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预谋 ...

  •   倩如被她甩得前府后仰,额头蹭在墙面上,擦破了肌肤,弄得满脸都是血。
      
      她听得那疯婆子的话试图在脑海里理清来龙去脉,这事,罗继跟她说过,倪永孝当年带着王子兮去日本换眼睛,想必拿的就是这个叫梓琳的女孩子的晶体,只是换完眼睛后发生了些什么事倩如无从得知,能让这个女人潜伏十年来逮他们,想必梓琳已经遭遇到不测了。
      
      倪永孝!王子兮!这对狗男女造下的孽居然让她来承受?上天,为什么会如此地不公?!!
      
      倩如被撞得晕头转向,鲜渍浸湿了眼睛,心里的恨意如野火般蔓延而起,她恨透了那个该死的贱人!恨不得将她抽筋剥骨、食肉饮血!!但眼下,无论多大的恨意她都不得不保持着清醒想办法逃出去,她不能死在这里,死在一个疯婆子的手里,她死了,她所有的一切岂不是便宜那个贱人了?
      
      她!决!不!!
      
      她眼见着又要被那个女人甩到墙上,定了定身,伸手往墙上一撑,得了些阻力,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是能感知到空气了,她同样有着要杀人的狂怒,转过身,高跟鞋踢着那疯女人的膝盖,一个反手,已经将那女人的头发抓到了手里,她知道,她要赢,就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她不能怕疼,不能怕输,尽管那疯婆子手里的玻璃不停在地她身上划过留下道道血痕,但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她有着豁出去的心态,完全不计后果地与那个疯子扭打在一起,她没有任何防身的技巧,养尊处优这么多年,让她撑下去的只有这一股强大地恨意,她膝盖顶着那女人的肚子,得了空子一个翻身整个人骑在了她的身上,她一手抓着她的衣领,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甩在她的脸上,一巴掌,又一巴掌,那女人手里还拿着玻璃,本来就疯疯癫癫,现在被倩如打得晕晕乎乎逼到了死角,自然是奋力一搏,抬手就朝倩如喉咙插了去。
      
      倩如在上风,眼神动作都比她更利落一些,她闪躲不及,却在那块玻璃插进她身体之前,徒手半空接住了,她手掌握着玻璃刃,一黑一白两只手在半空之中教着力,谁要先放手谁就先死!
      
      倩如身上早已经血渍斑斑,手掌更是火辣辣地疼,她使了个心眼,将滴着血的手奋力贴近那女人的眼睛,血滴就这样掉进了她的眼睛里,迷了眼,手自然是卸了力,一个不留神,玻璃已经变成了倩如的武器,另外那头玻璃尖从疯女人的手掌划过,接下来,便是刺耳的尖叫声。
      
      倩如夺了那块玻璃,疯女人再反抗,她便也不留情,她抬手倩如的玻璃便插进她的胳膊,她抬脚,玻璃又捅进了她的大腿,只会疼,不会死,倩如红了眼,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才从她身上爬下来,跌坐在一边喘着粗气。
      
      “拿你女儿眼睛的人是我老公。”她极冷静地望着那个疯女人喘气,“但是,眼睛并不是给我的,他拿了你女儿的眼睛,给了他在外面养的那个小狐狸精,用你女儿的眼睛,换了她的光明,所以,该死的是那个贱女人!”
      
      “我找不到那个女人……”她可怜兮兮,说得落寞。
      
      “我找得到!”倩如狠决地开口,“我不单止找得到那个女人,我还找得到她的儿子,你乖乖地听话,我一定让那个贱女人连同着那个小野种一起给你女儿偿命!!”
      
      “妈咪!”倪忆文拉开车门,车外的热气喷到倩如的脸上才让她拉回了思绪,她接过倪忆文身上的书包,递了一壶汤给她才让司机开车。
      
      “妈咪你最近怎么这么有空天天来接我?”文文擦着嘴,对倩如最近的亲近有些受宠若惊。
      
      “文文不喜欢妈咪来接你吗?”倩如戴着副墨镜故意打趣她。
      
      “怎么会呢?我是怕妈咪太辛苦了。”文文傍着倩如,本能地伸手触了触她脸上的淤伤,“妈咪,还疼吗?”
      
