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8、疯婆子 ...

  •   靓坤忙了好一阵子。
      
      他知道自己被人监视,眼下第一件事当然是揪出倪永孝派出来的眼线无疑。
      
      两个男人表面上风平浪静,私底下却已经撕杀了上百回合了。
      
      这事有个好处,至少他短时间内不用应付子兮,只不过倪永孝不是泛泛之辈,让他应付得有些焦头烂额,连王子每天无精打彩的样子都没有发现。
      
      直到,某个周末的下午,王子作了决定通知他:他不想再去上学了。
      
      靓坤这才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望了一眼房间,趁着子兮没听见赶紧将他拉去了一边。
      
      “怎么了儿子?才兴奋了三天就不想上学啦?”
      
      王子不出声,成熟得跟个小大人似的,拄着脑袋直叹气。
      
      “这是怎么啦?上学太累了?”靓坤揉着他的脑袋瓜,语气中是藏不住的宠溺。
      
      “老爸,什么是‘野种’?”
      
      靓坤就知道,这个孩子,心里是藏不得事的。也不知道曾倩如那天到底还说了些什么让他胡思乱想了这么些日子,那个死八婆,心底有多少不平都好,这始终都是大人们的事,干嘛要将小孩子拉扯进来?
      
      “是那天那个女人说的?”
      
      王子没有回答,不置可否。
      
      “‘野种’的意思呢就是说……不知道你是谁的儿子!”靓坤不回避、不逃避,甚至不转移话题,清楚明白地为他解释。
      
      王子瞪直了眼睛,O着嘴好一阵子,“我是你的儿子呀!”
      
      “对啊!”靓坤附合,“但是她不知道啊!你想想,那她当时还说什么了?”
      
      王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看到她打小蝴蝶了!”
      
      靓坤眼一转,头一点,“所以,我们从头到脚重新来看一下这件事,那个女人打了小蝴蝶,这表示什么?”
      
      “她和小蝴蝶可能是吵架了!”
      
      “对啊,她们吵架了,还动手了,这是她们女人的斗争,但是你插手了,所以,她讨厌你。”
      
      “哦……”王子终于是懂了,“所以,她要骂我,她不知道我是谁,所以就骂我野种了!”
      
      “Bingo!如果下次再有人这样骂你,你就清楚明白地告放她,你是我靓坤的儿子!”
      
      “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想不明白。”他挠着小脑袋,轻蹙着眉头。
      
      “比如?”
      
      “比如她们为什么要吵架?老爸,她们认识吗?还是小蝴蝶那天穿了太高的高跟鞋去上厕所不小心踩到她了?”
      
      “小蝴蝶是踩到她的尾巴了!”靓坤自言自语咒骂了一声。
      
      “什么?!”王子不明所以。
      
      “没什么!”他回过神来,看着这个小不点儿,人不多,问题倒是多多,他要是解释得不够清楚,只怕王子要追着别人去问自己到底是谁的野种了?靓坤决定将一些事告诉他,当然,不能拿小蝴蝶的原版故事,“儿子,你不是一直在问,为什么小蝴蝶不愿意带你回香港吗?其实呢,是因为她在香港有些不好的回忆。”
      
      “跟那个女人有关系?”
      
      “对!所以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呢!小蝴蝶呢,她像你这么聪明,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跟你一样在念中学了,因为她太优秀,所以中学的那些姐姐们就看她不顺眼,你在学校有这种事吗?”
      
      王子简直如梦初醒呀,张着嘴脑袋像捣蒜,“有啊有啊!那些同学总是来找我的麻烦!”怕且,这就是他不想上学的第二个原因。
      
      “你要知道,优秀是会让别人妒忌的!所以,那个女人总是跟小蝴蝶过不去!后来,小蝴蝶就嫁给了你老爸我,这么帅气的男人,那个女人呢就更加妒忌她了!小蝴蝶她心地善良不会还手,所以,生下你之后,我就将你们两母子送到国外去了。”
      
      王子被他唬得一愣一愣。
      
      为了让他更相信,靓坤又适当拣了些说辞打消他的疑虑,“儿子,我们的人生总会遇到很的挫折,面临着诸多的选择,我们要为任何我们作出的决定负责任。你当初兴致勃勃说要回香港,小蝴蝶她尊重你的决定才会忍着那些不愉快的事留下来陪你,现在,一切都安定下来了,你才说不想上学了,你知不知道,这样轻率的决定会给大家带来多大的麻烦和伤害?现在,你像个男人一样,想清楚再告诉老爸,你是不是真的不想上学了?要跟着小蝴蝶继续环游世界?”
      
