谁都想不到,危险正在向他们靠近。
      
      这个湿地公园倩如前阵子才刚带倪忆文过来玩过,现在雨水季节,经常有些小生物从地底下钻出来,文文平时都是在家里,整日里对着琴棋书画,极少看到这种原生态的东西,一来便舍不得走,她拗不过倩如说天晚要回家,只得求了周末再来看,谁料倩如这周要回曾家,她的哥哥,海关处副处长荣升正处,这种光宗耀祖的时刻,宴会必不可少,她不得不周四就回了家帮忙布置宴会厅,文文心底的失落不言而喻,晚上弹琴心不在焉,倪永孝一样心不在焉,听到女儿凌乱的琴声才稍微收了点思绪,“文文最近不开心?”
      
      “爹地,我想去湿地公园看蚯蚓。”
      
      倪永孝只当她在家里闷坏了,也没多想,“那让小叔明天陪你去。”
      
      文文不开心地摇着头,她最近和王子泡在一起,不知道多向往自由,而她那个小叔倪永义,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出门浩浩荡荡一群人不说,和他一起出去,分分钟半路拉着她去泡妞,“爹地,我想自己去可以吗?我的同学们,他们都可以自己出去玩。”而她,常年像只笼中鸟,从未飞出去过。
      
      这种感觉恰恰倪永孝最有体会,他作了退让,“那让乔叔带你去。”
      
      乔叔是文文的司机兼保镖,平时不多言,对倪家忠心,对这个看着长大的大小姐更是疼爱有加,这个小女孩,心地善良得像菩萨,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总是买多一份让他带回去给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儿,所以,乔叔看到那个乞讨的老太婆把手伸向文文的时候也只是多了几分警惕,而老太婆安安份份立在一边等文文掏钱给她时候的拘谨则让他完全放松了,她接过了文文给的钱,谁料反手一胳膊就勒住了王子的脖子,手里明晃晃地多了一把刀!
      
      乔叔眼急手快,抱着文文一个闪身已经跳脱了那老太婆的触碰范围,压根没办法再去救王子,子兮正往这边跑,看到那女人手里的刀下意识惊叫了一声,靓坤那几个保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要饭的老太婆会突然失了控,赶过去为时已晚,王子已经成了她手里的人质,一把刀子抵在他脖子底下,那女人笑得疯癫。
      
      “阿姨,你有什么事慢慢说,千万别伤害我的孩子。”子兮只当这是个疯子,稳住心神,小心翼翼。
      
      “王子兮?!”她锐利地双眼盯睁着子兮,狠辣却又不确定。
      
      子兮心里一惊,脑海里翻倒着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印象,没有,确实没有。
      
      她的心底泛起恐慌,一种被人捏在手心却全然不知的恐惧感袭来,“阿姨,你认识我?”
      
      那女人不答,阴森森地笑,手里的刀子从王子胸口划过,血渍迅速染红了他的校服。
      
      “不要啊!”
      
      子兮欲上前,那疯女人扬了扬手里的刀子,不缓不慢又抵在了王子脖子,“站在那里,别动!”
      
      王子疼得汗涔涔,苍白着嘴唇咽着口水,一动,只感觉喉咙又疼了起来,“小蝴蝶……”
      
      倪忆文吓得不停地尖叫,乔叔只能捂着她的眼睛,眼下这情况他完全帮不上忙,只能抱着文文赶紧离开。
      
      “儿子,你别怕……”子兮无助得厉害,眼泪哗哗往下掉,“阿姨,我是王子兮,你是不是想找我?我求求你,先放了我儿子,我做你的人质可以吗?”
      
      “废话少说!你过来!挡着我!去开车!!让这群狗走开!!”
      
      子兮哪里敢耽误,对着靓坤那群保镖扬着走,“走开!走开啊!!”
      
      她面对着保镖,身体挡着那女人,一点点地往公园门口挪,到处都是看热闹的人,有人在慌乱中报了警。
      
      那疯女人却是思维清晰得不得了,快速指挥着子兮,等警察赶来之前早已经消失在大众的视线之中。
      
      子兮一路强迫自己要冷静,可倒后镜里的王子脸色越来越差,胸口的血一滴滴地掉在车椅上,那疯女人,眼神锐利,凶狠得恨不得将她抽皮剥骨了,“还看?!”她吼了一声,又在王子身上划了一刀,王子疼得眼泪直冒,又怕喊出来会吓坏他妈,只能死忍着恶狠狠地盯着那个疯女人。
      
      “小孽种,还挺凶!”
      
      “不要啊!”子兮心疼,那一刀刀地,比剜她的心更疼,车子扭来扭去,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呀!“阿姨,我求你,不要伤害我儿子!”
      
      “看着前面,好好开车,不然将他的肉一块块切下来!”
      
      她的语气完全不是开玩笑,子兮再惊恐也不敢有一分地造次,她忍着心痛,小心翼翼地打着方向盘。
      
      那疯女人心里痛快,忍了十年了,今天,她终于是能亲手将梓琳报仇了,现在,她拿的根本只是一点点利息而已,大戏在后面。
      
      多谢倪太,不但将一切安排得天衣无缝,还帮她挑了一把这么好用的刀子和那么好的栖身之所,医学生的曾倩如,能精准地剔下一整块兔子的皮肉,更能轻轻松松地分辨出人体需要流出多少血才会死,她一点点地教给这个疯女人,让她学以致用,在王子身上证明她其实也是个天才,才两多月而已,看,她划出来的刀口多么漂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