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5、拍卖 ...

  •   “操!真是阴魂不散!”靓坤啐了一口,拉着子兮就坐。
      
      他来之前明明查过,舞会的名单里并没有倪永孝,他才这样放心大胆地带着她过来,他有些歉意,“小蝴蝶,我可没想让你不自在……”
      
      “坤,你自己在外面小心点。”子兮望着台上的拍卖,提醒着靓坤。
      
      靓坤背后不禁有些凉意,不用再问,已经意识到了:看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倪永孝的掌控之中,而且怕是已经被人盯了好一阵子了。
      
      “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就走吧?”子兮看他脸色不好,横竖自己也是坐立不安,倪永孝坐在他们斜后方,两人的举动分毫不差地在他眼里,让子兮浑身不自在。
      
      “来都来了,难道还怕他不成?”他拉着她的手,带到自己的身上,看着台上的司仪敲捶卖出一件艺术珍品,镇定了一些,“你要定居香港,迟早都要面对他。”
      
      再来,便是靓坤那三件,前两件名家名画,行情都懂,成交价也合理,都是收藏着玩的,打着慈善的名头身价自然也看涨了一些,靓坤不抢,他的心思在子兮那幅画上面,见差不多价就把另两幅抛了。
      
      子兮的画作压轴,司仪神秘地介绍让她觉得有些心虚,相比被人揭穿,另一个可能性更让她觉得煎熬。
      
      几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拉将它抬上来,洁白的手套,一丝不苟的神情确实似模似样,拆了几层包装才将它拆出来,最后一层布揭开,全场都哗然了,大多是些跟风的人,又有几个人真的懂这种抽象画?
      
      子兮在剑桥的时候修的是色彩与空间学,眼睛经历过那场浩劫之后便格外珍惜看得到的颜色,这画幅是片星空,线条简洁流畅、构思天马行空,用色层次丰富,靓坤也是大胆,居然敢冒用‘梵高遗作’来搏大众眼球,底价更是标到了离谱的3000万!
      
      举牌价为100万,这幅画注定要成为今晚的焦点。
      
      什么东西都是吊高来卖才值钱,有钱的人们用艺术品填充着自己的生活,企图证明自己高雅与不俗的品味,所以,这一幅画一开拍身价已经节节上升,短时间的酣战,竞拍的价格已经飚到了4800万。
      
      司仪又问了一次,“4800万,还有没有再高过4800万的?4800万一次,4800万两次……”
      
      靓坤见时机成熟,举牌报价“5500万!”
      
      众人惊讶。
      
      靓坤想帮儿子捐点钱出去而已,自己花钱买花戴,这笔钱与他预计捐出的并不相差多少,与子兮相视一笑,等待着完美的收官。
      
      司仪循例说着乏味的台词,根本未倒数便呼了一声,“5600万!后面这位先生举牌5600万!”他的脸因为兴奋涨得通红,语速抑扬顿挫,“还有没有高过5600万的?!”
      
      子兮刚刚松下的一口气瞬间又被吊了起来,她斜了斜身,倪永孝放下手里的竞价牌,只对她淡淡一笑,这幅画别人看不懂,倪永孝却是一眼洞穿,这片星海分明就是她失明那段时间他带她上山顶看过的那一片,那晚他们去吃了大排档,喝了些小酒,最后打车上山顶,他当时为了她能坚强地等待眼睛复明,为她形容那片星海便用了更多奇幻的色彩,她还为他讲过一个故事,说那片银色是因为那个叫嫦娥的女子为了心爱的男人撒在回家路上的照明石……
      
      她都记得!记得他们之间的点滴!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即使她现在在别的男人身边。
      
      这让倪永孝的心突然翻滚了一下。
      
      靓坤翻着白眼,手一举,又扔了一百万出去。
      
      两个人明争暗斗,三分钟不到,这幅梵高的赝品已经到了真品名作的价格。
      
      “6800万!!还有没有高过6800万的?”这个价格是倪永孝出的,司仪自然将目光投入靓坤。
      
      他也懒得举牌,一次报价,“7200万!!”
      
      场上一片骚动!个个来不及感叹,司仪便又掀起了另一阵热潮,“7300万!后面这位先生继续举牌7300万!!”倪永孝一点也不急燥,他甚至不出声,靓坤出什么价他便只按举牌价加100万。
      
      他是有心跟靓坤杠上了靓坤怎么会不知道?他居然也不恼,争吧,他反正无所谓,他可不像倪永孝一辈子站在顶端跌不得,他是地底泥,半世人都是跌跌撞撞,反正鼻青脸肿也好、伤痕累累也罢,爬起来擦干净血渍又是一条好汉!
      
