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遇见 ...

  •   前面是冗长的仪式,靓坤有些昏昏欲睡,子兮只觉得自己的小腿酸痛无比,好不容易熬到中场休息,只等接下来的学生表演了,子兮甩着脚脖子皱眉,“我腿麻了。”
      
      “我扶着你走走吧!”靓坤也觉得闷得抽筋,正愁找不着地方透透气,带着子兮围着教学区逛了一圈,作为对王子学校的实地考查,王子兴冲冲地要报名上学,他当初也是找得急,只选了香港最出名的国际学校,压根儿连整个校园都没逛完就拍了板,更别提查什么学校背景。
      
      广播预告学生已经开始表演了,倪永孝与学校的领导寒喧着,端着杯香槟正被招呼着出来看表演,倩如陪伴在侧。
      
      子兮拖着靓坤正往回赶,抬着脚下的12寸踩着碎步忧心仲仲,“都说不要走这么远了,不会错过王子的表演吧?”
      
      “不会不会!你别急,别崴到脚了!”靓坤两步奔向前,又不正经了,“要不我背你过去吧?跑快点!”
      
      “去你的!”子兮忍着笑骂他。
      
      “都这么熟了,怕什么?!来来来……”他伸手去捉她,子兮条件反射地躲,也没看到转角踱过来的那一群人,倪永孝被恭维着在队前,刚转出那个转角,就失惊无神地被股力量撞上了,不重,很温软。
      
      子兮哪里知道这个时候这里还有人?还来不及站稳已经开始道歉了,“对不起对不起……”她看到面前那件白衬衫的酒渍,下意识地掏出手巾帮他擦,“抱歉,我可以去给你洗,或是赔一件新的……”
      
      她的话嘎然止在了喉咙,因为她已经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不仅看到了,还看得很清楚!
      
      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整个人错鄂到全然没有了声音。
      
      倪永孝也定在了那里,不管不顾已经湿透了的衬衫,两个人对视着、静止着,时间已经悄然停了。
      
      后面跟着的一群男人们面面相窥着,倩如的心里像被扔进了一颗炸弹,头皮那一阵酥麻已经扩散开来,让她手脚冰凉:王子兮回来了!
      
      最清醒的莫过于靓坤了,三两步奔上前,手已经拉着子兮的胳膊了,这一扶才发现,她全身几近瘫软,他站好了一些紧贴着她,承载着她的重量,才让她稳住了心神。
      
      “怎么了,老婆?”靓坤问着子兮,目光却一直在倪永孝的脸上,倪永孝却像看不见他一样,两道目光像两条光线直勾勾地只盯着子兮,盯得她终于是绯红着脸别开了头,“没事,我刚刚不小心撞到这位先生了。”
      
      说的都是废话,一切在靓坤眼皮子底下发生,谁不知道?靓坤不过想打破眼下的僵局而已。
      
      “是吗?那,这位先生,请问需不需要帮你洗一下,或是赔件新的给你?”碍于陌生人,大家权当不认识。
      
      倪永孝没有出声,始终只盯着眼前这个人儿,她成熟了、美丽了,浑身上下散发出知性的气质,得体又优雅,更有着无法掩盖的光芒,像阳光一样,朝气、且自信,她容光焕发,美得勾人心魄,一切却又好像与皮相无关。
      
      倪永孝的心狠狠疼了一下,那一声‘叔叔’早已经恍如隔世。
      
      子兮终于是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微微一笑,伸手已经拉住了靓坤的手,当着他的面与靓坤十指紧扣着,掌心竟然微微冒着凉汗。
      
      她按下狂乱的心跳,又问了同样的一句话,“请问,需要帮你洗一下,或是赔件新的衬衫给你吗?”
      
      兮儿……兮儿!!
      
      倪永孝的心底怕是已经呐喊了上百次,却不得不面对这赤.裸裸的现实,他终于是回过神来了,深吸了一口气,抑制着心疼,淡淡一笑,“不用了。”
      
      她定了一定,又得体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她歉意地看了一眼他胸口的酒渍,拉着靓坤往舞台那边走。
      
      “怎么样?心有没有扑扑跳?”靓坤目光贼溜溜,故意贴近了她问得小声。
      
      “没有。”她强装着镇定。
      
      “真的?”靓坤伸了只手,在她的翘臀上狠狠抓了一把。
      
      倪永孝就在他们身后,子兮还不了手去揍他,只能瞪圆了眼睛,恨不得吃了他。
      
      “嘿嘿,你猜他老婆现在什么心情?”
      
      “关我什么事!”
      
