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1、入学 ...

  •   这个年过得让靓坤好不惬意!往年,子兮两母子在国外,他又要忙着在年底为社团论功行赏,等打点好一切飞过去团聚的时候,早就出了正月了。
      
      今年,难得一家团聚,靓坤和王子的好心情不言而喻,好心情之下的靓坤不免又有些遗憾,“要是我妈在就好了。”他揉着王子的小脑袋,“儿子还没见过奶奶呢!”
      
      坤妈何止没见过王子,连子兮都没见过。她是常年满世界地飞、到处旅游购物,难得回一次香港,压根不知道这两母子的存在。
      
      子兮心里却是不得劲,就算这两父子感情再好,讲到底他们也不是亲生的,靓坤这些年将王子当成了亲生孩子,到了奶奶这边可就没有这么好糊弄了,而且,她也压根儿不想骗老人家。
      
      横竖都是心虚的,她心不在焉,只盼着快点过完这个年后带着王子离开香港以免碰到坤妈。
      
      还没出十五,她就开始收拾行李了,只有随身几套衣物,再带上必要的证件就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王子也不顶嘴了,每天看着他妈忙进忙出的,斜着眼睛撇撇嘴就走,子兮以为他想通了,谁知,临出发他突然举着本入学证通知他妈,“我要去上学了,连名都报好了!”
      
      子兮几乎惊掉了下巴,她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他那本入学证,上面印的居然是某国际学校中学部。
      
      “小蝴蝶你不用惊讶,我已经测试过智商了,只比平常人高那么一点点,我之所以能入中学,是因为你这些年教我的东西已经足够我上中学了,我们老师还夸你了呢!我的测试已经够入中三了,不过你教我做人要低调一点嘛,所以我选了中一,先熟悉熟悉学校的环境!”他对着子兮挤眉弄眼,完全不理她那张因为气愤而扭得绯红的脸。
      
      “谁让你去报名的?我有同意你去上学吗?!”
      
      王子吊儿郎当耸了耸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马上去给我退学!”
      
      “这怎么行呢?这样我会让学校拉进黑名单的。”
      
      “我才不管!你爱退就退,不退我就自己走!”
      
      “小蝴蝶你又在这里说傻话,成熟一点吧!”他不怀好意地望着她笑,让她觉得自己有些很严重的把柄落在他的手里。她条件反射地开始翻自己的行李袋,果然,她的证件全都不在了!
      
      “小混蛋,你把我的证件藏到哪里去了?!”她起身就要来揍他,他也不避,扯着嗓子叫,“老爸!靓坤!李乾坤!!快来救我!你老婆要杀人啦!!”
      
      “什么事?什么事?”靓坤闻声往这边跑,终于在母老虎的巴掌甩下来之前将他的宝贝儿子救走了。“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嘛!”
      
      “就是!”王子皱着小鼻子帮腔。
      
      “你也有份的对不对?那所学校你帮他找的对不对?!”子兮委屈得要哭了,这两个混蛋,联手起来欺负她!她跺着脚骂,“李!乾!坤!!你这个坏人!!”
      
      “好好好!我是坏人!”靓坤抱着她对王子使着眼色,小东西赖皮地吐着舌头,大摇大摆地走了。
      
      “你站住!你……”
      
      “好啦。”靓坤见王子走远了,才松了手,“他想留在香港,你就让他留下呗!”
      
      “你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我们早就说好了,过完年就走……”
      
      “是!说好了,以前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那天儿子来找我……”
      
      “他那么屁点大,能有什么好想法?无非就是不舍得香港的吃喝玩乐……”
      
      “那只是你的想法!你不是经常要说要孩子足够的空间来选择自己喜欢的吗?你做到了,还做得很好,你教出了个很与众不同的孩子,可是,为什么?你亲手培养出来的这种轻松的相处模式到了现在又要被自己否定呢?你不觉得孩子跟我们越来越远了吗?他开始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思想了,我们作为父母这个时候来一味否决他,对他的伤害有多大,你清不清楚?要说出尔反尔,真正出尔反尔那个人根本就是你!”玩世不恭的靓坤能说出这番话是无法让人想象的,但实际上他真的说了,还说得头头是道,“小蝴蝶,你教出了一个好儿子,他聪明、懂事、孝顺,但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他需要自己的父母,需要固定的小伙伴,他需要一个相对熟悉的成长环境,一个能让他产生情感的环境,你每年带着他东奔西跑,你有没有想过,让他不停地告别自己所喜欢的人和物是件多么残忍的事?你不觉得他现在越来越成熟了吗?成熟到已经逐渐失去了童真……”
      
      “这些,都是他跟你说的吗?”她深呼出一口气,问得落寞,原来她完全没有了解过儿子的内心世界,给他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想的、强加给他的。
      
      “不是,他没有。他还是那个爱你的儿子,他只是跟我说,‘老爸,我不想离开你,或是老妈,其中任何一个’。”他定了定,望着她,“小蝴蝶,留下吧?”
      
