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4、妈 ...

  •   午后,阳光正好。
      
      子兮坐在院子里翻着这几年跟王子一路旅行的相册晒太阳,左脚打着石膏,搁在一张靠背无扶手的木椅子上。
      
      其实她的脚没伤筋动骨,就是扭伤了一下有点浮肿而已,王子紧张得不行,生怕她瘸了连曾倩如打子兮那件事都没追问到底,被靓坤搪塞了过去。
      
      靓坤贪玩,带她着子兮跑去医院打了个石膏,他有自己的小心思,子兮平时伶牙俐齿,呛得他毫无还击之气,恨得他牙痒痒,逮这么个机会他怎么能就此放过呢?给她打个石膏让她动不了,闷得她求饶就对了!
      
      靓坤不怀好意地将她闷在家里,结果,却是大跌眼镜,她不知道多享受这样放松的日子,一点不适之感都没有!
      
      “喂,女人,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寂寞?”
      
      说这话的时候靓坤正在打台球,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张台球桌,放在后院里,她翻看相册,他就在她旁边打着台球,阳光舒适,金色的光线打在两个人的身上,画面和谐又美好。
      
      子兮抬眼看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了画册里,没有答理他。
      
      他哼了一声,扔了手里那支球杆,嘻皮笑脸地贴在她身边,不停往她身上蹭,略带下流,“嘿,这么多年了,难道你没有过性/冲动?”
      
      他没把子兮闷得求饶自己倒是先撑不住了。
      
      子兮忍着笑意,眼睛溜溜转了一圈,似不在意般答了他一句,“有啊……”
      
      “真的呀?”他眼睛放着光,愈显鸡贼,“那你怎么解决的?”
      
      他无聊,子兮也陪着他疯,反正王子去上学了,不在家。
      
      她清了清嗓子,合上了画册,表情莫名很正经,“这个嘛,每当我蠢蠢欲动想出去发泄的时候,我就告诫自己,‘小蝴蝶呀小蝴蝶,你忘了当年靓坤以为自己得AIDS时候的那个死样子了吗?’哈哈哈哈哈……”
      
      她没说完,自己忍不住先笑得前俯后仰,靓坤又被她呛得想杀人了,八婆,老是拿他这个痛处来取笑他,还笑得这么开心!他这个短柄已经成为子兮的杀手锏了,一言不合就扔出来,百试不爽!
      
      靓坤又气又觉得好笑,一胳膊勾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挠到了她身上,子兮跑不开,笑着求饶,他才不听,反正不撒手,两人打打闹闹直接从那张长藤椅上翻了下去,掉在了地上,靓坤整个人盖在了子兮的身上,他的唇无意之间从她的唇瓣略过,子兮也不在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靓坤像有一刻的错觉,疑惑地又亲了她一个,她不笑了,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四目相对着,靓坤嗒了嗒嘴,伸手又挠了她一下,她便又笑了,两个人傻笑着,靓坤从她身上翻了下去,呈大字一样躺在地上,他望着头顶斑驳的树阴,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对她竟然连一点冲动都没有了呢?
      
      两个人脸贴脸地躺着,惬意又舒坦,子兮转了个脸,对着他吹气,“你呢?你这几年怎么过的?”
      
      他也转了头,鼻尖几乎碰到她的鼻尖,“见过一次鬼还不怕黑吗?我现在也开始学会修身养性了嘛!”
      
      “我和王子回来,是不是给你带来了很多不方便?”她有些歉意,知道他就算外面有相好的姑娘,碍于王子的面也不得不撇下她们,做出一个完美父亲的样子。
      
      他是个才三十多岁的男人,有需要是正常不过的事,而且他根本没有义务为她们两母子做任何事情!这样让他生生地守活寡子兮怎么会没有内疚?“或者,你白天可以出去,不用陪我。”
      
      靓坤翻了她一计白眼,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你还真把我当成发情的种猪了!一天到晚的瞎操些什么心呢?!我是前半辈子太放纵了,现在难得清静……”
      
      靓坤也搞不懂,这个女人现在对他来讲意味着什么,反正,他什么话都愿意跟她说,一点也不怕丢人,跟她在一起的日子,他才能感觉自己生活在地面上,踏实无比。他又挪了挪位置,整个脑袋搁在她腿上,“我耳朵痒……”
      
      她没说也没问,条件反射一般坐起身,拿着棉签帮他掏着耳朵,这是默契。
      
      她会帮他剪指甲、掏耳朵,反正王子不在的时间,总要打点事情打发时光。
      
      “我都快把你养成我儿子了。”子兮手里的棉签在他耳朵里面转着圈圈,舒服得不得了。
      
      “你想得美,捡这么大一个便宜儿子!”靓坤闭着眼,眼里哼哼着,天气这么好,让他差点睡着了。
      
      “小蝴蝶。”他抬着头去看她,她扭着他的脑袋,将他又放正了,“别乱动!”
      