      “别说,你们还真是剪不断,这都能碰到!”
      
      “你再说?!”她手指掐着他的肉,疼得他呲牙咧嘴。
      
      “不说了不说了,快看,儿子表演开始了!”他拉着她坐下,舞台报幕用的是‘天才儿童’来形容王子,子兮皱着眉,“这样子说对王子是不是不太好?”
      
      “学校是这样的啦!现在竞争这么大,即使挂着名校的头衔一样也要抖点干货出来才行!不然,一年哪有那么多水鱼掏腰包捐钱?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人相信这个学校是真的能培养出天才的!”
      
      “这个社会真奇怪!读书、获取知识本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无声无息地就变成了一场较量,我真不知道把王子送进学校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即来之则安之。看,咱儿子倒是乐在其中!”靓坤扬了扬头,子兮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舞台,王子已经出场了,身前一排架子鼓敲得欢腾,他早上出门时结好的蝴蝶领结已经不见了,身上白衬衫领口跟靓坤一样松了一颗扣子,衣摆已经露在了短裤的外面,松松垮垮的,两父子简直一个德性!
      
      他脚踩着、头点着,身子跟着鼓架子起起伏伏,像个摇滚乐的狂热爱好者,子兮眉头深皱着,“他什么时候学会打架子鼓的?”
      
      “他天天跟在你身边你都不知道?”
      
      子兮被靓坤指责了,扭头气鼓鼓地盯着他,也还不了嘴。
      
      “好吧,咱儿子是天才!他喜欢的不用学就会啦!”靓坤安慰她。
      
      她叹着气撇着嘴,“打架子鼓太难看啦!为什么不是弹钢琴、拉小提琴呢?”
      
      “因为,不够……”靓坤想着形容词,搜遍了整个脑袋才找到一个自认为适合的,“豪放!”
      
      子兮噗嗤一声,笑得哼出声,“豪放你的头!”
      
      这边风景一片和谐,那道目光却始终盯着两人,倪永孝连衣服都没去换,坐在他们斜对面,隔着中间那个大舞台,直视着两人,丝毫不回避,倩如满肚子的火却无处可发,僵硬地坐在倪永孝身边,一张脸黑得像锅底。
      
      “喂,你那老情人还在盯着你!”靓坤不怀好意,他觉得好玩极了,伸手就捏着子兮的下巴凑近了打量着她这张脸,“也是,十年不见,小蝴蝶你可比以前干瘪瘪的样子风韵迷人多了!”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撕了你的嘴!”子兮压低了声音骂得恶狠狠,脸上却始终挂着淡笑,她现在是别人眼里的‘李太太’,面子肯定是要为她的‘李先生’留的,而且,她必须要让有些人相信她是真正的李太,尤其是王子和那个男人,她不敢相象这件事一旦穿了包将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她必须谨言慎行,为求逼真,她甚至像个合格体贴的妻子一样凑近了靓坤,‘自然而然’地帮他整理着衣衫,整个人轻倚在他身上,始终与他手牵着手。
      
      “你说,他会不会因为你离婚呢?”靓坤不知道收敛,他一向行事乖张又张扬,任何事情袭来都有兵来将来水来土淹的气势,才不会顾忌得这么多。
      
      “李乾坤先生,你再说一句,我保证你以后都找不到我。”她扬脸正视着他,在别人的眼里笑得越发的温柔又多情,正如蜜运里的女人看着心爱的男人一般。
      
      靓坤邪气一笑,将她往心口一揽,“行行行,你赢!”他对着正在台下寻找着他们的王子招了招手,唤了一声,“儿子!”
      
      倪永孝的视线里便由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王子挂在靓坤身上,子兮拿毛巾帮他擦着汗。
      
      倪永孝越看越觉得,那个小王八蛋简直跟靓坤一模一样!!
      
      他又觉得今天领带打太紧了,他拉着结口松了松,口干舌燥。
      
      子兮看到了,他就在她的斜对面怎么看不到?看到他拉着领带,看着他脸色铁青。
      
      他在想什么?他会不会发现王子是他的儿子?她心虚得不行,目光却避无可避,“我去去洗手间。”
      
      她不等那两父子反应回来已经起了身,朝洗手间踱了去。
      
      倩如终于是等到机会了,她看着子兮进了洗手间,跟起了身。
      
      靓坤的余光一直在,看着那女人跟进去,推了推身上的王子,“小蝴蝶今天穿了对太高的高跟鞋,你去洗手间门口接一下她。”
      
      都走了,只剩下两个男人对视着,倪永孝心里憋着口气,靓坤却是得瑟畅快得不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