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3、冲突 ...

  •   子兮从卫生间里出来,又看到了倪太太。
      
      跟十年前一样的场景,只是这一次,她站在洗手盆的旁边。手里依然是根烟。
      
      她好久不抽烟了,这包烟还是上次聚会时从她闺蜜手里抢下来的,她那个时候还在劝她的朋友,不论发生了什么事,男人多么不靠谱,女人,都不能活得太糟糕,那个时候,她是众人羡慕的倪太太,家庭和睦、夫妻恩爱,她那个优秀得不像凡人的老公还去接她了,在大家嫉妒的目光中温柔地帮她拎着手袋,拉着她的手离去,美好得不真实。
      
      然而,这一切美好,她还未享受得完整,怕且已经是快要结束了。
      
      王子兮,这个贱.人,只稍微露了一下面,就让她这个老公彻彻底底地失了心神!她恨啊!恨意之下不免悲凉,这么多年了,她终究还只是个替身!
      
      子兮洗着手,没有跟倩如打招呼。
      
      倩如掐了手里那个烟头,双手交叉站在她的身后,语气不善,“走都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香港不是你们的,只要我持有效的证件,我有权力自由出入。”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手足无措的小姑娘了,进退维度把握得刚刚好。
      
      “你真的可以忘了,你爸爸是死在谁的手里的?”倩如第一轮败下阵来,再来,便捡要害,一刀插在她的心口上,简单利落。
      
      “我爸爸有尿毒症,常年要洗肾,活着,根本也不过是在受折磨。临走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我爸爸和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人生一世不要背负着太多的仇恨,这样做人会轻松很多。现在,他们在天堂里相聚了,不用再阴阳两隔,恩爱如往昔,而我,只要努力活着,他们便不会有遗憾。”她答得不卑不亢。
      
      倩如乱了阵脚,她不再是子兮的对手,她将自己塑造成王子兮十九岁时的样子才得了倪永孝这些年的疼爱,早已经没了棱角。而十九岁的王子兮却已经长到了二十九岁,变得强大无比。
      
      倩如看着镜子里还穿着浅粉色系衣裙的自己,俨然是个上了年纪的公主,不再具备一丁点儿的杀伤力,时间,真是把利刃!
      
      “你要知趣一点,就赶紧离开香港!”她撼动不了子兮,像垂死的人一样,挣扎着做出狰狞的样子。
      
      “失陪!”子兮不急不气,扔了擦手纸,从她的身边踱开。
      
      倩如听着她高跟鞋的声音由近至远,心像被猫爪子挠得疼,这个小贱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在意倪永孝害死了她的爸爸她是要留在香港吗?还有那个小野种,倩如根本还来不及去查一下那是不是倪永孝的种!她辛辛苦苦十多年年,忍气吞声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切,怎么可能拱手让给别人?她不甘心啊!她跟出洗手间,踱近那个身影,手一拉,一个巴掌已经甩到了子兮的脸上,这一巴掌,她给迟了她十年!!
      
      子兮那双鞋本来就高、站不稳,这突然而来的重力,让她身体一晃,脚一扭,整个人已经跌在了地上,崴了脚,疼得钻了心。
      
      “王子兮,你要是不想死就带着你那个小野种离开香港,上次让你走掉了,我担保下一次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她俯下身,压低了声音在凑在子兮跟前警告着她。
      
      话音未落,已经被一股重量撞翻在了地上,王子跟只小狮子一样,叉着腰护在子兮跟前,怒视着倩如。
      
      “你这个小野种!”倩如没了素养,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揍王子,王子才不怕她,他捏着小拳头,随时要还手,子兮还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狼狈不堪地叫王子回来,她们已经出了洗手间,三三两两地过路客立在旁边指指点点却没人来扶她一把,倪永孝这个位置对着洗手间,看到潺动的人头起了身,靓坤还在看表演呢,一个转头才发现倪永孝不见了,斜了斜身,洗手间那边已经早已经是水泄不通。
      
      “兮儿!”倪永孝拨开人群,从地上连拉带抱地将子兮带了上来,子兮顾不得脚疼,看着周围的人群尴尬地贴着墙壁想从倪永孝的手里挣出来。
      
      “你是不是受伤了?”倪永孝根本不顾那些疑惑的目光,拉着她不放手。
      
      倩如见倪永孝过来收敛了一些,顾忌着他的身份刚准备息事宁人,谁料他却不点也不在乎,当着这些陌生人的面,几乎将那个女人抱在了怀里!让她这个倪太太脸往哪里放?!她忍着脾气,铁青着脸几乎咬碎了牙!
      