      王子终于如愿以偿了。
      
      二月底才开学,正月已经开始天天倒腾着学习用品了,每天进进出出都背着个书包,这是他第一次去学校,虽然智商与学习能力那方面没有问题,但他始终没有与老师同学相处的经验,难免有些紧张,子兮安慰了他几次,索性让他每天背着个书包在大街上溜达,他有礼貌地与每个人打着招呼,直到,大家都把他当成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他才终于轻松了一些。
      
      二月底三月头,学校迎新生有典礼,他兴冲冲地跑回来告诉子兮,老师鼓励他报了个表演,让靓坤和子兮去给他捧场。子兮问他是什么,他却故弄玄虚地保持着神秘。
      
      孩子难得这么般兴致,子兮没有理由要反对,只是想起靓坤那彩色西装花衬衫的造型有些想笑。
      
      靓坤哼哼着知道自己被她看扁了,去那天一反常态地换了套正式的白衬衫黑西装,还人模狗样地打了条领带,子兮越发想笑,“这可真是太难为你了。”
      
      “一点也不难为!我就是不爱穿西装而已,我穿西装这么帅,怕引来狂风浪蝶让你有压力!”他斜着眼睛将她从头到眼扫了一遍,竟然挑剔起她来了,“你看你,穿得跟个中学生一样,这哪里是去开家长会,这是去入学的吧?”
      
      “去你的!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简单朴实。”
      
      “不好不好!”他胡乱打岔,唤着佣人,然后就有个礼盒被端了过来,“这套礼服跟我才配,你赶紧换上!”
      
      这真是件极好的礼服,简约大气的半身裙,剪裁一流、用量极奢,颜色也柔和,就是款式太过于周正,这种小香风的款,也就那些名门淑女热衷吧?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那对鞋子至少12寸的跟才叫人胆战心惊呢!
      
      “你不会真的要我穿这对鞋吧?”这对鞋让她望而生畏。
      
      “当然了!你要跟那些学生穿得分开来,更不能丢咱儿子的脸!”
      
      “有没有脸不是看学生品行吗?”子兮瞧他这言论不上。
      
      “这是个现实的社会,所谓人靠衣装,穿得得体点,老师才不会轻视咱儿子。”
      
      “这是什么流氓言论……”
      
      “行了行了,你换好了没有?”靓坤拉着脖子上的领带,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人戴的,分分钟让他窒息,他对着镜子伸手拉着,越拉越松,横竖看不顺眼,索性一把将它扯了下来,换了个简单的结法,轻轻松松重新挂回了脖子上,也不拉紧,又将领口的扣子解了一颗,才终于是觉得舒服了,子兮出来了,踩着两只恨天高,膝盖都在抖,“我说,我能换对矮点儿的吗?”
      
      “不用换,挺好的。”靓坤昂首阔步地踱过去,将她的手挂在自己的胳膊上,“这样,我扶着你你就不会摔了嘛!”他就这样带着她出了门,才不管她的抗议呢,“喂,李乾坤先生,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嫌领带勒脖子还拉松了呢,怎么能这么不管我的死活?”
      
      “是这样的王子兮小姐,由于时间问题,现在没有办法再帮你找另一对矮点的鞋子,所以你就将就一下吧,看看,典礼都要开始了,儿子该在门口找我们了,快点上车吧……”
      
      倪忆文在中三,早早地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小公主,在校门口迎着倪永孝。
      
      倪永孝是携太太曾倩如一起来的,出席的身份不是倪忆文的父亲而是油尖旺区的政协委员。
      
      今年的新学期迎新会恰逢该校30周年年庆,典礼便盛大了一些,倪永孝是这个区的政协,倪忆文又一直就读该校,受邀参加这样的典礼对自身形象的提升无往不利,便也没有推辞。一家人欢欢喜喜地从王子面前经过,谁也不认得谁。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黑莲花一路逆袭终成大佬》同步更新中,强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