      倪永孝想赢就让他赢呗,只不过想赢肯定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7500万!”靓坤又加了价,反正他加,倪永孝也跟着加。
      
      男人们的教量向来简单粗暴又直接,身为旁观者的子兮开始坐不住了,她知道她隐藏在画作之后的小心思已经被倪永孝洞悉了,现下,只焦燥地想离开这个令她不安的地方,她拉了拉靓坤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争,可这个贪玩的家伙一点也不以为意,“7900万!”
      
      “8500万!”倪永孝终于是开了口,不急不缓,语调却也明显地不轻松,他知道靓坤想耍他的心思,只不过这幅画他势在必得,被这只疯狗追着咬,心里难免是不痛快。
      
      靓坤正觉得好玩呢,拿着牌又要加码,却被子兮吊住了胳膊,她像在搂着他,脸上却已经没了笑意。
      
      “再玩一会嘛,杀人放火金腰带,反正都是缺德钱,让他拿点出来做做善事也好。”靓坤笑嘻嘻,贴着她的耳朵只说得她听见,她却一点想玩的心思都没有,“我不想再跟他拉上什么关系!”她不能明言,只生硬地拉着靓坤不放手。
      
      “我再加一点,一亿我就放。”靓坤抽着手哄子兮。
      
      她不出声就是不撒手。
      
      “8500万,第一次!”
      
      “小蝴蝶!”
      
      “8500万,第二次!”
      
      靓坤急得心痒痒,又不能发飚,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司仪敲了捶,“8500万第三次,成交!
      
      “在此代表非洲的小朋友多谢各位善长仁翁……”司仪在台上作着结语,工作人员很快将舞池收拾了出来,“今晚的拍卖之星很明显是最后一幅梵高的遗作,这幅佳作由倪永孝先生以8500万拍得,感谢倪先生的慷慨,更要感谢将它捐出来的李太!”他一伸手,灯光已经聚齐到了子兮的身上,“现在,我们有请倪生和李太,给我们带来本次酒会的头舞!”
      
      子兮措手不及,她一心想着快点跟靓坤离开这里,压根忘记了要跳头舞这回事,现在,她停在半空之中接受着周围人群目光的洗礼,尴尬地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给靓坤。
      
      靓坤还在生气呢,翻着白眼转开脸根本不想再答理她,倪永孝落落大方地起身,踱到子兮身侧,绅士地将手递了给她。子兮不动,甚至没有抬起头来与他来个对视,她的手还在靓坤手里,窘迫地不停地绞动着,司仪在台下唤了几次李太,她却一点想动的迹象没有,人群开始议论了。
      
      “李太?”司仪又叫了一次。
      
      靓坤嘻脸一笑,终于是松了子兮的手起了身,他一只手在倪永孝递出来的那只手上,声音高了几度,“不好意思倪生,我老婆前几天扭伤了脚,今天这支头舞,我帮她跳,你没意见吧?”恰好让在场的人都听得见。
      
      倪永孝的脸色暗了下来,只是碍于这么多耳目,必要的风度还是要保持的,轻轻哼了一声,“没问题!”
      
      两个男人就这样滑到了舞池中间,暗自较着劲,谁都想占据着主导的地位。
      
      靓坤打架打到大,讲力气倪永孝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只不过跳舞不是打架,他再勇猛也敌不过倪永孝花哨的舞步,短短几步,倪永孝不停地变着步子,他常年混迹于上流社会,跳舞根本只是社交手腕的一种,靓坤身体僵硬,就会那几个简单的步子还是子兮教的,他被倪永孝带得前俯后仰,一个转身,他像个女人一样被倪永孝拉着转了个圈圈。
      
      全场都在哄笑,靓坤丢了脸,却没发脾气,忍着怒意改变了策略,他松了倪永孝,跟着音乐一个人夸张地迈着步子,没有人看得懂他跳的什么,这是他靓坤自创的,倪永孝当然不会跳,居然还跟音乐很合拍,他左窜右窜,看得人眼花缭乱,不停地将倪永孝撞来撞去,他接地气得很,对着众人吹着口哨,招呼大家一起跳,一场高端的舞会就被他变成了夜总会的狂欢,连音乐都变了,所有的尴尬被化解得烟消云散。
      
      倪永孝挤出人群,在周围搜索着,却早已经没了子兮的身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