      子兮越发的尴尬,她看到了倩如那张脸,只想着快点跟倪永孝划清楚界线,“我没事!我没事!你放手!”
      
      她压低了声音,焦急得满脸通红,越挣扎倪永孝抓得越紧,“你别动,我送你去医院。”
      
      “放手啊!”
      
      她的呼声终于引起了王子的注意,王子正准备跟倩如PK,听到子兮的呼声,条件反射一转身,整个人已经朝倪永孝冲了过去,他个子不大,力气却不小,两只手推得倪永孝连连退开了几步,终于是松开了子兮。
      
      “你别碰我妈!混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无仇不成父子’,这两父子一见面就已经势如水火,谁也看谁不顺眼。他叉着两条小膀子护在子兮身前,瞪着倪永孝,又瞪着曾倩如,谁也别想靠近。
      
      “怎么了?”靓坤终于是来了,挤进人群里,后面跟着的是学校那些领导。
      
      “老爸,这个八婆打我妈!”王子跟着靓坤长大,说话跟他一样粗俗不堪,为上学收敛了一阵子,眼下他妈受了委屈,他也顾不得上掩饰了,他小嘴灵活,子兮想制止显然是来不及了。
      
      “不是不是,我刚刚从洗手间出来地滑,不小心摔倒了,倪太想拉我起来,小孩子眼花,看错,误会了。”她打着圆场,伸了只手给靓坤,拉着他终于是能站稳了一些。
      
      “不是!是她打我妈!她还说我是野……”子兮眼疾手快,终于是那个‘种’字吐出来之前将他拉到了身前,一只手已经盖在了他的嘴上,她忍着钻心的疼蹲下身,贴在王子的耳边,轻声恐吓他,“不许乱说话,不然你不能再上学了!”
      
      王子气鼓鼓,将眼神投给靓坤,靓坤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什么事,朝王子扬了扬头,“带上书包,先送你妈回家。”
      
      他极度听靓坤的话,不再顶一句嘴,跑去拿自己的书包,临走,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一眼他并不认识的亲生父亲。
      
      人群开始散了,靓坤看了一眼曾倩如,揽着子兮踱到倪永孝的跟前,终于是正经了一回,“倪生,看好你的女人!”
      
      他在警告倪永孝,这话到倪永孝的耳朵里,分明却变成了提醒。
      
      倩如尴尬得要命,她是大家闺秀啊,怎么今天落得跟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她的学识、她的素养、她的气质为什么倾刻之间全都荡然无存了呢?她是鬼遮了眼啊,搞得自己这么狼狈,让大家那么难堪!倪永孝他在想什么?他是不是恶心透了自己这个泼妇一样的样子?可谁又能站在她的立场想想?这样的情况,她根本做什么都是错的!她有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正脸都丢了,只要倪永孝再走近甩她一个巴掌或是为那个女人来指责她,她就鱼死网破,她什么后果都不想再理,她受够了!!
      
      倪永孝拉了拉整齐身上的衣裤,面对着学校那帮领导的关怀,得体地笑了笑,“没事,误会一场,继续去看表演吧。”他踱近了曾倩如,似不经意般帮她拉好了衣裙,又温柔地拉着她的手,“没事吧?”
      
      倩如有些哑然,尴尬地又拨了拨头发,“没……没事……”
      
      倪忆文已经过来了,拉着倩如的胳膊问她出了什么事。
      
      倪永孝揉着她的发,大手就搭在了她的肩上,一左一右带着两母女往外走,“妈咪今天有点不舒服,等你表演完,爹地带她回去休息。”
      
      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依旧优雅又得体。倪永孝永远是倪永孝,处变不惊,任何时候都不会低下那颗高贵的头。
      
      一场风波,倩如从愤怒到歉疚,经历了漫长的心理折磨,她惶惶不安,从学校到倪家,再也没有发过一言,倪永孝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没指责她半句,可他越是这样,倩如越觉得不舒服,他,让她有些畏惧。
      
      晚上,她洗完澡从洗嗽间出来,倪永孝正倚在床头看着杂志,一点想睡的迹象都没有。
      
      她慢慢吞吞吹着头发,直到避无可避才上了床,刚挨着床边就被倪永孝拉到了身下。
      
      ……
      
      他粗暴又冷漠,淡淡地开口,却让倩如不寒而栗,“愚蠢的错误不要犯两次,她要是有什么差迟,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下半辈子。”
      
      他早就知道了!知道十年前是她差点杀了那个贱.人,却一声不吭地娶了她,扮演了一个“好丈夫”的角色十年!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可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