      靓坤动了真格的,王子有些害怕,他搂着靓坤的脖子,语气里竟有了些哭腔,“我想上学!我喜欢留在学校!我不想离开老爸!我……我只是不想小蝴蝶不开心。”
      
      “儿子,只要你开心了,小蝴蝶和老爸就都开心了!”靓坤终于松了一口气,顺手就揽住了王子的肩膀,不像两父子,倒像两兄弟,将话题挑轻松了一些,“你们学校的同学那么喜欢找你麻烦,你还喜欢上学呀?”
      
      “也不是个个都会找我麻烦。”王子也终于是释怀了,“就只有那么特别讨人厌的老是欺负我!”
      
      “对于同学呢,大家要和平相处,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就跟老师说,千万不要伤了和气……”靓坤安慰儿子倒是利索得很,一转头逮着人家家长又是恐吓又是警告的,差点吓破人家的胆!
      
      家长们敢怒不敢言,这种黑色会谁惹得起?私底下叮嘱仔仔囡囡看到王子就绕路走。
      
      靓坤每天三四重保镖在暗处盯着,子兮担心的那些问题他心底比谁都明白,他这样的黑色会仇家多如牛毛,他大言不惭地拍着胸口朝子兮保证过不会让他们母子少条头发,怎么可能不谨小慎微?
      
      王子这样的阵势,倩如想要靠近他就更加地难如登天了!倪永孝的警告言犹在耳,她正想着如何反击,就遇到了那个疯婆子。
      
      那晚,她一个人出了倪家,心神不宁。她是骄傲惯了,这样的情形她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才是对的,她回不了家,母亲一早警告过她呆在倪永孝身边的后果,她也不能去找她的朋友们,她要是去了,她这么多年辛苦树立起来的幸福假象就再也没有了,她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样不堪过啊,她后悔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甘心情愿地做了十年替身,她以为自己赢了吗?到现在她才明白,她是输得干干净净啊,输给了自己的亲手布置的一切!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她不想自己的落魄掉在任何人的眼里,连司机都没有带。那个疯婆子就这样跳了出来,披头散发只露出两只脏兮兮的眼睛,她手里拿着块玻璃,逮到倩如手舞足蹈,她情绪高涨,自言自语,“终于让我抓到你了!终于让我抓到你了!!”
      
      倩如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阵阵恶臭,只能谨慎地找着措词,“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我认得你!”她那高昂的情绪瞬间就跌了下来,神神经经,目光狠戾,手里的玻璃已经在倩如脖子上留了一串血印,“我认得你!我认得你!!”她重复着同样一句话,“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你是倪永孝的老婆!”她说起倪永孝便是忍不住的狂燥,“倪永孝!倪永孝!我要将你的眼睛挖出来!!”她凑近了倩如,尖声阴笑着,笑得人鸡皮泛起,“我要拿你去换倪永孝的眼睛!!”
      
      她能说出倪永孝的名字,倩如便知道这并不是一起认错人的事件,她努力控制着,至少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婆婆,倪永孝他是不是和你有什么误会?或者,你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他触犯了你的利益,我们会尽力的补偿……”她只想着倪永孝做生意,用了些极端的手段才让她遭了这般连累。
      
      “补偿?你们怎么补偿?!!你们把梓琳还给我!”她像头即将发狂的母狮子,扯着倩如的脖子骂,“倪永孝他不是人!不是人!他就是个畜.牲!”她一时骂,一时哭,目光呆滞自言自语,“梓琳……梓琳……阿妈等了十年了,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妈咪一定会给你报仇的……梓琳……乖女儿,你听得到妈妈说的话吗?”
      
      “梓琳……她是你的女儿吗?”倩如怕她失了控,只能小心翼翼地与她拉近距离,试图稳定下她的情绪。“她一定是个很漂亮的女儿是不是?我也有个女儿,她叫倪忆文,一样是我的心头肉。”
      
      “是……梓琳她……可好看了……她那张粉嫩的小脸……张老师说她是‘眉目如画’……她的眼睛那么大……亮晶晶的……像两颗星星一样,眨呀眨地,甜甜唤着‘妈咪’……”她陷在回忆之中,呜呜地笑着又哭着,突然就失去了理智,怒吼着抓着倩如的头发不停将她的头往墙上撞,“倪永孝这个畜.牲,就这样将她的眼睛挖了出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