      “没事了。”
      
      她那晚伤得那么重,回来随口应付着只说自己出去不小心摔倒了,居然没有人怀疑?人心凉薄,除了她这个女儿,当真没有一个人是真心来关心她的!这恰恰坚定了她的决心,这一次,她一定要让王子兮这个贱人死无全尸!!
      
      子兮她是接触不到的了,王子便成为了她整个计划的突破口。
      
      “文文,王子最近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倩如不动声色地问。
      
      “我已经跟中一班同学打过招呼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他了。”
      
      曾倩如满满的机心,随便一个‘故人之子,初到香港代妈咪多多照顾’就轻松让倪忆文接近了王子,倩如不笨,靓坤里三层外三层地保镖盯着,她贸贸然然出手即使成功了也很难全身而退,等待时机是她最擅长的,让文文去接近王子既不会引人注意,更在文文心里得了个完美妈咪的印象。
      
      “妈咪,你是认识王子的妈咪吗?她一定是个很聪明的妈咪对不对?王子这么小就已经能上中学了,我问过他,他说全是他妈咪自己教的。”文文只是个单纯的中学女生,倩如交待了自然是不会有怀疑,问得问题也是无关痛痒地闲聊。
      
      倩如听到倪忆文在夸子兮自然是满心地不悦,只不过她能忍,至少不能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失了度量,她依旧温柔,说起谎来甚至不用思量,“是啊,妈咪跟王子的妈咪是很多年的好朋友,我们以前有点误会,王子的妈咪带着王子出了国,这些年大家断了联系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解释清楚,现在,他们回了香港,妈咪想找个机会冰释前嫌,把那些不开心的通通忘记,大家再做好朋友,所以,妈咪才拜托文文,一定要照顾好王子,等哪天有空了,我们约王子和他妈咪一起来家里做客,好不好?”
      
      面对着自己妈咪的‘大度’与‘善良’,文文自然是受落,她贴近了倩如,搂紧了她的胳膊,“妈咪,你真好!”
      
      “但是,这件事没解释清楚之前,妈咪不确定王子的妈咪还愿不愿意和妈咪再做好朋友,所以,妈咪拜托文文帮助王子这件事我们暂时不要让王子知道,好吗?”
      
      “我知道了。”倪忆文只替自己的母亲对王子‘不计回报地关怀’感到委屈,她的妈咪,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的妈咪,她以此为榜样。“妈咪你放心,不管以前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王子的妈咪一定会被我们的诚意感动,我现在已经跟王子是好朋友了,很快,我们两家就可以一起出去玩。”
      
      “是吗?那你和王子在学校有什么聊?”
      
      “什么都能聊啊,他那么小,但是去过很多地方。跟我们旅游不同,他是冒险,他说妈咪带着他去过保加利亚乌尤尼盐湖,踩着盐滩去了仙人掌岛,过去肯德基州的猛犸洞国家公园攀岩,去秘鲁,在亚马逊河看过濒临绝种的物种;他们还跟坦桑尼亚跟着马赛人去狩猎,在非洲草原摸过大象,躲过狮子,他是个真正的小勇士!”倪忆文眼睛里面泛着光侃侃而谈,声声赞赏在倩如听来都是刺耳,“我们文文也是美丽的小公主呀,我们会琴棋书画,不会比王子差!”
      
      倪忆文听不出倩如的话外音,兴奋地拎起书包拿了本漫画出来,“妈咪你看,这都是王子自己画的,画他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和动物们。”
      
      倩如接过随手翻动着,稚嫩的画笔极其随意,不像其他孩子那般成熟与刻板,却颇有心思,像匹脱缰的小野马,思想一点也不受束缚,她无心再赞扬,只怕倪忆文看出破绽,带着假意的微笑一页页敷衍地翻动,翻到最后的夹层,赫然看见了一条头发,王子的头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