      “小蝴蝶。”他又叫。
      
      “嗯?”她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一点不自在也没有。
      
      “小蝴蝶。”
      
      “干嘛呀?”
      
      “你在家无聊吗?下个星期,有个酒会,我拿了两张帖子,带你一起去参加呀?”
      
      “我不想去,这种地方最没意思了。”
      
      “这不是一般的酒会,是慈善酒会,到时候会有拍卖,拍卖的钱会捐去非洲。咱儿子不是一直想给非洲的小朋友买水吗?我打算将家里那几幅画拿去拍了。”
      
      “你那几幅画是挺值钱的。去吧,就当支持孩子了。”他是坏事做得太多了,积点德减清点罪孽吧。
      
      “你陪我去啊,不然我会闷死的。把你最近倒腾的那幅画带上。”
      
      “什么画?”她刚好掏完,帮他拉了拉衣领,他就坐了起身,跑进房子,举着块画板就跑了出来,“就这张,你修修细节,我拿去给你拍卖。”
      
      “什么?!”子兮声音都高了几度,“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讲错了?”
      
      “都没错!用那几幅名画打头阵,把你的当作压箱之宝压轴,一定能拍出个好价钱!”靓坤的生意头脑毋庸置疑。
      
      “这行吗?要是被别人识穿了多丢人!”
      
      “那些人,也就装装样子,你还真以为有几个懂的?稍稍作作样子就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看着吧,到时候一定有一群凯子来抢!”
      
      “这……这不行吧……万一……”
      
      “你放心,这种酒会大都是打着拍卖的名义捐点钱、混点名声,捐出去的东西最后大多数都被自己拍了回来,我到时候会给你出个好价钱的!酒会上拍得最高价钱的物品,捐赠者还会和拍得的人有一支头舞呢,我到时候一定让你出尽风头!”他说着又躺回了她的腿上。
      
      “你就知道是你拍得,说不定有个很欣赏我的人出了更高的价钱呢?”她是说服不了他了,索性跟着他一起疯。
      
      “草,谁敢跟老子抢?!”
      
      “行行行,你最厉害!你别滚来滚去的呀,轧得我腿疼……”
      
      “知道了,妈……”
      
      靓坤携子兮出席慈善酒会的时候,拍卖环节已经开始好久了。
      
      去之前,他们先去医院拆石膏,然后,靓坤带着子兮去买晚礼服、买鞋子、买包包,一律都是新买的!盘头发、化妆又耽误了些时间,下午已经出门了,搞到晚上九点半才到。
      
      子兮嫌这些衣物不舒服,靓坤铁了心让她今晚艳压全场,当然不遗余力地出钱又出力,老婆漂亮,他也有面子。
      
      最重要的是,靓坤想做些改变,子兮她才三十岁不到呀,干嘛每天弄得跟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一样猫在家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是!靓坤承认,是她这样恬静的性格才让他觉得踏实与安逸,可日子久了总会觉得闷,有些蠢蠢欲动嘛,何况她这个年纪与这样的生活方式不符呀,她该有的是灯绿酒绿、是放肆、是奔放!
      
      这些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迈出第一步,离开房子。
      
      靓坤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为了改变子兮,自己一样也是硬着头皮上,一点点来吧,不能操之过急,首先寻找着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
      
      子兮今晚艳光四射,又是迟到,一进门自然引得大家纷纷侧目,今晚来参加宴会的人非富即贵,对于这样一对美女与野兽的组合,有人品头论足不足为奇,靓坤谁都认得,铜锣湾的黑色会头目嘛,他怎么会来这种场合?这个姑娘眼生啊,以前压根没见过,气质涵养都是一流的,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跟靓坤这种混混呆在一起?不仅呆在一起,在旁人的眼里还异常地恩爱。他们从众人眼前走过,走到边角的位置就看到了倪永孝,一个人,手里晃着杯红酒,望着他们似笑非笑,像个等待着猎物的猎手一样,阴谋得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