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痛 ...

  •   倪永孝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的心底猛然一跳,抓着瓷羹的手不由得多了几分力,他眨了一下眼想看清楚些,那镜头却一闪而过再也找不到那三个身影了。
      
      乱了,倪永孝的心底全乱了!
      
      好多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再也平复不下来了。
      
      “怎么了?”倩如正往自己碗里装着粥,看到他眉头紧皱,不由得放了粥勺握住了他的手,她那么温柔与贤惠,倪永孝却像触了电一样,条件反射地弹开了,他有些不自在,胡乱拿起条餐巾擦嘴掩饰着,“没……没事……”他终于镇定了一些,“日本地震了,那边的生意会有些波动,我回公司看看。”
      
      “好。”她起身,拿起了他的外套准备帮他套上,谁料回过身他已经出了门。
      
      这片刻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般没了分寸?倩如看了一眼还在报着新闻的电视,摸不着头脑。
      
      倪永孝的心里确实七上八下的,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靓坤,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儿,还有……一个孩子!
      
      他觉得今天的领带打得太紧了,以致于他有点透不过气,他伸手拉松了一些,仍旧是觉得呼吸不顺畅。
      
      今天有个重要的会,是市政那边邀请的,他的精神不在状态,只能忍痛推了。
      
      他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没有目的、没有主张,他以为自己放下了,以为自己忘记了,他以为曾倩如从此就覆盖掉了心底的那个人,他看到了那个人他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能够代替谁。
      
      倩如不过是个影子啊!他想起来了。
      
      他曾沉迷于她的温柔里,不过是因为倩如那些刻意做出来的、与他心底那个人的重合而已!
      
      那是个假象,飘在迷幻的泡沫圈里,美好得不得了,现在,泡沫破了,他也醒了。
      
      他下意识地摸到了自己胸口上那个刀口,早就好了,痂都落了,可那个伤疤却还是真真实实地在啊,永远不会消失了。他摸着它,居然觉得还挺疼。
      
      而她呢?她居然安然地躺在靓坤的怀里,右手边的那个孩子……
      
      孩子……
      
      他焦虑地拨了个电话给远在日本的草刈一雄,很多事情都没查明之前,他更关心的是她的安危,他迟了一步,电话打给草刈一雄的时候,靓坤已经带着子兮和王子上了私人飞机。
      
      子兮终于又回到故土了,空气中每一分的味道都极为熟悉,她鼻子有些酸、眼睛有些涩,她觉得这个地方让她浑身不自在!
      
      王子却是十分热爱这片土地的,他喜欢这里的忙碌、喜欢这里的自由,更喜欢这里吃不尽的好东西,他每日流连茶餐厅,来不到一个星期已经养成了喝早茶的习惯,他能一口气吃十个虾饺再吃十个烧麦,他喜欢煲仔饭、喜欢布拉肠、喜欢糯米鸡、喜欢马蹄糕、喜欢叉烧包,他还喜欢春卷、蛋挞、水晶包、蒸鸡爪、蒸排骨、牛肉丸和黑胡椒牛肚,他最喜欢的是鸳鸯,有着奶茶的浓滑和咖啡的香味,比他常年在外喝的可乐好喝一万倍!
      
      他的小脸红扑扑的,看上去像长了一些肉,他喝着椰子炖竹丝鸡的鸡汤埋怨他妈,“小蝴蝶,你知道我为什么长这么瘦吗?就是因为我在外面吃不到好吃的!我要一直在香港,肯定长成个小胖子了,你说你是不是吃苦找罪受,带我跑那么远,还是长不胖!”
      
      “你就长成个小胖子吧,以后再也没有哪个女孩子约你出去玩滑板了!”子兮想起法国那小妞,缺着颗门牙腼腆地伸手拉着王子的样子,调侃他。
      
      “我宁愿吃成胖子再减肥!真的是太好吃了!”他把汤喝了个底朝天,表情夸张,“小蝴蝶,我们就在香港定居吧?”
      
      “不行!”子兮斩钉截铁,“我跟你爸已经商量过了,等过完年就走。”
      
      “我们一家人为什么老是要分隔两地呢?!!”他脾气又来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
      
      “没有!”
      
      “没有干嘛要走?!”
      
      “我不喜欢香港。”
      
      “我喜欢!”
      
      “那你自己留下来!”谁都不让步,一场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晚上,子兮坐在窗下沉思,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为了一己私欲剥夺了真正属于王子的快乐,他那么喜欢香港、那么喜欢靓坤,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会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来香港这段时间,他气色好了那么多,每天拖着靓坤带他大大小小的商场去玩,她第一次看到他们父子间的相处,一起打电玩,一起看电影,一起喝鸳鸯,一起到游乐场里面疯癫,累了,他趴在靓坤的背上,斜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硕长,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觉得对方是外人,而她为什么要执着于自己所想呢?
      
      快过年了,今晚的月亮明亮又清冷,孤零零地挂在天空里,让她觉得丝丝凉意入了心。
      
      同一轮月色之下的倪永孝,几乎是同一个坐姿,他在自己的房间阳台,望着那轮月光心底泛起了好多年前曾有过的那个叫做‘思念’的东西,那一天,她做了很漂亮的饭团给他,他打了电话回去,最后挂电话的空隙她急急说了一声,‘我好想你’,带着小鹿乱撞的心动与娇羞,他在那片月光之下也是同样的思绪不安,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可以半夜开着车去找她,而现在,他除了无尽的思念再也做不了别的。
      
      他派出去查王子资料的人已经回来了,那个孩子,并不是他的。
      
      他很艰难才接受这个现实,她早已经是靓坤的女人了不是吗?早在八年前,他决定放弃她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给过彼此回头的机会。不,其实早在十二年前,他让查理张放火烧掉她那间房子就注定,他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结局,是他自视过高了,还是轻视了她?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扎进了他的心底,再也拔不出来了,根枝错乱地生长着,连呼吸都让人觉得痛。
      
      她回来了,就在香港。
      
      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们之间,有着各自的家庭。
      
      他是自私啊,这样的情景之下,他预想了千万种可能,却是仍旧不能为了爱情扔下倪家,带着她远走高飞!
      
      他,做不到。
      
      痛吧!让这入骨地思念折磨他!
      让他知道他是罪有应得!
      让他知道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份感情!
      让他活在痛苦与纠结之中,不能完成自我救赎那就继续自我惩罚吧!
      
      他的房间有台古董留声机,黑胶碟里的张国荣,哀怨又缠绵:
      当你看到天上星星,你可有想起我?
      可有记得当年我的脸,曾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当你记起当年往事,你又会如何
      可会轻轻凄然叹喟,怀念交在你心中照耀过
      我像那银河星星,让你默默爱过
      更让那柔柔光辉,为你解痛楚
      当你见到光明星星,请你想想起我
      当你见到星河灿烂,求你在心中记住我
      
      今晚,月明星稀,当年他们坐在同一片星空下畅谈的情形再也不复存在了。
      
      王志诚曾告诉子兮,将来,总有一天,她会找到一个能陪她看星星的男人,一个只属于她的男人。她流着泪默默看着那几颗孤零零的星星,轻声告诉她的爸爸,她找到过一个愿意陪她看星星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却不属于她……
      
      倪永孝觉得自己的视线很模糊,在这个不开灯的夜里,脸有些很温热的东西在蠕动,他却始终不肯抬手擦掉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